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 07

“总有一天,”巴里冲进洞穴,宣布道,“我要拆掉这些迟钝得可怕的感应门,它在对我进行谋杀。它认证我身份的时间够我去一趟巴厘岛。”

“你不会的。”维克多漫不经心地说,闪电侠在他身后像一道旋风一样转来转去,各种纸质文件和小型零件飞得到处都是,满墙的电子屏幕滋滋作响着切换频道,“以及你再那样做,我就会告诉蝙蝠侠,让他用他的蝙蝠眼神看着你直到你开始尖叫着求饶。”

“我—不会—尖叫—着—求饶。”巴里的抗议声从各个角落里传来,嗖地一声,一切东西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他重新出现在维克多身边,和他一起仰头看着电子幕墙。“即使是对蝙蝠侠。不过。事实上。我想想,我好像做过这样的事情,但不是因为他的蝙蝠眼神,而是因为他认为会议室里不能放冰箱。”

钢骨耸耸肩,微笑了。

“我有当时的视频。”

“这值得一次正式的决斗。”闪电侠庄严地说,“我们晚上训练场见,等等,嘿,那是蝙蝠的坐标吗?他在加拿大做什么?那么北?那里甚至有人吗?”

“而戴安娜在科茨地,亚瑟在格陵兰岛。”维克多把另外两个带着标识的屏幕放大给他看,“我留守,你机动,准备好熬夜吧。”

“发生了什么?”巴里问,随即他明白了,“噢,”他说,敬畏地放低了声音,“又是那个。”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维克多说,“不过我想他们在找超人。”

“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巴里说,“不是说死而复生这件事。我的意思是,他能从眼睛里射出激光,我能跑到类光速,你能同时使用半个地球的电脑,亚瑟能和鱼说话,所以死而复生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亚瑟不能和鱼说话,”维克多纠正说,“他只是能指挥它们。”

“但是,”巴里说,“蝙蝠侠并没有超能力,对吧?他是怎么知道超人可能在哪儿的?”

“因为他们认识?”维克多问,“如果有一天你跑丢了,我就会给联盟列一个汉堡店的单子。”

“老兄,”巴里说,摇了摇手指,“你绝对、完全没有抓到重点。记得上一次吧,凌晨四点,我在监控室打瞌睡,蝙蝠冲进来,差点把我吓飞,要搜索全球正有B级以上火山喷发的无人区。你也许知道我喜欢哪家料理,但不至于知道我正在点金枪鱼还是吞拿鱼刺身吧?”

维克多露出沉思的神色,而巴里继续指指屏幕上几个形状各异的标志。

“这次也是,”他说,“一个在南极,两个在北极。科茨地甚至在极夜。他们并不是知道他喜欢哪儿,他们是知道他在一个非常、非常冷的地方。”

“也许他们知道超人喜欢冷的地方。”

“很好笑。”

“那你有什么想法?”维克多问,“蝙蝠侠其实是个心灵感应者?他在超人的遗体上放了监视器?这未免太夸张了。”

“我不知道,”巴里两手一摊,“但是戴安娜和亚瑟一定知道,他们一句话都没问,好像这很正常似的——不过,怎么说呢,也许我也不会多问的。”

“因为他是布鲁斯,哈?”

“大概吧,”巴里说,做了个怪脸,“还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

“叮咚”一声轻柔的提示音,两个人都转向了电脑,一块屏幕亮了起来,通讯被自动接通了。

“累得够呛。”巴里说。

“联盟在线,这里是钢骨。”维克多说。

“超人,”一个沉稳冷静的声音说,“我看到他了,站在冰盖上。”



克拉克注视着天空。

寒冷的日光笼罩一切。在世界的这个角落,大气更容易被看做一个穹顶。冰原向四面八方无垠地蔓延,他能看清冰面上的每一条纹路,纹路之下的海水,海水深处生命的微痕。

只要他去看。

“嗨。”在他身后有一个声音,“你还好吗?”

克拉克眨了眨眼睛。有一瞬间,他以为这仍然是个幻觉,是那些纠缠他的众多期许中的一个。但他随即听到清晰沉重的脚步声。有人踏着厚厚的积雪的冰层向他走来。

“抱歉,”他说,想着自己穿了多少衣服,是否足以让那些科考船员或者探险者觉得奇怪,一面转过身去,“我只是——”

他怔住了。不管超人在封冻的冰面上作何打扮,眼前这个男人显然表现得比他更不在意气候,他披着一头蓬松的黒发,只穿了一条长裤,左手倒提着一根长戟,宽阔的、纹满深色图案的上身在冷淡的日光下闪闪发亮。

“只是散散心?我想也是。”对方粗声说,当他走到面前时,克拉克发现他还赤着脚。这个男人用明亮、锐利的目光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来:“亚瑟·库瑞。”

克拉克下意识地伸手和他相握。

“我是,”他迟疑了一下才说,“克拉克,克拉克·肯特。”

“我听说是这样。”亚瑟回答,他深黑的双眼探究地、挑战地端详着克拉克,让后者不由觉得他或许想挑起一场质询甚至战斗。但当他再次开口时,语调相当地庄重。

“认识你很荣幸,超人,”他说,“欢迎回到这个世界。”

 

克拉克的第一反应是否认,但当他能回答时,他说:“你是什么人?”

“陆地上的人称我海王。”亚瑟说,“我和我的人民生活在海洋的国度。”

克拉克想了想。

“你能和鱼说话?”

亚瑟高高扬起眉毛,有那么一秒,克拉克以为他被严重地冒犯了,但他咧开嘴,露出一个被逗乐了的笑容。

“缺乏想象力,你们这些家伙,”他说,“而你还是个外星人嘞。”

“对不起,”克拉克道歉说,“所以……海里有人居住?还有,”他抓住这个词,“‘你们’?”

“这是个长故事。”亚瑟说,抬头看看天空,北极正处在漫长的白昼里,但他显然有自己的时间表,“我们得去弄点东西喝。”


——————

过渡

评论(26)
热度(185)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