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BvS】【SB】【G】与你同行 END

看了JL新预告,里面有梦境和誓言,忍不住把这篇翻出来再看看。


—————



简介:作为一个梦境伙伴,克拉克不能做得更出色了。

 

1.

“你这是在逃避问题。”克拉克说。

“我是蝙蝠侠。”布鲁斯说,“我不逃避问题。”

“那上次阿尔弗雷德问你有没有喝完蔬菜汁时你在干什么?”克拉克问。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一回事。”

“本质上说没什么不同。”克拉克说,他叹了口气,向四周看了一圈,无奈地把两手一摊,“拜托,布鲁斯,这肯定是你的梦。”

“敏锐的观察,”布鲁斯说,“真是多谢你提醒我了。”

他们正站在一条八十年代的破旧街道上,暖黄色的路灯打在街头,巨大的电影海报贴在不远处的建筑物上,雪花缓慢地飘落下来。这一切看上去似乎非常现实,但是并不,因为雪花落下来,直接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我不该在这儿。”克拉克说,显而易见地了解这个即将发生的故事,而且显而易见地非常尴尬,“为什么我会在你的梦里呢?”

“我知道很多人能这样做,”布鲁斯说,“而你可不是我梦里出现过最奇怪的东西。”

“我很确信现在是白天,”克拉克说,“你和戴安娜有约,记得吗?”

“约好去见你。”布鲁斯说。

“我并不介意等。”克拉克耸了耸肩,“她嘛。”

说到这里的时候,雪突然变得更大了,剧院散场的声潮遥远地响起,小巷尽头的一扇小门打开了,说话声模糊地传来。

“平庸?布鲁斯,你也这么觉得?”

“爸,这次我得同意妈妈。”

 

“我们最好现在就走。”克拉克突然说。

“别傻了。”布鲁斯说,他站在原地,双手插在大衣兜里,表情很是冷淡,“你走不了的。”

“为什么?”克拉克说,他穿透那些虚无的雪花,一下拉住了布鲁斯的胳膊,“我们离开这里。”

“要是能离开,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赶出去。”布鲁斯烦躁地说,“你——”

他抵抗了一下,但和超人较量腕力恐怕不是蝙蝠侠做的最好的决定。他们在这条小巷上飞跑起来了,大衣下摆碰撞在一起。雪花织成绵密的罗网,似乎一直笼罩到世界尽头。他们逃离昏暗的街巷,向它所通往的、灯火通明的市中心冲去。那柔和的白光似乎近在咫尺,但跑了很久,也仍然没有到。

“我告诉过你了,”布鲁斯说,虽然在狂奔的过程中,语调也仍然很平稳,“你跑不出这里,我试过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克拉克说,“而且你忘了一件事情。”

“哦?”布鲁斯说。

这穿着棕色大衣的年轻人透过方框眼睛对他笑了笑。

“我会飞啊。”他说。

突然之间他们飞起来了,速度非常快,越过了路灯,越过了剧院,越过了落不尽的雪花,径直撞进了那片明亮的白光里。身后似乎传来隐约的叫喊声,但是都听不清了。

 

2.

“怎么样?”克拉克问。

“放我下来。”布鲁斯说,“还有把你的外套穿回去。”

“你对我的制服有什么意见吗?”克拉克问。

“太明亮了。”布鲁斯说,“而且我可能会把你们弄混。”

“什么?”克拉克说,他环顾了一下,“等等,你到底有几个噩梦?”

“这个不算噩梦吧。”布鲁斯说。

“那么,”克拉克评价说,“你对噩梦的定义倒是很严格的了。”

他们正俯视着一整片荒芜之城,广袤的平原上黄沙席卷,悬停的外星战舰在焦黑的大楼上投下畸形的阴影。肉眼所及之处,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只有残损建筑上的浓烟冉冉地上升。

“这是大都会吗?”克拉克问,“我看到了星球日报的雕塑。”

“我们最好让一下。”布鲁斯说。这时一道红光呼啸着从他们身边疾掠过去。

“咦?”克拉克说,“那是我吗?”

“估计这回超级速度不能派上用场了。”布鲁斯说,“这不是一个关于逃离的故事。”

 

“我明白了,”克拉克说,他们站在洞穴的一角,看着士兵把被击昏的蝙蝠侠悬掉在锁链上,这些士兵肩上都带着一个扭曲的超人标志,“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你内心真阴暗,是不是?”

“随便你怎么说。”布鲁斯沉着脸说。两个人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道歉。”

“你是蝙蝠侠。”克拉克说,“你不道歉。”

“这又不是真的。”布鲁斯硬邦邦地说,“以及我当然会道歉。”

“比如?”克拉克说。

“他来了。”布鲁斯说。

超人向蝙蝠侠走来,他眼中泛起红光,炙热的激光爆射出来,在克拉克叫出声之前,窄小的地牢中已经躺满了死人。

“开什么玩笑?”克拉克叫道,“我就这么滥杀无辜?你是认真的?”

“闭嘴。”布鲁斯嘶声说。这个凶暴的超人几步迈到蝙蝠侠面前,一把扯下了他的面罩,天神般的面孔危险地紧绷。

 

“好吧,”克拉克自暴自弃地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杀了我。”布鲁斯说,“用他的——”

 

“这不是你,”蝙蝠侠开口说,他的声音粗粝如砂石,“我知道这不是你,克拉克。”

 

“手。”布鲁斯说。

 

“你对我一无所知。”超人说。

“足够多了。”蝙蝠侠低沉地说,他毫无遮挡的双目凝视着超人扭曲的面庞,“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从未谋取权力。我知道在内心深处,你只是一个心有所爱的男人。她让你担忧,让你绝望,让你痛苦,这一切推动着你……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想做些好事,克拉克,这世界不该如此待你。”

超人同样凝视着他。有那么一刻,他眼中的红光褪去了,他的神情几乎是温柔的。

“那是谁的错?”他柔声问,把右手放在蝙蝠侠的脸颊上,“谁辜负了我?”

蝙蝠侠深深吸气,他深蓝色的双眼合上又睁开了。

“我。”他说。

 

“住手!”克拉克喊道。他冲上去得那么快,布鲁斯都来不及告诉他那是没有用的。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肉眼无法分辨的毫秒之间,两只能撼动星球的手沉重地撞在了一起,在超人的手指插进蝙蝠侠心脏之前,克拉克架住了他。

“滚开。”克拉克咬着牙说,拽住这个身穿鲜艳制服的超人,把他远远甩了出去。

 

 

3.

“我受宠若惊。”克拉克说,他脸上有一个微笑。

“闭嘴。”布鲁斯说。

“你脏话说得太多了。”克拉克说,“阿尔弗雷德会怎么想?”

“你现在又变成管家了吗?”布鲁斯说,“你是不是还要客串他妈的毁灭日?”

“注意语言,布鲁斯少爷。”克拉克说,“毁灭日有点早了,距离那个还有半小时吧。”

“我怎么觉得你感到高兴?”布鲁斯尖刻地说,“迫不及待被我揍扒下了吗?”

“至少这是一场酷炫的战斗。”克拉克说,“而且是我有印象的部分。”

“我从楼顶把你摔下去的部分,还是把你甩飞起来撞断梁柱的部分?”布鲁斯问。

“嘿!”克拉克睁大了眼睛。

“好吧,”布鲁斯说,“我道歉。”

“你是蝙蝠侠。”克拉克说。

“闭嘴。”布鲁斯再次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比较惨烈的阶段。超人挣扎着爬起来向蝙蝠侠冲去,而蝙蝠侠仰躺着向他射出第二颗氪石弹。

“不好意思。”布鲁斯嘀咕说。

“你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情,是吧?”克拉克问。看着身着重甲的蝙蝠侠勉力爬起来,从墙边扣下盥洗水池,他面具被打碎了一半,眼中满是凶光。“我是说,这确实挺残酷的啦。我们至少都被称作英雄,但是像野兽一样在泥水里翻滚,用肮脏的手段厮打……”

“你被称作英雄。”布鲁斯说,“我只是个罪犯。”

“我调查过你,”克拉克说,“我知道你有你的准则。”

“希望如此。”布鲁斯说。

 

他们不说话了,场景变幻到了满是碎石的大厅里,蝙蝠侠沉重地喘息着,那把弑神的长枪散发森冷绿光,铿然一声在他手中展开。

“这个会如何发展?”克拉克问,“我该如何阻止他?”

“我建议你不要。”布鲁斯说。

“你是说我们就这么看着吗?”克拉克说,“我以为我们要离开这些梦?”

“我也告诉你了,有些并不是噩梦。”布鲁斯说,“任它发展,比打断它效率会高一些。”

“等下,”克拉克说,“可是后来——”

整个地面突然发出一声深沉的钝响。蝙蝠侠手持着那柄长枪,缓缓抬头向上看去。只见这座古老建筑的四壁开始剧烈震动起来,随着一阵尖锐的碎裂声,沉重的岩石穹顶崩塌了。无数巨大的花岗岩石块汹涌地倾泻下来,瞬息之间,就把整个地面淹没了。

 

“这是什么鬼?”克拉克盯着这片残骸说。虽然梦境中的石块并不能伤害他们,他还是带着布鲁斯飞到了半空,“你在逗我。”

“注意语言,肯特少爷。”布鲁斯说,“好吧,我知道这个逻辑有点薄弱。”

“你想表达什么?”克拉克问,“因为哥谭建筑的质量问题,超人和蝙蝠侠都不幸罹难?毁灭日可怎么办呀?”

他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废墟中的岩石振动了一下,哗然一声,一块断裂的柱子被推开了,一个人站了起来,他身上的制服已经残破,但是那月色阴影下闪烁的红披风——无疑是超人。

超人站在废墟里,向四面看了一下,他微微垂下头,似乎在沉默地致意。

然后他飞走了。

 

“走吧。”布鲁斯说。

 

4.

“你心态有问题。”克拉克说。

“谢谢你,医生。”布鲁斯说,“我八岁起你就这么说。”

“一个人的死不能解决另一个人死掉留下的问题。”克拉克说。

“相信我,我知道。”布鲁斯不耐烦地说,“在这一点的认识上,我是很有发言权的。”

“但是你——”

“我不会代替另一个人去死。”布鲁斯说,“不管他的生命是不是比我有价值。你太自以为是了,外星人。这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太棒了,”克拉克说,“有人因为我死了,和我没有关系。你猜怎么着,这听起来有点耳熟——”

布鲁斯狠狠推了他一把,几乎让他一个踉跄。

“你什么也不知道!”他咆哮说,“你看!”

他的手指着他们正前的方向,而那是又一个几乎毁灭殆尽的城市。长着金属翅膀的外星人从他们头顶上空尖啸着掠过,战机残骸伴着滚滚浓烟,和炸弹一起向建筑砸来。

在他们说话的当口,空中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两道红光从厚重的云层中直射出来,像两枚导弹一样深深扎进大洋深处。平静的数秒之后,海洋炸裂了,数十米高的浪潮拍向港口和天际,水面漾出一个可怕的大坑。然后海水涌上来了,推出一艘焦黑的巨舰,它拦腰断成了数截,像个摔坏的玩具一样漂浮在水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克拉克问。

“这么精彩的剧情,你能错过的可不多。”布鲁斯说。

“达克赛德。”克拉克说,“你们在哪里?联盟在哪里?”

他们的目光重新落回城市中心。在滔天的浪潮里,海王出现了。他正在召唤鱼群接住落水的市民。街道上闪电侠快得像一道红线,忙着从即将坍塌的建筑中救人。钢骨身边堆满了未拆卸的炸弹。云层高处传来一声威猛的长啸。几个小小的身影和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纠缠着跌落下来,在港口上砸出一个蛛网般的大坑。其中一个是神奇女侠,她金色的绳索勒住那怪物的颈项,长剑狠狠向他眼中扎去。绿灯紧跟在一边,用粗大的锁链紧扣住他的身躯。就在这紧要关头,对方眼中红光暴涨,光线居然分别转过几个弯正撞在束缚他的两条锁链上。哈尔的幻锁碎裂了,而戴安娜被弹飞了出去。一道光线余势未尽,笔直地扎向戴安娜的背后。就听到铿然一声脆响,什么晶亮的东西正拦在他们之间,随着那光线一起被炸飞了出去。

那突然出现的是一面闪烁奇异光芒的镜子,已经碎了一地。而持着它的正是蝙蝠侠,黑甲残破,披风撕裂成了两截。这一下摔得显然不轻,他后背抵在一堵断墙上,一时竟没能起身。他抬起头,瞥了一眼海面上黑云覆盖的天空。然后咬牙抓住自己的手肘,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也能听到骨节发出合臼的咔擦一声。

克拉克望着这场景。

“我应该……”他迟疑地说,回头看看布鲁斯,“我——”

布鲁斯再次推了他一把。

“快去!”他凶狠地说,听起来甚至有一点绝望,“飞起来!”

克拉克飞起来了,他的大衣落在了地上。眼镜也落到了一边。他直直地迎着达克赛德飞去。披风带起的劲风在海面上掀起一阵浪潮。达克赛德的面孔重新转向戴安娜,他的双眼大张,汇聚出血红的射线——克拉克一头撞在他胸口,积聚他所有的冲劲,把他整个撞飞了出去。

地面上传来惊呼的声音,还有狂喜的嚎叫。但是他一瞬间只是微微眯起了眼睛——森黑的云层被撞出一个尖锐的裂口,一线金色阳光利剑般穿刺出来,正把他笼罩其中。克拉克转过身去,看向脚下的人群。红披风烈烈飞舞,他的目光遥遥地与布鲁斯对上了。

 

 

5.

“我不喜欢这个梦。”克拉克说。

“我也是。”布鲁斯说,“它还是第一次出现。”

“什么?”克拉克说,“你们与达克赛德战斗的经历?”

“不,是你。”布鲁斯冷冷地说,“你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场景出现。”

“我猜我做得不错?”克拉克问。

“糟糕透顶。”布鲁斯说,“正是我今天最不需要的那个。”

“好吧,是你叫我干的,不客气。”克拉克说,“所以接下来还有什么要解决的问题,因为如果差不多了,我们还有一个约会要赴。”

布鲁斯看了他一眼,指指面前的场景。

“今天真正需要的那个。”他说。

克拉克探头看去,“咦”了一声。

“妈妈。”他说。

 

这是一片展开的玉米地,但是落满了枯败的叶子,看起来很是凄凉。玛莎·肯特挽着一个松松的发髻,倚靠在篱笆边上。

她面前站着穿一身黑色大衣的布鲁斯,他紧紧抿着唇,眉头皱起,看起来和克拉克身边这个一模一样。

“我很抱歉。”他低声说,“我绝不愿意这样做。”

“你道歉已经有一百次了,布鲁斯。”玛莎说,她看起来反倒神情柔和,“我告诉过你们了,去做该做的事情,他也一定会同意的。”

布鲁斯沉默不语。

“我明白你的心情,”玛莎说,“你尊重他,你想像对待朋友和战士那样对待他,不愿惊扰他的安眠。但是这是这个星球存亡的时刻了,即使是她所养育的骸骨,也该试着为它而战。我的儿子已经用他的生命来保卫地球,他不会吝啬于贡献出他的残躯的。”

“这绝不是那种……毁灭日那样的东西。”布鲁斯说,“我知道军方有这种想法,但是只要我还活着,这就不会发生……我不会让他变成杀死他的那种怪物。”

“我有你的承诺。”玛莎柔声说。她把苍老的手指放在布鲁斯的手背上,“去吧,孩子。”

布鲁斯转过身去了,他迈开步子往衰败的玉米田中走去,在小径的尽头,站着戴安娜的身影。克拉克看着他。

“是这个,这是你今天的约会,”他说,“你要把我挖出来?你们想研究我的基因信息,帮助你们对抗达克赛德?”

“显而易见。”布鲁斯说。

“这可能有点吓人,”克拉克说,“我没有做防腐措施。”

“不是今天最吓人的事情。”布鲁斯说,“我好久没有梦到你了,克拉克。但是即使你阻止我,我也不能选择停手了。”

“我可能会责备你的。”克拉克说,“也许我很不高兴你们这样对待我。我是说,我被氪石攻击,我被脏弹轰炸,我被毁灭日刺穿胸膛,这已经足够了吧?”

“我知道。”布鲁斯说,“我很抱歉,克拉克,我发誓要守护这个星球,我要保住这个世界,这件事情比其余的重要得多。我必须尝试所有可能的办法。我不能想太多。”

他说得很缓慢,很坚决,神情毫不动摇。克拉克看着他。

“我们甚至不是朋友。”他说。

“是啊。”布鲁斯说,他停了好一会儿,“但我们有过机会。”

漫长的一段沉默,他们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墓碑之前。两把铁铲倒在荒草地里,克拉克说:“去吧,布鲁斯。去挖出那六尺之下的躯壳,去窥探氪星最后之子的最后遗产。你得到我的许可了。”

“作为一个梦境伙伴,你不能做得更好了。”布鲁斯说。

“别傻了,”克拉克说,“你知道超人,他当然不会介意的。”

“那并不会让我感觉好一点。”布鲁斯说。

“是啊,因为你是这样一个内心阴暗的傻瓜。”克拉克说,他脸上带着鼓励的微笑,“不过你坚守承诺,去恪尽你的诺言,耗尽你的鲜血吧,黑骑士。”

布鲁斯几不可察地笑了一下。他弯腰把铁铲拾了起来。锵然一声,把那铁器的尖端深深扎进了黄土里。

“这个誓言是在你的坟前立下的。”他说。

 

END

 

评论(59)
热度(546)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