伯爵茶

feel him22

露易丝在那家小酒店的角落里翻检她的笔记,有人坐在她对面,带着一顶压低的鸭舌帽。

“听说你跑到月亮上去了,”她头也不抬地说,“动静不小啊。”

对方叹了口气。

“你也好呀,露易丝。”

露易丝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这位死而复生的朋友。超人用帽子压着黑发,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套头衫和牛仔裤。他好像瘦了一些,脸庞轮廓更锋利了,压低的黑发下眉毛紧蹙着,看起来像个不如意的大学生。

这个年轻人扫视了一眼她身后的柜台。

“我在这儿打工过。”他说。

“有一个客人骚扰了女酒保,你为她说话。”露易丝说。克拉克看了她一眼,她挑了挑眉毛。“我是那个找到你的调查记者。”

“她有告诉你我对那个人的车做了什么吗?”克拉...

feel him21

“然后呢?”
“然后我想来找你。”克拉克说,“你之前说你在哥谭塔上。”
“然后你就飞上了我的塔,撞进了我的窗子。屁股上带着你的红披风和大概两千个摄像机焦点。”布鲁斯说,“好极了。”
他们干巴巴地对视着,即使在几百尺高的建筑里,也能听到人群的喧哗声正潮水般向外弥散。整个城区的人都在晨曦中尖叫。克拉克说:“我没想到那么多。”
布鲁斯扫了一眼他们脚下的玻璃残渣。“显而易见。”
如果不是他声音里通宵工作引起的沙哑,克拉克可能会想揍他。
“你从我脑子里消失了。”他说,“是你退出来了吗?”
布鲁斯看起来有点惊讶。
“我没有。”他说,“我以为是你做了什么。”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克拉克问,“你还听到我吗?”
“我不知道。”布...

Feel Him20

“我想到一部电影,”克拉克边助跑边在脑子里说,“关于一个宇航员。他被丢在火星上,靠种土豆为生。”

“我认识那个演员。”布鲁斯说,“他会很愿意和你吃个饭①。”

“不了,谢谢。”克拉克说,“只是一提。”

他蹿出一段距离,并不十分优雅地落了地。他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这是你泡妞的方式吗,总裁先生?‘我认识那个演员’。”

“这是你采访的方式么,记者先生?我不知道你对这个有兴趣。”

“我也不知道。”克拉克说,“老实说,我痛恨社交谈话。但是现在我的脑子停不下来。这可能就是人们说的‘列车时刻’。”

对方传达了一缕言简意赅的疑惑。

“你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家伙一起坐在长途列车车厢里,一个早上你们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eel him19

19

“我总结一下,”布鲁斯在这时候说,“你需要……太阳能,但是现在……天黑了。”

“差不多是这样。”克拉克承认说。

“你需要太阳。”布鲁斯重复了一遍,他听起来真实地感到困惑,“我在晚上见过你,对吧?当时还下着雨?”

“堪萨斯不怎么下雨。”克拉克说,察觉到布鲁斯更加茫然了,“我是说,在地球上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许是太空环境不一样。”

“欢迎你来哥谭。”布鲁斯嘀咕说,他好像分散出精力去鼓捣别的什么东西,“我不是专家,但是月球上的夜晚……长达320小时。”

克拉克吃了一惊。

“它的白天也应该有相同的长度,”布鲁斯说,“你不可能一觉把它睡没了。”

“我亲眼所见。”克拉克干巴巴地...

Feel Him18

切身接受另一个人的情绪是件相当怪异的事情。克拉克开始理解布鲁斯提到这件事情时复杂的眼神。但他不确定自己此时的体会是否和布鲁斯之前所说的“模糊的情绪”一样——如果他们的感受是同一回事,那蝙蝠侠未免太轻描淡写了。在布鲁斯开口的那短暂的几秒钟里,多种多样的情绪浪潮像洪流一样向他袭来,让他想起自己在城市上空,放任超级听力向外蔓延时的感受。这本是一件恼人的事,但此刻在这个死寂的星球上,多少让他松了一口气。他凝神“听”了一下,好像有十几个布鲁斯在脑子里用不同的语调说话,包括:“这算是成功了么?”“做对了什么?”“亚瑟在哪里?”“这比通讯器方便”“戴安娜”“不能推广”“下一步”“潜艇还没完工”以及“该死,布...

Feel Him 17


克拉克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
这让他感到一阵奇异的心悸,好像他认得这黑暗,黑暗中隐藏着什么,而他曾经与它搏斗过。那是一场苦战,他不记得结局。
他从那阵恍惚中清醒过来,用力眨了眨眼睛,开始看见一些模糊的大面积的黑色和灰色。从脚下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而那尽头是一些模糊的光点,和更深沉的黑暗。他想看得更远一点,但是这似乎已经到他视力的极限了。
我在哪里?他迟钝地想。然后他想了起来。
他慢慢地站起来,感觉有些昏沉,可似乎并没有大碍。他踏前一步,试图起飞,几乎被不熟悉的重力绊了一跤。他徒劳地在虚空中抓挠了一会儿,终于似乎得到了一种窍门,成功站稳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
好吧,克拉克。他对自己说。看来月球并不喜欢...

feel him 16.5

写一点过场。我想写一个对大超意见很大的管家侠很久了。
——————

“我以为你又要开始絮叨了。”布鲁斯倚在厨房里的岛状吧台上说。虽然刚刚和超人不欢而散,他看起来倒并不特别生气。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把一部分腌好的羊排放回了冰箱。他如此沉默,倒让蝙蝠侠露出一点孩子般的窘态。
“我太着急了。”他自我检讨说,“但也不是没有进展,我下次会试着慢慢来。”
他的长辈、朋友和助手“碰”地一声把冰箱关上了。布鲁斯抬起头来,阿尔弗雷德举着带血的塑料手套,紧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没有什么好改进的。”阿尔弗雷德严厉地说,“让超人见鬼去吧。”
布鲁斯的眉毛快扬到了天上。
“呃。”他说,“嗯?”
阿尔弗雷德瞪了他一眼。布鲁斯无辜地看着他。...

Feel Him16

阿尔弗雷德走进客厅时,布鲁斯和克拉克正对坐在茶几两边,两人都凝视着玻璃几面上金色的绳索。

“先生,我早就提醒过你,绳子不是什么健康的爱好。”

布鲁斯略带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这是戴安娜的套索,”他说,“我们正试着开诚布公。”

“哦,”阿尔弗雷德说,“这倒是很新鲜。”

布鲁斯阴沉地看了他一眼,但老人视若无物。他走上前去,和超人打招呼。

“你好呀,肯特先生。我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克拉克站起身来,和他握了握手。阿尔弗雷德打量了他一会儿。

“你对食物有什么偏好吗,先生?我正要去准备午餐。”

“别让他做英国菜。”布鲁斯嘀咕说。

“我吗?”克拉克有些意外地说,“我...

后bvs的蝙,那种“好气哦他怎么这么倔”和“好气哦可我还是要帮他”的感情太甜了,甜得我无话可说。
但是这篇的刀可厉害了,嘿嘿嘿嘿。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