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Feel Him 02

不是个传统的哨向,只取了觉得喜欢的设定,没有讲清楚的地方应该都会有展开的。lo没有斜体,有些部分改成下划线了。


Ch2


“你在看什么?”

男孩回过头来,他的双手搭在窗台上,眨了一下眼睛。

“东西。”他说。

“什么东西?”

这孩子扭过头去,又转回来,摇摆的黑白镜头里,他长睫毛下的眼睛显得有些忧郁。

“你看不见。”他说道。


玛莎按下了暂停键。“水烧开了。”她说,一边从椅子里直起腰,布鲁斯先她一步起身。“我去拿。”他说。他走到小厨房里,把冒着蒸汽的水壶从炉台上取下来。一只黑白花的长毛狗摇头摆尾地靠上来,热情地蹭他的裤腿。

“没有吃的。”布鲁斯警告它,后者发出一声呜咽,坐在后腿上,失望地用尾巴敲打地板。布鲁斯笑了一下,他把水壶带回客厅。屏幕仍然定格在克拉克年幼的面孔,玛莎坐在沙发上,盯着那画面出神。

布鲁斯轻轻把续满的茶杯放在她面前,玛莎如同从梦中惊醒,对他露出微笑。他们一起注视着屏幕上的录像,玛莎说:“他是个孤独的孩子。”

布鲁斯没说话。

“他很乐观,健康,友好……但是他不够快乐。”玛莎说,“我想这是正常的事。他是有些不同,但我们都有自己的特殊之处,想要理解别人是很难的,即使那是你的家人。但我们终究会接受这一点,也终于会遇到能理解你的人。我想他只是需要长大。”

她摆弄了一下遥控器,家庭录像继续播放,几个无声快进的片段,突然声音又响了起来。


“克拉克?”一个愉快的、男人的声音说,镜头顺着楼梯台阶往上移动,“你在房间里吗?我们要拆礼物了。”

“爸爸。”一个颤抖的声音说。

镜头抖动起来,墙面和地板的色块凌乱地划过,门板撞击的声音和焦急的询问混杂一起。

“克拉克?”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说,“克拉克?”

然后她抽了一口气,说道:“基督啊……”

咔哒一声,画面振动一下,整个翻转过来,摄入了两道横贯墙体到天花板的焦黑的裂痕,最后倾斜地定格在地面的一堆灰烬上。。

脚步声响起,有人向前走了一步。

“克拉克……”她柔声说。

“别过来……”她的儿子说,他听上去哭了。


“那是我们第一次发现它的杀伤力。”玛莎说,后退了几秒钟,指给布鲁斯看那录像里两道贯彻墙体的痕迹。“我并不害怕,他是我的孩子。但是我知道我错了,正在发生的事情超出我的想象。他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是如此不同。我整晚地睡不着,我想没人能体会他的世界,我终究不能理解我的孩子。乔想得更多,他想到政治,科技,他想人类会怎么看他。但我只是想,我亲爱的儿子,他会多么孤独啊。”


布鲁斯想要说话,他口袋里什么东西振动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我有点急事。”他低声说。玛莎对他点点头,他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走过去轻轻地搂了搂玛莎的肩膀,这位母亲拍拍他的手背。

“去吧,孩子。”她说。


布鲁斯走出这座小房子,沿着小径往前走,一辆不起眼的黑车停在道路一边,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有人在驾驶座上发话。

“如何?”戴安娜问,她穿着一身牛仔夹克,带着一顶帽子遮挡日光。

布鲁斯耸了耸肩。

“嗯哼,”她说,“你落荒而逃了?”

“而你又用联盟通道给我的私人号码发消息。”布鲁斯说,“我得怎么警告你们?”

“出门在外,谁能带那么多东西。”戴安娜说,“别转移话题,我一发消息你就出来了,你到底有没有问她关于哨兵的事情?”

“显然没有。”另一个声音突然说,是从这辆车的广播里发出来的,“找借口中断不愿意进行的交流是布鲁斯老爷的老把戏了。他自己给电话定时,骗我说同学有事找他,好从我们的谈话中逃出去。”

“那时我还小。”布鲁斯说,他转过去看戴安娜,“你告诉他的?”

“那时我还相信你有谈得来的同学。”阿尔弗雷德说,“不管怎么说,先生,你把这样生死攸关的事情瞒着我,是让我很伤心的。”

“停,”布鲁斯说,“好吧,我觉得没什么可问的。”

“我能说什么?”他说,“她正在从失去中走出来,告诉我她只是很遗憾因为她儿子直到死去都非常孤独。然后我告诉她‘知道吗,还是有其它可能性的,世界上有一种关系叫精神链接。我有可能是那个可以真正理解他的世界的人’,听起来像是让我拿刀捅她。”

“但是这件事情不止涉及她的感情。”戴安娜说,“虽然近几十年只有很少的人能达成精神链接,但他们都会在几年内因为另一方的离世而崩溃或是死亡。你必须弄明白你们的链接是如何达成的,我们要找到方法消除这个影响。”

“肯特夫人不会知道这些事,”布鲁斯说,“我怀疑她甚至没听说过。在亚瑟告诉我之前,我也不清楚。”

“我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又说,“偶尔的一点幻视不会……”

他的话语停住了。他眼前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暗了,浓云聚集,遮盖了月光。大雨伴随着雷鸣轰然倾倒下来。他想往上看,但他的视角是向下的。他从空中看往灰黑色的泥浆里。闪电尖啸着劈开黑暗,在他身上带出一阵战栗的麻木。他感到苦涩,感到恐惧,感到绝望和愤怒。

他还保有一丝微弱的希望。

“布鲁斯……”他说。


“布鲁斯!布鲁斯!”有人在他耳边大叫,“布鲁斯!”


布鲁斯回过神来。他感到汗水留下脸颊,视线仍然是黑色的。过了好几秒,他才看清楚面前的东西。

“这和以前不一样,”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它变得清楚……更强烈了……”

“如果你刚才在开车呢?如果你正在战斗呢?”戴安娜按着他的肩膀,她神情严肃,满是担忧,“相信我,你得解决它,不然他会害死你的。”

评论(12)
热度(262)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