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BvS][SB][G]哥谭,一条街巷 END

电影背景,初遇之后,撕车之前。

简介:克拉克来到哥谭调查蝙蝠侠,他偶遇了布鲁斯·韦恩。


“你在这里干什么?”

克拉克闻声回过头去。有个人站在街道上,就在他进入的这座废弃建筑物的门边。光线很暗,他还穿着一身黑。但是克拉克眼神不错,而且他记性也很好。

“韦恩先生。”他说。

那正是布鲁斯·韦恩。他站在建筑的阴影里,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克拉克说,“我来这里调查……”他说到这里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必要回答对方的问题,“你问这个干什么?”

“出来。”韦恩说。克拉克看着他没动。他简洁地加了一句。“现在。”

如果克拉克服从了他的命令——听上去正是如此,完全是因为他产生了好奇。布鲁斯·韦恩可不是你能随便在街头遇见的角色。而克拉克对他绝非没有兴趣。

他走出那扇被涂满了诡异彩绘的破门,寻思着要不要掏出自己的录音笔和记者证。而韦恩集团的CEO、哥谭命脉的把持者、全国有数的商业巨子站在他面前,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走进画着小丑图案的房子吗?”


“抱歉?”克拉克问,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嘲讽了。他脸上的困惑一定非常真实,韦恩上下扫了他一眼。这双眼睛克拉克曾遭遇过一次,非常地淡漠、懒散,但某些瞬间,似乎能看到什么尖锐的东西隐藏其中。这时那隐藏的东西在这双蓝眼睛中闪现了一下,克拉克觉得自己是被审视了。

“哦。”韦恩说,认出了他,“是你。”

他侧过头,极细微地笑了一下。

“对‘蝙蝠义警’有兴趣的男孩。”


“太阳要下山了,”在克拉克来得及回答之前,韦恩说道,“哥谭下城区不是适合游玩的地方。回家去,改日再来进行你的小冒险。”

“我不是来游玩的。”克拉克说,“我来这里调查蝙蝠侠的行迹。据说他昨晚在这里出现过。”

他把这句话说得很郑重,可能还有点尖锐。以他对韦恩一面之缘的了解,这应该能引起韦恩的注意,但对方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克拉克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身处哥谭使布鲁斯·韦恩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真可爱。”他说,他唇角含笑,本应显得轻浮。但薄暮在他身侧移动,在他半张面孔上投下阴影,他看起来几乎是冷凝的。“那你更该在白天来了。”

“可我听说蝙蝠侠只在晚上出现。”克拉克说,“我想我最好在这里等着。”

韦恩点点头。

“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他说,转过身向街道深处走去了。


克拉克愣了一会儿才追上去。

“等一下。”他说,大步跟在韦恩身边,“韦恩先生,我有问题想问你。”

“我是很介意分享的,年轻人。蝙蝠侠和布鲁斯,你只能采访一个。”这位有钱人懒洋洋地回答,“回路灯下等着去吧,在手里举个荧光棒,也许蝙蝠会来找你的。”

“是你叫住我的,先生。”克拉克说,“也许你会愿意解释一下。”

“哥谭人偶尔会发发善心,但从不在一个人身上做两遍。”韦恩说,“我建议你离小丑支持者的地盘远一点。你不听,就得自己承担后果了。”

“小丑?”克拉克问,“画在门上的那个?”他想起与韦恩之前的对话。“你说哥谭习惯了穿戏服的疯子,就是说的这个吗?”

韦恩低沉地笑了。

“老天,”他说,“作为一个立志要揭发哥谭邪恶的人。你真是一点也不了解哥谭。你从哪里听到的蝙蝠侠的故事?幻想杂志吗?”

“至少我正在努力了解更多。”克拉克说,“而作为一个抨击超人的人,你又对超人知道多少?你不过也和那些电视评论员一样,傻乎乎地呆在地面上,仰头看着他从空中飞过罢了。”

韦恩猛地停下脚步。他回头时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相信我。”韦恩说,他眼中突然充满了压抑的愤怒,克拉克几乎被那深处浮现的阴影震慑,“我对超人知道得足够多了。”


“哦。”他们面对面瞪视了几秒钟,克拉克说,“看来你的感受挺强烈的。”

他费了一点力气才使自己的语气足够冷淡而讥讽,而韦恩后退了半步,似乎也为自己的发作感到懊恼。

“顺着这里出去就是地铁站。”他克制地说,向数十米外的岔路摆了一下手。“我想你能——”

他们两个一齐转过了身体。克拉克感到惊讶,因为韦恩几乎是同时和他做出反应——他甚至还多做了一个动作,他伸出一只手臂拦在克拉克身前。

“后退。”这个身价百亿的社会名流低声命令说。


深红的太阳正在西沉,在这个罪恶之都最丑陋的建筑间投射出扭曲的阴影。映衬着墙面上鲜亮的彩色涂鸦,有种诡异的超现实感。克拉克过了几秒才看清,那些阴影中浮现的光点是眼睛和刀尖。

“十四个。”他环顾一圈,说。

韦恩瞥了他一眼,这一眼中第一次含有了诧异之色。克拉克感到一点古怪的自豪。但他旋即担忧起来。毕竟,如果只有他自己在这里,没什么可担心的,但涉及到一个韦恩……

“把钱包交出来。”阴影中的一双眼睛说。“今天这里就没人流血。”


“给他们吧。”克拉克说。他抓住韦恩的手臂往后拽了一下,想把他推到后面去。他用的力气并不小,但韦恩没动。不过他显然赞同了这个意见,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朴素的钱夹。克拉克这才发现,这位有钱人的装扮相当地寒酸,或许正是为了减少损失——这个推测很可能是正确的,因为他们上交了自己的现金后。这群抢劫者对这位货真价实的阔佬并没有产生兴趣,相反,他们对月薪只能勉强付房租的肯特记者说:“把你的表摘下来。”


“不好意思。”克拉克和气地说,“不过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也许我能拿点别的什么换。”

老实说,克拉克并不真的在乎。无论如何,他可以在之后把东西拿回来。但少一点波折总是好的。不过劫匪们显然对这个建议很不满意,克拉克不得不躲闪几步,又从推挤中极力挣脱,避免拳头打在自己脸颊和后背造成对方粉碎性的骨折——那场面未免太惊人了。

“好吧,好吧。”他息事宁人地说,开始解那只手表。但是韦恩伸手挡在他手腕上。

“真是你父亲的?”他冷冷地问。

“曾经是。”克拉克说,“不过没关系。其实我不介意——”

韦恩啧了一声。

“你还是介意一些为好。”他说,伸手进衬衫内袋。“我有另一个东西,”他对那群混混说,背对着克拉克,把手心的什么东西展示了一下,“也许可以交换。”


克拉克想说这真是感人但愚蠢的策略:告诉歹徒你有另一件贵重物品完全不能保住第一件。然而这个战略居然成功了。一分钟后他们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那群持刀的劫匪撤退前还留下了两个原封不动的钱夹。


“谢谢你,”克拉克说,“不过发生了什么?”

“哥谭有她的生存规则。”韦恩简单地说,把钱夹扔回他怀里,指给他看街巷尽处的车站。“你可以滚了。回去你的梦幻都市。别再来挖掘你不能明白的东西。”

他把那件神奇的道具放回衬衫口袋里,动作非常隐蔽,正卡在光线的死角。但是,就像我们已经知道的,克拉克眼神不错。

那东西的形状像一只简约的蝙蝠。

“哦。”他惊讶地说。

“什么?”韦恩不耐烦地说。

“没什么。”克拉克说,他抬起眼睛,重新把韦恩端详了一遍,“我只是在想,你,还有蝙蝠侠,在这种规则中处于什么角色。”

他早已知道,即使隔着镜片,他审视的注视正如韦恩的一样,能让人感到莫测与战栗。韦恩的眉毛皱了起来,他们分享了一个长久的不友好的对视。最后一丝余晖从韦恩冷硬的下颚线条边擦过,终于被并入了暗影里。

“你觉得自己和表面上看起来不同,是不是?”韦恩问他,他眸光明亮而尖锐,声音隐含着凉意,高大的身躯暗示着压迫感。现在回想起克拉克早些时候遇到的那个韦恩,他都要感到惊讶了。“我知道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自己能挖出别人看不见的秘密,作出别人干不成的事。”

“也许吧。”克拉克说,“但我也知道,有些人确实和表面不同。”

他伸出右手向韦恩示意了一下。

“今天我得到足够多的信息了。”他说,“谢谢你的帮助,韦恩先生。”

韦恩没有理会他。

“从我的城市滚出去。”他说,“肯特。”

“我这么说出于诚意。我相信你的动机是好的。”克拉克说,“虽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想要帮助一个私刑爱好者成为城市的地下国王。你的城市确实有些复杂,但放弃并不在我的词典里。”

他向韦恩点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韦恩先生。希望我们还会再见。”他说,“在一个没有蝙蝠烙印傍身也能在哥谭街道上行走的时候。”

韦恩给他一个阴鸷的注视。于是克拉克转过身,向着黑暗的街巷尽头那盏飘摇的车站信号灯走去了。


——END——

评论(50)
热度(323)
  1. ROM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吧,好吧。”他息事宁人地说,开始解那只手表。但是韦恩伸手挡在他手腕上。 “真是你父亲的?”他冷冷...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