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随机段子1

电脑坏了,写不长,随便写一点
——————
“你来过这里,”超人说,“我听到你对墓碑说话。”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确实来过这里很多次,有时带着花束,有时仅持一颗破碎的灵魂。但不曾有一次他期待一个超人立在面前:穿着一件皱巴巴的T恤衫,把双手撑在木栅栏上,像一头麦田里跑来的快活的野兽,又像一颗就地长成的橡树——生机勃勃,沾着雨水,待修剪的须发毛茸茸的。

 超人蜷曲的发梢在阳光下透出金色,布鲁斯注视他的侧脸,任自己被瞬间的惊奇占据。在战场上,当超人出现在撕裂的天穹中时,他并没有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对此感到惊叹。但在此时此地,在旷野的余晖里,在静谧的凉风中,他的身心突然同时被这个辉煌的事实击中了。 “你看上去挺好。”他说。
超人转过脸来,眼中含着笑意。布鲁斯有一种退缩的冲动:当你意识到你不慎对一个活人吐露心声的时候,你很容易会有这样的感觉。
“你已经发现了。”他转而说,“我们有一个团队。”
他预备要做进一步的介绍,但超人已经回答: “我很乐意加入你们。”这位超凡之人的目光落回被光辉笼罩的,安静的原野,他的脸上浮现出幸福之人所独有的满足的微笑。
“我很高兴我能回到这里。”他轻声说。
布鲁斯伸出右手,慢慢放在这位从死亡中归来的英雄的肩上。年轻人的肌体蓬勃温暖,如同一捧火源,布鲁斯感恩严酷的宇宙如同超人感恩这个苛刻的世界。
“我们都是如此。”他说。

评论(5)
热度(113)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