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 05

05.


冷风刮过哥谭高处的檐角,月色在戴安娜的盔甲边缘闪光。

“你觉得你和超人不可能相互理解。”她说,“我可不会说蝙蝠侠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

“你不了解全部的故事。”

“我知道你差点杀死他,”她说,“我也知道很多伟大的友谊是这样开端的。”

蝙蝠侠短暂地沉默。

“你杀过人吗?”

“我经历过战争。”戴安娜回答。

“你曾经因为私人的仇恨而想要杀死某人吗?”

戴安娜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我……”

“你没有。”蝙蝠侠说,他面甲之下的唇角拧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公主,你是一位正义之士。”

“曾有三次,出于仇恨,我几乎实施谋杀。”蝙蝠侠说,“我没有做,但我的内在从此不同。我和超人唯一有机会产生链接的时候,我正在向深渊内凝视。我们之间不可能产生理解,戴安娜,那对他是不公平的。”

“我不这样想,”戴安娜说,“也许……”

她的话没有说完,蝙蝠侠突然抽动了一下。他的身躯痛苦地弓起,被皮革包裹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双眼上。

“怎么了?又是幻觉吗?”

蝙蝠侠没有回答,他大口地呼吸,抓住自己的胸口仿佛缺氧,他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又开始胡乱后退,好像在挣脱什么桎梏。突然地,他带尖刺的靴跟踏在一片光滑的石砖上,猛然从檐角上翻倒下去。

“布鲁斯!”


克拉克感到自己在下坠。

这很不寻常,他在什么狭窄的地方一脚踏空,向无垠的虚空里栽倒。气流在耳畔嗡鸣,斗篷撕裂般地烈烈作响。他本能地想要飞起来,但是他的身体那么沉重。他不能飞,这感觉如同被砍断双臂。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失重的恐惧击中了他。他的胃扭成一团,手臂疯狂地四下挥舞,然而他的下降速度只增不减,他预感到自己会重重地砸进地面,而他的身体绝非钢铁。他忍不住叫喊起来,像挣脱最可怕的噩梦那样,拼尽全力向前撞去——



“是我!是我!”戴安娜的声音说,“我接住你了。”

布鲁斯睁开眼睛。他狼狈地半躺在湿漉漉的地面上,仍然保持着向外挥拳的姿势,神奇女侠一手支撑住他的肩膀,一手紧抓住他的手腕。他快速地瞥了一眼,确定上面的爆炸装置已经在无可阻挡的蛮力下报废了。

“好极了。”他不高兴地嘀咕说,从女战士的桎梏中挣开,自己站起身来,“我看起来像个废物。”

“你看起来不是你。”戴安娜说,跟着站起身来,“如果事态不是这么严峻,我会说这是有纪念意义的——蝙蝠侠像个恐高症的小男孩一样吓得大喊大叫。”

“看不见。”布鲁斯简短地说,抬手抹了抹下颚淌下来的冷汗,“缺氧……他去过太多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这合理吗?”戴安娜问,“我不是专家,但共鸣应该只会带给你对方的感觉。”

“我想应该不是超人缺氧?”蝙蝠侠说,“他根本不需要呼吸,第一次我觉得不对,因为我感到自己在海底向上看,全是火——”

他的声音卡住了。

“你说我大喊大叫。”他突然说。

“而且向外挥舞四肢,好像是第一次从空中掉下来。”女战士回答他。

“我没有这么做。”

“你有。”

“没有。”

“你确定现在我们该玩这个游戏吗?”

蝙蝠侠啧了一声。他站在原地,好几分钟没说话。戴安娜耐心地看着他。

“我感到缺氧,看不见东西,有什么东西紧贴着我。”又过了一会儿,他缓慢地开口说,“我掉下了楼,然后我惊慌得不知道如何反应,害怕得大喊大叫,好像是第一次从空中掉下去。”

戴安娜把这个解释连起来在脑子里读了一遍。

“你是说你连续得到了两个不同的共鸣?”她猜测说,“它变得更频繁了吗?也许我们该加快节奏,我可以回亚马逊去问……”

布鲁斯做了一个简洁的手势,戴安娜发现他的指尖微微发颤。

“我是说,在我掉下去以后,有人突然感受到了失重,他感到惊慌,感到害怕……这感觉被共鸣传达给了我。”

“你不会是说……”

“他感到那么慌张,因为他本该会飞,”布鲁斯继续说,他直视着戴安娜的双眼,面甲下的蓝眼睛亮得可怕。“因为超人从没像这样从空中掉下去过。”



tbc


评论(13)
热度(218)
  1. ROM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你是说你连续得到了两个不同的共鸣?”她猜测说,“它变得更频繁了吗?也许我们该加快节奏,我可以回亚马...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