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冬兵&铁人][队3][无CP] 从始至终 END

1.

巴恩斯在他的笔记本里记下句子。他的日志每篇带着年份。他总得找些方式提醒自己。有时他夜半惊醒,恍然觉得自己蹲守在开往莫斯科的铁道边上,雪花落下钢扳机和铁手指,德军的坦克从道旁隆隆地经过。又有时他走在阿富汗的尘土飞扬的窄墙上,觉得扛着枪的都是苏联兵,时间正是1979年。

“托尼·史塔克,”发现这件事情时他写道,用笔尖核对杂志上的信息,“霍华德的儿子是钢铁侠。”

 

2.

他不怎么关注这些事情。他尽力从它们中逃脱。他安静地生活了几个月。不杀人。也不被人杀。学习对和善的陌生人回以微笑。白天他对这些事情适应得很好,然而暮色降临时他开始瓦解和崩溃。那些改造他身体的人同样改造了他的脑子。他们唯独忘记改造他的良心。他蜷缩在他的陋室里。像野兽一样呻吟和嘶叫。同时看见血淋淋的伤口和白惨惨的脑浆。时间和空间在他混乱的头脑里频闪。死人的面目一帧帧地回放。他抓住钢铁的手臂,想要攥紧又想要拔除。金属冰凉如枪支。金属冰冷如死亡。这是罪恶的铁证。但这是他唯一坚实的东西。他爬起来,用人类的手臂抓起他的日志,在一阵阵的眩晕和一层层的血浆中低声诵读。

“2015年4月7日,史蒂夫参加募捐仪式。”他咬着牙读道。

“2015年5月3日,佩吉住进了疗养院。”

“2015年6月2日,霍华德的儿子是钢铁侠。”

 

3.

他不愿想到过去。他也不知什么是未来。他在城市里行走。只望头脑空空。庸常混沌。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过去会抓住你。子弹会抓住你。敌人会抓住你。朋友会抓住你——即使他是满腔善意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史蒂夫小心地问,他眼里闪着希望的柔光。

“我在博物馆见过你。”巴恩斯说。他不惊讶。他知道他会来的。

和旧日、和未来、和真相、和谎言、和罪孽一起向我冲来。

 

4.

他一眼就认出了钢铁侠。即使他没穿套装。时间又一次错乱了。巴恩斯觉得自己盘坐在营台边。帽子放在膝上,手里拿着廉价的草烟。“队长,”霍华德走过来说,“我看看你的盾。”然后他看到了巴恩斯,微笑着冲他点点头。

巴恩斯也想对他们点头,但是坚硬的皮带把他的肢体束缚住了。他再一次去看霍华德。霍华德的儿子在那里,低声和史蒂夫说话。托尼·史塔克扫了他一眼,眼中闪着冷淡、担忧、警惕的暗光。

 

5.

他知道反应堆是盔甲运转的核心,他的铁手臂攥住它向外抽拔。他的嘴里发出绝望的嘶吼。他想念封冻的冰雪时光。这是错的。这是错的。这是错的。但是这错在70年前。但是他对此毫无办法。为什么我要在悬崖上掉下去呢?钢铁侠森冷的面甲与他对视。他能看到其中故人的双眼。霍华德跌落在地面上。他看着他的双眼先闪过光彩。

“巴恩斯中士?”

反应堆发出刺人的电光,他的铁手臂炸裂出去。他跌在地上,感到恐惧、悲伤、感激与喜悦。钢铁侠冲上来了,史蒂夫也冲上来了。

史蒂夫和霍华德一起冲来。他们终将要来的。和旧日、和未来、和真相、和谎言、和罪孽一起冲来。

 

END

 


评论(10)
热度(210)
  1. ROM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旧日、未来、真相、谎言和罪孽一起冲来。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