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11

11.

“你……”超人说。

“我是对的吗?”布鲁斯问。对方没回答,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现在我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情。”他说,“大概十年前,我把一个男人关进了哥谭的市立精神病院。它的名字是阿卡姆,你调查过我,也许你知道。我们用它来关押那些特别危险的犯人。但即使在这些人之中,‘小丑’的疯狂程度,也是独树一帜的。”

超人看起来有些困惑,但是没有打断他。

“我抓住了他,但这不能解决问题。”布鲁斯说,“哥谭的街头流窜着他的同党。我知道他在计划着什么。通过某种方式他遥控指挥他的手下。但是没人能让他坦白。他没有弱点,没有什么可要挟的。心理诊断毫无作用,那些东西都依靠逻辑,他疯得比那厉害得多。至于刑讯,他简直热爱它。”

“你是说你对他用刑了吗?”

布鲁斯笑了一下。

“这时候,有一位年轻医生来找我,说她知道下一次爆炸的位置。起初我们不相信她。但她是对的。而且对了第二次,第三次。我要求她说出真相,她说她是一个向导。”

“那是什么意思?”

布鲁斯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是一个稀少的群体,现代社会很少有人了解他们。”他字斟句酌地说,“在亚特兰蒂斯和亚马逊,这些魔法还存在的世界,对他们有更详细的记录。在人类社会,这更像一种古老的传说。向导是一种特殊的群体,他们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可以以此进行攻击或防御。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以与另一类人建立链接,从而全面地感知对方的思想。哈琳·奎泽尔医生说她具有进入另一个人脑子的能力,当时蝙蝠侠拒绝相信她。”

他停住了,注视着一茎垂落的枯叶,几乎陷入回忆。过了一会儿,超人问:“然后呢?”

“事实上,十年来,我一直没有相信这件事情。”布鲁斯说,“小丑是一位蛊惑大师,他知道如何利用别人的弱点,知道如何操控最强大的对手,何况是一个年轻女孩。也许他在接受治疗时给了她某种暗示……当她一再告诉我,她需要与他有更多的接触才能感知到他的思想时,我担心这是个圈套,我要求她退出这个案子。”

“我猜你的沟通方式很有问题。”超人评价说。布鲁斯回头扫了他一眼。

“我当时并没有见过会飞的神奇人类,”他干巴巴地说,“我觉得她大概是受了控制,或者陷入了妄想——后来我才知道,这种精神上的联系是相互的。一个向导可以进入一个哨兵的意识,对方也能反过来进入她的。”

“哨兵,”他在对方发问之前解释道,“是和向导对应的一种人群。他们是感官敏锐、力量强大的群体,经常受到过度发达的知觉的困扰。当他们的精神世界过于拥挤、痛苦时,往往需要一个向导为他们进行疏导。精神匹配越高,疏导就越有效。因此在一对固定的搭档之间,会产生一种精神链接,方便他们进行沟通,这种链接基本上是排他性的。”

“在一对哨向关系里,向导往往是有优势的那个。”他继续说,“他们更清醒,更容易从混乱的精神世界中抽离。哈琳知道自己是一个向导,她大概觉得自己能控制他。那天晚上她骗过看守,与他进行了接触。我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她被他征服了。”

“我曾经难以理解这件事情。”他说,“哈琳告诉我们她之前那些关于精神力的故事是在说谎。她指出一系列线索,证明了小丑行动的逻辑,她说她隐瞒这些线索只是想获得关注。他们相信了她……我相信了她。”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超人问:“你没事吧?”

布鲁斯摇摇头。

“小丑给我们设下了圈套,”他冷淡地说,“损失惨重,十一个人死了。哈琳消失了,当她再次出现时,叫自己哈莉,看起来和小丑一样疯。小丑对此感到十分得意,他把这个故事纹在自己身上,好向我炫耀这个:他怎么在我眼皮底下戏弄我的。”

超人看起来想说话,布鲁斯径直说了下去。

“十年来我认为我在最初就看走了眼,当哈琳·奎泽尔第一次向我提供情报的时候,她已经是小丑的共犯。但我终于发现我犯了错……哈琳曾经想要帮忙,我把她推了出去。哨兵和向导是存在的……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向超人点点头,示意自己说完了。对方眉头皱起,似乎把整个复杂的故事回顾了一遍。

“你是说,”他说,“你是个,‘向导’。”

“而你是个哨兵。”布鲁斯说,“所以我能接收到你的感情,我知道你刚才是在说谎。”

他们都沉默了一下,超人礼貌地说:“但我不是地球人。”

“我猜这没有什么关系。”布鲁斯说。

他语调相当僵硬,超人敏锐地看着他。

“是什么让你这么想?”

“说来话长。”布鲁斯说,语气烦躁。他踱开步子,在泛着湿气的浅草中向外走了几步,又突兀地转过身来。

“你可能有过幻觉。”

“什么?”超人问。

“一种不属于你的感情,”布鲁斯说,“不是你的生活。好像是别人记忆中的片段。发生在你身上。”

“我没有。”超人很快地说。布鲁斯只是注视着他,超人渐渐明白了,他脸上露出困惑,接着是警惕。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他说,“你是在告诉我,你一直能接收到我的思想。”


超人的语调非常克制,但那种来自猛兽的危险预感在一瞬间高涨起来,布鲁斯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

“这是不连续的,”他说,“几周可能有一次,主要是一些画面和情绪。”

他的右手腕上仍然绑着醒目的应急绷带,边沿露出明显的青色淤伤,是十几个小时之前超人错手造成的。这个来自外星的年轻人注视着那淤痕,神情放缓了,又过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


“所以,”他说,“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布鲁斯点点头。他本预期会有一些更激烈的质问或责难,但超人的神情看起来更近乎悲伤。在迟钝的几秒钟对视后,他猛然明悟过来。

“不,”他说,“不是这样,克拉克,这和之前的事情没有关系——这发生在——”

他卡住了,后面的话实在不容易说出来。超人等待着,眼中满是沉寂和怅然,他不得不说完了它们。

“我在你死后才发现这个链接。”他重新说,“如果我知道你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我绝不会想要杀死你的。”

评论(15)
热度(182)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