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情理之中18-21

必读: 
1.BvS预告片衍生。配对为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确认后再进入,楼主不接受关于CP的批评

2.限制级语言,没有肉
3.灵伴梗:每个人类出生时身上的某一部分有个特殊标记,当你和你的真爱接触时,它会提醒你这是对的人。

飞机上随便写了点

18.
“跑!”蝙蝠侠厉声说。
“别急。”卢瑟说。
“你——”
“嘘,嘘,我的朋友。”卢瑟说,他的脸上甚至带着笑,“我还没有把查尔斯·韦伯介绍给你吧,不过你们已经见过面啦。你好啊,查理,感觉如何?”
那个面目狰狞的基因改造人——查理,仍然蹲在屋顶上,他扭曲的面孔上浮现出疑惑和谨慎的神情,显然,蝙蝠侠评估着,他的行动带着蛮横的兽态,但仍然具有人类的思维能力。
“如你所见。”查理说,他的声音嘶哑,好像声带遭到了破坏,“卢瑟,你付钱给我,让我遭受种种残忍的折磨,成为这个鬼样子……可现在我发现,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了。”
“嗯。”卢瑟说,用科学家的思量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他看上去如此镇定,以至于显得他身边全神戒备,做好战斗准备的蝙蝠侠显得有点可笑,“是的,我可以理解,拥有这样等级的力量,钱是很容易搞到手的。”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个话题。
“你现在感觉如何?”他问,“你尝试过飞行吗?你为什么不能飞?我知道.......”
一道激光打在他双脚之前。
“莱克斯·卢瑟!”变异人咆哮道,“我不再是你的玩偶了!”
“喔。”卢瑟说,“我确实没注意到这一点。”
“我们之间的合约作废了!”查理吼叫道,“而且我要杀了你,在你身上扎一万针!让你偿还我受到的痛苦!而你的一切装腔作势都不会有效!”
“这个嘛。”卢瑟说,他看了蝙蝠侠一眼。
“公平地说,”蝙蝠侠说,“我不想帮你。”
“多么无情。”卢瑟说,“不过没关系,我预料到这一点啦。”
他无动于衷的神态把变异人彻底激怒了。
“不——许——“他咬牙切齿地吐出词语,眼睛再次变成了红色,“——无视我!”
“等等!”卢瑟举起手喊道,“等一下。”他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遥控器。
“我刚才说他是几号来着?”他问蝙蝠侠。
“......十二。”蝙蝠侠说。
“谢谢。”卢瑟说,愤怒的变异人当头向他扑下来,而他按了一个按钮。
那一瞬间许多事情同时发生。查理以野兽般的姿态向卢瑟扑来,蝙蝠侠飞身上前把卢瑟推向墙角。一道血红的激光打向蝙蝠侠背后,同时铿然一声,一个红蓝相间的人形同导弹一样从空中落下,挡在光束和蝙蝠侠之间,地面碎石和披风一同翻起。然而他来得及时,却并无必要,因为在他落地之前,那红光就溃散了。
“怎么——?”超人说,一手保护性地横在身后。他蹲踞不动,盯着地上的变异人。
蝙蝠侠转过身来看这个场景。
查尔斯·韦伯瘫倒在地面上,身上所有的肌肉都在抽搐。他抬起手来抓住胸口,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喘息声。几乎在一瞬间之内,他从一个能击伤超人的怪物,变成了一个濒死的废人。
“救.....”他呻吟说,身体扭曲起来,那种痛苦的姿态可以令最铁石心肠的人心中怵然。泪水从他浑浊的眼球间滚落出来,“痛.....”
“你对他做了什么?”蝙蝠侠问,把卢瑟拽到身前,“停止它!”
“这可不像你啊,蝙蝠侠。”卢瑟说,“它打算杀了我,你可不是个心软的人。”
“我分得清是非。”蝙蝠侠森然说,“如果不是你——”
“你难道不是为了复仇而来的?这个环节不在你的执行单之中吗?”卢瑟问,这话让黑暗骑士僵在了原地,“当然,除非是我判断错误,你——”
“我不听任何人的命令。”蝙蝠侠凶狠地说,“我警告你——”
“嘿。”超人说,他站起身来,语气很冷淡,“不是有意打扰你们,但是你们是要让他死在这里吗?”
卢瑟笑了。他在他的遥控器上又鼓捣了一会儿,一队穿着防护服的人冲进了一片狼籍的客厅里,粗鲁地把颤动着的变异人拉到担架上,无声地往外走去。
蝙蝠侠上前一步,拦在了路上。
“现在是检查我的合法实验手续的时候吗,'我是法外存在'先生?”卢瑟叹了口气说,“现在不采取行动,他就真的要死啦。”
那变异人伸出一只手来,绝望地抓向卢瑟。
“救我.....”他哭道,“我的心.....心脏....”
蝙蝠侠沉默着退开了。担架撤出了房间。
“卢瑟,”他警告地说,“这不意味着——”
“如果可以的话,”超人说,转过身来同时面对着他们两个,他脸上毫无表情,“谁愿意给我解释一下这个?”
他那只劈金断石的修长右手向后扬了一下,指向卢瑟客厅里那只珍贵的装饰品。玻璃台上沾了烟尘,看上去有点脏污,佐德将军苍白的身体在里面缓缓旋转着,僵硬的面孔上死气沉沉的一对眼珠正冲着他们看来。

19.
“这件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卢瑟镇定自若地说,“不过老实说,超人,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超人气笑了。
“和我没有关系?”他说,“这是我的——”
“战利品?”卢瑟问,“因为,也许你不太清楚。人类的社会规则有点不一样。吃到兔子的猎犬很少是咬死它的那头。你造成的尸体并不会因此属于你。”
超人的牙齿咬紧了。
“这是我的族人。”他说。
“那我就更看不出有什么联系了。”卢瑟说,“除非他写了遗体捐赠协议书给你。不过自从你飞走把它留在地面上,它就是政府财产了。我为这件藏品花了不少钱呢,资本社会的规则是价高者得,你要看的话,我还有国防部的授权声明。”
超人深吸了一口气。
“莱克斯·卢瑟,”他说,“我之所以忍受你的种种污蔑、侮辱和挑衅——”
“——是因为你想伪装成一种无害的东西。”卢瑟冷静地说,“那是一种你不是的东西。相信我,我比你还期待你忍无可忍的时刻,用你的超级视线炸毁我?用你的手指捏碎我的喉咙?你会的,而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一点。你和大半人类都在做着一个愚蠢的美梦,而我和我的朋友?我们会做那只把你们从梦中扎醒的牛虻……或者在睡梦中把你打死。小心了,超级先生。”
超人没有说话。他上前一步,把一只手按在倒在一边的黑色原木茶几上。他猛一施力,整块木料发出低微的呻吟,在他手中塌缩下去。当他重新展开手指时,掌心里放着一颗熠熠生辉的巨大钻石。晶莹的棱面上露出清晰的指痕。
“价高者得?”他说。
卢瑟笑了。
“我没有卖藏品的习惯,不过我喜欢这个时刻。”他说,优雅地一抬手,“请自便。”
超人回以冷峻的一瞥,他把钻石按在残留的木料上。转过身去,伸手在玻璃柜上滑下,特制材料无声剖开,粘稠的液体和冰冷的尸体一起流泻出来。超人把尸体横揽起来,从屋顶的空洞笔直地飞了出去。
他一眼也没有看向其它人。
“可怜的家伙被气糊涂了,”卢瑟说,他走到那颗人工生成的昂贵晶体边上,弯腰仔细打量,“猜猜氪星人有没有指纹?”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他回头一看,蝙蝠侠已经消失了。

20.
超人在空中飞翔。
他越过沙漠,越过海洋,越过朗月下冰封的雪山,最后悄然落在北极无人区的一座山峰上。
他吐出一串这个星球无人能听懂的音节。一座巨大飞船的轮廓在朔风中缓缓显现出来。
“欢迎回到堡垒。”他走进宽阔的大厅时,一只水母模样的浅灰色AI飘浮过来,用英语说,“凯尔-艾尔。”
凯尔沉默地点点头,把尸体放在地面上。
“检测到新物体。扫描身份:杰·佐德。”AI说,“生物状态:死亡。曾任职务......”
“不用说啦,”凯尔说,“我都知道。”
他在尸体边上坐下了,鲜红的披风落在冷铅色的地面上,看起来也黯淡了许多。
“露天模式。”凯尔说。
巨大飞船的穹顶向两边划开了,一片绚烂的星光直射下来,给空荡荡的大厅蒙上一层银光。凯尔坐在地上,仰面看着星空,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检测到声音。”AI说,飘到他身边,“叹息。可能代表以下情绪状态:1.无奈......”
“阿卡。”凯尔说,“休眠模式。”
AI从空中落到地上,沉默地把触手蜷缩起来。
过了一会儿,凯尔又说话了。
“开机。”
AI又飘起来。
“检测——”
“停。”凯尔说,“给我找个东西,把他保存起来。”
他根据AI的指示,扛着尸体来到飞船下层,果然看到了一排透明棺椁,有一些装着枯萎的尸体,有一些是空的。那是数万年前这艘古老飞船上留下的残骸。
“我还没来过这里。”凯尔自语道。
“凯尔主人对氪星文化的重视程度:低。学习进度:低。”AI说。“预计乔主人对此的感受:遗憾。”
凯尔叹了口气。
“我学那些有什么用?”他说,“氪星根本就不存在了,我爸的影像记录也不存在了。你提这些干什么?”
“凯尔主人对氪星文化的认可度:极低。预计萝拉主人对此的感受:悲伤。”
凯尔呻吟了一声。
“上一次你向我介绍氪星文化,简直毁了我的人生。”他对AI说,“你没法想象——我本来以为那只是个胎记,我以为氪星人没有灵魂伴侣——算了,别提了。”
“播放录音,来源:《氪星文化史》第三十七版,第三章。'灵魂伴侣是氪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氪星社会的基石'。”AI说,“议会纪元10782年,最高议会宣布——”
“'不存在孤独的心灵,所有氪星人都是为彼此而生的'。”凯尔说,“我知道。”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配对是注定的。这说明,“他说,“这是不是说明,我的灵魂伴侣已经死在氪星毁灭的时候了呢?”
“播放录音,来源:乔主人。'他是几个世纪以来唯一自然生产的孩子,他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这是一回事吗?”凯尔问,“我以为他说的命运是指,职业之类的。”
“播放录音,来源:氪星议会第一千七百零三号决议。'宝典将为每一个氪星人设置最适宜的命运,包括并不限于以下部分:相貌,体能,职业技能,人生目标,最高成就,灵魂伴侣。'”
“.....可怕的社会。”凯尔说,“我肯定他们是走入歧途了。”
没等AI说话,他又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根本就不该有灵魂伴侣,我根本不该有标记啊。”
“播放录音,来源:乔主人。'灵魂伴侣不是氪星社会的独创,而是宇宙对孤独心灵的启迪。相信我,话语是一种人为的标记方式,只是这个畸形社会盲目追求效率的愚蠢结果。议会可以在孩子出生时设置话语,却不能设置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真正的灵魂链接是自由爱情的结果。相信我,萝拉,不管有没有话语,我们都是为彼此而生。'”
“你实际上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凯尔说,“我爸的意思是,不管有没有话语提示,灵魂伴侣都会存在。而不是说——等一下!”
他猛地转过头去,盯着漂浮的AI。
“刚才那段话的意思是,我爸的话语和我妈是不匹配的吗?”
“播放录音,第一来源:佐治亚主人。
'你真是疯了,乔。氪星宝典怎么会设置出你这样一个孩子,一个社会的逆叛者!你的决定将会摧毁四个人的人生!'
第二来源:乔主人。
'如果听从宝典的安排,才会真正毁掉我和萝拉的人生!宝典的话语只是基于统计学设置的,第一个说出你话语的人可能根本不是你的灵魂伴侣!这是一种粗暴的对生命的干涉——'
第三来源:氪星议会。
'乔·艾尔,萝拉·奇尔,议会厌倦了你们无止尽的纠缠。鉴于确实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匹配的灵魂伴侣不允许结为夫妻,你们的请求得到议会的允许。然而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你们的结合不会得到氪星人的祝福。'”
凯尔沉默了半晌。
“如果是这样,后来怎么样了呢?”他问,“我知道他们很幸福。但是他们标记的灵伴......”
“播放录像,来源:第三发射平台。”
AI投射出一个抖动的投影,能看到几个穿着氪星礼服的人在一架小型飞船边移动。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长发女人按下了发射按钮,飞船腾空而起,这时——
“他杀了他?”凯尔喃喃说,“那是.....拉奥,那是佐德?”
“播放录音,第一来源:佐德将军。
'你已经彻底的盲目,乔。你已经丧失了理智。因为对个人生活的一点不满,就想要毁掉氪星人几万年积累的一切宝藏。我的使命是保卫氪星,我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你,即使这意味着我要亲手杀死我的灵魂伴侣。'
第二来源:乔主人。
'真正盲目的人是你,佐德。你说你要保护这个星球,仅仅是因为宝典告诉你这么做。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个星球有什么值得你去爱?这种被注定的命运有什么延续的意义,这种机械的社会到底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如果你真正爱这个星球,给它自由!给它一个新的开始!'”
“停!”凯尔说。“够多了。我得.....我得消化一下。”
他双手扶着一个久远的棺木,盯着它看了好久,然后把地上佐德冰冷的尸体放进了棺木里。
这具尸体翻动的时候,右手臂向外展开,清晰地显露出了上面的文字。这是造型复杂的氪星文字。凯尔停下来辨认了一下,读道:“这颗星球即将毁灭。”
AI纠正了他的发音。
“对灵魂伴侣说的第一句话,他还是个星球守护者。可真是够残酷的。”凯尔说。
然后他苦笑了一下。
“和我的不相上下,是吧?”
“播放录音,来源:未命名。”AI尽职尽责地提醒道,在凯尔阻止它之前,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已经在整个阴暗的船舱内回荡开来,泛出一圈圈的回声。

“你会流血吗?”


21.

蝙蝠侠跪在地上。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想,不对,我不该在这里,我遇到了什么?
他站起来了,铠甲不见了,穿着一身合体的冬季尼龙风衣。他伸出手,看到了一双细白的小手,它们颤抖着,沾满了血。
“布鲁斯,亲爱的孩子。”有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问道,“告诉我,你看到了几颗子弹?”
“一颗。”他说。他的声音在发颤。
“不对。”那温柔的声音告诉他,“不对。”
“是一颗。”他用孩子的声音坚持道,“他开了一枪,一颗子弹。”
“不对,我的孩子。”那声音说,它的主人的面孔浮现出来了,温暖的手指抚摸着他稚嫩的脸颊。“是两颗。”
“一颗。”他咬牙说,“我不会看错的,我一直都,永远不会——”
“坏孩子。”那声音说,突然变得严厉、冷酷,那手指变得僵硬而冰冷,将他年幼的面孔转向,转向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如果只是一颗子弹,”玛莎·韦恩看着他,她的眼睛、鼻腔、牙齿里都流出了血,胸口有一个大洞。至高的声音从穹顶上发出,质问着他,“为什么妈妈也死了?”


评论(37)
热度(134)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