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哥谭,一个夜晚(上)

简介:克拉克是个邪恶的男朋友。

 

“我当时想要吻你。”克拉克说。

蝙蝠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而超人无奈地举起双手。

“好吧,就是一个念头,”他投降地说,“像是那种,转瞬即逝的闪光。有那么一会儿我自己也被吓住了。我是说,不是时机,人物也完全不对,但是……嘿,你保证了你不会生气的!”

“我没有生气。”布鲁斯头也不回地回答,放下望远镜,目光仍然放在几条街巷外的一个闪光上,“顶多有些挫败,我猜,因为每当我以为你在专注地完成任务的时候,你的注意力都在些别的事情上。”

“那是普通的焰火。”克拉克说,“我刚才注意到了。而且你同意我们可以聊天的。等等,你听我说完,我是想说明——”

他身形一动,突然闪现在布鲁斯面前,把准备向前跃出的蝙蝠侠拦在了檐角的滴水兽上。

“布鲁斯,”他有点恼火地、又非常亲昵地说,往前凑到他耳边,把手掌放在他的肩甲上,“你说了你不会生气的。”

布鲁斯后退了一步,从他的手臂里挣脱出去。他面具下的嘴唇紧抿着,一言不发。蝙蝠侠果然、十分生气。

“我知道这冒犯到你了。”克拉克说,“你在用生命和我抗争,而我心里有一部分觉得你那样很美,这听起来很傲慢……我只是想说,我发现我的感情比你知道的早得多。看着你在生死关头挣扎,那种生命力,那种高傲的怒火,让我感到战栗。这种感受太奇妙了。我忍不住想要告诉你。”

他知道布鲁斯最大的软肋是什么,布鲁斯最受不了真挚的表白了。克拉克总是用这招取胜。他诚恳地注视着布鲁斯,看着对方的目光一点点软化了。

“你知道你听起来像个变态吧?”布鲁斯叹了口气,问他。

“我在恋爱呀。”克拉克坦然地说,“何况,你穿着制服却不带头盔,实在是太好看了。很难不让人想些什么。”

布鲁斯啧了一声。

“停止你那些拙劣的甜言蜜语。”他粗暴地说,“我会忍不住往你身上丢东西。”

“好吧,”克拉克说,“就是想让你知道。”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克拉克确保自己的神色平静而略带失落。布鲁斯好像完全没在看他,但几秒钟后,他不自然地开口了。

“就是,别在巡逻的时候。”他说。

“好呀,”克拉克说,“下次你打算去野餐,给我打个电话。”

他后悔了一秒钟,担心这句话会不会稍微过火,适得其反。不过事实是他可以推进那条线,蝙蝠侠又投降了。

“行了。”他硬邦邦地说,“别那副耷拉着耳朵的样子。”

“我很抱歉。你说得对。”克拉克说,无精打采地飘在他身边的空气里,“我不是想干扰你,布鲁斯。你听过无数的情话,我压根不在行。我知道有时你觉得我挺麻烦的,但是我忍不住想要——”

他没说完,蝙蝠侠掰过他的脸颊,吻了他。

克拉克强忍住微笑,他担心布鲁斯要从他嘴里尝出这笑意来了,决心让他没空闲思量这个。几分钟后,他们改变了位置。超人把蝙蝠侠摁在这座华丽建筑倾斜的穹顶上,双手充满占有欲地摸索着,而布鲁斯几乎分不清方向了。

“现在不能回去,我有工作要做。”他很坚决地说,有些狼狈地支撑起身体。

“我知道你在等那个交易。”克拉克说,把他拉回来,支撑在他上方,“他们把它取消了,推迟到二号,地点代号是黑罂粟,我来的路上听到的。”

布鲁斯惊讶地看着他。

“那你为什么不——”他说了一半,猛然反应过来,“操,你这小混蛋。”

“谁没点幻想。”克拉克耸了耸肩,俯下身继续舔他露出的颈侧,“你自己确认过了,这里是监控死角……谁让你从不肯穿着制服和我做。”

“我不这么做是因为这不专业!”布鲁斯严厉地说,按住他的前胸想把他推开,但克拉克没有动,“所以这才是那个诡异的一见钟情故事的重点?你想把我拉进你荒谬的性幻想里。”

“谈不上荒谬吧?”克拉克申辩说,“你知道现在和制服相关的色情行业有多泛滥吗?我有一个真正的蝙蝠侠做我的男朋友,但是他在床上只肯穿衬衫,这未免太令人遗憾了。”

“你和你的色情制服行业都死定了。”蝙蝠侠压低声音威胁他,“明天我就去挨个儿搞垮他们——克拉克!”

“你可以现在先搞垮我。”克拉克微笑着说,一手在布鲁斯前胸摸索着,一手向下隔着制服抚摸他双腿间的要害。“而且你真的对这个不感兴趣吗?想象一下,我们还是敌人。我把你压制住了,你愤怒地注视我,想要抵抗却无计可施,血液冲击你的头脑,你觉得下一刻一切都要结束了……”

然后他一下扯下了布鲁斯的面具。

“——但是你发现我想要的是别的东西。”

有那么几秒钟,克拉克担心自己玩过了。布鲁斯脸颊潮红,鼻息凌乱,潮湿额发下的双眼愤恨地、刚强地注视着他。

然后他突然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

“那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得到了。”

 

克拉克屏住了呼吸。

“我是超人。”他低沉地说,伸手抚摸布鲁斯汗湿的侧脸,布鲁斯把头扭到一边,他强硬地把拇指按进布鲁斯的双唇间,“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

一声脆响,克拉克感觉自己膝下一空,猛然向下滑去。他条件反射地向上腾空,一手要抓起布鲁斯。布鲁斯撞进他怀里。克拉克的后背狠狠往平面上落去,他瞥见布鲁斯唇角胜利的微笑,立即放弃了不抵抗的决定,揽住他一个翻滚——五秒钟后,他一手抓住布鲁斯的双腕,双腿制住他的膝盖,用一个强硬得多的姿势再次把他摁倒在屋顶上。

“你知道我可能没收住力气,砸穿整个屋子吗?”他质问道。

“怎么?”布鲁斯说,傲慢地仰视他,“你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还想要别的什么东西?”

克拉克懒得搭理他,凶狠地低头去咬他的唇瓣。

 

_TBC_


其实我没写过这东西,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评论(53)
热度(344)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