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DCEU/超蝙】星辰暗面 Far Side of the Planet 08

这两个姑娘真棒,想和她们搞3P【等下】

来自中世界:

咳,既然CP碎碎念了我也来!

不过我诚恳建议先看正文再看我们的碎碎念,尤其是那个剧透的CP你悠着点……

这两章简直就是最深情的“哥谭欢迎您”,跟踪窃听不算事儿,杀人放火逗你玩儿~ ww是个特别妙的POV角色,她不了解哥谭却冷静沉稳无所畏惧,而莱克斯是个很好的commentary角色,至于小丑,well,欢迎来哥谭!

事实上回顾目前发布的8章4万余字,这故事里还根本没出现爱情元素。我一直明白这篇文的野心是太大了,对我来说它一开始就不仅是一个超蝙爱情故事,而是……一个超人起源故事。尽管这里的克拉克已经有超人这个代号,但他还不是超人。

超人起源故事的核心是他对自己与人类的认知,超人是人性的一面镜子,《塞翁失马》不是超人的悲剧,而是人性的悲剧。而这篇文的初衷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必须如此。”

BvS里超人让蝙蝠侠相信Men are still good,而这里我们想让蝙蝠回报这番信仰的救赎,《塞翁失马》里沃勒和莱克斯让Kal-El给人类下了判决,而这里,我们想让布鲁斯来试试,再给他们彼此与人类一次机会。

最后,这个CP我好爱她!


Lantheo:

更新!简洁有力的叹号!

这一章的碎碎念真的太多了……好的我现在要开始碎碎念了。不想看我的碎碎念可以直接看文因为我的碎碎念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写了个超级宾至如归的哥谭!动不动就绑架杀人招警察、失踪放火大爆炸的哥谭!我们烧了韦恩家的大房子!嘿嘿嘿嘿……(不

当我和亲爱的cp搞完这一章的时候,我终于可以说我们写了个有爱情元素的故事,而非一个彻头彻尾的“爱情故事”。这一章和上一章一样是戴安娜的视角和故事,而重要的出场人物是莱克斯·卢瑟,他们都是很重要的配角,会在未来的剧情里多次决定故事的走向,而这就把一种我屡见屡懵逼的,一种我不知如何更确切地表达,只好称为“同人三一律”的东西给破掉了——从这一章开始,我们真正地写起了一个大家都有空间也都有血肉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目的并非也从来不是把超人和蝙蝠侠按在一起的谈恋爱,而是写在一个不同的抉择后,他们和他们的世界究竟会如何。

以及我就是喜欢美貌能打的大姐姐,我能为她再写一万字。

好了我说完了,我逃跑了,以下plz enjoy

星辰暗面:

17岁的克拉克·肯特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中,为了救他的父亲暴露了自己的异能,于是阿曼达·沃勒(The Wall)找到了他;数年后,这位成为ARGUS特工/自杀小队成员的超人面临一个任务:抓捕蝙蝠侠。

【说明及警告】

【上一章】

【分级】R(目前为止)

本文由 @来自中世界 与  @Lantheo 合写。



08


“我记得你,女士。”

戴安娜站在一幅现代艺术作品前凝视时,莱克斯自后方走近,站到她身边。在她回答前,他的目光当先汇聚到遍布画布的黑白两色上,然后他过分轻快地发笑:“‘恐怖的平衡’,哈!”【注1】

“我的荣幸,卢瑟先生。您的宅邸与莱克斯集团的晚宴确实令人印象颇深。”戴安娜露出礼貌的社交笑容。

“没错,没错,”衬托藏品的灯光照在莱克斯那头打卷的红发上,他摇晃着手里半满的香槟,嗤了一声,“尤其是第二天技术部门告诉我有几百个服务器被盗的那种晚宴——你看,有趣的是,总有小偷游荡在我的花园和客厅里。”

戴安娜轻轻地从酒杯里啜了一口:“那您在哥谭可谓十分安全,这里没有您的客厅,也没有您的花园。”

莱克斯的嗓子里发一个介于“哈”和“哼”之间的声响,对面前的画作打起手势:“说起客厅,你喜欢这幅画么?我觉得它很适合我的客厅——”

戴安娜的手包里此时传来一声清晰的震动音。莱克斯听到了,非常夸张地向她手指间看了一眼,戴安娜取出手机看了看,目光几乎是冷漠的。

“是我的委托人。”她说,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嘴角略过一个极快的微笑,“失陪,卢瑟先生。”

“那你过一会儿可要回来。”

戴安娜只走出了一步,闻言止步回望,莱克斯过于年轻的灰蓝眼睛被光漾出一团模糊的深绿色,那让戴安娜本能地觉得危险。

而他只轻描淡写地说:“我们该再聊点什么。”

“当然。”她回答,然后毫无停顿地继续自己的脚步,任凭晚宴人流阻断自己与来自大都会的年轻人。博物馆的设计给了她便利,洗手间与主展厅离得很远,她走过漫长的大理石走廊,从那些平日里游客寥寥、现今却被来宾占满的小楼梯拾级而下。洗手间变成了云雾缭绕的吸烟室,戴安娜费了些力气,终于把自己藏身进金属风格装饰的隔间深处。

手机一直在她的手包里沉默着。这部彩色屏幕的黑莓7100T手机毫无通讯作用,它实则是个黑市转销的窃听器探测设备——一声震动,代表发信器离她很近。

她仔细地将探测器靠近自己,从礼服布料的每一丝褶皱探到鞋底和鞋跟,然而探测器只是沉默着。她并不太在意莱克斯·卢瑟的怀疑,也不觉得他有能不让她察觉的放置窃听器手法,但她需要排除这种可能,以致被迫多花了五分钟检查自己随身的一切。

因为剩下的那一种可能更加棘手:窃听器在卢瑟身上,并且有一个未知的第三方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戴安娜重新回到宴会厅,高跟鞋在石料上踩出脆生生的鼓点。莱克斯的身高毫不突出,但找到他一点也不难——当戴安娜走近时,他正和几位目光莫名慈祥的中年女名流交谈甚欢。

“韦伯太太, 我当然记得你,还有你给我父亲的那笔慷慨投资,谁不想给诚恳得要命的老莱克斯·卢瑟投笔钱呢——哦,你是冲着我的名字?谢谢,谢谢——”

戴安娜紧盯住对方那颗乱晃的后脑勺,怀疑这群听着他飞速说话的女人究竟能否捕捉到他吐出的一半单词,而伪装待命的“手机”在戴安娜的手心中适时地震了一下,确认着莱克斯·卢瑟不自知的可疑处境。

莱克斯突然在这时回了头,就如预先计划得周全一般,对她露出一个看似极尽惊喜的眼神。

“普林斯小姐,原来你在这儿……你看过那幅波提切利了吗?它是不是真的?” 

年轻人目光灼灼,然而戴安娜知晓这一晚没有展出任何一幅波提切利的画作,他只是需要一个离开的理由,并把这份差事毫不犹豫地丢给了他人。她一时没有回答,然后意识到莱克斯仍然盯着自己。他还在会长痘的年纪,目光却算得上是无形的威逼,戴安娜却只感受到冒犯而非压力,她想自己可以就这样转身离开,但莱克斯身上也的确不乏她所想要探究的东西。

于是她只说:“我想您该亲自来看看,卢瑟先生。”

“是啊,是啊。”这回答立刻得到了他兴高采烈的回应,莱克斯把手里几乎未饮的酒杯按在了侍应生的银托盘上,用许多年轻又轻快的笑容和手势向他方才的谈话者告辞,“让我们去看看。”

他们一路向某个卢瑟随便选择的方向走去,戴安娜在前,但莱克斯贴得过近,那种掌控般的势头让戴安娜再次感受到冒犯。

“卢瑟先生,我想今晚真的没有一幅波提切利的画。”她清晰地说道。

“我的晚会上也没有,又丑又老,波提切利,和我的客厅可不相称,嗯?”莱克斯飞快地说,“让我想一想,对了,没错,我的晚会上没有任何寻找买家的艺术品。我不禁好奇,普林斯小姐,你是怎么被邀请过去的呢?”

“莱克斯集团给大都会博物馆做了一套新的服务系统,使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终于能数字化他们最古老的那批藏书——其中最老的那本远比哥伦布的脚步要早,而那就是我的专业范围了,卢瑟先生。”戴安娜说,“还有,我想我还没告诉过您我的名字。您是有什么背诵来宾名册一类的爱好吗?”

“人总会有点特殊的爱好。”莱克斯毫不着意地耸了耸肩,又抖着他的袖口看了看手表,“就像我父亲,他热爱纠正我的错误:‘错了,亚历山大’,‘又错了,亚历山大’,‘真该死,亚历山大’。”

“冒昧一提,您知道‘亚历山大’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吗?”戴安娜突然饶有兴趣地问。【注2】

莱克斯的回应是他用力地挥了一下手,像是她打断了某种东西:“这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亚历山大,普林斯小姐,不是每个起名的人都会查字典。”

戴安娜再次开口前,莱克斯用一根竖起的手指阻断了她。他盯着自己的手表,突然打了个响指,然后厅堂里的光便戏剧般地暗了下来。 在几束柔和而神秘地转动着的灯光下,莱克斯的眼睛亮得让戴安娜感到警惕。

“事实上,普林斯小姐,”他的语速刻意慢了下来,“我不仅喜欢背来宾名单,还喜欢背他们的到场时间表。”

音响便在这时轻微地震响了一下,晚会开场时致过辞的主持人再次登台,轻轻试了试话筒,并立即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瞩目。

“收藏家,慈善家,哥谭市的荣誉市民和真正的朋友,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哥谭人——欢迎布鲁斯·韦恩先生。”

灯光熄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带来几声乍起的惊呼,戴安娜四下环顾,只看到展厅未及完全闭合的门缝中有一线光束落在地面,在黑暗中切开了笔直而白亮的一道颜色。她追着那束光去望,未曾料及突然有个甘醇的声音透过话筒低沉开口,话音在黑暗中环绕回荡:“晚上好,哥谭。”

抽气声齐生生地响起,随之而来的尖叫刺痛了戴安娜的鼓膜,但她没错过莱克斯低声发笑的嗤响。灯光渐次重亮,交错的复杂低语如同蜂群盘旋在天顶之下,却又在灯光全部亮起时齐齐停顿——

布鲁斯·韦恩站在展厅中心为晚宴临时搭建的圆形台上,穿着一套色泽深绿近黑的西装,站姿放松,脸孔看起来正是霸占哥谭各大报纸头版的照片的模样,只是他缺了条胳膊。

有只香槟杯在落到大理石上摔碎了。震惊的低语复又响起,四下可闻。

“抱歉,抱歉,”韦恩在台上低声嘟囔着,听起来却像是要发笑的模样,“让我调整一下。”

他向右侧平移了一步,然后他的胳膊理所应当般地回来了。人群中传来一声响亮的诅咒上帝的声音。

“如你们所见,我是个全息投影,”韦恩张开他终于全部归位的两条手臂,在原地转了一圈,“但你们问我问题,我也会回答——来吧,试试,我亲爱的朋友们。”

戴安娜下意识地去看莱克斯·卢瑟,后者正意兴十足地勾起一边的嘴角,眼中却笑意全无。

“全息投影是个伪命题,普林斯小姐。”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又拿起了一杯香槟。戴安娜猜莱克斯集团的CEO年轻到不够饮酒年龄,而莱克斯只是摇晃着杯子,眼睛紧盯着那些从打转的金黄酒液里升起的气泡。

“真正的全息投影是在空气中投影立体影像,注意,‘空气’——但韦恩科技没能逾越这道壁垒。韦恩的影像正站在某个透明容器里,我猜是偏振材料,在特意布置的光线下几乎看不到边缘。一点毫无难度的韦恩科技的小把戏。”

戴安娜想起那里确实先前就立着一个透明的圆柱体,因为在一座博物馆里太像一个空置的展柜而被所有人忽略。

“所以你也是来看布鲁斯·韦恩的。”戴安娜平静地说,推断这事似乎确实超出了莱克斯的预料,年轻人身上正露出无形却鲜明的不悦。

莱克斯则是倏地一笑:“谁不是呢,普林斯小姐?”

他这样说着,但只是远远地看着韦恩的全息投影,没有任何上前一探究竟的意思。戴安娜想这是个好时机,于是她撇下莱克斯,站到好奇的人群里,忠实地围到“布鲁斯·韦恩”的身边。当距离足够近,她能看清光影构筑的男人站在弧面构筑的透明展罩之中,极为鲜活地微笑并低声说话,与传闻中的形象别无二致。等到她再走得近一点,她看清韦恩胸前一字式折叠的口袋巾上印着“韦恩科技”的名字与标志,看起来莫名有些好笑。

“您就像个给您的公司当街发传单的布偶熊,韦恩先生。”大抵因为面前所站并非真人,戴安娜任凭自己的真实想法脱口而出,语气轻快得几乎挨上“不礼貌”的边界。

韦恩的影像向她转过了脸,露出仿佛迎着闪光灯的笑容,眼角带着一丝笑纹,牙齿整齐白亮。

“你看起来不像哥谭人,小姐,”他说着夸张地欠身,“不管是什么理由带你来了哥谭,我都感谢它。”

“或许。”戴安娜轻声说,歪了歪头,“也未必。”

“那是什么缘由带你来了哥谭?”韦恩在他透明的容身之所中笑得坚持不懈。

戴安娜的回答则是向这虚影轻轻举杯:“老实说,韦恩先生,没见真人版本的您,我还是有点失望的。再见。”

“希望再会,小姐。”他近乎程式化地回答,然后他消失了,并再度带来一串小小的惊呼。戴安娜以为这是花花公子的一个把戏,几秒钟后他还会缺胳膊少腿地回来,愚蠢而装模作样地道一顿歉。

但他没有。

布鲁斯·韦恩的“伪全息投影”消失的第二秒,音响发出的刺耳噪音毫不留情地凿穿透了展厅中和煦的温暖。足以引发大面积头痛的电流噪响了一阵,但当它停下的时候,另一个同样响亮尖利的声音紧接其后,仿佛有人咬着话筒一般地开口——

“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失望……!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布鲁西?布鲁西?布鲁西宝贝儿!你在哪儿——??”

有个并不在场的人正用场内的音响发出疯狂的大笑,宾客惊恐地四散奔逃,这景象突然间莫名“哥谭”了起来,戴安娜一时间仅仅讶异于这变故本身,而随之而来的下一刻,有什么人轰然撞开了展厅的大门。

“GCPD!所有人!不许动!”

全副武装的警察荷枪实弹地从三扇门里冲进来,但根本没人停住不动。一时间,跑动和尖叫声淹没在那个依旧在重申自己对“布鲁西”的不满的刺耳叫喊里,直到一个穿着风衣而非制服的人从警察中间大步走来,他的怒吼成功压过了人群的喧闹:“关掉那天杀的音响!”

“这样挂电话可不礼貌!”音响里的声音显然也听到了,它骤然嘶哑下来,难得地说出个完整得多的句子,“啧,嘀嗒——嘀嗒——时间不等人,难得今天我有B计划!寻宝愉快,小吉米,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戛然而止,整个大厅里甚至安静了一秒钟。

“一名被称为‘小丑’的疯狂罪犯打算在晚宴上绑架布鲁斯·韦恩。”那穿风衣的人,哥谭警局的詹姆斯·戈登警长这样解释道。

疏散一整个展厅只用了十五分钟,与会者蜂拥离开的同时更多的警察在冲进来,戴安娜注意到他们显然急切地在寻找什么。在这种时候,哥谭人与外来者突然变得极易分辨——那些听到“小丑”这个词便即刻不想在展厅多呆的,悉数都是本地的名流。他们毫不在意警察的行动,只急切地想要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戴安娜跻身于反应相对快些的外地人队伍里,在分流的出口前被核对了三遍护照信息,还被一条警犬严严实实地嗅了两圈。在她终于得以踏出博物馆大门的时候,另一个没穿制服的警探匆匆逆向挤过人群,走向戈登警长,从对方压低的急促话语里她依稀捕捉到“匿名线报”与“拆弹”之类词汇。她回头撇了一眼,却最终没有多做停留,后面的人群不住发出催促,她走下博物馆外宽阔冰凉的台阶,步入一片刺眼的红蓝闪光之中。

多数人正在博物馆前等待,宴会本应开到夜半之后,而那些豪华轿车尚未来得及到场把他们接走。原地不熄火待命的警车给喧声不歇的夜里添上浓浓的尾气味道,戴安娜艰难地穿过人群, 耳边全然是沸声连天的抱怨,甚至在莱克斯·卢瑟第一次叫到她的名字时,她根本没有听见——更让她烦躁的是,在莱克斯第二次叫出她的名字时,她听清了。她在刹那间想要装作全然未闻径直离开,直到她有一阵子没发挥功用的“手机”连震两下。

两下震动,代表她距离信号的接收终端很近。

戴安娜倏忽屏住了呼吸。

莱克斯·卢瑟正站在一辆及时到场的布加迪轿车的另一侧。隔着引擎未熄的车子的距离,对于一场恍若未闻的擦肩而过而言再合适不过,但戴安娜决定停下脚步。

“我该载你一程,普林斯小姐,”莱克斯说,手指敲着这辆哥谭牌照的豪车的引擎盖,“我猜你的车还没到。”

司机此时离开驾驶座,走向莱克斯的一侧,准备为他拉开车门。戴安娜的目光在周遭游走一圈,最终落在莱克斯·卢瑟的司机与他的空气耳机上——那确实是方才离她最近的人。

莱克斯·卢瑟被他的司机窃听了。

百闻不如一见的哥谭着实在今晚发挥了令人始料不及的水平。

“这太容易引起误会了,卢瑟先生,”她听似不经意地说着,神色若有所思,“但我确实想要一张你司机的名片,如果我没看错,他是这里到得最及时的那个。”

在莱克斯回答之前,她已然走得近了,仿佛再自然不过般站在了莱克斯与他沉默的司机之间。“手机”复在她的手包里震响两下,伴着莱克斯一声深究起来不见得友好的笑声,而那司机一直不曾言语,上半张脸被制服帽檐的阴影笼住,露出他蓄着浓密胡须的下颌。他们之间几乎就在一瞬中形成了某种沉重近乎迫人的沉默,直到莱克斯解开了他西装外套的单扣,双手掐腰,把外套后摆撇在身后,长吸了一口气,扬起了下巴。

“那让我们把普林斯小姐想要的东西给她,马龙先生,然后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哥谭太过迷人了。”

司机仍然沉默着点了头,回手在西服内侧的口袋中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戴安娜。戴安娜接过来,卡片上印着一家高端租车公司的标志与一串号码。

“我猜我打这个号码就能找到你,先生?”

莱克斯·卢瑟的司机终于说了话,声音低沉:“您可以找到我的公司,女士。”

他说着,给莱克斯拉开了车门,而莱克斯坐进车里,未曾向戴安娜告别。单向的玻璃贴膜阻隔了戴安娜的视线,他们驶离时有风吹动了她的礼服裙角,夜风里有警笛呼啸而来又呼啸远行的声音。

戴安娜找出她真正的那部手机,拨打了手中名片上的电话。

一个小时后,换下礼服长裙的戴安娜·普林斯开着一辆新租来的捷豹轿车,驶过罗伯特·凯恩纪念桥。

这一夜的月色远不够好,驶出桥柱高处探照灯的范围外,光源几乎只余身后哥谭城区的遥远灯火,前路上的旷野则在夜风的吹割下漆黑一片。戴安娜在一个无灯的出口驶离了州级公路,车灯的照亮下,路面显出灰暗的裂纹,边缘隐没进荒草,其上仅有一条车道。此外,她能看清的只剩低矮虬结的灌木与稍远处树木黑色的轮廓。

戴安娜充满怀疑地一路行驶,仅一处被前灯照亮的路牌说明了前方将进入私有道路,但那之后路面只是更加狭窄,灌木进逼到了柏油边缘的缝隙里,车轮连番碾过无人打扫的枯枝和腐叶。

当她终于驶离了树木的阴影,荒芜的开阔地尽头有一团模糊的影子,仿佛一只蹲踞在夜色中的兽类。她向那团无光的影子前进,驶过半英里后,方才收不到信号的定位仪器重新连上了线,韦恩庄园在屏幕上闪烁于她的前方。

戴安娜松了些油门,降下一线车窗,原野上发冷的土腥味被风送进车厢里,而后她一路缓行,直到车灯照亮了一扇盘结着植物花纹的高耸铁艺门。她在车灯里望见两侧门柱石上吊饰的W纹章,却没看到任何可以联系到庄园内部的现代化设备。

戴安娜在铸铁的葡萄藤之间望去,韦恩宅邸与这扇大门间隔着对得起这家族财富与声名的距离,她只能看到那座城堡似的建筑在夜色中全然漆黑的遥远轮廓,在某几个瞬间里仿若一座要塞,没有一个窗口漏出灯光。

就在这时,毫无征兆地,某种比汽车强劲得多的引擎发动出突兀的声响。她立刻把车熄了火,车灯灭去,黑暗笼罩了大门。她无声地从车里钻出来,正看到宅邸轮廓后几线灯光亮起,伴随着螺旋桨的声响,一架直升机从宅邸后方起飞。随着直升机不断升高,在那方向上突然传来刺耳的尖笑,非人的响亮显然出自某种扩音设备,声音继而又被螺旋桨声击打得破碎而更加疯狂,她立刻意识到这笑声为何如此耳熟——正是这声音的出现让GCPD把所有人都踢出了哥谭市艺术博物馆的年度慈善晚宴。

“B计划”,这疯子刚在不久前信誓旦旦地说。

猛然间,就如沉睡的厄运睁开了眼睛,火光从这座黑暗沉默如要塞的宅邸中爆发而起,千百片玻璃旋即碎裂,顶层砖石渐次倾塌。火光照亮了建筑逐渐化为废墟的轮廓,而窜起的火焰冲天而上,被直升机掀起的气流吹动着,升腾出倍于宅邸本身的高度。这不过几秒中发生一切的着实惊得戴安娜倒退了一步,火舌正从韦恩宅邸的每一个窗口咆哮而出,庞大的浓烟在被照亮的一角天幕中升起,偌大的建筑此时只像块被热刀子搅烂的奶酪,完好无损的唯有天边那架向西北方离去的直升机。

戴安娜抬头仰望。烟幕与火光的交织的夜色中,一颗黑色的流星正划过天空。



TBC


【注1,来自来自中世界】《恐怖的平衡》(A Balance of Terror),BvS里挂在莱克斯客厅里的那副画,戳这里看图,说实在的我是不会想要把它挂在家里的。

【注2,来自Lantheo】亚历山大(Alexander)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是“(人民)守护者”。对于我这种经常对小细节脑洞大开的人,卢瑟的名字真是……意义十足。

评论(4)
热度(197)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