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漫漫归途 第二章(上)

太想写超人了,更新一点。
请注意这是bvs预告片的衍生世界,剧情和人设都和电影有差别。
第一章请搜tag 漫漫归途


第二章. 噩梦蝙蝠侠

原作:Batman Vs Superman 49秒预告

2-1

超人向他走来。他脚步沉重,一步步踏在沙尘之中。布鲁斯努力在晃动的视线中看清他的面孔。晦暗光线下,他脸上有一种积郁的怒气,一种好似压抑已久的怨愤,而这几乎是布鲁斯从未在他身上发现过的。
听我解释。布鲁斯想要说。发生了什么。我的初衷不是这样。
但他的喉咙太干涩了,当他觉得自己能开口时,超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接着伸出手,扯下了他的面罩。
他看看布鲁斯的面孔,又扫了一眼手上的面具,似乎在确认两者之间的联系。他让面罩落在地上,转过脸来,极近的距离里,那目光如此轻蔑,如此漠视,又如此——
陌生。
布鲁斯感到眩晕。
太多的念头同时在他脑子里争鸣,一个比一个荒谬恐怖。他再次感到了那种掉进诡异世界的失重感,那种他曾认为自己已经克服的感觉。超人审视着他暴露的面孔,冷锐的目光伴着他耳畔阵阵盲音,这是当他独立在寂静城市的街头,拨通从好友到家人的联系方式时听到的声音——这种盲音不代表他们不在那里,只代表他们不存在。

布鲁斯咬紧牙关,他能感到自己呼吸过度,止不住地颤抖,这是无法避免的,是人类在遭受到难以承受的巨大心理挫折时的正常反应。但这同时让他感到彻底的失败,羞耻,以及愤怒——这怒火几乎要烧穿他的心肺,从他双眼中喷射出去了。

“你——”他说。
超人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一侧肩膀。他提起这具两百磅重的躯体如同纸片,而布鲁斯不得不闭上嘴阻止自己因为扭曲的受力点发出呻吟。他头顶掠过一道红光,链条铮然一声断裂了,钢铁烧融的气味传来。布鲁斯本能地抓住机会,竭尽全力向前踢去,超人后退了一步。他紧攥的手掌松开了,布鲁斯猛地旋身后撤,重重跌落在地上。
他身体在沙地上一触,立即就弹跳起来,带着仍被束缚的双手,躲向地牢的阴影中去。超人伸手又向他抓来。他伸手的动作不快,但身躯却在黑暗中飞速平移,如同一艘无声无阻的战舰。布鲁斯凭借敏锐的感知,在毫厘之间闪避,躲过了几个回合,突然空气中一声锐响,他只觉眼前略过一阵残影,一只手掌狠狠将他拍了出去,按着他的胸口,把他直顶到粗糙的砂岩壁上。
血腥味从喉咙里涌上来,布鲁斯抬起手肘,奋力将手腕上的铁索向下方击去。然而这一次超人眼睛都没眨,粗硬的链条打在他英俊的侧脸上,发出金属撞击一样的清脆声音。
布鲁斯的手臂顺着重力落下来,撞在这钢铁之躯胸口。疼痛蔓延开去,能折断钢梁的手指摁在他颈骨上,他终于支持不住地呛咳出声。
“不打了?”超人冷冷地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异常陌生。
“你他妈要干什么?”布鲁斯嘶声道。
“我要是想杀你,”对方回答,“你早就死了。”
“你倒是来啊!”布鲁斯咆哮起来,再次升腾的怒火几乎把他烧至沸点。那些匆忙情境中被忽视的片段接二连三地涌上眼前,超人眼中暴戾的郁气,他现身时机械般下跪的守卫,还有守卫肩头鲜红扭曲的S型标识,那是克拉克的标志,那是希望——
他再次挣扎起来,用所有的关节施力。超人有足够的力气,但是也难以同时制住这么多攻击。他恼怒地哼了一声,按住布鲁斯的双臂,整个腾飞起来。劲风夹着砂砾凶狠扑来,转瞬间他们直飞而上,悬停在一片广袤戈壁的上空。
“你再折腾。”超人说,一手揽住他,一手按住他的脖颈,让他去看几百尺高空下的灰黄砂岩,“我就把你丢下去。”
布鲁斯反身一拳打在他喉咙上。超人一个后仰松了手。一时间天旋地转,他往地面上直坠下去。他盯着飞速靠近的岩石,心里计算着可能的存活几率,在空中拽下外套展开试图增加一点阻力——
轰地一声爆响,沙丘里激起数尺高的烟尘。超人横飞过来,在他落地前把他推出数十尺,两人一起冲进了柔软的沙土地带。他自己垫在布鲁斯身下,红披风陷进了黄沙里。
“你有完没完了?韦恩?”他咬牙切齿地问道,一个翻身转回了布鲁斯上方,他在曝射的阳光下显得更为年轻,头发上沾满沙粒,更像个暴躁的年轻人。他双手同时扣紧,膝盖使力,把布鲁斯整具挣动的身体都钉进了沙地里,“我今天有正事要做!”

2-2

布鲁斯最后挣扎了一次,对方一手扣着他的手臂,一手转而摁在他前胸上,那掌心施加的力量显然超过了人类能抗拒的范围,他几乎只颤动了手指。锁链已经断裂了,但仍然卡在他的手腕上,使得这个动作看起来格外的徒劳。他努力克制着喘息,却无法控制心脏在胸腔里狂跳。这个陌生的超人居高临下地压制着他,像在对待什么反复纠缠的小动物。在超人面前,蝙蝠侠从未成为被蔑视的角色,由此引发的愤怒彻底压倒了恐惧与羞辱,布鲁斯凶狠地回瞪他。
“清醒点了吗?”超人问。
布鲁斯一言不发。
“做个成年人,韦恩。别以为穿着件盔甲就能拯救世界。”超人说,拧着眉毛,似乎在强忍不耐,“你以为我想陪你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吗?说句话,我就把你放回你的宴会上去。”
“滚。”布鲁斯言简意赅地回答。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说——”
“见鬼,天杀的,操你。”布鲁斯眼也不眨地说。
超人沉默了片刻。他摇摇头,似乎下了个决心。布鲁斯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把他翻了过去,面朝下地压在沙地里。沉重的压力抵着他的脊背,他尽力侧过脸呼吸,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是只有嘴皮子厉害吗,韦恩?”超人低沉地说,声音就在他耳后,“还是我理解错误,你是想要点别的?”
布鲁斯气笑了。
“克拉克·肯特,”他一字一顿地说,被这强烈的荒谬感气得眼前发黑,“你他妈——”
他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因为超人把劲道一松,放开了他。布鲁斯下意识地一个翻滚,从他手下窜了出去。他防备地弓起身,警惕地瞪着超人,却发现他仍然单膝跪在原地,并没有攻击。
“什么——”布鲁斯说。
“没错,是我,韦恩先生。”超人叹了口气说,站起来向他一摊手,“现在你能听我说几句了吗?”

“什么鬼。”布鲁斯又说了一遍。
“你也太倔了,韦恩。”超人说,眉头还是皱着,但表情更接近无可奈何,“除了告诉你我是谁,我也没别的办法了。我知道这也不足以让你信任我,但是至少可以证明一点,事情发生的时候你知道我在——”
“等一下,”布鲁斯说,“我不明白。”
超人看着他。
“你叫出了我的名字,”他说,“难道不是因为你刚才认出了我?”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个超人和他认识的那个差别并不大,只是眼瞳颜色更深,轮廓似乎也更坚硬一些。
“如果我要记住每一次逢场作戏的调情才能看穿别人给我的双重身份提示,肯特。”过了几秒钟,他终于干巴巴地说,“我已经死了好多次了。那种话我每天要说一打,下回你给我有话直说。”
“哟,国王陛下。”这个脾气不好的超人讥讽地说,“好像我说的话你听了一样,我叫你冷静点——”
“你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冷静点——”
“你先攻击的——”
“你说话的口气——”
超人深吸了一口气。
“是!”他说,“是,我想吓走你。韦恩,你不该扯到这些事情里面来。尤其是这件事。”
“哦?”布鲁斯说,“我不该扯进什么事?”
“所有的事。”超人说,烦躁地做了个笼统的手势,“你那些装备,面具,武术——我知道你感到愤怒,你恨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只是个普通人,你可以好好地活着享受人生,做做慈善。你没有必要,像这样,”他示意了一下布鲁斯狼狈的衣着,碎裂锁链划出的青紫淤痕,和手指关节上因为之前的攻击流出的血迹,“赤手空拳和我拼命。”
“我尊重你的勇气。”他总结道,“你很聪明,很顽强,但你是在找死。”
一阵沉默。
“所以,”布鲁斯说,“你想说什么?”
“我送你回哥谭。”超人说,“你可以花点钱让真正的蝙蝠侠来找我的麻烦。别再做这种事了。”
“哦。”布鲁斯说,“然后你要去做什么?”
“我要去见莱克斯·卢瑟。”超人说,“这整件荒谬的事情都是他弄出来的,我要和他来个了断。”
布鲁斯点点头。超人走近一步,伸手要去拉他,他后退了一步。
“让我确认一下,肯特。”他说,“除了‘理解错误’之外,我没有和你说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了吧?”


2-3
“保持冷静。”超人说,“你断了两根肋骨,我不想出什么意外。”
“我不会尖叫的。”布鲁斯冷冷说,“小飞侠。”
超人挑了挑眉毛,他看起来想反击,但是碍于某些东西——也许是布鲁斯的情绪状态,而没有说。或许在这个外星人眼里,布鲁斯是明显的神经紧张,感情脆弱,最好别刺激他。而当超人横揽着他飞上高空的时候,布鲁斯把之前一刻钟内发生的事情回顾了一遍,不得不承认他有理由这么想。
表现得像只歇斯底里的猫。他辛辣地在脑子里批判自己。毫无逻辑,并且基本上在找死。有必要吗,蝙蝠侠?又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你和朋友们干了一架,死了。然后回到了过去,又和朋友们干了一架,可能还是死了。然后又出现在某个显然不是过去的地方,迎面遇到一个想要掐死你的最好的朋友。这种事情在普通人身上每周也要发生三次吧。
哦,这样说起来这个故事还是挺复杂的。
布鲁斯叹了口气。他的声音非常微弱,几乎只震动了胸腔。但是超人显然听到了,垂下头来看他。
“整件事情比你想的要复杂。”他说。
“显然。”布鲁斯喃喃说。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超人说。或许是为了照顾人类的承受力,他飞得慢而平缓,在云层中清晰的光线下看来,他似乎有更多和克拉克不同的地方。布鲁斯看着这外星人石雕般的侧面,感到一阵迟来的精疲力尽,暮色正在降临,他转眼去看金色的云层。“死胡同。”他嘟囔道,基本上是对自己说,“我还是别掺和为妙。”
他感到超人抵着他背部的手臂抽动了一下。
“哦,”他说,“那样最好。”
他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神情,即使布鲁斯心不在焉,也察觉到了。
“你——”
“你回到哥谭,不要乱跑。”超人说,“卢瑟制造出了一个我的克隆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如果你看到像是我的人,不要轻易靠近它。”
“……所以这是他的计划?”布鲁斯问,让蝙蝠侠置身事外可不是容易的工作,他的头脑沉重疲惫,但调查模式仍然自动地开启了,超人之前那句“事情发生时”响起在他耳畔,“用那个东西制造恐慌,让人们攻击你?这听起来……”
“成效显著?”超人问。
“难以置信。”布鲁斯说,做了个模糊的手势,“他怎么能复制你?你是如此的——我不认为这是人类科技能企及的水平。”
“我觉得他偷取了一些氪星的技术。”超人平静地说,“不过你说的对,那东西长得并不怎么像我,似乎也不怎么聪明——不过这并不要紧,人们只需要知道那是一个穿红披风的家伙,飞来飞去,撞烂东西,至于披风下面是什么,并没有人关心。”
“哦,”过了一会儿,布鲁斯说,“看来你平时飞得有点高啊。”
超人扬起了眉毛。
“一个有私家卫星的人这么说我。”
“所以当星球日报说我用香槟灌泳池的时候,我也没有起诉他们。”布鲁斯说,“宽容些,男孩,这样的事情多了。”
“包括一个带着面具来寻仇的阔佬吗?”超人问,微笑了。
“哦,”布鲁斯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整件事情的开端,“这个嘛,这个仅此一例。”
“为什么呢?”
“因为,”布鲁斯说,伸出手来摇了摇,神奇地找回了他久违的韦恩大少的语调,“像我这么有钱的人实在不多了。”
“哦,”超人说,“还以为你会说,因为你知道披风下面是什么了呢。”
又一次沉默,然后布鲁斯摇摇头。
“我必须得问了,”他问,终于也笑起来,“你真的是在和我调情吗?”

“我道歉,先生。”超人说,眼睛里有笑意,“但这是你先开始的。”
“看来确实让你印象深刻。”布鲁斯说,“无意冒犯,彼得·潘。我是喜欢让人难堪,但我并不知道你会飞呀。”
“这造成了什么区别?”超人问。
“……”布鲁斯一时哑然,“你看,如果我惹恼了一个姑娘,顶多耗费一台劳斯莱斯。但你嘛——”
“我把你的卫星撞了下来,而我还不认识你呢。”超人截口说,“确实,有道理。”
布鲁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喔。”他说。
“是我的错。”超人说,他也没有再看布鲁斯,“那些人,那些建筑……我知道这些无法挽回,我并不想找什么借口,但是我——”
他没有说下去。
“我们先路过大都会,”他转而说,“我已经看到界桥了,我可以把你放在——”
“等一下。”布鲁斯说,从高处注视着连接哥谭和大都会的那座著名的长桥。
“你之前是提到了莱克斯·卢瑟吗?”他眼睛也不眨地问,“你说他的计划是什么?”
“……他制造了一个像是氪星人的东西,搞出了许多乱子,还用我的名义召集了一些激进的支持者。”超人说,“我想他是想让人们感到恐惧……”
“但这个计划有个愚蠢的漏洞,因为你还是可以为自己辩护的,”布鲁斯说,“你正要去这么做,不是吗?”
“我想卢瑟的精神并不是非常正常。”超人坦诚地说,“他也许只是要找我的麻烦而已。”
“你太小看这位朋友了,克拉克。”布鲁斯说,他一只手抓住超人的手臂保持平衡,另一只手远远地指向长桥明亮的一头堆集着的一些黑色的甲车,“我认识那些车厢——你听说过氪石吗?”

2-4

超人把他放在韦恩大厦的顶层上。布鲁斯没表示反对。毕竟他需要装备来介入这些事情,而且他仍然不太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定位。
“谢谢你的提醒,”超人说,“回去换套衣服,事情解决前别出来乱跑。”
他的口气像在对待迷路的女中学生,布鲁斯差点骂出了声。
“当心你自己的处境吧,外星人。”他没好气地说,把沾满沙砾的围巾从身上拽下来,“我不觉得你能搞定卢瑟,我会给你找一个后援的。”
“是嘛?”超人说,他脸上带着微笑,盯着布鲁斯看。布鲁斯觉得他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
“怎么?”他恼火地问。
“谢谢你相信我。”超人说。“我知道你很愤怒……我知道这很不容易。”
他的蓝眼睛那么真挚,布鲁斯不安地转移了视线。
“我认识克拉克·肯特。”他干巴巴地说,“我知道他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他没来得及抬头,风声一动,什么温暖的东西擦过他的面颊——这个超人给了他一个拥抱。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他轻声说,“谢谢你,布鲁斯。”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布鲁斯在冰冷的空气中发了几秒钟的呆,拎着破烂的围巾和外套往顶楼出口走去。铁门是从内反锁着的,他还没想好自己身上是不是有通讯工具,咣当一声,门开了。阿尔弗雷德站在后面。
比起上一次的相逢,现在布鲁斯的状态稳定多了,他冷静地向管家点点头。
出乎意料地,管家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猜测一切顺利?”他问,“先生?”
“算是吧。”布鲁斯不明所以地说。
管家又叹了口气,他眼角满是疲惫的皱痕。
“怎么了?”布鲁斯问。
管家摇摇头,他接过布鲁斯手上的衣物,转过身进门去了。
“何必明知故问呢,先生?”他说,“早在你去和卢瑟先生见面时起,我就明确表示过:我不赞同你们的计划了。”




tbc

评论(27)
热度(177)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