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奇异铁】YOM-02.

Warning:#NotTeamCapFriendly

 

手术并不顺利。他们花了额外的一小时四十分钟把那个车祸受害者粉碎的骨头清理出去,这男孩会需要另一台手术来安装生物技术制作的膝盖骨,斯蒂芬并不能向家属保证那会比自己长的骨头更好,但是他们似乎对此有理解障碍。他编辑完档案,深夜开车回家,把自己收拾进床上,用昏昏欲睡的头脑清理着这一天的日程,在滑进滑出的事项上划着勾和叉。有一个短暂的瞬间他想到十二小时前有一个超级英雄走进他的办公室,在那井然有序的白色房间里塞满了旋转的金红色的光影。这思绪一闪而过,他迅速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他站在一个巨大的废墟里。橙红色的光晕笼罩着死寂的大地。粗粝的沙尘吹拂着废朽的金属。在一种朦胧的预感中,斯蒂芬知道,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已经死去了。在这片废墟的中央,他看见史塔克坐在路边。他低着头,脊背深深地弯下去,好像扛着什么惊人的重负。他一只手支撑着面部,一只手捂着腰腹,血水蜿蜒地从他的指缝尖渗出来。整个空旷的星球废墟里,只有他在发出刺耳的呼吸声。

过了一分钟,两分钟,史塔克的头抬了起来,他的肩背一点一点地挺直了。他染血的手指在废墟里摸索着支撑,斯蒂芬看着他慢慢站起来。钢铁侠转过头,他看到了斯蒂芬站在那里。

“我需要你的帮助。”史塔克说,双眼直视着他,他的头发里有一些黯淡的甲胄残片,脸颊上满是干涸的血痂。

“好。”斯蒂芬说。因为他是个医生。因为他被吓到了。他走上前一步,然后开始小跑。史塔克的身体晃动了一下,好像要倒下去,他向他伸出一只手,斯蒂芬伸手要去扶住他——然后他的手臂从史塔克身上穿了过去。


斯蒂芬惊醒过来。他的手臂在空中抓挠了一下,以抵御突然的失重感。那悲怆与无力过于真实,跨越了梦境和现实的交界,沉甸甸地压在胸口,令他感到窒息。他望着黑暗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摸到了手机,五点十分。他的闹钟还有三十分钟会响。他起床了。


晨间新闻在播放联合国发言人对超级英雄问题的表态。财经频道的话题是奥创事件影响人工智能技术前景。斯蒂芬想起那个笑话:托尼·史塔克一天占据所有新闻版面的头条。他走进医院,日间科室还没上班,一片战斗前的宁静,前台女士就着咖啡吃麦芬,她的电脑外放功能在空旷的大厅里异常清晰:“.....团队里不和谐的声音,美国队长与钢铁侠暗生龃龉——”

“这是什么节目,”斯蒂芬走过时嘟囔说,“绯闻女孩?”

“不,医生,”她瞪了他一眼,“CNN国际。”

显然担心钢铁侠是多余的,全世界有十亿人正在关注他给他的队友摆脸色。斯蒂芬耸了耸肩,点开了他的电子病历本。

他这一天听到了这个新闻三次,来自观察病房的电视播报(“访谈中史塔克语出惊人,嘲讽复仇者团队全员”);穿着星盾T恤的青少年病患(“你敢相信吗?这不公平!”“把嘴闭上。”斯蒂芬说。);还有克莉斯汀,他和她一起走在通往餐厅的过道上,她把标题下面的视频点开(“当街争吵?直击复仇者领队的正面冲突!”)。

 

“认真的吗?”他不耐烦地说“这个地球真的围绕着一群穿戏服的家伙转吗?”

“吓到你了吧,伟大的博士,它没绕着你转。”她心不在焉地说,斯蒂芬翻了个白眼,她给他安抚的一瞥。“一般来说我不是个超级英雄粉丝,”她说,“但这看起来挺像回事。”

她把智能手机往上举,凑到斯蒂芬面前。这是个长条形的手机摄影,大概是在某个电视台门口,穿着正装的两个人从门口的台阶上走向驶过来的轿车。手机主人似乎正向前奔跑,同时忙乱地调整着焦距,但斯蒂芬一眼就看出走在后面的那一个是史塔克。他系着红色领带,姿态漫不经心。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步伐更急迫。几秒钟后,前面那个人说了一句什么,他回应了一句,于是前者猛然转过身来。

手机摄像头及时地调到了最大画面,正好拍到了史蒂夫·罗杰斯那张著名的英俊面孔。他双手握在身侧,双眉困惑地拧着,脸上写满了恼火和挫败。

“这是什么意思,托尼?”美国队长问,“这都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毛病?”

手机屏幕歪斜了一下,好像是被拥挤的人群推挤了。钢铁侠退了一步。镜头转到了他的侧面,捕捉到了他大半张清晰的面孔。史塔克神态冷漠,目光空洞地落在远方。

“我不知道,队长。”他说,“何不问问你自己呢?”

他又后退了一步,从镜头里消失了。混乱的人群里出现了一阵清脆的金属叩击声,然后是一阵混乱的推搡。镜头颠簸地转向地面上交叠的裤脚,又猛然朝向天空:钢铁侠拔地而起,从人群上空飞走了。

“唔,”克莉斯汀评价说,“他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啊。”

 

今天斯蒂芬在正常时间下了班,他在驾驶座上犹豫了一下,决定去市区吃晚餐。当复仇者大厦张扬的轮廓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他又认为在那附近会有不错的餐厅。二十分钟后他穿着西装外套坐在一个露天咖啡厅的遮阳伞下面,身边坐满了叽叽喳喳对着纽约黄昏天际线拍照的游客,感觉自己蠢透了。

“附赠您一客史塔克榛仁冰淇淋!”服务生走过来说,“这是我们的最新产品!”

“不了。”斯蒂芬说。

“你会喜欢它的。”有人在他身后说。

斯蒂芬假装自己没有被吓到。史塔克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向后倒在椅背上。他一幅休闲客的打扮,带着花哨的太阳眼镜,牛仔裤膝盖上有个明显是真的烧出来而不是制作出来的破洞,外套里是一件旅游T恤,用花体写着“我爱纽约”。

“一切问题都可以用我的名字来回答。”他在斯蒂芬开口之前说,“轮到我问了:你有什么消息要带给我吗?”

“我只是来这里吃一些……”斯蒂芬说,他们都看了一眼斯蒂芬的盘子。

“东西。”他说。

史塔克捏了捏鼻梁。

“我和人们见面之后,有时候他们会开始在我周围转悠。”他说,“我觉得我们都同意你不是那个类型,医生,所以我们还是有话直说吧。”

斯蒂芬的头脑艰难地运转着,我昨晚的梦里面你被捅成了两半实在太真实了令人不安,这个故事太愚蠢了。史塔克的目光从那些垃圾食品挪到他的脸上。他们两个无言对视了半晌。然后史塔克挑起了眉毛。

“哇,”他说,“你真的是那个类型?”

“不!”斯蒂芬断然否认。史塔克饶有兴致的目光令人恼火,他在脑子里搜刮着反击的方式。“我只是看到了新闻。”他说,史塔克的脸立刻沉了下去,“这和你说的事情有关吗?”

“你想知道?”史塔克说,仰头望着天空,“简单来说,我花了不少力气,想改变我这辈子最糟糕的事情,结果发现那连影子都没有,倒让我回到了这辈子第二糟糕的事情前夕。我对此适应不佳。”

斯蒂芬想了想,他为自己说出的话感到惊讶。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没有。”史塔克眼都不眨地说,“无意冒犯,医生,你就是个普通人。”

“哦,”斯蒂芬说,百分之两百地被冒犯了,“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老实说,我不知道。”史塔克说,扒拉下一截墨镜,从彩色玻璃上方看着斯蒂芬,“我到这里不到四十八小时,已经惹恼了我的所有生死之交,我想我大概是来把这个数据提升到百分之一百一十。”

斯蒂芬本来想问另一个问题,但他被这个措辞吸引了。

“生死之交?”

史塔克眨了眨眼睛。

“算是吧。”

他们又对坐了一会儿。

“我没有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史塔克突然说,“我本应到宇宙里去,结果我被困在了地球上。”

他伸腿用球鞋跟敲了敲地面,表情肃然,好像真的认为整个行星成为了他的累赘一样。

“我本应改变过去,结果我让过去改变了我。”他又说,“我现在甚至不确定我是不是来到了正确的世界。如果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呢?如果在这里一切都不会发生呢?”

“我会辜负很多人。”他说。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能把茶杯变成松鼠,我会让你知道的。”斯蒂芬说。

史塔克哈哈一笑。

“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不,我是说,你一定要来参加斯塔克工业的年度博览会。”他改口说,大幅度地挥了挥手,从椅子上跳起来,“我会给你发请帖的,医生。”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