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铁人&幻视][美队3][亲情向]

五次幻视提出问题,一次他做出回答

 

1.

第一个问题来得很突然。

“你如何处理闲暇时间?”幻视问。

“进到屋子里来,老贾。”史塔克说,把打翻的马克杯拎起来,他走出几步,要去茶几的另一头找纸巾,然后他意识到措辞不对。他做了个含混的手势。“别在意。我知道你是你,这就是,老习惯。幻视。”

“我注意到这不是一个合群的名字。”幻视认同地说,穿过厚厚的钢化玻璃,降落在史塔克光滑的木地板上。采光良好的落地窗外是延绵的绿色草场。奥创大战后,托尼·史塔克试图在这里成为一个隐士。

“我的计划一半进行的很好。”他絮絮叨叨地介绍说,“我下午起床,发呆,健身,画图,晒太阳度过一整天。对所有找到办法给我打电话的人说‘你拨叫的用户已弃恶从善’。吃过晚饭我开始和我心里的阴暗面做斗争。凌晨两点我输给邪恶的意志,打开地板爬进去升级超声波武器,像跑疯了的牧羊犬一样灌咖啡。我比以前更像一个超级英雄。过着可爱的双重生活:白天是个普通人,晚上是托尼·史塔克。”

幻视听完了,指出其中的逻辑漏洞。

“咖啡因会危害犬类的生理系统。”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它对人类也不友好。”史塔克说,一边从椅子上起身,“你来得正好,我对你改变身体密度的技能很感兴趣,你能示范给我看吗?”

 

2.

第二次更为严肃。

“我应该让自己更像人类吗?”

“什么让你这么想,宝贝?”史塔克盯着虚拟显示屏说,伸出手向幻视要求他负责的数据,幻视没有把电子屏推过去,他这才转头望他。

“怎么啦,”他调侃说,“你出生才不到一年,叫你宝宝并不夸张。”

幻视继续注视他,史塔克叹起气来,把电子笔扔在一边。

“我不该把你拖在我的实验室里,你。”他说,“咱们出去转转,交交新朋友,我给你挑几套西装。我猜你会喜欢华丽些的风格,正合我意,不过——”

“那并不是我的问题。”幻视说,“我并不想……让自己成为人类。我想我只是……”

“孤独。”史塔克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男孩。你的视角也许和凡人不同,但观察一个社群会让人想要试图融入其中。这是自然法则。没什么好害羞的。”

“我不想泯然众人。”幻视强调说。

“别担心,甜心。”史塔克说,“这是件很难的事情,我至今还没成功过。”

 

3.

第三次有些尴尬,至少幻视这么觉得。

“如何取悦年轻女性?”幻视问。

“是谷歌让你来问我的吗?”史塔克说。

“不。”幻视说,“我只是想,也许你能知道……”

他脑子里还有另一个问题。但是把它说出来也许需要额外的时间。幻视停顿了一下。人们总是告诉他,从他的脸上看出细微的神色变化是很困难的,但对史塔克似乎不成问题。他一眼就把他看穿了,还附赠一个挑眉。

“命中注定。我们总会爱上能接受自己的女孩儿。”他笃定地说,在走向咖啡机的间隙里捶了捶幻视穿着毛线衫的肩膀,“但是我觉得你们进展有点太快了——你和旺达上次组队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来着?”

“你怎么知道是旺达?”幻视问。

“切!”史塔克回答说。

 

4.

但那个问题也许有点过了界。

“你重视和罗杰斯队长的友谊吗?”幻视在视频里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史塔克问,把最后一个电话挂上,烦躁地把虚拟屏上闪闪发亮的法案章节一条条点掉。

“根据我对罗杰斯队长行为模式的分析,”幻视说,“他不会在协议内容上签字,尤其现在冬兵卷入其中。你恐怕会陷入两难。”

史塔克把那些凌乱的文字全部扫开。他领带解开了,眉头紧皱着,脸上没有微笑。

“我试图做正确的事情。”他说,“并为此全力以赴。我会努力兼顾所有人的感受,但当面临取舍的时候,有些东西比私人的情谊重要的多。不过,无论局势进展到何种程度,我们的友谊不会因此有丝毫褪色——我相信斯蒂夫也是这么想的。”

“你打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点吗?幻视?”他又问,“娜塔莎在外面等我。”

“是的。”幻视说。他关掉通讯。沉思着。

他想试着给旺达做些汤。

 

5.

罗德躺在那里不动。他看起来失去生机。幻视感到奇异的感情抓挠他的心胸。

“这是我的错吗?”他低声自问。

“也有我的错。”史塔克说,走到他身边,一起隔着病房幕墙注视罗德,“但是是的,你犯了错。你击中了他。”

“我感觉非常……悲伤。”幻视坦诚地告诉他,“还有别的情绪。”

“负罪感,”史塔克说,“内疚,自责……差不多的东西。也许你确实是第一次体会它。”

“它是好的吗?”幻视低声问。

他知道这个问题并不恰当。这并非他的原意。也许史塔克会被激怒。他在一天里承受了太多。他或许不再有心情理解一个电子、魔法和神域力量组成的非人生物对人类世界的茫然和疑虑了。

史塔克回答了。

“它是好的。”他说,“保持它,怀有它,让它提醒你该如何面对这个脆弱的世界。”

他沉默了一会儿,把手掌放在透明的玻璃上。

“你的力量远超常人,伤害也甚凡俗百倍。”他低语说,幻视不知道他是不是仍在对自己说话,“肩负起你的责任来,别再犯错了。”

 

+1.

“我冷。”史塔克说。

“我带你回飞机上。”幻视说。史塔克抓着他的手踉跄起身,他的臂甲已经脱落,青白的手指间紧抓着一个古旧的电脑硬盘。那套曾经闪亮的金红色装甲胸口有一个焦黑的大洞,这情景让幻视感到一阵异常陌生又恍若熟识的战栗。

通道已经被损坏了。幻视带着他飞越残骸。史塔克从空中俯视封冻的冰雪,四十年代的钢铁堡垒像一座破败的坟墓,敞开着豁口,森冷地凝视他。

“我是一个糟糕的朋友吗?”史塔克说。

“你当然不是。”幻视说。

史塔克没有再说话。他们回到飞机上,史塔克换下损坏的盔甲,做了简单的包扎。幻视给他披上毯子,建议他睡觉,但他只是沉默地注视着舷窗外延绵的雪山。幻视坐在一边,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人际关系上,他并不是个好学生。他用尽了电子资料,神域魔法,以及从托尼·史塔克那里学到的所有东西,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你是一个很棒的朋友。”他终于说,“托尼。你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你教我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托尼在毯子里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他似乎并无触动。过了一会儿,他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一会儿,他睡着了。

 

 

END


评论(7)
热度(245)
  1. Brit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你的力量远超常人,伤害也甚凡俗百倍,肩负起你的责任来,别再犯错了。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