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布鲁斯,穿着昂贵的修身大衣坐在塑料餐桌边,眉头紧蹙,双手严谨地摆在狭窄的桌案上。连锁餐厅的空气温暖而拥挤,消散在他身上像撞碎在一块黑色的礁岩。“当一个人表现得像头野兽,”布鲁斯说,“他很难会忘记这件事。”“你太执着了。”克拉克安慰他,“我并不介意。”布鲁斯的唇角弯了弯,他双眼中流露出决然和苦涩。克拉克竟把那看做一个微笑。他伸出手去,试图握住布鲁斯的肩膀,布鲁斯突然反手抓住他的手腕。他的手指有力而炙热,在钢铁下燃烧,仿佛来自遥远家乡的毒素侵入血脉。
“你知道。”布鲁斯低声说,紧盯着克拉克的眼睛,“你知道我不会说的,是吗?”
确实如此,克拉克睁开眼睛,已经记不起他说那个单词时的神态。

评论(4)
热度(80)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