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feel him 10


10.
 
布鲁斯站在墓园边。刻着异星来客凡人名字的石碑已经在那场神秘的起死回生中被损坏了,草皮上有一片新鲜的压痕,是戴安娜重新填土时留下的。
他手里有一束浅色的丁香,他注视着娇柔的花瓣。
“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超人。
布鲁斯转过身来。
超人穿着一件他似曾相识的格纹衬衫,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他头发有点凌乱,鼻梁上架着他的黑框眼镜,看起来像任何一个从麦田里路过的年轻人。
他眼中流露出戒备,布鲁斯把手抬到可以被看见的地方,把花束放在身边的石碑上。
“我来做一些解释。”他说,“我本想登门拜访,但可能不受欢迎。”
超人注视着他,没有说话。布鲁斯判断这是个默许。他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那审视的目光来自一头不驯服的庞大猛兽的双眼。
“在你,死之后,”他说,平视对方的面孔,尽量直率地选择用词,“我发现我犯了个错误。地球面临着更多超出想象的威胁,而人类失去了愿意……并且能够保护我们的人。”
这话仍可算得上晦涩,对蝙蝠侠来说,已经是超出水平的袒露了,他不由停顿了一下。
“我试图弥补这一点。我找到一些盟友。”
“亚瑟。”超人说。
“他是其中之一。”布鲁斯说,“你也许已经知道,他和海洋有很亲密的关系。还有戴安娜,你见过她。”
“那位用剑的女士。”
“她是亚马逊人。”布鲁斯说,“巴里是神速力者。维克多是改造人。我最近听说有新的义警在海滨城活动,但我还没找到他们。”
“我们尽量和谐地融入世界,”他继续说,“团结起来,在重大灾难面前减少人类的损失——就像超人曾经做的一样。这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我想年轻人会需要一些鼓舞,我带巴里和维克多来看了你的墓碑。”
“我无意要让你成为某种展示,也绝不会有人去打扰肯特夫人。”他说,“我可以担——”
超人摆了摆手。
“我明白了。”他说。玛莎的儿子低下头,伸手推了推眼镜。这似乎是个无声的标志,布鲁斯在喉咙里松了一口气。
“然后呢?”超人问。
“什么?”
“这不是你要说的所有事情,对吧?”
他说的对,但是布鲁斯不确定这是最合适的时机。韦恩先生和肯特记者打过交道,蝙蝠侠研究过超人,布鲁斯曾经在肯特家的客厅里浏览过克拉克儿时的影像。甚至,他在最深处的幻境里体会过超人的视野。他是拥有最多机会的人了。但他并不了解面前的这个克拉克。
“我想问一个问题。”他说,“我说那天人类失去了一个愿意保护他们的人……我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失去了他。”
 
一阵不短的沉默,布鲁斯观察着面前的年轻人。超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转而去看远处笼罩在薄雾中的麦田。在一种突然而至的领悟里,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是新的。这个问题同样质问着超人。
“几天前,我在北极,”年轻人说,“我一直看着,看到鹿。驯鹿,海象,熊……它们有结实的皮毛,非常耐寒。在海面冻住的时候,只有这些动物在冰面上走。”
“我也走在冰面上。”他说,“我想,我在基因上和它们的共同之处,会不会比我和人类的更多。”
布鲁斯没说话。
“然后当地的住民来了。雪橇和小船。他们驱赶驯鹿,打死海象,熊吓跑了。海象的尸体被拖到冰面上剖开。它比他们大得多,看起来像座小山。我想他们可以吃很久。”
超人笑了一下。
“它们更像我的同胞,皮毛和爪牙,更强大的力量。但是当人类降临时,它们轻易被打败了。驯鹿套在车上,熊往远处逃逸,海象成为盘中餐。人类并不弱小。我同情动物们。我想这没有什么区别,因为——”
“你没有。”布鲁斯说。
“什么?”
“你没有那么想。”布鲁斯说,“你站在冰山上,看到动物们跑过。你看到它们被追逐,被驯养,被屠杀的命运。你并不愤怒。克拉克。你也并不想为自然法则伸冤。那没有在你的脑子里。你只是感到悲伤。你感到......”
超人诧异地注视着他。布鲁斯停下来,回忆着脑海深处的感受,搜寻着词语,试图描摹那种朦胧又清醒的幻觉。
“孤独。”他说,“只是孤独。”




评论(12)
热度(215)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