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神降之夜(END)

前篇《与你同行》http://earlgray.lofter.com/post/1d67812b_a7f293c

——————

布鲁斯在雨夜看见超人。

 

那是场雷雨。激流冲刷着建筑外墙,岩璧在雷霆下嗡嗡作响。蝙蝠在黑暗深处不安地振翅。他的车撞坏了,靴子里满是浆泥,斗篷在湿滑的地板上拖出一片污迹。他感到精疲力尽,但仍能站稳,且离崩塌尚有一段距离——他总是这样。

 

“走开。”所以他说。在这样的时刻拒绝是需要勇气的,特别是对一个从试验台上坐起来的超人。他的声音嘶哑,破碎,可能还很凶狠。但对一个幻境的造物也许不够响亮,因为那东西没有消失,相反,它开始把自己身上的管子拔掉。

 

“别动。”布鲁斯伸出一只手说。即使在幻境里,这景象也令他烦躁。令他感到脑后微微昏眩和胸膛里一阵痛苦的翻搅。他只好和它谈判起来。“别动他。你想要什么?”

 

“你在说什么?”这个虚幻的超人问,它停住动作,赤裸地坐在试验台上。它看起来年轻、超出凡尘地英俊,拥有现实中的克拉克·肯特的一切细节。侦测仪器的蓝光打在它身上,看起来像一个冷酷的幽灵,睫毛上还带着冰霜。

 

“即使是我,”布鲁斯低声说,“这也太过分了。”他把头盔丢在地上,开始用冰冷的手指摸索斗篷的系带,用清醒的行动来抵制这个荒诞的幻影——但是直到他开始在医疗箱里翻检药品,它仍然在那里。

 

“需要帮忙吗?”它微微侧头看他,好奇地问。

 

“从我脑子里滚出去。”布鲁斯说,“或者给你自己找一套衣服。”他说出来时就后悔了,担心这幽灵给自己变出一套带着血迹的战甲,或者涂满颜料的小丑服。幸运的是,它爬起来,从他身边优雅地走过去,在备用衣柜里找到一件衬衫和一条便裤。

 

“我知道你把东西放在哪里。”他说,泰然自若地靠在布鲁斯的医疗台边上,开始系纽扣,“我听到你在干什么。韦恩。你听起来不太好。”

 

“这不是你的台词。”布鲁斯低声说,把紧身衣的破口剪开,污血流了出来,他单手用药棉抵住,试图用牙齿撕开止血胶带。

 

“我的台词是什么?”幽灵问。

 

布鲁斯没回答,他把咬出来的胶带粘在伤口上。但是裂口太大,新涌出的血一下把胶带冲开了。

 

“我觉得你得缝线。”幽灵建议说。

 

“是啊。”布鲁斯回答,对它和伤口同时放弃了抵抗。他仰倒在椅子里,静静坐了一会儿。“但是我想先洗个澡。”

 

“合情合理。”幽灵说,直起身向他走过来,他脸上有个笑容,“我可以帮你。”

 

“走开。”布鲁斯喃喃说。他知道这像是什么场景:一个衣甲残破,满身血水,瘫倒在椅子里的蝙蝠侠,和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神情愉悦的超人。它俊美的面容如同石刻,带着强烈的侵略性,在惨白的背景里发着光。即使在幻境里,这形势也令人觉得不悦。超人向他俯下身来,双手撑在转椅的扶手上。布鲁斯抬起手,在这个幻象胸前重重推了一下。

 

他没有推动。

 

 

 

布鲁斯脑后一阵战栗。他猛地向上弹起来,全身肌肉都戒备地绷紧,扬起手臂向前撞去——然而这个实体的幻影伸出一只右手,按住他的双臂,轻轻巧巧地把他压回了原地。

 

 

“你用了多少止痛剂?”它问,“你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了。”

 

 

 

它说得对,布鲁斯感到晕眩。他肯定又在做梦了,他忍不住骂出了声。

 

“该死。”他低声说,徒劳地把手放在幻影坚实的手臂上,“拜托,克拉克,我有事情要做。”

 

“我知道你有。”‘克拉克’说,他脸上那个古怪的笑容消失了,看起来比神像还要冷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但又奇异地真实,“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韦恩。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什么?”布鲁斯说,他稍微使力想要坐起来。‘克拉克’警告地按了他一下,他又顺从地躺了回去。

 

“你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吗?”‘克拉克’问。

 

“是啊。”布鲁斯说,仰望着他的面孔,“你什么都知道。”

 

“我八小时前就醒了。”‘克拉克’说,声音非常尖锐,划破绵密的雨声,布鲁斯忍不住皱起了眉,“还在玻璃柜里的时候。就在你和你的专家们商量怎么解剖我的时候。我能听到,但是我动不了。我做不出一点提示。然后我听到你和莱恩将军的通话,我听到你在解释你的计划。‘吸取莱克斯·卢瑟的经验’,哈?”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双眼牢牢地看着布鲁斯,布鲁斯缓慢地眨着眼睛。

 

“我躺在那里。天杀的冰柜。我可能都已经接受了你们把我从战场拖回实验室里。但我没想到是你。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尝试那样的东西。”‘克拉克’说,音调渐渐地升高了,“在所有的人中——你在听吗?”

 

“我知道。”布鲁斯吃力地说,“我很抱歉。”

 

“在你清醒过来之前,我们没法进行这场对话了。”‘克拉克’说,丧失了耐心,“你还在流血,我没打算这样弄死你。”

 

他躬下身来,伸手按住布鲁斯的腰部。那牵扯到了他腰侧的伤口,布鲁斯挣动了一下。

 

“别动。”‘克拉克’冷冷地说,“我现在未必控制得好力道。”

 

布鲁斯往下看去,他突然看见一片红光。

 

——然后一阵撕裂般的、灼烧的疼痛把他彻彻底底地惊醒了。

 

 

 

他大叫着向前冲出去,又被巨大的力量一下按倒在椅子里。冷汗滚满了脸颊,他大口大口地喘息以遏制那种肌肉被高温黏合产生的剧痛。麻木的神经再次费力地工作起来,破碎的思维连成一片,尖啸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布鲁斯终于能颤抖着抬起头,去寻找那张他仅有数面之缘、却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频繁梦见的面孔。

 

“克拉克……”他说,挣扎着坐起来伸出手去,紧抓住对方的肩膀,先去看他的胸口,又去看他的脸。他的手指因疼痛而抽搐,声音抖得不像样子,“肯特……”

 

“超人。”那人说,用另一个名字回答他。

 

“现在,如果你明白状况了。”这具早晨还躺在他的试验台上的,死而复生的尸体这么说,拉开他攥紧的双手扣紧,把他压回那张沾满了泥浆和血水的座椅里。一只钢铁般的手掌卡在布鲁斯的喉咙上,他不得不在窒息的威胁中仰起面孔,正视那双阴郁的、绝非人间所有、也绝非梦中幻影的蓝眼睛。

 

“告诉我,韦恩,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克拉克……”布鲁斯说,“我可以解释。”

 

他勉强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冷静,但事实是他的指尖还在颤抖,心脏在胸腔里狂跳。汗水和雨水流进了他的眼睛。有那么几秒钟,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去年——”他开口说。

 

“说重点!”克拉克打断了他,他的手指加重了力道,“我只要知道过去几天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没有——”布鲁斯说,“我什么都没、你刚刚——”

 

克拉克整个人都往前踏了一步,挤进他双腿中间。他的膝盖威胁地顶在布鲁斯仍在灼痛的腰侧。

 

“你是要吃点苦头吗?”他生硬地问。

 

布鲁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就像一道电光直劈在脑后,他被那突然的明悟击得浑身僵硬。

 

“你不是他。”他说,在一秒钟之内怒火中烧,“你是什么东西——你怎么敢——”

 

“不许动!”超人厉声道,他的声音里有一丝奇怪的慌乱,但布鲁斯没有注意这个,他整个身心都被惊人的愤怒点燃了。他没管腰上的伤口,曲起双腿向这个人身上踢去,同时用尽全力向外挣出手臂。他完全做好了扭脱腕骨的准备,但是双手上受到的阻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他挣脱出来,借着双腿的力道向一旁翻倒,这个自称的超人猛地伸手想抓住他——随着一声座椅翻倒的巨响,金属和木头散成一团。两人一起被绊倒在地面上。几次难看的纠缠和翻滚,对方踢到了布鲁斯的腰侧。他的动作迟滞了一瞬,超人一下把他推翻过去,用膝盖压住他的脊背,再次扼住了他的喉咙。

 

“我叫你别动!”他失控地喊了起来。

 

布鲁斯趴在湿冷的地面上喘息。疼痛和疲惫像针尖一样刺向他的神经,让他无比清醒。画面飞速地略过他的脑海。超人的双眼变红,激光刺向他的皮肤。他揭开破碎的内甲,超人走过来取出一套衣服。他踉跄地走进实验室,把染血的披风抓在手里,超人从台上坐起来……

 

“你不是超人。”他说。

 

“再动一下,”超人急促地说,“我就在你后脑上穿两个窟窿。”

 

“你说你早就醒了。”布鲁斯轻声地说,“你没有飞出去。你应该有超级力量。你没有砸开我的墙。你不知道我会带多少人回来,所以你留在试验台上,躺在那儿想埋伏我……我反击的时候,你也没有用热视线……你为了吓唬我,把它们耗尽了。你根本没那么大能耐,对不对?”

 

说出最后一个词的时候,他猛地挺身而起。超人失去重心,向后翻倒。布鲁斯凶猛地回扑把他掀翻在地。这几个动作对腰部的拉扯过大,他几乎在用体重把对方压倒的瞬间就感到血液重新涌了出来。

 

他没管那伤口。他俯下身用手肘摁住对方的后颈上。伸出一只手臂去够不远处那支铁制的座椅支架。

 

“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他嘶声说,几乎在咆哮,“不然我保证我也会穿透你的脑子!”

 

超人没有说话。他奋力向后挣扎,像一头愤怒的凶兽从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布鲁斯几乎从他背上摔落下去,他急切摸索的手指终于抓住了那根铁棍,抡圆手臂往回猛抽。这一下狠狠打在猎物的背脊上,发出可怕的钢铁交鸣之声,对方弓起的身体瞬时扑倒了。尖锐的金属破口撞进地板,划出刺耳的一阵锐响。

 

布鲁斯仍然压在这具一动不动的躯壳上,紧抓住那根金属。他疲惫的肌肉尖叫着绷紧,呼吸急促,随时预备着可怕的反扑。一分钟过去了,实验室的冷光笼罩破碎的地板,暴雨冲刷的声音仿佛永无止息地从洞穴高处传来。

 

布鲁斯缓缓站起来。

 

他把“超人”失去意识的身体翻转过来,堪萨斯男孩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面颊上留下铁青的投影。布鲁斯不去看那个。他扯开那件愚蠢的衬衫,其下胸口的皮肤光滑如同新生。那道巨大牺牲造就的伤口毫无踪迹,布鲁斯跪在地板上,注视着它应有的位置。在过去的三百多个昼夜里,没有一刻他感到如此疲惫。短暂的一秒钟里,他几乎就要尖叫出声。但是他终于沉默地站起身来,把身边能找到的所有束具都用在这具非人的身体上,然后去找他落在地板上的通讯器。

 

“戴安娜,”他沙哑地说,一边环顾着一片狼藉的实验室,“是我。”

“罗斯骗了我们。”他继续说,“他们把他调换了。”

“是的,”他说,“我知道。但是我实验室里这个……不是他。你必须过来一趟,我怀疑他们先尝试了克隆。它是活的。”

“什么?”他不耐烦地说,“我当然肯定,看上去一样,但它没有伤口。是。那时候还在。我不知道他们搞了什么鬼。而且它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它弱得多,非常不稳定,就好像——”

他的声音哽住了。

“哦操,”他几不可闻地说,感觉到通讯器在冰冷的手指间抖动。他眼前一片白茫,完全没有发现脚边地板上投下的阴影,“……就好像他被氪石攻击过。”

 

什么沉重的东西一下抽在他后背上。

 

布鲁斯向前栽倒在地,通讯器从他指尖滑落,戴安娜的声音疑问地呼唤了几声,随着机械破碎的声音一起消失了。这回轮到布鲁斯无力抵抗的身体被翻动过来,寒冰般的蓝眼睛注视着他的面孔,他发出了整个噩梦般的夜晚里第一声呻吟。

 

“天神啊。”他说。

 

“没有那种东西。”克拉克——肯特——死而复生的超人,这样回答他。

 

“我尽力了。”克拉克说,他神色近乎哀恸,眼睛里满是危险的血丝。布鲁斯仰视着他,无法找出合适的语言。“我还能做什么?”

“这是个误会。”布鲁斯喃喃说,全然出于本能,“相信我。”

“我相信过你。”克拉克回答。他冰冷的手指摁在布鲁斯脖颈上。

“是我的错,”布鲁斯说,“你在实验室,我不能否认,但是这是因为……”

“因为你们认为我已经死了。”

布鲁斯闭上眼睛。他不能争辩。

“我们没有资格利用你。”他勉强说,“但是你不能就这样出去。外面很危险。你的力量没有恢复……”

“那是为什么呢?”克拉克问他。

“我不知道,”布鲁斯艰难地说,“我们可以帮助你,留在这里,戴安娜马上会来——”

他说错了话,他气管上的手指收紧了。

视野的边缘变得昏暗起来,他睁大眼睛,只能看到克拉克周身模糊的轮廓。在一个突然而至的意识里,布鲁斯震惊地发现,对方真的有可能杀死他。

他不能做那样一个人。

他再次剧烈挣扎起来。

“不不不不……”他说,不知道这些声音是说出了口,还是止步于脑海深处,“你不能……那不是你……”

“我这样做过。”克拉克回答了,“杀死我最后的同胞,为了人类。为了拯救你们。”

他的视线那样沉重,有若实质,落在布鲁斯的心口。布鲁斯感受到空气的温度在诡异地提升。

“然而你们是一些什么样的造物啊。”

 

“拜托了……”在那毁灭的红光投向他的最后一刻,布鲁斯说出了他能想到的唯一一句话。

“玛莎,”他绝望地说,“想想玛莎。”

 

轰然一声巨响,封锁的铁门被撞开了。红光擦着布鲁斯的鬓角刺入地面,留下两道焦黑的划痕。克拉克的怒吼和戴安娜的呐喊一起撞响起来。布鲁斯仰倒在地面上,捂住自己的喉咙,艰难地坐起身来。

 

“戴安娜,”他尽力说,“他是真的。”

“他想杀了你!”女战士咆哮道,狂怒在她眼中如一场暴风。金色的套索穿过两位超能力者的臂膀,危险地僵持在一起,布鲁斯走到他们中间,拍拍戴安娜的手背,抬头与克拉克的视线相遇了。

“这点上我们扯平了。”他平静地说,“但我们欠超人很多解释呢。”

 

END


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这其实是一个系列,后续还会有几个短篇。

这个故事的情境和发展可能会让很多读者觉得不理解。也许有人会觉得ooc。不过我个人很喜欢它。尤其是玛莎这个梗。我想用很久了。

评论(21)
热度(205)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