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feel him 13

13.

那个影子已经悄无声息地跟随了蝙蝠侠几个街区,布鲁斯本想保持沉默,但另一个因素让他改变了主意,在旧城区一座艺术馆哥特风格的拱顶上站定了。

“你想要什么?”他对着虚空说。

黑暗中一片沉默,似乎对方也并没有预备好如何应付蝙蝠侠的问话。

“回你的城市去。”布鲁斯命令说。

他踏前一步,想要离开。这时对方说:“我收到了蝙蝠洞的全部安全码。”

蝙蝠侠转过身来。

理查德·格雷森从阴影中走进月光里,他看起来高挑健美,穿着一件蓝黑相间的紧身制服。布鲁斯发现自己几乎想不起他面具下的面孔是什么样子。那轮廓一定与他十九岁时有所不同了。

“什么时候?”他问。

“几个月前。”迪克说,“准确地说,三月二十五日凌晨两点十二分。伪装成一份广告邮件。三小时后有人黑进我的系统删掉了它。我上周才发现它存在过,今天早上才重新恢复它的内容。他们说怎么了格雷森,你看上去像撞上了救火车。我说我大概逃过了一份天价遗产税,魔鬼保佑老头子还活着。”

布鲁斯想要说话。

“停,”迪克坚决地说,“拜托别告诉我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或者删掉表示别人不想让你知道。我大过那个年纪了,别想敷衍我。”

现在他听起来有些熟悉了,布鲁斯几乎要微笑,但他没有。

“我只想说你的系统自检周期未免太长了。”他说,“以及,是的,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回去吧,夜翼。”

他念出那个名字来表达他的观点。他知道迪克听明白了,因为那蓝色面具下的脸部线条明显收紧了。

“如果你真要和我划清界限,”他冷冷地说,“就不要把你的死亡通知发到我邮箱里来。”

“我没有那么做。”布鲁斯说。

迪克紧紧盯着他,好像并不相信。布鲁斯平静地回视他,直到他垂下眼睛,点了点头。

“难怪。所以是阿尔弗雷德。”他说,“他一定确信你要死了。而且他还认为他不能当面告诉我。这意味着什么?你死之后他计划做什么?我打赌你不知道,你甚至不知道他给我发了邮件。而你就这样站在那里说……该死,布鲁斯,你觉得这让你很光彩吗——这让你显得很勇敢吗?”

“如果你只是来指责我的,”布鲁斯说,“我今晚还有工作。”

“你的城市很平静。”

“那我需要回去更新安保系统。”

他转身要离开,夜翼突然向前对他挥出一拳,布鲁斯侧身回避,同时挥臂拦截从另一侧袭击他的掌刀。“别像个小孩。”他斥责道,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中精准地攥住迪克的手臂,这时夜翼借力把他拉近,膝盖一下踹在他小腹的铠甲上。这曾是罗宾在面对比自己强壮的敌人时学习的第一个招式,蝙蝠侠居然没能预料,后退一步放开了他。

“你变慢了,蝙蝠侠。”迪克说,一个翻滚落在几步外的地面上。“你的工作会杀死你。”

“你离开时我没有阻止你。”

“也许你应该。”迪克说,“那样你至少能理解我走是为什么。我坐在那儿一个早上,看着那封该死的邮件,知道你为什么死到临头也不给我发信息。你指望不上我,对不对?你觉得我逃跑了。一个懦夫,一个逃兵,和所有人一样尖叫着逃离哥谭的泥沼?你这么看我。而且你原谅了我。你这自以为是的混蛋。你觉得这很正常,所有人都堕落了,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你。因为没人像你那么高尚,因为整个城市只能依靠一个该死的蝙蝠侠!”

蝙蝠侠一言不发,夜翼向后退去。

“你的城市最近过于平静了,但你出勤的频率并不高。”他说,“我希望这至少是一件你真正搞明白了的事。”

他跃进楼宇间敞开的黑暗豁口里,消失了。


布鲁斯留在楼顶的夜风里,有几秒钟他控制着自己,随后他说:“看得满意吗?”

“我不是故意的。”超人说,从建筑另一侧的阴影中显现出来。他像克拉克·肯特那样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却没戴眼镜,站在哥谭特色鲜明的狰狞石像边,相当地格格不入。“你告诉我来哥谭见面。”

“你到早了。”布鲁斯说,“而且我给了你地址,没让你进城来。”

“我要去哪儿由我决定。”超人冷静地回答,“别对我呼来喝去。”

布鲁斯啧了一声。他跳下楼顶,在不同的建筑突起上腾挪借力,最后落在路面。蝙蝠车轰然而来,猛地停在他面前。超人无声地在他身边降落时车门正好弹开,“上车。”他沉声说。

超人看了他一眼,蝙蝠侠摇了摇头。

“请。”


“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尽力在寻找解除链接的办法。”蝙蝠车碾过哥谭街巷时,布鲁斯说。他听起来大概很生硬,而且很尖锐。但蝙蝠侠总是比布鲁斯作风粗暴得多。而一个便装的超人坐在副驾驶上,刚刚目睹一场不愉快的私人争执——这意识令他神经紧绷,内脏仿佛收缩成一团,“关于如何促成它们,亚特兰蒂斯人,亚马逊人和人类的成员分别有长期稳定的观点。但是反过来的过程,资料匮乏,也很不受欢迎。”

“为什么?”超人问。

“大概是恐惧的本能,”布鲁斯说,“这是一种强大的超自然力量。没人知道它从哪里来,没人能解释。三个社会不约而同的选择崇敬它,违逆它被认为是渎神的。当然,会有些足够勇敢的人……”

他没把这句话说完,突然意识到其中隐藏着某种尴尬的双关。他看向超人,想知道他是否也发现了这个巧合。他们的双眼短暂对上的一刻,布鲁斯觉得后脑一阵发麻,复杂的声音和图像就像黑暗中的惊雷,陡然闪现在他的意识之中。


“我们人类,在面对权威时不乏糟糕的记录。”

“人们恨他们不了解的东西。”

“你不是神。”雷雨的巨响,破损的变声器里发出的双重嘶哑的声音,“你甚至不是人类。你不勇敢。”

绿光。半副面具下狰狞的面孔。


“哦。”超人在现实中说,就在他身侧几尺,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迹象透露出他在想什么,“所以还是有人曾经尝试过的?”

“……是有几个案例。”布鲁斯说,他的声音并不平稳。属于别人的意识来去太过迅猛,他尚不能表现如常。超人的视线锁住了他。布鲁斯已经知道被具有真正穿透力的视线扫视是什么感觉。

“你的指尖发抖,你在冒冷汗。”

“不要看到我面具后面。”

“你也一样,蝙蝠侠。”超人低声说,“不要看到我脑子里面。”

他的语调危险而蕴含力量,似乎在彰显一个明晰的威胁——他有理由这样想——

但布鲁斯没有忍住。

“没人想着钻进你的脑子。”他同样低沉地,同样危险地咆哮说,“相信我,我比你还想摆脱它!”



*3月25是BVS上映的时间 就假设打架是那天发生的

评论(18)
热度(218)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