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三巨头友情向】正义联盟Q&A

段子几则┑( ̄Д  ̄)┍


NO.1 超人和蝙蝠侠是怎么认识的

 

“来自大都会幼儿园的泰瑞,”戴安娜说,她一手转着一只圆珠笔,一手夹着一张粉红色的卡片,“超人和蝙蝠侠是怎么认识对方的?”

“我们在万圣节旧货市场遇到了,都想给自己挑一套蝙蝠侠套装。”布鲁斯在长桌那头,头也不抬地说,“他说嗨,我说嗨,我们都觉得对方看起来是个好伙计,于是就是这样。”

戴安娜笑了起来,而克拉克叹了口气。

“把你拉来参与这个部分是我的错,”他说,一边从椅子里站起来,越过桌面去够布鲁斯手边写好的一叠卡片,“现在我开始怀疑——嘿,给我看看。”

他够了几次,布鲁斯都把卡片挪开了,当他敏捷地一下按住那些卡片时,布鲁斯猛地把拳头敲在他的卡片堆上。

“领地意识。”克拉克及时地抽手回来,难以置信地说,“你是认真的吗?”

“我的就是我的。”他的朋友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你早该料到这一点了。”

 

“是啊,”克拉克说,“除了不知怎么的有时我的也是你的——拜托,布鲁斯,就只是亲切一点儿,这些都是小孩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答复里去掉了PG13以上的内容,”布鲁斯回答说,“不然你打算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暴揍了对方一场,场面严禁未成年人观看?”

戴安娜又笑了。这回两个男人都瞪了她一眼。

“你们继续。”她耸了耸肩,把那张卡片推到桌子中间,“我可以先回答这个关于神奇女侠的家乡的问题。”

 

“那不代表这孩子要接受来自蝙蝠侠的嘲讽,你这可不是能让小朋友在学校里炫耀的回答。”克拉克说,“大都会的猫都知道,蝙蝠侠不说‘嗨’。”

“他的意思是你脱离人物形象了。”戴安娜一边埋头写字一边补充说。

“请原谅,”布鲁斯说,“你们是在说我脱离了我自己的人物形象吗?”

“别装傻,布鲁斯,”克拉克说,“你是伪装的大师,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那是你误读了这个人物,我比你有发言权。”布鲁斯说,“嘲讽是蝙蝠侠的一部分,他要问蝙蝠侠问题,他就要得到嘲讽。”他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翻了翻眼睛,“见鬼,我听起来像个冷血变态。”

“那你看到重点了。”克拉克冷冷地说,戴安娜扔下笔大笑起来。

“好吧,”她说,把那张卡片拉过来,“还是我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们有一场很不愉快的初会,但是最后解释了误会,并且在共同战斗中结成了友谊。’——这样怎么样?”

“你可以当我们的官方发言人。”克拉克说。

“这个答案很无聊。”布鲁斯说。

“哦亲爱的,”戴安娜说,“有趣也是蝙蝠侠的一部分吗?”

“大概精益求精是蝙蝠侠的一部分。”克拉克说,“他不能忍受一个泯然众人的答公众来信。”

“我越来越发现‘克制自己不向队友咆哮’要变成蝙蝠侠的一部分,”布鲁斯阴沉地说,“现在放过我让我尽快结束这项日程。”

“我发现你其实挺喜欢这份工作的。”克拉克说,“你可以把我这份也拿去。”

“不要。”布鲁斯说。

“别客气。”克拉克说,“我的也是你的嘛。”

“只在我想要的时候。”布鲁斯说。

 

 

 

NO.2 蝙蝠侠和神奇女侠是怎么认识的?有什么样的第一印象?

 

“是个小女孩,”克拉克说,“我觉得她有点对浪漫关系的幻想。”

“告诉她不要,”布鲁斯说,“那很危险。”

“这很不礼貌!”戴安娜抗议说。

“对她?”布鲁斯问。

“对我!”戴安娜说。

“总觉得对我才是不礼貌。”克拉克嘀咕道。

“为什么小孩子总是对初遇感兴趣,”布鲁斯说,“二十年前我接受忍者训练,遇到海难,游泳进入了天堂岛。大概是这样吧。”

克拉克睁大眼睛望着他。

“傻小子,”戴安娜用笔尖戳了他一下,“他瞎说的。卢瑟的晚会?”

“卢瑟的晚会。”布鲁斯说。

“卢瑟的晚会。”克拉克也说。

“关你什么事?”布鲁斯问。

“我可以告诉你他当时说了什么,相当无礼。”克拉克对戴安娜说,“当时我站在他旁边,他看着你说——”

“等等,”布鲁斯说,“那是个误会。”

“没关系。”戴安娜微微一笑,“更无礼的话他当着我的面说过。”

“谢谢你们的配合,”布鲁斯哼了一声,“现在编给这小东西一点美好的台词,因为我对这位女士的第一印象是个危险人物,而且不幸而言中了。”

“你伤了我的心,”戴安娜说,“不过我对你的印象也差不多。”

“怎么,”克拉克说,“只有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好看的蠢货吗?”

“你不孤单,”布鲁斯告诉他,“我对你也是如此。”

 

No.3 如果打起来,谁会赢?

 

“嗯——”克拉克说。

“取决于当时的情况。”布鲁斯说。

“比如?”戴安娜问。

“我是不是下了狠手。”克拉克说。

“这是我的台词。”布鲁斯说。

“难道不是取决于我站在哪一边吗?”戴安娜说,“顺便说一句,我站布鲁斯。”

“喂!”克拉克说。

“他不会飞啊。”戴安娜说。

“你麻烦大了。”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说。

“而且他的队伍提供餐后甜点。”戴安娜说。

“你提醒了我,”克拉克说,“这样吧,你们打,我站布鲁斯。”

“做梦吧,你们俩。”布鲁斯冷酷地说,把写好的卡片用镇纸压在一边,“你们一起上,我有阿福就够了。”

“你太残忍了!”他的两个队友一齐说。

 

NO.4 休息日一般干什么?

 

“我们是超级英雄,”克拉克说,“我们没有休息日。”

“联盟的轮班表被你吃了吗?”布鲁斯问。

“好吧,但是那听起来很酷嘛。”克拉克说,“我通常会,我想想,在家里看电影?叫个披萨?”

“你还是说你没有休息日吧。”布鲁斯说。

“点单时要双份菠萝的人这么说我。”克拉克说。

“总觉得这样的回答会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戴安娜说,“疯狂工作不利于调节身心,把上次的联盟聚餐写给她。”

“你听到了吗,布鲁西?”克拉克问。

“走开。”布鲁斯说。

 

NO.5 超级英雄也会感到失望和疲惫吗?如果答案是会,你们会怎么做呢?

 

“这是个青少年,对吧?”克拉克问,“像是青春期的孩子会问的问题。”

“虽然这个答案会让人很沮丧,”戴安娜边写边读道,“不过在这方面,超级英雄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个时候,就需要想一想你所爱的这个世界。”

“还是有的。”布鲁斯评价说,“我没见过哪个普通人消遣心情的方式是飞到北极去。”

“我也没见过哪个普通人发泄愤怒的方式是造一架坦克砸烂。”克拉克说。

“是你砸烂的。”布鲁斯说。

“你撞得我!”克拉克说。

“我得说一句公道话,”戴安娜边写边说,“是他撞得你,但车坏了那是你的错。”

 

 

NO.6 谁是下命令的那个人?

 

“告诉他这是个民主社会。”布鲁斯头也不抬地说,“他够大了,该知道什么是投票了。”

“就是礼貌地问一句。”克拉克说,“我们什么时候投票过?”

“你还埋在土里的时候。”戴安娜告诉他,“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你说了算了。”

“我什么时候说了算过?”克拉克震惊地问。

“看到了吗?”戴安娜指指桌子对面,“蝙蝠侠坐在那里回复小学生来信。”

 

NO.7 联盟由完全不同的超能力者组成,你们要如何解决信任问题?

 

“我不觉得这是未成年人来信。”布鲁斯说,翻过那张卡纸,“它是怎么混进来的。”

“也许这孩子只是比较早熟。”克拉克说,“呃,怎么说?和任何一个团队一样,只要增进了解和友谊?”

“冠冕堂皇。”布鲁斯嘀咕说。

“你真这么想?”克拉克说。

 

NO.8 蝙蝠侠的超级能力是什么?

 

“嗯,超级愤怒?”克拉克问。

“哈?”布鲁斯说。

“就因为害怕那个,所以我不敢这么说。”克拉克说。

 

NO.9 蝙蝠侠为什么不露面,他是不是长得很吓人?

 

“我该怎么说,”戴安娜说,“其实他可英俊了,他不露面是因为有点害羞?”

“嘿。”布鲁斯威胁她。

“很高兴您这么说,普林斯小姐。”阿尔弗雷德说,把蛋糕碟子放在桌子上。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克拉克震惊地说。

 

 

NO.10 谁是队伍里最有趣的那个人?

 

“认真的吗?”布鲁斯问,“我们是个有线电视团队吗?”

“哈尔吧。”戴安娜中肯地说,“他总能在布鲁斯震住全场的时候说笑话。”

“那是谁?”克拉克问,“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她串场了,”布鲁斯说,“这个人没出现过。”


END

评论(38)
热度(609)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