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feel him 12


布鲁斯睁开眼睛。
他脑后一阵阵刺痛,模糊的视线中只有一片颤抖的昏黄。这感觉既怪异又熟悉。他试图移动手掌,却感觉受到牵制——锁链的冰凉灼痛了他的皮肤。
又是这里。这是个梦,而布鲁斯来过这里。他记得这一切,生动,逼真,清晰宛如昨日。在意识最深处的恐惧里,蝙蝠侠被解除武装,悬挂在链条上等候粗暴的审判——
超人出现在他面前。
克拉克。布鲁斯想说。停止,我不再那么想。但他的唇舌干涩,无法言语。超人向他步步逼近,带来死亡和肉体灼烧的恶臭。布鲁斯试图说服自己,但当这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间神祇站在他面前,轻易撕开他赖以生存的假面时,他还是颤抖起来。
他会死在这里,他知道这个。
超人的手放在他胸口,布鲁斯听到心脏在胸腔里狂跳。非人的手指可以轻易撕裂他的血肉之躯。他闭上眼睛,咬紧牙关,等待那致命的一击。
“布鲁斯……”超人说。他的声音里有悲哀,似乎也有悲悯。
这与记忆中的不同,布鲁斯抬头看着他。克拉克·肯特的眼睛是清澈的蓝色。
“你本可以阻止的。”他说。
然后他的手指穿透了布鲁斯的心脏。

 ——————

“你还好吗?”戴安娜问。
“一直。”布鲁斯回答,没有从显示屏上移开视线。戴安娜挑起眉毛,似乎想表示怀疑,但她没有追究。
“你和克拉克谈得怎么样?”
“他还需要一些时间。”布鲁斯说。
一系列文字信息和图片在数个屏幕上轮番滚动着,他正在给它们做出标识,增添内容。戴安娜走近去看,大多是用词夸张的私人博客,配着抖动的影像或者像素模糊的插图。
“我们也需要一些时间,”布鲁斯扫视着屏幕,解释说,“他们缅怀超人,但是一次突然的亮相还是可能引起恐慌。最好让事情变得平稳一些。我们需要一些循序渐进的小新闻,图片,视频,谣传……这些一直都有,只需要推到前面……当他决心回来时,世界应该做好了准备。”
“你确信他会回来?”
“我知道他会回来。”布鲁斯说,他打开一个列表,似乎犹豫了一下,戴安娜看到光标在一系列长长的媒体人名单中滑动。
“那么,”她说,“你们谈了链接的事情吗?”
布鲁斯没做声。
“你知道,”戴安娜说,“如果你需要——”
“谢谢你,戴。”布鲁斯打断说,“我们谈过了。”
他语气里的不悦相当直白,亚马逊人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
“只是出于关心,”她说,“毕竟一周前我们还在担心这个链接杀死你——这一开始是会不方便,不过磨合之后你就会发现它有利于战斗。如果需要建议,你们可以去找亚瑟聊聊。”
她的听众发出一点含混的喉音,显然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
“我可以回一趟老家,”戴安娜继续说,“我有一些朋友……”
蝙蝠侠停下手中的工作,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会想知道别人的经验,我母亲曾说……”
“是这样,”布鲁斯说,“我们在讨论解开它。”
戴安娜眨了眨眼睛。
“什么?”
“我们得解开它。”布鲁斯说,“它太不方便了,严重地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会继续研究解决它的方法。我知道我们之前尝试过,如果你能够在这方面得到更多的资料,我会非常感激的。”
戴安娜沉默了。
“戴安娜?”
“好吧,”她说,“既然这是你的选择。”
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忍耐什么出口的言辞。
“如果你不——”
“亚马逊人认为链接是诸神的恩赐,只有心灵最纯净、意志最坚定的战士可以得到它。这是真挚情谊的庇护和承诺。”戴安娜说,“但是,我也一直知道人类对神赐之物的看法。”
“那是什么?”
“束缚和累赘。”
布鲁斯伸手按了按鼻梁。
“你的指责是很不公平的。”他说,“戴安娜,你出生在一个把链接关系作为基本常识的社会环境里,你会觉得这很自然,但是对我和超人并不是这样。我们都觉得这很怪异。”
“亚瑟在人类社会中长大,”戴安娜说,“他就接受了他的向导。”
“我猜那是因为他和湄拉一见钟情了,他对她敞开心胸没什么问题。”布鲁斯干巴巴地说,“而我们谁都不是同性恋。”
“这并不好笑。”
“好吧,那我们也不是朋友。”
“而你们决定保持这种关系?”戴安娜尖锐地说,“即使你希望他加入你的团队?”
“这是两回事。”
短暂的沉默,戴安娜说:“当这个链接可能会害死你的时候,你反倒并不着急。”
布鲁斯摇摇头:“当时这件事情只和我有关,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这是什么意思?”戴安娜问,然后她领悟了。有一瞬间,她的双眼中流露出惊讶和同情。布鲁斯立刻知道她在想什么。
“等一下——”
“布鲁斯,”然而她已经说道,“你的意思是,是他不想要你吗?”

 
“那是什么话!”亚马逊人离开以后,布鲁斯对管家抱怨说,“她说她四千岁了,但是她听起来像个尖叫着学院舞会的九年级女生!这完全是两码事!”
“看起来你气得不轻,”管家波澜不惊地说,把餐盘放在桌上,“可就我听到的内容,你也没纠正她。”
“至少能让我摆脱那场谈话。”布鲁斯阴沉地说,他穿着浴袍,发尾还带着水滴,走过来捉起餐刀,叉起一块培根,“以后如果有任何人类或者非人类要在早餐前和我讨论超越世俗的感情或者敞开心胸的话题,阿尔弗雷德,开启蝙蝠洞的防御系统。”
“你会发现早餐这个时间段是很难界定的,先生,考虑到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管家告诉他,“而且我觉得这个话题还是很有讨论价值的。你看,你也没有向我解释为什么一夜之间你又觉得链接不是个好主意了。”
“从没有人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布鲁斯说,“你们一直强调它会弄死我,记得吗?”
“但现在它不会弄死你了,”管家冷静地指出,“而且恕我直言,我觉得在昨天去见超人之前,你并没有产生切断它的想法。”
“太棒了,现在你也会读心术了。”布鲁斯讥讽地说,推开椅子坐在桌前。他拿起马克杯啜了一口,把杯子重重地磕回桌上,“上帝,”他暴躁地说,“为什么里面会有牛奶?”
“大概是因为他对你的情况并不满意而且他负责做饭。”阿尔弗雷德说,也把餐盘重重顿在了桌上。布鲁斯吃了一惊,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神情也很冷淡,“我建议你不要对关心你的人大喊大叫,布鲁斯,毕竟他们并不多。”
 
布鲁斯吐出一口气,投降了。他向后靠在椅背上,举起一只握着叉子的手。
“好吧,”他说,“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从你手上的伤开始。”
布鲁斯向一边瞥了一眼,应急绷带被他丢掉了,几十个小时前的误伤没有得到及时处理,淤肿了起来。管家的脸色非常严峻,布鲁斯诧异地看着他。
“这个?”他好笑地问。
管家深深叹了口气。
“先生,”他说,“我为你挖出过子弹,拔出过刀片,给你接过无数次断骨。但我知道你选择了你的敌人,你对这一切都有所准备,你是蝙蝠侠。”
他走近一步,抽过布鲁斯手里那柄叉子,布鲁斯翻过手腕,管家反手用银器尾端戳了戳他手腕内侧淤肿的皮肤,上面暴露出一行清晰的青紫色指痕。
“可这个,”他说,目光疲惫,“看起来像是留给布鲁斯的。”
布鲁斯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摇摇头。
“你听起来像个忧心忡忡的返校节老爹,”他说,把叉子抽回来,“这是个误伤。”
“我和超人解释了链接的问题。”他继续说,开始吃自己冷掉的早餐,“他不在的时候,我只是看到他的回忆,感觉像是份遗产。但现在我能感知到他的思想,他又没有我的,这就是种侵犯了。任何正常人都会对这种接触感到不安,他提出要切断它合情合理。”
“可它应该是双向的,”管家说,“也许他只是还没感觉到,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那就更需要趁早解决它了。”布鲁斯冷静地说,拿起了那杯加奶的咖啡,“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脑子里的东西,何况是超人。”

评论(24)
热度(216)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