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SWB】【G】真心话大冒险 END

看了WW新剧照,本来想放刀不得不先写点纯糖给自己补个血。[生无可恋.JPG] 

三巨头无聊小日常系列 No.2

 

简介:超人和神奇女侠在参加电视真人秀节目,蝙蝠侠必须去监视他们。

友情提示:漫画形象,但代入杰西版卢瑟为佳。

 

1.

“你他妈在开玩笑。”布鲁斯说。

“嗯哼?”阿尔弗雷德说。

“我是说,”布鲁斯改口说,仍然瞪着屏幕,“……他在开什么玩笑?”

 

2.

“什么?我没在开玩笑。”电视屏幕里,那个穿白T恤运动裤,带一顶棒球帽的年轻人说。他扶了扶他的方框眼镜,那眼镜下面一双眼睛出奇的蓝,“我是大都会来的——有规定不允许哥谭之外的人参加比赛吗?”

“没有!但是对于外地人我们有一些特别待遇!”主持人热情洋溢地说,台下激动的起哄声响成一片,“八号选手克拉克!他第一轮的大冒险项目是,吃光这个箱子里的东西!”

克拉克瞪着那个玻璃箱子,里面有一只缩头探脑的肥老鼠,一条嘶嘶吐气的小青蛇,还有一只把钳子挥得咔吧作响的硬壳蝎子。

“我选择真心话。”这个可以把钢材生嚼下去的外星人说。

“八号选手的真心话项目是——”主持人翻出一张卡片,“大声说出你暗恋对象的名字!我们节目组会把电话打到对方那里,帮助你成功表白!”

“……哦。”八号选手说,“我还是想选择大冒险。”

 

3.

“蠢透了。”布鲁斯说,把右手挡在双眼前。

“我觉得还是很有趣的。”阿尔弗雷德说,“谁在假期里都可以有一些娱乐嘛,当然啦,除了您,您连假期都不肯有。”

“他这不是在娱乐,这是在拿自己娱乐别人。”布鲁斯说,“我得问——等一下,那是谁?”

“您现在的表情也挺娱乐的。”阿尔弗雷德说,“我不是告诉您叫您来看‘他们’的吗?”

 

4.

“我是希腊来的。”带着异国口音的姑娘说,她穿着利落的牛仔套装,黑发高高扎在脑后,思考问题时长眉微微扬起,“是个美丽的国度,我喜欢海——有人不喜欢海吗?”

“我也喜欢!”主持人说,显然被迷住了,“九号选手戴安娜!她的真心话项目是——说出你最喜欢的动物的名字!”

“嗯。”戴安娜沉思地说,她旁边的工作人员把测谎机按钮打开,“我喜欢飞马。”

“嗨!那是个动物吗?”有人抗议说,镜头一转,是四号选手,“还有这不公平,她是外地人!她的题目怎么这么简单?”

“别傻了,”主持人鄙夷地说,他身后再次响起赞同的浪潮,“哥谭人善待女孩儿。”

 

5.

“我得赶过去。”布鲁斯嘟囔说,把一大叠草图扫到一边。他站起身来想了想,回头抓住咖啡杯,狠狠灌了一口。

“别这么扫兴!”阿尔弗雷德责备说,“他们都在假期,有理由给自己找点乐子而不被坐在阴暗洞穴里偷窥的同事打扰。”

“来自蝙蝠侠边做菜边看真人秀的管家,说得我真是无言以对啊。”布鲁斯阴沉地说,左右看看,伸手梳了梳头发,“怪不得你越来越慢了,原来都在‘找乐子’。”

管家咳嗽了一声。

“我的外套在哪里?”布鲁斯问,“我要一套能出门的衣服。”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管家坚持说,“他们自有分寸,不会泄露自己的信息——”

“阿福,”布鲁斯无奈地说,把屏幕从直播调成录像,快退回四号选手的镜头,“你看到他旁边的五号和三号了吗?”

“咦?”管家眯起眼睛说,“那是刮了胡子的丧钟吗?那姑娘是换了发型的哈莉·奎恩吗?”

“显然不是只有超级英雄会乔装改扮去参加真人秀。”布鲁斯说,“我得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带着斗篷吗?”管家问。

“不要。”布鲁斯说,“这家电视公司是我名下的吧,叫他们给我插个位子。”

“这是不是效率有点低?”管家继续说,“只要直接……哦。”

“我的外套呢?”布鲁斯不耐烦地问。

 

6.

“这是十一号选手托马斯!”主持人说,“是呀,我知道我们原本只有十位选手,但是这是个惊喜!托马斯,你是从哪儿来的呢?”

“我是哥谭人。”托马斯从他的络腮胡下面说。

“这位先生的态度冷冰冰的,不过我们喜欢这一款!”主持人说,“你的真心话项目是——说出你今年花费最大的一笔开支!”

“我选大冒险。”托马斯说。

“这可不是一个很难的题目,除非你的开销真的很难以启齿。”主持人惋惜地说,“而且自从八号选手之后,大家认为一个人不能反复更改自己的选题。你确定要大冒险吗?”

“是啊。”托马斯无动于衷地说。

“好吧,”主持人说,“十一号选手的大冒险内容是——给十二号选手一个热吻!”

 

7.

“见鬼。”布鲁斯趁摄像机转过去的空档对耳机说,“莱克斯·卢瑟为什么也来了?”

“哦。”管家回答说,“可能他也有一个业余爱好广泛的管家。”

“但他为什么能在我的地盘里随便动手脚?他有那么大能耐吗!”

“我不知道啊。”管家波澜不惊地说,“剧本就是这么安排的。”

 

8.

“虽然你这样也很帅啦,”莱克斯亲昵地在他耳边说,挂着天真的微笑,“但是大胡子并不能阻止我认出你啊。”

“假发套对于你也是一样。”布鲁斯低声威胁他,“你到这里搞什么鬼?”

“绅士们!”主持人说,“别再犹豫了!我们的时间不多哟!”

“你这个可悲的城市都在发什么疯?”莱克斯无辜地问。

“我一直想搞清楚这一点。”布鲁斯回答。

“看来十一号先生是直男!这个冒险内容有点困难!我数三下,不然我们的两位新选手就要在第一轮一起出局了!”主持人说,“三——二——”

“他们还说蝙蝠侠是个很果断的人呢。”莱克斯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他像每一个出其不意的神经病一样,猛地伸手抓住布鲁斯的头发往下按。

 

9.

“有趣。”阿尔弗雷德说。

“别说了。”布鲁斯在喉咙里说,“这群蠢货要付出代价。”

“调整一下你的面部表情,”阿尔弗雷德说,“这只是个游戏,而你看起来想掐死在场所有人。”

“呵。”布鲁斯说。

“保持微笑。”管家鼓励他,“其实我个人对你找一个什么性别的伴侣并没有意见。不过需要假发套的还是不要了。顺便说一句,你要更谨慎些,你的朋友们好像注意到你了。”

“哪个?”布鲁斯问,试图用最不明显的姿势擦嘴角。

“四个都?”管家说,“毕竟刚才所有人都在盯着你们看呀。”

 

 

10.

“谢谢大家的收看,现在开始我们的第二轮节目!十号和四号选手已经被淘汰,场上还剩下十个人!”主持人说,“剧组将给所有选手出一道同样的真心话和大冒险,大家都能经受住这个考验吗?”

“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布鲁斯盯着主持人,轻声问他身边的莱克斯,“这个节目的奖励只是一周的海外旅行,你们为什么掺和进来?”

“‘我们’是什么意思?嗯?我是突发奇想才来的。我觉得这很有趣。”莱克斯歪头看他,“我现在是个自由人,我连参加个真人秀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我会盯着你的。我说到做到。”布鲁斯警告他。

“二号选手退出了!现在轮到你了,三号选手海莲娜!”主持人大喊道,“大声说出你对小丑的真实看法,或者大喊一声‘来吻我蝙蝠侠’,你选哪一个?””

“啊-哦,”莱克斯说,他戳了戳布鲁斯的肩,“你们镇上的人对你印象不怎么哈?”

“这个问题太难选了,”哈莉感情充沛地说,她双眼涂得又黑又大,穿着一身可爱的萝莉套装,背着一个格纹学生背包,“两样都很有趣,我可以两样都做吗?”

“好吧。”莱克斯耸了耸肩。

“这个也不要,老爷。”管家严肃地说。

 

11.

哈莉挣扎了半分钟,还是选了真心话。

“我想做小丑的女朋友,我要和他永远在一起。”她虔诚地说,把双手放在胸前,“这就是我的看法。”

“好吧。”测谎仪疯狂闪着绿光,主持人不动声色地倒退了一步,“你呢,五号选手约瑟夫。”

丧钟的脸上没有表情。

“小丑是个疯子和变态杀人狂。”

“真的勇士。”主持人感慨说,“你呢,六号?”

“我不关心新闻,”这老太太无动于衷地说,测控仪闪着绿光,“谁他妈是小丑?”

“你赢了,太太。七号呢?”

七号是个瘦弱的男学生,做了半天的心理斗争,他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大吼起来。

“来吻我啊!蝙蝠侠!”

 

12.

“我一直觉得是个类人生物就行,”管家说,“今天发现我还是挺挑剔的。”

“请你安静点好吗?”布鲁斯问。

“我觉得小丑是个罪犯,”克拉克认真地说,“他需要被关起来避免给社会带来危害。这就是我的看法。”

台下充满了同情的嘘声,主持人怜悯地看着他。

“这就是为什么外乡人不应该随便参加哥谭的节目,”他说,“因为有时候他们活不到拿奖品的时候——我提醒过你了,可爱的女士。”

“好吧,”戴安娜说,掠了掠脸颊边的发丝,“我觉得我该接受善意的建议。”

然后她绝对向布鲁斯眨了眨眼睛。

“来吻我,蝙蝠侠。”

“闭嘴,阿福。”布鲁斯说。

“你高兴就好啦。”管家告诉他。

 

13.

接下来出局的居然是丧钟,因为在“说出你的童年阴影”和“模仿麦当娜跳一段热舞”之中他哪个也选不了。

“我只是想用合法的方式给我女儿搞一张机票,”他挠了挠白发,对镜头比了个爱心,“不过看来我年纪大啦,不适合做改变啦。露丝,爸爸爱你。”

然后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总觉得他走出去之后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莱克斯说。

“不用你管。”布鲁斯说。

然后他们一起看着六号老太太跳了一段热舞。

接着是克拉克。

戴安娜也跳了。

莱克斯张开嘴想发表评价。

“小心我揍你哦。”蝙蝠侠警告他。

 

14.

“接下来一关是勇气和毅力的双重挑战!”主持人说,“把头埋进水里三分钟,或者大声说出你最重要的保险箱密码!”

“看来我要出局了。可不能在蝙蝠面前大喊我的商业机密。”莱克斯说,“这不公平,留在场上的都是超级人类,而我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发明家!”

“现在锻炼还来得及。”布鲁斯说,“比那些氪石注射的计划要有用多了。”

“你怎么知道的?”莱克斯问。

“反正从你那里偷资料很容易。”布鲁斯说。

这时六号老太太把头从水里伸了出来。

“四分钟五十秒!”她甩着白发骄傲地说,“我年轻时是游泳队的。”

克拉克把头埋进了水里,戴安娜说她没有保险密码。

布鲁斯报出一串数字,测谎仪平稳地闪着绿光。

“你知道这是作弊吧,老爷?”管家问。

七号小男生和莱克斯一起被淘汰了。

 

15.

第四局开局不利。

“真不幸,海莲娜小姐。”主持人说,“虽然你很可爱,但测谎仪显示你撒谎了。你被淘汰了。”

“好。”哈莉说,低下头去,她的嘴唇失望地嘟起来,“我知道了,看来我得不到奖品了。我不能和J先生一起度假了。”

然后她猛地抬头露出一个可怕的诡笑。

“那你们谁也得不到!”

 

16.

“这是一整天里我遇到的最正常的事情。”布鲁斯说。此时哈莉从她可爱的小背包里拎出一根沉重而且巨大的狼牙棒开始大肆破坏。大概是记恨克拉克的答案,她第一棒就敲在小记者头上。下一棒向“谁他妈是小丑”的老太太砸来。布鲁斯闪身上前拦住了这一下,把她从演播台上横甩了出去。

“你的披风已经送到隔壁房间,出来签收一下。”管家提醒说,“不过也许蝙蝠侠不出现也行,毕竟现在还是白天……而且这儿高手辈出啊。”

“他们敢?”布鲁斯低声咆哮道,“这是哥谭——”

然后他的声音被一片尖叫的“超人”淹没了。

 

17.

“我很抱歉!”小丑女被不高兴的戈登带走以后,克拉克解释说。他飘在离地面十公分的地方,匆匆换回来的白衬衫上还滴着水——把头埋进水桶时得来的。“但是她打飞了我的眼镜!我那是本能反应!”

“你上天了。”布鲁斯没好气地说,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扯到地上,顺便把他的棒球帽塞到他怀里。“先不提那个,你什么时候认出是我的?你们到底来干嘛?”

“你真的觉得你在我面前和卢瑟舌吻而我看不出来吗?”克拉克难以置信地说。

“忘掉这件事情,否则我们的友谊就到此为止了。”布鲁斯冷静地说。

“好吧。”克拉克说,“那么我是通过你完全没在笑的笑容认出来的。”

“好了,你们俩。”戴安娜说,拍掉她牛仔外套上的沙砾,“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你呢,布鲁斯,你又来干嘛?”

“我在直播上看到了小丑女和丧钟。”布鲁斯说。

“你看真人秀直播?”克拉克和戴安娜一齐问。

“不。”布鲁斯冷冰冰地说,“不要转移话题,你们到底来干嘛?为什么偏偏是哥谭?”

“因为这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克拉克问。

“民风淳朴,物产丰盛?”戴安娜问。

一阵沉默。

“好吧,”克拉克举手投降,“戴安娜给我看了一个广告,上面说这个节目是你的公司赞助的,我们想你总不好意思食言吧?”

“什么食言?”布鲁斯问,“不就是两张往返机票和酒店签单吗?”

戴安娜从她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把链接打开给他看。

 

“来自韦恩集团的承诺!与你最期待的人共度七天美好时光!

想和谁共享一趟私人旅行?不论是明星、政要、网络达人,我们都能请到!不论是服刑、休假、日理万机,我们都能搞定!参加奇迹哥谭真人秀节目,实现你最离奇的梦想!”

 

“我们觉得,”戴安娜说,“你也许愿意放个假。”

又是一阵沉默。

“所以哈莉也把这个当真了。”布鲁斯说,“我要开了这个文案。”

 

18.

“别冲我眨眼睛了,”布鲁斯说,“我才不觉得你们会把这种广告台词当真——你们这是打感情牌,你们就为了显示你们多努力,好要挟我。”

“要挟你好让你放一周假,我好狠的心啊。”克拉克抗议说,“你知道通过海选有多难吗?”

“你长成这样,还不用呼吸,我看不出有什么难的。”布鲁斯说。

“我当着十几万电视观众的面吃了活的蝎子和老鼠!把头浸到水里!还跳了舞!就为了建议你放个假!”克拉克说。

“我看不出有什么难的。”布鲁斯冷酷地说。

“我也跳了!”戴安娜义正言辞地说。

“……我一大早扔下了一堆升级计划,放着小丑女和丧钟没抓,”布鲁斯说,“当着十几万电视观众的面吻了卢瑟还没有杀掉任何人,就为了让你们好好跳舞和吃蝎子。”

“好吧。”戴安娜摊开手。

“你赢了。”克拉克说。

 

19.

“所以说,”克拉克说,“下周开始的值班调换你愿意接受吗?我们都安排好啦,不管你是想自己休假还是愿意捎上我们一起去,联盟事务都安排得过来。”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克拉克和戴安娜都把手放在背后,假装在看旁边公园的热气球。

“他生气了吗?”克拉克尽量不动嘴唇地问。

“我猜没有,”戴安娜悄悄回答,“我猜他觉得我们太甜了。去抱抱他。”

“你去。”克拉克用背后的手指戳她,“万一他在生气呢。”

“你去。”戴安娜说,戳了回去,“他比较疼你。”

布鲁斯叹口气。

“你们知道我能听见吧?”

 

20.

“你比蝙蝠还灵敏!”戴安娜故作惊诧地说,然后扑上去拥抱他,“你生气了嘛?”

“走开,”布鲁斯顺势带着她转了一圈,在她颊边轻吻了一下,“我比较喜欢肯特。”

克拉克大笑,展开双臂走上前,同时拥抱了他们两个。

“所以以后还会不会有大冒险比赛了?”他问道,“我们的奖品还没有着落呢。”

“为了哥谭和世界人民的安全,不能有更多超级英雄或者罪犯参与的比赛了。”布鲁斯板着脸说,“你们赢啦,我是你们的了。”

“我希望你对这个游戏没有留下太多不好的印象,”克拉克说,“怎么说呢,还是挺有趣的。”

“并不无聊,对吧?”戴安娜也问。

“太甜了。”布鲁斯说,然后他猛地把手掌从戴安娜腰间放开。

“拜托!”他恼怒地说,拔腿开始往前走。戴安娜笑得停在了原地,克拉克茫然地看着她。

“不是故意的!”她喊道。

“我都不知道他还会说‘甜’这个词。”克拉克说,他反应过来了,笑着伸手拉她。

“我可不惊讶,”戴安娜说,“他喜欢小甜饼嘛。”

布鲁斯走出一段距离,转过头来不耐烦地看着他们,戴安娜反手拉着克拉克,快步向他跑去了。

 

——END——

 

 


评论(43)
热度(589)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