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BvS][SB][G]哥谭,一个海港 (END)

国会爆炸案之前。尽管得到了超人的警告,蝙蝠侠仍然在哥谭活动。

发展和我想得不太一样,可能会写一个不同展开。

——————————


布鲁斯把匕首从臂甲里拔出来。

血珠滚了出来。他厌恶地把那片凉薄的金属丢在地上。刀尖撞上被海水拍打得湿漉漉的砖石,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他踏步上前,跨过几具绵软的身体,拽起那毒贩瑟瑟发颤的上身。他原本想把这恶棍整个拎起来,但僵硬的肌肉使他中途改换了方式。

“交易地点在哪里?”他俯下身去问道,极具威慑力地把森冷的面甲凑向对方的面孔。毒贩果然吓得连连摇头。断断续续地报出一个名字。看起来不像是谎话,布鲁斯一个手刀切在这胆小鬼的脖颈上,让他和失去意识的同伴躺作一堆。

但就在要抬头的一瞬间,布鲁斯感到不对。

他保持那个单膝伏地,微微前倾的姿势没有动。注视着月光下湿润的青灰色砖石,砖石上横七竖八的人体,以及伴随的长长短短的阴影。他慢慢拉近视线,看到面前自己带着被拉长的尖耳的深黑色投影。

以及那凝固的黑影之上,一角同样是被月光复刻下来的,翻滚的披风的轮廓。


有个人在他身后。离地面十几英尺。悬浮着。

披着那著名的披风。


布鲁斯一点点挺直脊背。披风拂过靴面,他确保自己用最冷静的姿态起身。他面前是那些失去意识的毒贩,十几排在打斗中被撞歪的集装箱,一些散落一地、损坏的手枪和刀子。背后是哥谭湾深黑的浪潮,经年不散的灰色云层,一轮苍白的朗月。

和一个来者不善的超人。


“我警告过你。”超人说,声音和上一次一样冷而坚硬,“我说蝙蝠已经死了。我以为我把话说得很清楚。”

“你说得很清楚。”布鲁斯回答说。他缓缓转过身来,隔着海潮注视那个空中的异类。他的声音在机械的扭曲下透出别样的讽刺。

“但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听?”


几秒钟里,布鲁斯等待着。他全身的肌肉都为此绷紧,做着最坏的准备。他被割伤的手臂肌肉微微抽搐,但还不至于影响他的平衡。他的双眼坚决地瞪视着对方面孔的方向,牙齿不知不觉地咬紧,心脏在他胸腔里一下、一下,沉重地跳动着。


他数了十下。他仍然站在原地。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超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即使是布鲁斯,也只能抑制住一声喉咙深处的喘息。他竭力让自己毫厘不动。但他清楚地感觉到脚踝上本能的战栗。他颤抖了。冷汗出现在他的额间。内心深处,他为此愤恨地怒吼,但他也知道,这不是光凭钢铁般的意志可以阻止的。没有人能在第一次看到刀尖扎来时不闭上双眼。这是身体中的人类在提醒他:近在眼前的是一个可以用手指捏碎他的生物。


超人看着他,月光照亮他的面孔,在这样近的距离里,他俊美的轮廓散发出锋锐的寒意。

“你以为,”这行走于世的神灵问,“你在干什么?”


挑衅一个能徒手接导弹的人,显然。在脑子的某一个角落,布鲁斯辛辣地想。问得好,我的管家也这么说。但现在恐怕错过了跪下然后大声求饶的好时机。他岿然不动地直视那双冰冷的蓝眼睛。

“你又如何?”他说。“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从天而降,告诉人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他踏前一步,声调因愤怒而低沉。

“什么让你觉得你能在我的城市对我发号施令?”


超人没有后退。他注视着布鲁斯的面甲,那皱着眉头的样子与其说是被激怒,不如说是感到好笑。

“你的城市?”他说。“它在哪里写着你的名字吗?”

那你不知道的可就多了。

但他没有必要和这个愚蠢的外星人解释。

“你对哥谭一无所知。”布鲁斯说。

“但是我知道你。”超人说。“蝙蝠侠。你又凭什么在这个城市发号施令?你又从哪里得到权威?因为你威胁他们,用暴力恐吓他们,用你的烙印暗示罪犯们如何行动,指使他们为你进行谋杀——按照这种法则,我是有资格对你说话的。”

他把手伸出来了。布鲁斯向后弹射出去而他在半空攥住了布鲁斯的胸甲。布鲁斯抽出蝙蝠镖刺向那只钢铁般的手掌,断裂的金属无声地掉落。混乱的二十秒之后,他在挣扎中意识到他已经被仰面摁倒在某处龟裂的地面上,轻甲碎了一地。

“你以为你可以摧毁我?”布鲁斯嘲笑他,咽下喉咙里的血腥味,石砖的碎块在他背后硌得生痛,“你以为这就可以给你干预的权力?就因为你可以轻松杀掉所有人?”

超人注视着他。

“我不杀你。”他说,“但我有的是办法阻止你。”

毫无预兆地,他伸手撕下了布鲁斯的面具。

这是字面意思上的噩梦重现。有那么一会儿,布鲁斯大睁着双眼,急促地喘着气,和这个外星人对视着。濒死的预感让他心脏狂跳,他在恍如慢动作的视野里看到超人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布鲁斯·韦恩。”他听到超人说,他脖子上的手掌松开了,“好吧。韦恩先生,也许这样你就能听进我的警告了。”


这想必是所有力量悬殊的人神之战中人类必须的一课:如何在最狼狈的处境里维持尊严。布鲁斯咬紧牙关,维持心率,在超人向后收回手掌时用最平稳的姿态支撑起身体。但他没法儿继续,因为超人仍然半跪在他双腿间,俯视着他。

“什么?”布鲁斯凶狠地说。

“或许我不该惊讶。”超人说,审视着他的面孔,“但是你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吸取教训。”

布鲁斯笑了。

“这就是你想出的最妙的办法了。你觉得这就能压倒我。”他轻蔑地说,荒谬感让他把恐惧抛到了脑后,他几乎要大笑出声。“超人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要像一个三流小报的记者一样大肆吹嘘: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你是第一个试图征服我、恐吓我的人吗?这盏灯已经点亮了二十年,我为她付出的东西你无法想象。她吞噬过我的儿子。碾碎过我的血肉。但当她在夜色中召唤我的时候,我仍穷尽一切向她奔去。你以为一个死亡威胁就可以慑服我,以为暴露的恐惧就可以击溃我,让我躲回我的岩洞——别傻了,外星人。你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你对人类一无所知。”

超人注视着他,而他抬抬下巴,傲慢地示意对方让开。

“现在,”他说,“如果你要去找一个记者。我还有一个毒品交易市场要追查。”


超人没有动作。布鲁斯猛然试图抽身,超人轻易地抬手把他按了回去。布鲁斯的后脑重重磕在地面上,怒视着那张大理石般晦暗的面孔。迟钝的几秒钟后,忽然地,他明白过来了。

“你没辙了。”他说,感到好笑。

“什么?”超人生硬地说。 

“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和人类交流。”布鲁斯戳穿他,感到一阵恶意的愉悦,“你接住飞机,接住炸弹。你飞过来,扔下神谕,你飞走。人们听从你,因为他们害怕。因为他们知道你能。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不怕你,超人。你可以摧毁我,但是我拒绝服从命令。除了高高在上地发出威胁,你不知道怎样赢得胜利——现在你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知道怎么说话。”超人冷冷地说。

“是啊,你威胁要亲手埋葬我。”布鲁斯说,“但是你敢吗?”

他是对的。超人那张非人的英俊面孔上露出犹疑的神色,有一瞬间,他看起来像个大都市里常见的,入职不久的实习生。


在这一刻,布鲁斯意识到,在这场面对面的交锋里,他已经占了上风。蝙蝠侠衣甲残破,失去伪装,被压制在地上,但他面带嘲讽,已然勘破了这头利维坦脆弱而胆怯的真身。超人呆在原地,一手仍然按在他的胸甲上。但他那无所不能的神灵的假面被揭下来了:一个空有蛮力却不敢真正伤人的年轻人,面对初次遇到的窘境,神情既茫然又恼火。


布鲁斯知道自己即将赢得胜利。

“听我说,外星人。”他说,直视着那双在阴影中闪光的、不可思议的蓝眼睛。他仰躺在碎裂的砖石上,手脚受到钳制,袒露出脆弱的脖颈,但他的语气又高傲又森然,像在做出通牒和审判,“只要我的灯亮起,只要哥谭在召唤,无论何时,无论有没有小丑扬言要埋葬我,我都会飞奔而去,行使我的使命和权力。现在,要么扭断我的脖子,要么从我的城市里滚出去。”


——END——

评论(56)
热度(315)
  1. ROM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冲突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