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BvS][B&S][G]深埋六尺 END

简介:超人被埋进黄土,克拉克在黑暗中醒来。

 

1.

克拉克在黑暗中醒来。

他感到疼痛。

 

2.

时间在流逝,而克拉克试图汇聚精神。他的棺材空气稀薄,深埋地底,可以使任何大型动物缺氧。克拉克不需要氧气,但他感到茫然、逼仄和可怕的窒息。

他不能挪动。他逐渐可以思考。第三天上他想起自己是克拉克·肯特。第四天他想起自己还是超人。

 

3.

他想起光。并且知道自己需要这东西。从超人的视角看这世界,他本能看到最细微的颗粒和分子。然而他此时只是克拉克,他躺在黑暗里,想象阳光的微粒穿透泥层,如同金子缓缓渗入他的皮肤。

他想起玛莎轻抚他的前额,如同一个梦境,而后他想起乔对他微笑,那是一个真的幻梦。他想起天空和深海,想起森林和雪原,想起鲜花和露易丝,想起烈火和毁灭日。他想起死亡,想起黑夜,想起殊死搏斗,想起恐惧。

然后他想起蝙蝠侠。

 

4.

这仿佛有些不可思议。他不惧烈焰焚身,他拖得动结冰的巨轮,他与外星人作战,撞落卫星,直面核爆,他抗着怪兽冲入外层空间,在最近的距离上观察太阳。但当他想起恐惧,他想起蝙蝠侠。

一个愤怒的凡人。

 

5.

当一个人过久独处黑暗,他可能会迷失部分理智。克拉克在黑暗里回想过去,分不清哪些是臆想,哪些是现实。他可能从未见过蝙蝠侠,从未见过那令人战栗的钢蓝双目和翡翠冷光。哥谭的蝙蝠如同罪犯们口耳相传的那样,只不过是心怀畏惧者灵魂深处的噩梦。凡人终将视我为邪恶,世人终将弃我如敝履,为我所爱的会铸造利刃,用我的鲜血染红长矛——蝙蝠侠是仇恨的号角吗?是暗影的合集吗?是他在被世界抛弃的时候,在梦中为自己创造的仇敌吗?

“你会流血吗?”蝙蝠侠问。

我会。克拉克在他的棺椁中想。我也曾流泪过。

 

6.

毁灭日不比蝙蝠侠更真实,但它的记忆难以忘却的多。克拉克仍能感受到那疼痛,他感到内脏在不可见的光线中缓慢地生长,猜测恶魔的利爪给他留下了不灭的疤痕。蝙蝠侠也给他留下烙印,好像他是任何一个哥谭阴暗窄巷中逃窜的鼠辈,而他的标记将号召狼群将之围攻。或许这并非他的原意,这是狩猎者的本能,要在猎物的身体上留下尖锐的牙印——又也许他只是过于言出必诺了,他要让一个外星人流血并且死去,他哪一项都不会落下。

“你不是神灵。”克拉克又听到这句话。他肯定听过它无数次了。但即使是莱克斯·卢瑟,也念诵这句魔咒伴随嫉妒与恐惧。蝙蝠侠不是这样,他说它如同审判,他眼中嫌恶与愤恨一同燃烧,他视这神位如尘土,视他如脚下的败将——他可以这么做,因为他做到了。

“我不是。”他对他说过这句话吗?也许他只对自己说过。也许他已经宣告了世界。神灵不会如是深埋黄土的。神灵不会迷茫,不会疲惫,不会恐惧,不会伤痛——而他每一样都有那么多。

他想起轮椅之上华莱士的眼神,眸光如刀刺痛他的心扉。在他内心深处,他是否为自己感到骄傲,他曾否认为自己超脱凡尘,他是不是傲慢妄为、疏忽大意?他能不能为个人的命运感到惊慌,他值不值得世界给他的声名?用尽他无边的神力,耗去他全部的躯体,他终能救得几人?
“你不是神灵。”蝙蝠侠宣判说。

“我不是。”克拉克在再一次涌上的迷蒙中回答,“我尽力尝试了。”

 

7.

第五天他听到雨水。泥土满是湿气,他试图移动手掌。重见光明的前途让他兴奋,再入世间的远景却让他畏缩。一个世界如何从自己身上剥夺超人的爱?克拉克的经历便可见一斑。这世界有玛莎和露易丝,足以让一个超人死去两次。但它还有核弹,媒体,愤怒的人群。它有卢瑟和蝙蝠侠,它也许不适合超人为此活过来。

“你能想象人们如何看你吗?”乔问他,他的神情是担忧的。

“今夜天神向我屈膝。”卢瑟说,双眼癫狂,手指发颤。

“你根本算不上人类。”蝙蝠侠说,将那长矛高举起来。

 

8.

“你不欠世界任何东西。”玛莎说。她的语调如此温柔,而他知道这不是真的。他身赋神力,凭此他就欠世界无数解释与无数承诺。他能飞上云层,沉入深海,他能在太空看曙光在地球的另一面闪光。他的视野宽广浩大,但他的双脚从未离开地面。对这土地的爱是一面温柔的罗网,他飞不掉,也不打算飞。

 

9.

在早晨他原谅了地球,不久他原谅了卢瑟,到晚上他也原谅了蝙蝠侠。这顺序有些怪异,但即使是超人也有资格迁怒。卢瑟是个疯子,蝙蝠侠却还算是个好人。忍受一个恶棍施加给你的所有邪恶,远好过承受一位勇士倾倒给你的所有狂怒。在克拉克的梦境里,毁灭日出现的次数并不比蝙蝠侠多,它所给予的恐惧却远远比后者要少。他见过这世界真诚的部分,向善的部分,邪恶的部分,荒诞的部分。但总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接受那因真诚而荒诞,因向善而邪恶的部分。

 

10.

第七天土层松动,雷电在空中轰鸣。他抓挠拍打,像一个受缚的灯灵发出无言的承诺。谁把超人拉出黄土,他的人生必得到报偿。只是那会是谁,谁会援手,谁会在十二个月后关注一个死人的墓碑?当他再次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是什么首先触碰他崭新的面孔,是贪欲,是友善,是恐惧,还是希望的欢声?

大雨如幕,泥浆流淌,布鲁斯·韦恩的面孔惊人地惨白,他的大衣和铁铲一起落在深坑之中。克拉克抓住他的手臂,不必要地呼吸。空气大量地进入胸腔,蒸腾着气管,他终于能说出重回人世的第一句话。

“我知道你会来。”

 

——END——


 


评论(63)
热度(526)
  1.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