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BvS][SB][G]态度问题 END

简介:超人回来了,一切都很完美。唯一的问题是,蝙蝠侠好像有点态度问题。

 梗来源于亨利答综艺采访:

“——做蝙蝠侠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他有点态度问题。”

“——做超人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蝙蝠侠有点态度问题。”


1.

“……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响,”闪电侠说,向上做出一个夸张的手势,“达克塞德倒飞了出去,超人出现在了那里。”

“喔噢。”黑金丝雀说。

“是啊,喔噢。”闪电侠说,“那场面真是惊人极了。你知道,海面上满是火,太阳升起来……所有人都呆住了,仰着头,傻乎乎地看着他。”

“然后呢?”她问。

“然后?”闪电侠耸了耸肩,“永远破坏气氛的那个人出现了。蝙蝠侠。他和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好像超人不是死了一整年,而是上街买了份外卖。超人冲着他飞过去,他们认识,是吧?我们都以为会有个拥抱呢。结果他就站在那里,看着超人然后说:‘下一轮攻击马上就要到了,去把东南方向的缺口补上。’”


2.

“并不是说,我想要个归来派对之类的。”克拉克说,“但是,说真的,你们怎么一点也不惊讶?我还活着!”

“新闻工作者的第一要素,”派里冷酷无情地说,把一叠样稿丢到他怀中资料山的顶端,“就是处变不惊。看着外星飞船轰掉办公楼,眼睛都不能眨一下。起死回生有什么稀奇的,我一礼拜听到三次,还都没附带一张有效的医疗证明。”

那份稿子差点敲歪了克拉克的眼镜,他歪头试图把它蹭回去,派里伸手替他扶正了。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小伙子。”他微笑了一下,随即粗声说,“还有别想什么归来派对了,以为你是超人吗?”


3.

“我的主编一定会喜欢你的。”克拉克忍不住说,对方回以他一个高深莫测的凝视,“我是说,我知道你收购了报社。还有,谢谢你照看我妈妈。”

“份内之事。”蝙蝠侠回答,递给他一张金属卡片,“通讯、定位,以及联盟的身份证明——除非你并不想接受它。”

克拉克看着角落的字母,编号是十七。

“你们发展得很快。”他说。蝙蝠侠隔着护目镜沉沉地看他,然后他意识到主语中的歧义。

“我收下了。”他说,“多谢。”

蝙蝠侠点点头,他像星球日报的主编一样,用一句警告结束谈话。

“别把生活带进工作里。”


4.

戴安娜觉得这很好玩。

“典型的布鲁斯!冷淡得像座火山。”她说,“别介意,孩子,去向他要另一张卡片。”

“什么?”克拉克问,差点没接住那架直升机。

“编号是一的那张。”戴安娜说,飞过来助他一臂之力,顺便冲他眨眨眼睛,“当你这么做的时候,记得要招呼我一声。”


5.

克拉克当然没这么干。

“情况有点复杂,”他对他妈妈说,“我不知道怎么和他打交道。他看起来也不想搭理我。”

“我以为你们是朋友!最好的那种!”玛莎惊讶地说,“他每个月都打电话来!”

“这个嘛,”克拉克说,“关于我们的交情,他提到过哪些部分?”

“外星怪兽?”玛莎说。

“哦。”克拉克说,“这很好,因为前面的就比较尴尬了。”

他又想了想:“为什么你觉得我们是朋友?我从没提到过他。”

“很正常嘛,”玛莎说,“哪个男孩没有一个秘密的好朋友呢?”


6.

“我妈妈觉得你应该来吃饭。”克拉克说。

布鲁斯看起来不太高兴。

“你不是应该采访吗?”他粗暴地问。

“可是你拥有这家报社。”克拉克提醒他,“感觉我最好不要惹你。”

这个场景太好笑了,布鲁斯·韦恩,拿着香槟杯,穿着昂贵的西装,因为一个彼此间的老梗而像蝙蝠侠那样瞪他。

“别把工作带进生活里。”克拉克建议他。

“我正在工作。”布鲁斯严厉地说,他走掉了。


7.

“这难道不是很不可思议吗?”克拉克说,“我的意思是,我才是我们两个之中差点被对方用长枪捅穿的那一个!”

“合情合理,”蝙蝠侠的管家从容地告诉他,把茶盘放在他面前,“如果情况反过来,他就不会这么在意了。”

克拉克发了一会儿呆。

“挺合理的。”他不得不说。


8.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运作的。”卢瑟说,把脑袋抵在铁栏上,用一种可以令超人寒毛直竖的视线打量他,“不过看起来很有研究价值。”

“下辈子吧。”克拉克不客气地说,“你说要我来,我来了。现在把你知道的关于天启星的事情说出来。”

“哦,那个其实不重要。不是最重要的。”卢瑟咬着手指,“我想和你聊聊天,之前我们的交流太短暂啦,你不觉得吗?”

“已经足够你试图谋杀我女朋友、我妈妈和我本人了。”克拉克说,“哦,还有布鲁斯和整个大都会的居民。”

“那都是附带损失,”卢瑟告诉他,“因为我打算除掉的只有你一个——顺便说,布鲁斯?你们这么快就打得火热啦?这可不太容易啊。”

“认真的吗?”克拉克简直要笑出来,“同一个策略玩两次?再说一句无关的话,我就离开了。”

“哦,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只有一句话。”卢瑟慢条斯理地说,“你们最近大概是太忙于拯救猫咪了,蝙蝠侠有没有抽空和你提起过,他把他的石中剑藏到哪里去啦?”



9.

“我必须得问你。”克拉克说,“我不想显得很正式,但是这确实是个——”

“你没有一落地就想起这回事,我已经很吃惊了。”布鲁斯说,站在他洞穴的一角,他没带面罩,但看起来尤其阴沉,“韦恩科技做了一些后续研究,铅是唯一可以阻挡它的辐射的物质。如果你要保管它,直接连这个箱子带走。”

“留着它徒增风险。”克拉克说,“我可以直接把它扔进太阳里面。太阳核心的温度可以烧毁一切物质。”

蝙蝠侠沉默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想说什么。

“那就这么解决了。”


10.

“我从没想过我会说这样的话,”克拉克说,愤怒让他的面孔扭曲,“但是卢瑟提醒过我了——”

“这只是个应急预案。”对方冷静地说,但是当克拉克升起来俯视他的时候,蝙蝠侠后退了半步。这场景惊人地呼应了记忆中的某个瞬间。“只是用来防备某些突发情况。”

“比如遇到地球上的另一个危险的氪星人,好像我还不是最后一个一样。”克拉克说,“你知道最可笑的部分是什么吗?我居然是因为调查可能威胁到维克多的精神病毒才发现这回事的。你到底在你的洞穴里干什么,韦恩?所有人都信任你,把你当成领袖。是你建立了这个联盟,结果你只是想找到机会除掉它?”

“你知道不是这样。”布鲁斯说,“你知道我们在为这个星球布置防线。”

“我不知道你到底如何定义‘我们’,”克拉克说,“这简直不可思议,因为我明明已经体会过一次了。我爱这个世界,布鲁斯,我可以为她去死并且我这么做了,而我觉得这会对你有所触动。我知道我们的开场很不愉快,但我从坟墓里爬出来,一秒钟内就决定信任你。我再一次见到阳光的那天,所有人中我向你伸出手。因为那天晚上我直视了你的眼睛,因为我相信你理解我的感受,我相信我们的交流意味着什么——”

“它当然——”布鲁斯说。

“——而事实是什么也没有,直到今天你仍然把我当做异类。”克拉克把话说完。

布鲁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克拉克看着他,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怒火更甚。

“我不能视而不见。”他冷酷地说,“如果你有一个针对联盟成员的武器库,我不能为你隐瞒它。”


11.

“这本来是为你准备的。”布鲁斯说,把卡片递给克拉克。是那张编号为一的联盟卡,左上角用金色标出了S形盾,“我希望你拿着它。”

克拉克开口欲言。

“你决定告诉他们,没什么好指摘的。”布鲁斯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盟友,也不是领导这个联盟的最佳选择。我甚至不能让自己做一个坦诚的朋友。不能说我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这可能不是最好的时机,也不会影响我的决定,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知道。”他停顿了一下,说,“我们的交流并非毫无意义。你的,我们的友谊对我意味着很多。我曾经坠入黑暗,我对世界愤怒不已,但你让我意识到生命中仍然有希望。在战斗濒临绝境的时候,关于你的记忆激励我前行。如果我认为你和人类不同,那是因为你远远地超出我们。我或许配不上一个朋友,但是你确实可以,克拉克,你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克拉克半晌没说话。

“喔噢,”他终于说,把那张卡片捏在手里,“这……我很感动。但是有一点你误会了,布鲁斯,联盟没崩溃呢,我还什么都没对他们说。”


12.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拜托,”克拉克说,耸了耸肩,“我们已经因为没听对方把话说完打过一次架了,难道我不应该冷静一下回来听你解释吗?”


13.

“也就是说,你们想设立一个监察机构。”哈尔说,“倒不是很难理解,毕竟我一直担心有一天蝙蝠侠会变成坏人然后奴役我们统治全世界。”

“你最近的轮值时间太少了吗,绿灯?”蝙蝠侠问他。

“看!”哈尔说。

“我个人对此意见不大,”戴安娜说,“我知道纵使神祇也会误入歧途。但是如果出现了问题,如何才能压制我们?听起来这才是最难的部分。”

“这个不用担心。”布鲁斯说。

“这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戴安娜问,她扬起了眉毛,“你真的这么有信心?”

布鲁斯笑了笑。

“等一下!”克拉克在她提起盾牌之前说,“这个问题我们下次再说!”

“但是谁来做那个法官?”亚瑟问,“谁来监视守望者?”

“我觉得我知道答案。”维克多说,“怎么说呢,如果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能够相信。我会选择你们。”

“随你们喽,”巴里说,“因为这个理由和你们拉我进联盟时那个听起来还蛮像的。”


14.

“所以要解决这件事情并不难。”克拉克说,“关键是你要有个开放的态度。”

“哈,”布鲁斯说,“现在是超人讲堂时间了,让我把它发到早安美国上去。你在录像吗,阿尔弗雷德?我告诉你要一直录像*。”

“并没有这回事。”管家优雅地说,“并且我觉得现在是年轻人谈心的时间,我厨房的水龙头好像忘记关了。”


15.

“我是认真的,”克拉克说,“你看,你预设我并不会信任你。但是我能做到这一点。戴安娜,巴里,哈尔……他们都能做到。你只是需要给我们更多的信心。”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指出你的错误,”布鲁斯冷淡地说,“但是他们会同意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站在我这边。”

“你说的对,这是我创立的联盟。”他说,“但我并不是一个足够令人信服的领导者。太多黑暗,太多秘密,太多漏洞。我不是一个光明坦荡的人,我也不打算那样做。当我做这些后备计划的时候,意味着我决定下手毫不留情。坦白说,肯特,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信任我。”

“也许和你差点杀了我有关吧。”克拉克说。

“很好笑。”布鲁斯说。

“别误会,”克拉克说,举起双手来强调这一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这件事的,布鲁斯,我们从没有谈起过。你似乎因此觉得你不值得信任,但对我来说恰好相反。”

布鲁斯凝视着他。

“我证明了我是一个轻信、易怒、可以被感情控制的傻瓜。”他说。

“你证明了即使在最疯狂的时候,你也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克拉克说,“我是超人,布鲁斯。我见过人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去做可怕的事情。我见过最疯狂的人最疯狂的时刻。我知道在那个时候停下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是惊人的激情,惊人的自制,和令人惊叹的道德标准。你认为我是一个凶手,你知道给我一丝喘息之机,杀死你只要转瞬的时间,但是你停下了。就凭这一点,我知道你在最极端的时刻也不会滥用交给你的力量,布鲁斯,你的底线比你想象得要坚固得多。”


16.

“你是用这种逻辑写稿件的吗?”过了一分钟,布鲁斯说,“我简直要怀疑你的专业水平了。”

克拉克没理他。

“所以,我并不介意把氪石交给你。我知道你有制约我的决心和力量,我也知道你冷静到足够甄别正确的时刻。”他说,“但是,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生气?”

布鲁斯叹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地面。

“我猜是因为我几乎等于拒绝了超人光芒万丈的友谊之手。”他阴沉地说,“我还猜你寻找一个对我大吼大叫的机会已经很久了。”

“既然你这么说,差不多从我第一次请你吃晚饭开始吧。”克拉克说,“说真的,韦恩先生。即使作为老板,你的拒绝也粗鲁得令人发指了。”


17.

“我不确定你怎么理解这件事情。”布鲁斯说,他终于从紧绷的站姿挪动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按了按眼睛,“但是一般来说,如果我时刻准备着在必要时候暗算某个人,我不会和他交朋友。”

“如果你成为世界的威胁,”克拉克说,“你愿意让我来阻止你吗?”

“当然。”布鲁斯说,“然而——”

“我都不介意,”克拉克说,“不明白你有什么好介意的。”

“我——”布鲁斯说了一半,又停下了。

克拉克看着他,这个没带面具的蝙蝠侠摇摇头,露出一个短暂的微笑。

“我觉得还能找到一打理由,”他说,向克拉克伸出一只右手,“但是这么做实在是太愚蠢了。”


18.

克拉克无视了这个握手,上前拥抱了他。

“你欠我这个。”他说,“我至少两个月前就需要它。”

“去向闪电侠要,”布鲁斯冷冷地说,“他是个抱抱熊。”

“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克拉克说,“你可以用蝙蝠侠的声音说一遍‘抱抱熊’这个词吗?”


19.

“还有,反正话都说到这里了。”在这个友好的要求遭到拒绝后,超人再次建议说,“我想知道你还有没有更多‘不是最佳时机’的演讲,因为我觉得——”

“外星人,”蝙蝠侠从喉咙里警告他,“从我的城市里滚出去。”


20.

“差不多就是这样。”克拉克说,“所以你们看,蝙蝠侠最大的问题就是态度问题。”

整个少年泰坦都敬佩地看着他。

这时他的通讯器尖锐地响了一下。

“那是什么信号?”康纳问。

“呃,”克拉克说,从座椅里跳了起来,“今天的课程结束了,看来我遇到了点问题。”

“超人能遇到什么问题呢?”罗宾问。

克拉克给了他意味深长的一瞥。

“蝙蝠侠有点态度问题。”他说。



END



*乐高蝙蝠侠电影梗

评论(31)
热度(615)
  1.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涛动~鹰飞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