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搬运】漫漫归途 第一章下

1—7


“是的,”布鲁斯说,“是的,必须是明天。我知道,奥利弗,我欠你一次。”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问,“我应该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吗?”

“小事。”布鲁斯挂了电话说。

“这些临时增加的昂贵展会将会调动中心城的所有常规警力,八成可能会导致人手不足。”这位会做蛋卷的好管家提醒他,“如果您是想为某种侦查行动扫清障碍,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恰恰相反,这正是我想要的目的。”布鲁斯回答,“明晚的中心城,任何有警徽的人,不管是罪案科还是鉴证科,都会忙得抽不出时间参加额外的小集会。”

“所以这是一个针对性的计划。”管家不含褒贬地说,“考虑到您要在明晚与您的其他义警同事们会面,我猜中心城的闪电侠,他的日常身份一定不是一个警察喽?”

布鲁斯伸出手压了压太阳穴。

“我爱死你的幽默感了,阿尔弗雷德。”他说。

“您的所为自有诙谐蕴含其中,”管家回答,“我只是将它们指出来而已。”

“巴里·艾伦,闪电侠。”布鲁斯打断他,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在明晚我要见的人,也就是正联的创始成员中,只有他,我必须排除在外。因为他的速度超过了人类反应能力,我不能在没有特质武器的情况下制伏他,穿着芬里尔去可不是最坦诚的交流态度。”

“而您想要确保能制伏他,因为——”

“因为他们可能会想制伏我。”布鲁斯说。

“哦。”管家波澜不惊地说,“先不说为什么您一定要把自己放在寒冰队长或者豹女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就我的了解看,您要见的人里,比火箭快的可不止一个,您是不是还要给星球日报或者海滨城发急件呢。”

“这招也就用一次,多了就可笑了。”布鲁斯烦躁地说,“我对剩下的人都有把握。绿灯也就是分散注意力的事儿,都不一定用上黄水晶,亚瑟长时间缺水就不行,戴安娜容易被愚弄,钢骨用病毒触发就能搞定,超人……”

“少爷!”管家咳嗽了一声,“我觉得您该冷静一下。然后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把潜在的友谊关系搞成生死之战。”

“因为我解释不清楚这些事!”布鲁斯说,“我也不能这么做!”

“我看不出来难点在哪里,”管家说,用他的英国腔模仿一个年轻愉快的声音,“你们好,我是蝙蝠侠,我了解关于你们的信息因为我几年前就遇到了你们而且成为了朋友——这里面的哪一部分有问题?”

“口音的部分。”布鲁斯没好气地说,他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避开阿尔弗雷德的视线,“和朋友的部分。”

“从您对我的描述上看,朋友是个很恰当的形容。”

“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准备一身那样的装甲的!”布鲁斯说,“我有自知之明。就算是在我那儿,我也瞒着他们。我不能说清为什么我要偷偷地在我的小地盘里安装电子磁力精神网,为什么要花天价购买黄水晶中和器,这都是敌人的行为。我在红太阳装置上花的钱可能要超过了卢瑟!在我那个时候,他们不问,我就不说。他们可能会容忍我私下搞小动作,因为他们认识我好多年了,知道我就是这样一个混蛋,信任我不会无缘无故使用它们。但是在这里,他们才刚认识我,而我就要面对戴安娜的真言之索了!什么样的傻瓜才会相信我没有恶意?”

他猛一下站住了脚。

“我后悔了,这是个错误,阿尔弗雷德。”他说,“我不该把我的名字告诉超人,这个赌注太大了,我不该冒这个险。也许他们会冲着你来的。”

“他们是超级英雄。”管家说。

“哈!”布鲁斯说。

两人沉默了一下,布鲁斯感到阿尔弗雷德的目光落在他侧脸上。

“您真的很焦虑,这可相当少见。”把他养大的管家说,“我没有询问您,但我想这和您来的时候的遭遇有关。”

布鲁斯缓缓吐出一口气。

“和他们没有关系,是小丑的错。”他和沉默僵持了一会儿,终于部分地承认道,“但是我会忍不住想,如果我没对他们怀有期望,事情是不是会变得简单一点。”

“您受到了伤害。”管家说。

“事实上并没有,除掉装甲的支出的话。”布鲁斯说,“是我暗算了他们……我甚至……”

“并不是只有身体上的伤害才是伤害。”管家说,“您应该和他们好好谈一谈,而不是把怒火和愧疚同时压在心里。”

“是啊,我会做的,给她买杯咖啡。‘我不该偷偷买谎言之索对付你,戴安娜,我知道这是种冒犯,但你真的差点杀了我诶’。”布鲁斯讥讽道,“哦,如果我能活过来的话。”

他陡然发现自己失言了,管家发出一声叹息。

“我本以为您至少拥有友谊的陪伴。”他只是说。

布鲁斯猛地转过身去面对他。

“我是个人类,阿福。”他冷声说,“只要有丝毫的疏忽,我就会毫无尊严地死去。而他们即使被整栋大厦砸中、掉进火海里也能毫发无损。我不能把我的,或者更多人的性命压在他们不会一时大意上。我必须是最小心的那个,而且必须是最强的那个。我在任何时候都要掌握主动权。”

他看到管家复杂的目光,不由停顿了一下。

“但是我很难指望他们理解这件事情。”


1—8


“嘿,大伙儿,”绿灯侠说,落在钢骨和海王身边,“闪电临时有事,不能赶到,他说他很抱歉。”

“他不能这样。”亚马逊公主说,蹙起了眉毛,“我们在昨天就约定了这个聚会,如果他不能来,他就应该在当时说清楚。”

“很遗憾,公主。”绿灯说,冲她挤挤眼睛,“但是人类社会中有一个可怕的怪兽,叫做加班,被它捉到的人都无法按时赴约,他不是故意的。”

“他的意思是这是一个突发事件,”钢骨说,避免了绿灯把话题扯远——戴安娜真的露出困惑夹杂着担忧的表情,“闪电侠自己也不能控制。”

“即使是最快的人,在被分配了固定工作时间的时候也无计可施,这是官僚主义的沉疴痼疾。”绿灯说,“不过他会尽可能赶上的。”

————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不会有人发现的。”布鲁斯漫不经心地说,站在蝙蝠机敞开的后舱前沉思,“他们不是对人类科技漠不关心,就是对这些小伎俩缺乏经验。直到我提醒了他们,他们才关注到窃听这类问题的风险。”

“我是说您不坦诚的态度。”管家说,走过来把播音器的音量调低了,但是并没有关上,几位超级英雄对聚会的讨论透过高品质的音响传出来,“如果您自己做不到光明正大,又怎么能抱怨别人对您疑心甚重呢?”

————

“那么闪电来不了了,”海王说,“如果要投票时怎么办?算他弃权?”

“投票?”钢骨说,“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环节?”

“难道这不是必然的吗?”海王说,“如果今天我们之间有了分歧,是不是该有一个解决的方式?”

“今天蝙蝠侠要就他获得信息的渠道给我们一个解释。”神奇女侠说,“而这会是可以接受的,或者不。中间并不会有什么含糊其辞的空间。”

“只要涉及判断,都会有含糊其辞的空间。”海王说。

“我的套索并没有。”戴安娜说。

“嘿,等等,”绿灯说,“我没听错吧?你是打算怎么样?他一来就把他绑上然后逼他回答问题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如果他的所为光明正大,”亚马逊的女战士回答说,“这样做并不会侮辱他的人格。”

————

“坦率地说,”管家说,“我觉得她性格直爽——”

“然而不通世情。”布鲁斯头也不回地回答,仍在他的飞机里忙活着,“不过你问我的话,我会认为她的方法是最可靠的,并且非常有效率。这才是面对可疑分子的正确方式,并且确实,一个行事光明正大而且足够明智的人,不会因此与他们结怨的。”

“——非常可爱。”管家说。

他收获了蝙蝠侠一声无奈的叹息。

————

“但是这会让人生气。”绿灯侠说,“虽然我觉得他这样还挺迷人的,但他明显是个多疑成性,睚眦必报的偏执狂。要是你一见面就对他五花大绑外加吐真剂伺候,我肯定他以后再也不会和我们来往了。”

————

“别评论,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说,“那是个讽刺。”

“显而易见,少爷。”管家说。

————

“所以这就要投票了?”钢骨问,“我们到底是自己判断要不要信任蝙蝠侠,还是让宙斯的神器来判断?我觉得这答案挺明显的。”

“我也这么认为。”海王说,“绿灯的出发点是蝙蝠侠可能是我们这一边的,但是如果他不是,危害可就大了。”

“他是个哥谭的义警。”绿灯侠说,“我觉得能干这活的都算得上是好人。”

“并且是危险人物。”钢骨说,“他的网络信息关键词大概是一打负面词汇,其中还包括一些非常玄幻的。”

“你是说比‘来自传说世界的女战士’或者‘海洋生物的国王’更夸张的玄幻吗?”绿灯问,“拜托,我去过哥谭两次,我肯定他不是一个吸血鬼,他只是个穿着万圣节装束,用钩爪在建筑间晃荡的人类而已。”

“那真让人放心。”钢骨说。

“最不放心我们的不正是人类吗?”神奇女侠说。

“是‘七海之王’。”海王说。

————

“我惊讶地发现您有一个粉丝。”管家说。

“那是个讽刺。”布鲁斯嘀咕道。

————

“不管怎样,”绿灯说,他听上去有点生气了,“我觉得对一个潜在的朋友使用这样无礼的逼供非常不合适,如果这真是你们的意见,我表示反对它。而且我相信闪电也会同意我的。”

“那不一定。”钢骨说,“哈尔——我们都知道你叫哈尔,因为你自己并不是很在乎隐瞒自己的信息。但是闪电侠明显很介意,我觉得如果你问他,他会倾向于更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情。”

“哦,”绿灯讽刺道,“那么我是孤立无援了喽?”

“并非如此。”一个声音说,超人从他身后降了下来。

————

“故意在关键时刻登场。”布鲁斯说,“爱炫耀的天性。”

“嗯哼。”管家说。

————

“我同意绿灯侠,”超人说,“蝙蝠侠并不是敌人,仅仅在几天前,他甚至是我们的战友。我们应该对他报以尊重。”

“你可能忘了我们聚会的主题,超人。”海王说,“蝙蝠侠掌握着太多的信息,我们却不了解他的。这令我们不安,所以我们才要求与他会面,要求他说明情况。如果有谁没有考虑到尊重问题,首先是蝙蝠侠。是他自己的行为让他显得敌友莫测。”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超人说,“上次我与他会面时,蝙蝠侠向我透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

“别碰它!别调小音量了,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恼火地喊道。

“老头子年纪大了,”管家说,“不适应这么嘈杂的声音。”

“就放着别动!”

————

“……是的,”超人说,“他确实是个人类,并不是怪物一流。而且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奇怪的变异。”

“那么他到底是干什么的?”绿灯侠问。

“他和军方有联系吗?”戴安娜问。

“我肯定他不为美军工作,戴安娜。”超人说,“但是我认为我不该把他的身份说出来。”

————

“进球!”管家说。

“拜托。”布鲁斯说。

“每当我狡猾的小主人通过算计他的朋友而达成自己的目的时,我都要给他记一分,贴在我的笔记本上,好提醒我给他做蓝莓蛋糕当奖励。”管家说。

“你比昨天还刻薄了,你怎么做到的?”布鲁斯说。

“我还可以努力。”管家说。

“我不这么认为。”

“您猜他得到几个啦?”管家问。

“别。”

————

“他并没有警告我不透露他的身份,”超人说,“我认为这是一种信任,说明他认为我不会把这个身份随意向外传播。”

“我们也不会这么做。”绿灯说。

“但是他对我们的认识是错误的。”超人说,“他默认了我可以把这个信息在我们的小团队里公开,恐怕是因为他认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互相知根知底的队伍。但是我们并不是,我们中只有绿灯知道闪电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也没有人能找到去往天堂岛和亚特兰蒂斯的道路。我们对彼此的认识并没有对蝙蝠侠的多。而相较而言,蝙蝠侠只是个普通人类。把他的身份暴露出来,对他而言要危险得多。”

“所以,超人。”海王说,“现在变成了你不信任我们。”

“并非如此。”超人说,“但是我发现我要对我得到的秘密负责。其中就包括不该把它这样暴露给一些我并没有把握担保的人。举例而言,亚瑟,如果我让你知道了蝙蝠侠的住处,而我却不知道你的住处,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我相信你也会同意,与其要求你把亚特兰蒂斯王都的秘密告诉我,不如让我们对彼此都留有余地。现在我知道了蝙蝠侠的身份,我随时可以去捣毁他的生活。对于一个人类来说,一个超人的监视已经足够形成威慑了,而六个可能就有点过了。我不愿意他给我的信任反过来威胁他。如果你们信任我,我可以做这个担保,只要我掌握着他的信息,他就不敢滥用你们的信息——当然,对他来说,他会认为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你想要当一个中间人。”海王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不是一伙的?毕竟,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比认识蝙蝠侠更长。”

“戴安娜。”超人说,“你的绳索。”

一阵窸窣声,然后超人用笃定的语气说:“我的话语都出自真心,我只是想尽可能保护每一个人的安全。”

“他说的是真的。”亚马逊公主说。

————

“我感到十分佩服。”管家说。

“啊哈。”布鲁斯说。

“不是您,先生。”管家说,“是对超人先生。他显然拥有十分高尚的道德观,热切的责任感以及令人信服的领袖气质。”

“还有十分膨胀的自我意识。”蝙蝠侠说,“但是,毕竟,他是个会把猫咪抱下树的人,还是个完全凭个人责任感揭发腐败问题的记者,你以为呢?”

————

“那么,超人,你改变了局势。你用自己的信誉担保蝙蝠侠不是一个敌人。”一番沉默后,海王干巴巴地说,“我想这里需要一个真正的投票,有谁可以接受把他的秘密放在蝙蝠侠手里,而把蝙蝠侠的秘密放在超人手里吗?”

“我想你们意识到了,这并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钢骨问,“我们仍然需要蝙蝠侠来解释他是如何得到他的消息的,这只是决定我们对待他的态度?”

“是的。”超人说,“只是我需要让你们知道我了解了这一情况,并解释为什么我选择这样做。”

“无论如何,我不可以。”海王说。

“虽然我很好奇面具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我没有那么急切地想知道。”绿灯说,“我可以。”

“我相信超人。”钢骨说,他耸了耸肩,“事实上,我是个粉丝。”

“我相信真言之索。”戴安娜说。

“好吧,那就有了四票。”绿灯说,“我想就不需要联系闪电侠了——说起来,蝙蝠侠怎么还没有来?”

“我把集会时间提早了一点,好和你们讨论这件事。”超人说,“事实上,我们或许还应该讨论一下该问他哪些问题。就像我想要证明的,蝙蝠侠不是敌人,我们可以表现得友好一点。”

“所以不包括‘五花大绑然后审讯’环节?”绿灯问,“太好了,我真不想告诉你我其实有所期待的。”

————

“我该出发了,”布鲁斯说,“蝙蝠侠不该迟到。”

“祝您好运。”管家说,“虽然您会说——”

“一个准备充分的人不需要运气。”布鲁斯说,微笑了。


然而这次,他可是大错特错了。


1—9


蝙蝠侠飞了起来。

这是个错误,他冷静地想,事情本不至于如此。

但是太晚了。

————————————


布鲁斯悄然落在大厦楼顶上,他的本意是潜行,

但是超人已经回过头来,说:“哟,他到了。”

布鲁斯感到不快,他不得不直面着这群超能力者们审视的目光,慢慢地走到他们面前。

一阵沉默,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先开口。

“我在这儿。”他说。

“嗨,蝙蝠侠。”超人说,看起来也有点尴尬,“今天我们聚在这里,是希望消除误会,展示友好……你可以,我不知道,自我介绍一下?”

蝙蝠侠看他一眼。

“嗨,”他说,“我是蝙蝠侠*。”

哈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挣扎了,大超。”他说,“我感到这冷冰冰的讽刺已经扎到后脑上来了。”

“好吧,蝙蝠侠。”他说,微微飞了起来,“客套话就不说了。你已经知道我们是来要答案的。你也知道我们有位女神擅长测谎,不过直接对她的绳子回答问题的人会把自己尿床的故事都说出来,我们一致觉得这样的方式不适合作为友谊的开端。所以我们换个方式,我们问,你回答,然后你只要让真言之索确认你说的都是真的就可以啦——你有意见吗?”

布鲁斯环视了一圈。

“闪电侠在哪里。”他说。

“临时有事。”超人说,“如果能赶上他会来的。”

“如果他来不了,”布鲁斯说,“我是不是还要被叫来参加第二次测谎大会?”

“用不着,”海王粗暴地说,“我们这儿的人可以做出决定。”

“我可以代表闪电侠,”绿灯说,朝他自己比了个拇指,“宇宙警察,兼职给闪电侠投选票和带外卖。”

“快开始吧,”钢骨说,“不早了。”

蝙蝠侠点点头,五位超能者或高或低在漂浮在他面前,而这裹在黑披风里的骑士冷淡地仰视着他们。他侧身向神奇女侠做了个幅度不大的邀请手势。

“女士优先。”

———

所有人都以为亚马逊战士会单刀直入地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不料她反而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做什么?”蝙蝠侠问。

“超人说你是个人类。”神奇女侠说,打量着披风里的黑骑士,“你为什么要——”

“救人?”蝙蝠侠说,用粗哑的声音打断了她,“在你们没有从天而降之前,公主,都是人类在自己照顾自己。”

“我是想说,强迫自己和另一个阶层的敌人作战。”这位公主说。

“在我看来,”骑士回答,“无人不可战胜。”

“哦?”女战士问,刷地一声将长剑斜举起来,她仍然漂浮着,居高临下地逼近一步,雪亮的剑锋映出蝙蝠侠带着面具的脸,“包括我们?包括我吗?”

黑骑士面具下的苍白唇角微微弯了一下。

“我可不能说假话。”

戴安娜笑了。

“亚马逊人赞赏勇气,”她说,扬起了眉毛,并没有放下她的剑,“但你好像是另一种类型。蝙蝠侠,你会与我们为敌,用你心中的那些诡计对付我们吗?”

“如果必要。”

“那是什么样的时候?”

“任何人成为对这个星球的威胁时。”

“谁来做这个判断?”

“历史自有公论。”

“具体一点?”

“我。”

公主又笑了。

“这可不是我喜欢的回答。”她说,“你?含糊其辞,鬼鬼祟祟的家伙,你看上去可不是个手拿天平的人。”

“我并不代表及时而至的正义。”对方沉声回答她,“我代表必将到来的复仇。”

“这听上去像个威胁。”

“也许。”

一阵沉默,女战士若有所思地端详着蝙蝠侠,而对方在她稳定的剑锋下纹丝不动。

“我不会整晚站在这里回答问题。”蝙蝠侠提醒她。

“是啊,”戴安娜说,“那么,我的问题问完了。”

她轻捷地收回了她的剑,退后一步,落在了大厦边缘的铁制扶手上。

“太好了,”哈尔说,“因为我快要开始做笔记,而大超差不多要冲上来保护你们随便谁了。”


————————————————---


*致敬1997年克鲁尼版蝙蝠侠,一个出场会微笑着说“嗨”的蝙蝠侠【。


1-10


“最后一个问题,蝙蝠侠。”绿灯侠说,“你最喜欢什么口味的馅饼?”

蝙蝠侠冷冷地看着他。

“我真的必须回答这种愚蠢的问题吗?”他转向站在一边的超人问道,后者正在掩饰一个扭曲的窃笑。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很可能是致命的!”绿灯抗议说,“如果你的回答是‘B型血’,我对你的印象就大不一样了!”

“我是一个人类。”蝙蝠侠说。

“那这个问题也是很关键的。”哈尔两手一摊,“以后带外卖的时候我就不用再问了。”

如果蝙蝠侠对绿灯侠说出“我发誓不会让你带外卖”这样的话,他苦心经营的个人形象可能就要崩塌了,因此布鲁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超人用他最严肃的语气说,“你可以告诉他你没有喜欢的馅饼。”

“我觉得这是违规的。”戴安娜提醒说,“真言之索可能会因此认为他没有诚实地回答每个问题。”

“我想这是个私人问题,”钢骨说,“其实他不用回答。”

“严肃一点,绿灯侠。”海王也说。

“我还是觉得这很重要,我拒绝收回这个问题。”哈尔说,他在眼罩下冲蝙蝠侠挤挤眼睛,“鼓起勇气,蝙蝠,我相信你可以的。”

蝙蝠侠看了他大概三秒钟。

“蓝莓。”他干巴巴地说。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在心中的某个角落,他感到一阵令人不舒服的,奇怪的暖意,好像胃被攥成了一团。绿灯问这个问题并非是插科打诨,他在试图用一种活泼的方式帮助蝙蝠侠融入新团体。但是蝙蝠侠并不确定自己能够接受这种善意,他更偏好冷淡而专业的相处模式。

“如果没有更多关于食谱的问题,”他带着一点暴躁地说,“我们就可以跳到下一个步骤了。”


“是这样吗?”戴安娜问,环顾着众人,金色的套索在她手中发光,“还有没有什么补充问题?”

“我确实还有一个疑惑未解。”超人若有所思地说,“但是,在这个时刻发问恐怕有失公平。”

他对蝙蝠侠做了一个无声的“克拉克”的口型。

蝙蝠侠冷淡地瞥他一眼。

“你好像不是很担心呀。”超人揶揄地看着他。

“如果你会因为外在的因素而改变行事的准则。”蝙蝠侠说,“那你就不适合承担你肩负的工作。”

“……真是直击右脸啊。”绿灯说。

“我倒觉得像是某种曲折的恭维。”钢骨说。

“哦?”超人耸了耸肩,“这么说,你自己是这种人喽?”

“尽我所能。”蝙蝠侠说。

“如果你不能做到怎么办?”

“我能。”

“我是说,如果。”超人说,他收起笑容,开始认真对待这个预期外的问题,“这是很正常的,对吧?有什么人死了,有什么人离开了你,有什么人对你的至交做了可怕的事情。这些都可能导致你想法的变化。让你动摇,让你怀疑自己曾经的标准——”

他没说完,因为蝙蝠侠笑了一下,他面具下的脸颊嘲讽地绷紧了。

“有人死了。”他说,“有人离开了。有人对我的至交做了可怕的事情……至今为止,我未曾改变。”

“……我道歉。”超人说,他的眉头紧皱着,“我敬佩这种精神。但是,老实说,我觉得这可能会带来另一些问题。”

他飘在那儿,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措辞。

“你不会为敌人而改变,”他说,“所以,你也不会为朋友而改变喽?”

这个问题听上去有些含糊,但又意外地尖刻。蝙蝠侠竟迟疑了一会儿。

“我,”他回答,“尽我所能。”

一阵沉默,然后超人降落到了地上。“这已经超出我们该评判的部分了,朋友们。”他说,“我想我们就到这里吧。”


蝙蝠侠伸出一只被盔甲覆盖的右手。

“你最好把手套摘下来。”戴安娜说,“只为了以防万一。”

蝙蝠侠一言不发地摘下手套,金色的绳索如同有生命力一般迅速地缠绕住他的手腕。他下意识地用出了对付测谎仪的技巧,开始控制自己心跳的速度。

“别紧张,士兵。”女神了然地说,微微笑了。

“蝙蝠侠,你是不是诚实地回答了我们提出的所有问题?”她问。

“这要取决于诚实的定义。”蝙蝠侠不由自主地说,“如果诚实指的是如实地表达个人的主观观点,而无视可能在我们有限的认识之外的客观事实的话,我应该给出肯定的回答。”

“……哦,”绿灯说,“我发现蝙蝠侠内心可能是个话唠,多可怕的消息啊。”

蝙蝠侠恼火地一挣手腕,试图挣脱出来。

“等一等,”女神说,她的表情毫不动摇,绳索并没有松开,“我还有一个问题必须确认: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蝙蝠侠咬紧了牙,一种强烈的畅所欲言的冲动在他脑子后面沸腾,推挤着他,让他头皮发麻。他花了好几秒,终于能嘶声说:“你承诺只问那一个问题——”

“你太聪明,太复杂了,蝙蝠侠。而你在回答问题时呈现出一种令我担忧的人格倾向。”戴安娜严厉地说,“我不想因为一些奇怪的文字游戏导致的疏漏给世界带来隐患。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蝙蝠侠从牙缝里咆哮道,“我是——”

“戴安娜——”超人说,他飞到两人身边。一手挡住了蝙蝠侠,一手试图去解那根套索,海王站在一边架住了他。

“这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冷酷地说。

“这样我们就又回到原点了!”绿灯也靠过来,他一只手摁在了神奇女侠的手臂上,钢骨犹豫地站在一边,“不需要——”

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蝙蝠侠被那种奇妙的神力击溃了。

“我有罪。”他说,“我是软弱的,可耻的,无能为力的。我会奋斗至死,但我将永远无法真正将我的城市从黑暗中拯救出去——”

他奋力一拉套索。绳索的末端从女神的手中滑脱出去,他一连后退了十来步,狠狠撞在高楼的栏杆上。

“收回你的问题!”他嘶声对惊讶的女神吼道,“我感到绝望——”

“戴安娜——”超人叫道。

“这太过了!”钢骨说,“公主——”

“停止它!”绿灯喊道。

“我不能收回——”

“恐惧——”

“我的人类名字是什么?!”超人高喊道。

“克拉克·肯特。”蝙蝠侠说。他坦白的声音一下子停止了。他弓着脊背靠在栏杆上,急促地喘着气。金色的绳索在他手腕上危险地垂落。

“我很抱歉。”戴安娜轻声说,“我不该这样做。”

我知道。蝙蝠侠想。冷汗顺着他的面颊流淌下来。即使在蝙蝠侠所有千钧一发的计划中,这一个也算是惊险的极致了。我知道你,戴安娜。我知道你现在不会信任我,我知道你的责任感可以压倒你个人的承诺。但我还知道你能怎样被打动,我还知道如何引导你问出一个危险却合适的问题。


你说的对,克拉克,老朋友。他一边用略微颤抖的手指把绳索扯开,一边想,我不是个容易改变的人。



1-尾声


在这个时候,一切事情都还是掌握在蝙蝠侠的手上的。他已经完美地度过了这一关,用一些尚在接受范围内的代价获得了那些他既熟悉又陌生的老朋友的信任——或许还有敬畏和同情。这种同情他可以利用,也可以在未来的合作中抹去。不管怎样,这个糟糕的晚上即将过去了,他将得以保留那些他不想透露出去的秘密。

然而闪电侠偏要在此时打来了一个电话。

这不是无法预料的,但它出现的方式绝对是毫无逻辑的,绝对意外的,再精密的计划也无法阻止的。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巧合。

就在他即将解开那条蕴含着神之力量的金线的时候,哈尔接起了电话,“嗨,闪电。我们,呃,已经结束了。世界没末日。大家都活着。是啊,超人,我,公主,”他在一片沉默中说,“亚瑟?你们甚至说过话吗?上次见面他对你说了什么?”

告诉你了,这是一个完全无法预料到的巧合。闪电侠提到了海王的名字而绿灯侠开了个玩笑。而这个玩笑偏偏是个问句。并且恰恰是蝙蝠侠想要隐藏的一系列愚蠢问题中的一个。

蝙蝠侠在第二次经历的正联之夜中绝对和海王说过话。也许他只是忘记了,也许只是那些话无关紧要,或许是因为他并没有把这个全新世界的海王真正当做自己认识的那个。不管怎样,在一片寂静中,他的指尖摁在真言之索上,在久违的松懈之中,自动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现在看着你,与尸体无异。”他沙哑地说,“仅此而已。”


短暂的寂静。

“蝙蝠侠。”戴安娜说,她的语调低沉而危险,“上次见面时,我和你说了什么?”

——————————————


蝙蝠侠飞了起来。

他的身体重重跌落下去。

这是个错误,他冷静地想,这是我的错。事情本不至于如此。我本可以在一开始讲清楚一切。也许那会很尴尬,很痛苦。但会比这个更容易控制些。

但是太晚了。


————————————————————————


布鲁斯猛地惊醒过来。他仰着头,重重喘了一口气。

我没有死。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我被抓住了。他随后意识到。有人在看守。

他抽动了一下手腕,束缚他双臂的铁链在头顶发出干涩的碰撞声,粗糙的沙粒滚落在他干燥的面具上。

他缓慢地四顾,小心地确认这地牢的位置。

四个看守。狭窄的通道。门在上方。

他们的肩头有徽章。

布鲁斯眯起眼睛,试图看清那个红色的图案。

那是——

一声巨响,什么东西从空中精准地砸落进来,烟尘四起,像一枚沉重的导弹头。

那不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人。

布鲁斯睁大了眼睛。他太惊讶了,都忘了思考。


超人直起身体,缓缓向他走来。




——第一章完——

评论(38)
热度(244)
  1.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