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BVS】Ask, Seek, Knock(超蝙)

向大家推一下这位GN,希望她多多产粮W

三水是桶好水:

梗概:他试图寻找超人的遗迹。


分级:G


配对:Clark/Bruce无差


+++++


      超人会流血,超人死了,从天上坠落进一具棺椁。


      他去看了那片坟地。树木丛杂,泥土干燥如齑粉。在不久前墓的主人曾将另一个怪物拖到太空,也曾穿越火焰,在那之中举起一个女孩。现在一抔土就可以将他压到地下。


      送葬的人穿过农田。当超人死去,他只是一具颠簸的尸体。人们吹响风笛,以这种方式纪念死者,获得安慰。但在东海岸人们要求更多,他们渴望传承,并用泪水浇灌他。


      而在这里他看见生长的作物。他看到有人从天而降,而后长在农田和泥土中,与凡人为伍并乐意做得更多。在此他得以窥见超人身份的另一层,它被精心地保护起来,却不是为了掩饰。他是否想过后退一步,布鲁斯问自己,他是否想过有朝一日藏起那件披风,从此放弃做一个守护者?


      布鲁斯问自己,并不期盼找到答案。曾经他因愤怒走得更远,不能也不想询问原由。而当超人被他踩在脚下艰难吐字,他的眼睛比一切更像在质问他。


      年轻的眼睛,有一刻甚至让他排斥异己的怒火些微消退,那是人类的眼睛。布鲁斯将之与另一个人比较,她身体强健,并称自己为战士,可她的眼睛并不年轻,但那依旧是坚固的,不曾碎裂过。


      她同他一起旁观,分享哀痛和沉默。她知晓他的秘密,他也知晓她的,加上坟墓里那一个,他们要一起习惯这秘密带来的落差。布鲁斯从她眼里看到怜悯但不是同情,她活得足够久,她知道错误是什么,并有足够长的时间修补它。


      但他不能,他必须带着这印记一直走下去。夜晚克拉克的血从房顶渗下来淹没他,叫他喘不过气。他做梦,梦里超人的手抵住他的盔甲,力度要把这人类的造物钻透。他一遍遍重看他的死亡,在梦里死者的眼睛依旧鲜活年轻。


+++++


      布鲁斯了解哥谭。他了解它的每一条街道,每一盏路灯的光晕,屋檐下的每一扇窗户。哥谭是无数个放大的童年的一晚。他从其上掠过,重复构建早就熟知的那些——潮湿的阴沟,缆车的路基,电线嗤啦作响。超人如果活着,肯定不会理解他对死亡毫无道理的重溯——以前是他的一双父母,现在加上一个克拉克。人类勇敢,人类固然勇敢,也总要个什么东西推着才能向前。


      克拉克,他带着新奇咀嚼这个名字。它中和他的畏惧和愤怒,它是将超人拉回地面的筹码,它不是他的敌人。布鲁斯想,它甚至令他感到安全,在名字的主人死去后,它令他感到安全。


      在超人死去一个月后,他重新审视这座城市,重新审视自己。超人已死,他留下的这世界暂时不对他加以责备,但他总需要一段时间原谅自己。


+++++


      他去看望玛莎的坟冢,从那里恐惧曾经黏稠地溢出,怪物将他逼上绝路。这世界借由她的名字对他施以报复,又经她的名字让他重新成为一个儿子。旧宅里一小束阳光倾泻而下,他感到平静。


      玛莎是一片久置的砖地,他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小心地在其上建造一个梦境,以暗流,以灰烬,以血液和灰烬,间或忽明忽暗的火光。在那里愤怒曾咆哮着燃烧,现在慢慢减弱成一簇不愿熄灭的火苗,短暂地驱散夜晚和湿气,照亮砖块上主人的名姓。


      他去看望另一个玛莎,却没有带上花束。扑灭野火的人此刻深埋黄土,他已经准备好承受她的哀恸,克拉克的血还粘在他的手上,做母亲的却没有将他视作凶手。“他是一份礼物。”她说,灰发盘在脑后。她看上去憔悴,年老,并且坚定。“他愿意这样结束,也绝不会去责备谁。”


      那么你会责备我吗。他无声地询问。玛莎垂下头,倾倒下这个名字旧日里带给他的一切,而他瞥见她与克拉克之间无关基因的相似,这相似让他震颤。“他永远不会认为,这个世界亏欠他什么。”她收紧手指,泪水溢满眼眶。在她背后克拉克的旧房间沉默地敞开门,在那之中一个年轻的神的儿子被养大成人,并带着在早年岁月里被教导的一切,用好的想法对待这个世界。从这里他得见更多更庞大,更宽厚的东西,他感受到认同和原谅。


      这个世界当然对他有所亏欠。布鲁斯身负一份欠债,他总得用另一种方式去还。他再次踏足墓穴,他找到了不算答案的答案。当披风变成模具,克拉克小心地不让自己融入其中,虽然他仍然怀疑这是另一个高明的谎言。但是太阳还不会陨落,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


      会有人试图把他变成一面旗帜,一个象征,一个可以被活人左右的符号。这是一个阴天,太阳躲在惨白的云层里积蓄力量。他抬头,旧日的一只蝙蝠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从此这一切都有意义了。



END

评论(1)
热度(165)
  1. wuli物理物理调和级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