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超蝠之战对超人的影响

    下映了还在写影评系列,其实这个我早就想写了。之前的影评里我说过这部电影的主角在世界面前重新认识了自身,犯了错并且付出了报偿。当时就有人说这是说的蝙蝠侠,和超人有什么关系。确实“犯错”这一点用来说超人是过了的,尤其在他死了的情况下。我当时想强调的是重新认识自身这个部分。不过这不是主题,我就没解释。但是最近陆续有好几位读者和我交流,说觉得蝙蝠侠被救赎了,超人却没有,好心疼。

超人的形象是有转变的,他也是有被救赎的。这部电影很多人说是蝙蝠侠视角,更像是蝙蝠侠误解了一个好人然后重新认识世界。但超人同样如此。

整部影片里,两个男主人公各自有一条清晰的思想线索,对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两个人的想法都有完整的转变,这是两条并行的线索,随着剧情的展开一同迎接低谷和高潮。正叙开始后,两个人分别作为蝙蝠侠和超人完成出场,之后布鲁斯第一个自陈的场景,阿福给他看报纸的评论,他冷淡地说“我们都是罪犯”。而克拉克第一个吐露心事的场景,路易斯告诉他人类在进行关于他的听证会,他的态度是“我不关心他们怎么说”。

许多影评都指出这个蝙蝠侠不是一个“正常的”,或者说“健康的”蝙蝠侠,但是这个超人也不是一个“健康的”超人,他努力做好事,但他的态度消极退避,他对人类的争论感到厌倦,不指望他们给自己客观的评价——在这个方面,他和蝙蝠侠处在同一个低潮期,只不过超人基准线比蝙蝠高,不会到处揍人【。

随着故事的进展两个人对世界的信心一起滑入低谷。蝙蝠侠决意先发制人,满怀愤恨地反问“多少人能一直是好人?”而在与卢瑟的见面后,超人最终做出了绝望的回答“没人能一直做好人。”

其实这里有个细节我特别敬佩,就是超人见完卢瑟去见路易斯,他说我要去说服蝙蝠侠帮助我,“or he has to die”,他必须死,为什么,因为我必须杀他。这个简直比不义超的出场震撼还大。扎导真的很……厉害啊,MOS大超在危急时刻扭断佐德的脖子已经饱受吐槽了吧,在这里他居然让超人亲口承认他可能为了救母亲而杀死蝙蝠侠。而且这时候超人已经知道蝙蝠侠不是坏人了!不用担心扎导会因为差评改路线,这种迎着争议勇猛上前更进一步的勇气,斯巴达三百都拉不住,只能给他跪了。

当然我们知道超人并没有下手,但也足以窥见超人对人性的绝望到了怎样的境界。国会爆炸后他对丑恶的世界感到失望,而现在他默认自己也可以就此一同堕落。从这个角度看他比此时的蝙蝠侠痛苦得多。蝙蝠侠——不管你们说那场追车战有没有死人吧,他肯定从没有策划过谋杀,他满腔恨意,决定为此破戒,为此牺牲,但是他至少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对人类有帮助的好事。而超人,他会杀人,因为他是自私的,因为他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妈妈。

这个瞬间暗示的未来几乎是令人恐惧的,我觉得这是卢瑟最成功的地方:在世界误解超人之前,他先毁掉了超人对世界、对自身的认识。超人是带着光明与希望而来的,他来此是为了鼓舞和引导人类,但几经挫折之后,这个形象身上出现了黑暗的裂痕,他不再相信这个世界能让自己做好人了。

蝙蝠侠问“How many people stay that way?” 超人说“No one can stay good in the world.”考虑到他是一个异星来客,他对路易斯说过“这不是我的世界”,“in the world”的差别还是很重要的。他想做好人,是人类逼迫他成为谋杀者。

顺便一提我觉得影片开场非常有趣,字幕说“Mankind is introduced to Superman”,人类认识了超人,但是超人并没有认识人类。昨天我和 @来自中世界 GN聊天,她说超人是一面镜子。现在超人面前的是丑恶,死亡和毁灭,那人们就很有可能从他那里得到它们。

但是半个小时后,他告诉路易斯“This is my world.”他为这个世界而死了。

是什么改变了这种印象?是他和蝙蝠侠的战斗。

当然并不完全。蝙蝠侠是个永恒的孤独者,除了无力阻止的管家,他身边没有其他人。我们可以完整地看到超人的行动在他思想上造成的巨大冲击。但是超人的感情线索分散出去。他的能量来自母亲,来自幻境中的父亲, 来自路易斯。有些人觉得超人的感情变化好奇怪,突然就“你是我的世界”然后就牺牲了,恐怕就是没有把这些能量综合起来考虑。其中很容易忽视的一点就是蝙蝠侠。

玛莎梗大概会成为DCEU一个长期的嘲点了,我以前说过好多次了,真的觉得心累,也不是很想多提。蝙蝠侠在那一瞬间意识到超人和自己一样,是一个因母亲的生命感到绝望痛苦的儿子。这当然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让他自问自己在干什么,让他从盲目的狂怒中清醒。但是反过来,超人也会意识到,在这场殊死搏斗中,因为他是一个母亲的儿子,蝙蝠侠无法下手杀他。而在这种危险的敌对状态下,蝙蝠侠是不能保证他扔下武器后会发生什么的。

如果说超人是镜子的话,我真的很难想到其他行为比这一幕更能映照出人性之美了。

 

之前我写到过,这部影片里,蝙蝠侠不仅仅是布鲁斯·韦恩,他是一种象征,一种阴影,是人类对超人激进态度的集合。我们愤怒,我们恐惧,我们想致你于死地,但我们会改变,我们愿意相信你,因为我们看到你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母亲的儿子。

 

很多人问,两个人刚刚还打生打死,怎么话说了两句超人就愿意让蝙蝠侠去救他母亲。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用长篇大论的。正是由于他们都真的险些杀死对方,看到蝙蝠侠扔下枪的一刻超人就能够意识到,世界上最不会让玛莎死的人之一,就是蝙蝠侠。

 

其实我觉得这一幕额外有古典戏剧的魅力。把重大转折集中体现在一个短暂的、出人意表的瞬间。不过不被骂就不错了,我就不夸了。

在那场战斗中,并不只有蝙蝠侠被提醒了人性的存在,而是两个主人公同时找回了对世界的希望。超人同意让蝙蝠侠去救玛莎,是一个非常令人感动的瞬间。两个互搏生死的陌生人,因为一种共同的感情而彻底交付了信任。他们的人生、品性和情感在这一刻向对方敞开。当蝙蝠侠做出承诺,超人短暂地凝视他的那个瞬间,他们已经算得上知己。当超人回顾这个丑恶的世界的时候,他已经重新看到黑暗中闪光的、值得挽救的东西。

 

 哎呀,难道你们真的不觉得,我和一个人打架,我差点杀死他,他差点杀死我,然后他住手了因为他发现我担心害死自己的妈妈——这件事情很让人感动,很证明对方是个好人,很让人觉得世界上充满了爱嘛。

妈的我是粉是黑。

 

我说到哪儿了……总而言之,两位男主角的思想线索在一同跌至谷底以后,又因为那个互相允诺的瞬间而共同上升。在这惨烈的一战之后,超人环顾这个满是怀疑、满是阴谋、满是敌意的世界,承认“这是我的世界”,而蝙蝠侠回首这个给他带来伤痛、带来失去、带来死亡的族群,说出“人类尚善”。回到我们开篇的问题:“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的回答都是对自身的升华。要是说只有蝙蝠侠变成了好人,超人啥也没得到,我是不服气的。


END

 @starzburn 昨天说的分析。

评论(39)
热度(243)
  1.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北极圈守望者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