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 03

03.

 

阿尔弗雷德把托盘放在电子屏边,布鲁斯坐在转椅里,正在套上他的战靴。

“你说你准备去见一位专家。”

“是的。”

“这可不像是去见专家的准备。”

“是吗。”

“一般来说,人们见医生并不需要穿护甲。”

“我们是哥谭人。”布鲁斯说,捋开额发,把他的头盔拾起来,“去告诉戴安娜,让她穿上制服。”

“布鲁斯老爷。”

布鲁斯转过头去看他。管家站在原地不动。

“我很担心你,先生。”这位老人说。

“别担心,阿福,”布鲁斯说,“我不会有事的。”

 

戴安娜提出了一样的问题。

“专家?”她问,警觉地观察四周,“在这里?”

“别杀掉任何人。”布鲁斯说。戴安娜跳下高窗,当她优美的身形落在月光照亮的一小块地面上时,种种污秽的言语和恶毒的视线从铁栅栏的另一头投掷出来。

“我见过更糟的。”戴安娜不以为然地说。布鲁斯跟着落地,披风无声地拂过她身侧。他的影子出现的那一刻,如同刮过一阵寒风,整条走廊迅速地安静下来。

戴安娜扬了扬眉毛。

“看起来你们关系很融洽。”她说。他们沿着阿卡姆精神病院狭窄的长廊往前走,月光被吞没了,黑暗的围栏后,一双双闪着幽光的眼睛如狼群般紧紧地盯视他们。

“关在这里的都是小喽喽。”布鲁斯冷淡地说,戴安娜看到墙角站着一些持枪的守卫,无声地看着他们通过了,“我们得去见一位有自己的房间的贵宾。”

“而这个人就是你说的专家?”戴安娜问,“我以为我们有些精神病院之外的选择呢。”

“你向我介绍的人都是伴侣关系的支持者,他们不会知道怎样摆脱它。”布鲁斯说,“这个人,恰恰相反,曾经向我展示了一些很有趣的理论。虽然我那时并没有仔细听。”

他们转进一个更长的回廊,面对数十扇厚厚的铁门,布鲁斯走到一扇门前,抬手用臂甲上的什么东西刷了一下,铁门无声地开了。他们走进室内,铁门紧贴着他们的脚跟合上了。室内没有窗户,墙角的应急灯发出一线微光。戴安娜看到空荡荡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铁笼子,里面放着床铺和一些洗漱用品,有一个瞬间,她没有看到任何人,随后她看到笼子的一角,有个年轻女人双手撑着地板,倒立在那里。她宽大的囚服从她腰侧滑落下来,露出一截优美的曲线。

“她在干什么?”戴安娜忍不住问道。

蝙蝠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哈莉·奎茵,曾经是哥谭大学的犯罪心理学讲师,阿卡姆聘请的顾问。”他介绍说,“花费了大量精力研究哨向关系中的精神链接和图景……直到她被自己认定的那位哨兵给逼疯了。”

 

他们惊动了那位危险的病人。

“哈喽,”哈莉甜甜地说,在颠倒的视线里歪头打量他们,“见到你们真好。”

“你也好。”戴安娜说。

她大概说错了话,哈莉打量了她一会儿,露出厌恶的表情。

“你闻起来很讨厌。”她说,她的身体灵巧地倒翻过来,落在了地面上。她往自己窄小的床铺走去。“走开。我要睡觉了。”

戴安娜看了布鲁斯一眼,后者没有回应。

“我有事情要问你,哈莉。”他用蝙蝠侠低沉的声音说,“关于哨兵和向导。”

这句话是有影响的,哈莉站在她的小床前没有动,但那只是短暂的几秒钟,她回过头露出一个甜蜜又恶意的微笑。

“我也讨厌你,大蝙蝠。”她说,皱起鼻子,“我要睡觉了,你打算看我睡觉吗?”

蝙蝠侠没说话,她开始自顾自地解开囚衣的领口,这显然是个尴尬的时刻,戴安娜回头又去看布鲁斯。

蝙蝠侠开口了。

“哈琳,”他说,“你是对的。共鸣是存在的。”

这句话产生了作用,这个年轻女人身上那种恶毒的天真消退了,另一种气质浮现出来。

“你知道什么?”她放下解开衣扣的手指,轻蔑地说,“你是个低级的、偏执的傻瓜。”

“我遇到另一个人,”蝙蝠侠说,“可以看到别人脑子里的图像,感知到对方的想法。”

哈莉挑起一根眉毛,她看起来产生了一点兴趣。

“你是个幸运星。”她说,“有些人过十辈子也遇不上一个。你呢,大蝙蝠,丑八怪,好东西都给你踩着了。可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去找你的下一个顾问吧,记得吗?我不干这行很久啦。”

“我想知道怎样解除这种关系。”蝙蝠侠说,“我知道你试图尝试过。”

突然地,哈莉动了,她一下扑在粗壮的铁栅栏上,力道凶猛,撞得那金属嗡嗡作响。速度之快,让戴安娜不由自主地踏前了一步。

“你——怎么——敢!”她尖声咆哮道。蝙蝠侠站在原地没动,她的双手几乎抓上他的面甲。“我——从没——试过!”

“你有。”蝙蝠侠说,他的声音沉着而冷酷,“小丑的思想如同剧毒,没人能甘之如饴。你曾经是个正常人,哈琳·奎泽尔,你对精神关系的了解比谁都深,你一定尝试过摆脱他。”

哈莉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大笑,又在瞬间停止了。那状态十分吓人,好像她是个有开关的洋娃娃。

“你这是什么意思,嗯?”她问,手指拂过铁栅,又露出了讥讽的微笑,那种极端不稳定的癫狂如暴风般在她身上转瞬即逝。“我‘曾经’是个正常人?蝙蝠?在你眼中,我不一直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子吗?”

“我叫你不要那么做。”蝙蝠侠说。

“因为你不相信。”哈莉说,她的语调变得轻柔而甜美了,但她眼中闪着恶毒的光芒,“我告诉你,蝙蝠侠,像个刚毕业的小女生。‘我可以帮忙,先生!’‘我真的有能力,我能感觉到,我知道他在计划什么!’然后你说什么呢?”

“‘离他远点,小姐。’”蝙蝠侠说,“我仍然希望你这么做。”

“你错了。”哈莉柔声说,“你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你永远不会有机会享受我看到的世界。多么美,多么绚丽,对我张开双手。灿烂如同星空,黑暗如同永夜。我感受到爱,爱,爱。那是你没法想像的东西。”

“小丑不爱你。”蝙蝠侠说,“他差点杀死你至少有五次了。”

“那是你们这些只能用眼睛看世界的人的想法。”哈莉说,她的表情又变了,“我不恨你,蝙蝠,我同情你。你怎么能知道他对我的爱呢?在他那无限混乱的,颠倒的,嗜血的头脑之中,他爱我,只爱我一个。我知道因为我们在心灵上相通。你们看人凭双眼,你看到他要取我性命。我凭内心,先生,我知道他心里有爱。我是他的一部分,他所有暴乱的精神图景向我打开,我愿意,我感到幸福。我察觉到爱意在黑暗的宇宙深处闪光,我看到乌鸦在他的肩头栖落,那只鸟叫做哈莉,那是我们爱的证明。你不会看到的。你不会理解的。你这个只会和子弹、刀具和炸药说话的蠢货。”

“如果他死了,你会怎么样?”蝙蝠侠问。

“谁能杀死他,你吗?”哈莉说,“可怜的东西,你甚至不能为了你的儿子这么做。”

“你会怎么样?”蝙蝠侠问。

“我会随他而去,”哈莉说,“我的生命不再完整了。”

蝙蝠侠嗤笑了一声。

“我相信你能坚持,”他冷漠地说,“如果他死了,谁来继续他的犯罪蓝图呢?谁来控制他手下那群乌合之众呢?哥谭永远不会缺少疯子,一个月内新的小丑就会出现。人们忘记他就像他忘记你一样快。”

“但这根本不是你能控制的。”他继续说,“如果你们之间的链接是真的,在他死后不久你也会崩溃或者死去,对不对?”

哈莉被激怒了。

“你以为你很了解精神链接吗?”她厉声说,“根据几个道听途说的案例,你就可以怜悯我了吗?链接从来不是锁死的,唯一重要的东西在于——”

她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她脸上露出恍然的微笑。

“啊,”她愉悦地说,“让我猜猜,是谁有了一个链接,是谁马上就要死了?”


————————

应景捕捉一只哈莉,虽然我没看片子……

再没有超人我也要暴乱了啊啊啊好慢啊下一章一定出

评论(23)
热度(269)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