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SWB/三巨头】情理之中 16-18(刚发现漏贴一段)

必读: 
1.BvS预告片衍生。配对为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确认后再进入,楼主不接受关于CP的批评

2.限制级语言,没有肉
3.灵伴梗:每个人类出生时身上的某一部分有个特殊标记,当你和你的真爱接触时,它会提醒你这是对的人。


16.  
蝙蝠侠站在中心城市立博物馆的拱顶上。 
这是个现代感十分强的城市,尽是光滑笔直的大楼和造型古怪的艺术馆,闪亮的光线和喧闹的歌舞声昼夜不歇。蝙蝠侠不喜欢这里。 
但是他来此是有目的的。他在小巧的微型电脑上工作了一会儿,直到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都转向了需要的方位,然后他起身—— 
“你是在找这个吗?” 
蝙蝠侠在回头之前就倒撤出去,几个起落之间,已经越过整座屋顶落在华丽的大理石装饰上,他之前所在的位置被烟雾和噼啪作响的电流充满了。但一秒钟之后,就飞出一个人来。 
“你总是反应过度。”超人说。 
“你来干什么?”蝙蝠侠低吼道。 
“你来干什么?”超人问,他的面孔可以媲美艺术馆中的石雕——同样的英俊和冷酷,“你在中心城干什么,蝙蝠侠?” 
“这儿成了你的新疆域了吗,超人?”蝙蝠侠说,“你以什么理由干涉我的行动?” 
“我不像你,我没有领地。”超人回答道,“因为我帮助所有需要的人——只要我发现有人受到伤害,我就会出现。” 
“那么去管你的闲事。”蝙蝠侠说,“这里不需要你。” 
“恰恰相反。”超人说,脸色更加阴沉了,“这正是我该管的事情——你要对闪电侠做什么?” 
 
“我观察你好久了。”超人说,“你在设置一个陷阱。你切入了博物馆的警报系统,确保它发出错误的提示。你黑入了中心城警察局的网络,往里面加入了音频和图片。你接收了博物馆所有摄像头的信号,让它们针对性地布局。而现在你开始布置武器系统……你打算干什么,蝙蝠侠?” 
“这不关你的事。”蝙蝠侠再次说。 
“这当然与我有关!”超人大声说,怒意让他眉峰激烈地扬起,“我可以理解你们不信任我,因为我在和佐德的战斗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可是闪电侠只是一个偶尔出现的义警,他只抓了几个艺术品窃贼。你为什么要找他的麻烦?” 
“你可能会觉得难以理解,”蝙蝠侠说,“有时候,人们不会在整个城市毁灭以后才找上你。” 
“不要这样说话!”超人低狺,他飞上前来,蝙蝠侠立刻在屋顶边缘后退了几步,“拿出你的证据。如果你想要抓住他,就要先说服我。” 
“不然呢?”蝙蝠侠冷淡地问。 
超人没有说话,他又飞上前一步。 
“我并不害怕和你打一场,超人。”蝙蝠侠说,“但是现在并没有这个必要。闪电侠是我一个案子中的嫌疑人。我有问题要问他。” 
“什么让一个以音速行动的人成为你的嫌疑人?”超人问。 
“在案件的影像资料里,”蝙蝠侠说,“受害者被瞬间击倒,只留下了行凶者的影子。” 
超人迟疑了一下。 
“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个案子。”他说。 
“你为什么要知道所有事情。”蝙蝠侠说。 
“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是闪电侠,”超人说,“拥有超级速度的人不止是他一个。” 
“我已经询问了神奇女侠,”蝙蝠侠说,“也许现在你能给出你的不在场证明。” 
“我……”超人顿住了,“我不能给你。” 
“你们既有不受约束的力量,又缺乏接受约束的意愿。”蝙蝠侠漠然说,“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询问阶段,我需要武器系统。” 
“我没有找你的麻烦,因为我暂时没有怀疑你。”他说,“不要以为你可以为所有的非人生物负责,超人,先管好你自己吧。” 
嗞然一声,他眼前闪过一束红光。几十尺外的地面上出现了两道深深的焦痕。 
超人闭上了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叫我非人生物。”他说 
 

“你觉得我不受约束,”超人说,“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蝙蝠侠?你只不过自诩为人类的代表,但你的人民也并不欢迎你。你装扮成一个怪物,行使一条血债血偿的规则,用野蛮来对抗野蛮。你和我们又有什么不同?难道因为我们拥有你假装拥有的力量,就使你比我们显得更高尚了吗?” 
“我从未试图成为天国的代表,”蝙蝠侠森然回答,他也从蹲踞的姿势站了起来,与超人平视,“蝙蝠侠是一个可悲的标志,是罪恶,疯狂,暴力和污浊的象征。他的出现,告诉人们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别的东西——而你又在做什么,超人?从天而降——” 
他的声音突然顿住了。斗篷飞展起来,他试图向旁边退去。在同一瞬间,一道暗黄色的电光从他身边掠过,将他从大理石的檐角上直撞下去。 
超人一个闪身扑上前,拦腰接住了从空中掉落的黑骑士。他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说话,蝙蝠侠奋力推搡了一把,整个人都从他胸前滚落出去。 
 
“你——别碰我。”他落在地上,退出好几步,才嘶声咆哮道,“去追上闪电侠!” 
 
 
17. 
 
追上闪电侠,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当蝙蝠侠重新启动他被超人中断的监控系统以后,他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 
“有什么事情不对!”他对超人喊道,并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在听着他,“我还没有启动报警设置——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在这一句话的时间里,那一黄一红的两道人影已经绕着街道转出几个扭曲的光圈,然后一个大弧度的转折,直冲着蝙蝠侠而来。 
蝙蝠侠启动了飞行模式,轻薄的金属延伸开来,长斗篷绷紧转化成蝠翼,他向上跃起,投掷出钩爪,极其惊险地在黄影与他相撞的前一刻腾空而起,交错地向前滑翔出去。他在空中一个旋身,还没完全转过身体,就听超人一声大喊:“小心!” 
蝙蝠侠猛地抬头,看见前面的黄衣人已经不知何时转过身来,面对着追兵。他穿着的不是传闻中闪电侠的紧身制服,而是一件普通的暗黄色长风衣。这个人倒退着飞跑,他看向蝙蝠侠,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神经质的笑容,然后——他那双圆睁着的眼睛变红了—— 
“蝙蝠侠!” 
蝙蝠侠几乎是撞在超人身上,两人一起从空中掉了下去,狼狈地掉在地面上。超人的双手紧抓着他的肩甲,外星人光洁的前额抵在他面具边沿。然而蝙蝠侠没有及时推开他,因为他闻到一阵胶质灼烧般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血腥味。 
“你……” 
“他有热视线。”超人咬牙说,听起来震惊大过了痛楚,他站起来把蝙蝠侠推到身后,警惕地四下张望,“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上面!”这次是蝙蝠侠喊道,两人同时抬头,穿风衣的怪人正居高临下地向他们撞来——以一个普通人或神速力者不可能达到的高度。超人一把拉过蝙蝠侠,抱着他斜飞出去,风衣人重重撞在草地上,像一列卡车一样撞出一个深深的坑洞。 
他站在那个草皮翻卷的土坑里,再次诡异地咧嘴一笑,眼中又一次凝聚起红光,超人正在做一个急转,他在空中弓起脊背,试图把人类挡在身后。 
“面向他!”蝙蝠侠对他吼道,“我有办法!” 
超人迟疑了一下。 
“现在!” 
那两道威力巨大的红光爆射出来,击中了蝙蝠侠手中展开的银色伞盾,光线在瞬间被反弹回去,笔直地击中了他的面孔。 
风衣人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他眼中再次光线凝聚,赤红光束无规则地散射出来,却在半途中消散。他暴躁地纵身跃起,迅速地消失了。 
超人落在地上,蝙蝠侠从他手臂间挣脱出来,一手仍然持着那只盾牌形状的激光折射仪。 
“你……还好吗?”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才问道,伸手指了指超人的右肩。外星人肩膀上的制服被激光撕裂了,血液流淌出来,和蓝色的破碎铠甲一起黏在皮肤上,“你流血了。” 
他甚至没有碰到对方,但超人像是猛然惊醒了似的,躲过他的触碰,一侧身飞出去。 
“喔,”他说,停在空中,看起来很尴尬,左手扯过披风,保护性地挡住了右肩,“……谢谢。” 
蝙蝠侠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今晚也不算没有收获。”他看着风衣人消失的方向,沉沉地说道,“至少我们知道了,这绝对不是闪电侠。” 
 
—————————————————— 
“是什么让我赢得了这份殊荣?”卢瑟问。 
“一些原因。”蝙蝠侠在窗边回答。 
“你知道,我一般不在这么晚招待客人的。”穿着丝绸睡衣的卢瑟说,打开了卧室的灯,雪亮的白光把各种昂贵的家具打得闪闪发光。“但是如果你真的感兴趣,可以直接告诉我。” 
“我是有问题要问你。”蝙蝠侠说,好像夜探盟友的私人领地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卢瑟盯着他,似乎想从他阴影中裸露的几寸肌肤里看出尴尬来。蝙蝠侠冷淡地一动不动,于是他耸了耸肩。 
“还能期待些什么呢?”他略带嘲讽地一摊手,“愿闻其详。” 
蝙蝠侠从长斗篷里伸出手来,把一叠纸张推到他面前。那是一叠报纸,第一张的大标题上写着“惊险一刻,男子撞翻汽车”。 
卢瑟拿起来,翻了几张。 
“这是什么?”他问。 
黑骑士低低地哼了一声。 
“我不是来看你装傻的,卢瑟。”他说,“你知道我的意思——你的实验品是被你放走的,还是他自己逃出来的?” 
“你可能有点误会,”卢瑟面不改色地说,“我并不知道——” 
蝙蝠侠向前逼近了一步。他一身黑沉沉的钢甲,带着凛冽的寒意,护目镜反射出一片毫无感情的白光,卢瑟马上退了一步。 
“别激动。”他说,安抚式地举起双手来,“我并没有参与这件事情……至少,这和我期待的不同。” 
“你想制造出一个超能力者,去对付另一个超能力者。”蝙蝠侠低沉地说,“这是最愚蠢的方式了。” 
“别这么武断,我的朋友。”他这位临时的盟友说,带着一个胸有成竹的笑脸,“你没看到所有的事情呢。” 
 
 
—————————— 

18.

“一开始,当我看清我们面临的任务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有两条路可以走。”卢瑟说,“一条是你——蝙蝠侠,优秀的、训练有素的人类,装备了人类智慧能穷极的最强大的武器。另一条则恰恰相反,我们要从敌人身上学习,用他自己的力量去阻止他。我得说,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做两手准备。”
“你拿到了超人的基因信息。”蝙蝠侠说。
“是也不是。”卢瑟耸耸肩说,“技术上说,那也是超人,不过并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一个。”
“你有足够的空闲吗?”他问,象征性地向豪宅的深处一躬身,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我可以展示给你。”

“我们已经取得了足够的样本,供研究使用。”卢瑟说,在他的睡衣里点着头,“所以,我把它放在这里,更像是一种摆设。”
“更像是一种夸耀。”蝙蝠侠低声说。
在大厅里,一根柱子被巧妙地掏空了,中间嵌入一个密封玻璃的圆柜,像是博物馆的展示台一样打着各个方向的柔光。玻璃里面放着一具赤裸的男性躯体。他悬浮在略微呈蓝色的液体里,闭着眼睛,看上去栩栩如生,只除了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裂口。
“那是超人干的。”卢瑟注意到了蝙蝠侠仰视的目光,解释说,“证明了我的观点:一个超人可以杀死另一个超人。”
“有人知道,”蝙蝠侠说,“你把这个外星人的尸体放在自己的客厅里吗?”
“想要搞到它可费了不少功夫。我把它展示给我潜在的朋友们,好加强他们的信心。”卢瑟说,“不过我想你的意思是……不,我不觉得超人知道这个故事。”
“富于启发意义。”蝙蝠侠评论说。
“看看这个死掉的异族,”卢瑟说,“你能从中看出什么?”
“……”蝙蝠侠说,“他肩上的,那是一个纹身吗?”
“哦,那是他们的文字,我浪费了好多时间研究它。”卢瑟一摆手,“无聊的细节,顺带一说,这个人在自己身上写了‘这颗星球即将毁灭’——不过,我想请你注意的是,这是一个被杀死的超人。而这个事实包含着双重意义。”
“超人可以被杀死,这是其一,也是我经常希望我的朋友们注意到的。”他自己接下去说,没等蝙蝠侠搭话,“但是这里还存在着另一个问题,那就是——”
“死的是这一个,”蝙蝠侠冷冷地说,“而不是‘那个超人’。”
他再次在面具里扬起头来,细细打量这具异族的残骸。卢瑟满意地点点头。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故事,”他说,“一艘载着外星人的战舰来到地球,他们想要一个躲藏在人类中三十年的丢失的孩子。他们谈了起来,闹了些不愉快,决定干一架。然后这些远道而来的‘氪星人’死了,顺带造成价值几千亿的生命财产损失,而我们这位了不起的地球种活了下来。”
“这不太科学,对吧?”他问,“如果这些外星人的力量来自于他们自己的族群,那么土著人的能力应该比我们这个亚种更强大一些。更何况,他们本应该有数量优势。”
“这可能只是运气,不过你确实有一个观点。”蝙蝠侠说,“但是,这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相信你已经看到那一部分了。”卢瑟说,“利用基因技术制造出一个或几个超人的仿制品,并不能达到我们的目标。更何况克隆技术并不成熟,而改造人类的身体本身就具有劣势。我需要一些变量,更多的对比,更多的参数。我必须知道那个改变一切的关键秘密。”
“荒谬。”蝙蝠侠说。
“我和你合作,卢瑟。”他说,转过身去正面对着政客,“因为我们都认为那个超级外星人可能会对普通人类造成威胁。这是一个不受拘束的个体,践行他自己的道德标准。我希望有力量可以牵制他,警醒他,必要时可以毁灭他。”
“完全同意。”卢瑟说。
“但是我不会因此就把另一个怪物扔进人群里。”蝙蝠侠说,声音冷得像寒夜的冰刃,“我先不管你的实验本身有什么肮脏的问题。你培养的对象,在道德观上甚至不如那个外星人。他对普通人造成的伤害不会比超人要少。等你结束了你的‘试验’,你又怎么控制他?”
卢瑟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他思量地看着黑骑士。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分歧了?我的朋友?”他说,“我只是不相信外星人,而你连地球人也不相信。”
“我不相信任何会自己思考的东西。”蝙蝠侠咆哮道,“不要耍嘴皮子,卢瑟,有人会因此而死,结束你这个愚蠢的试验!”
“然而它的效果很不错。”卢瑟说,“我看到了十二号和超人对峙的结果——还得感谢你,我得说。我知道激光折射技术对热视线是有用的,还知道它确实能伤害超人自身。但是相比起超人,我们的试验品在力量和速度上确实存在劣势,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它不能飞——”
他热情的陈述被打断了,蝙蝠侠把他顶到了冰凉的玻璃柜上,带着锯齿的腕甲抵上了他的喉咙。
“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这黑暗化身低沉地恐吓他。
“听我说,蝙蝠侠。”卢瑟把一只右手搭在他的皮手套上,毫无惧色地劝说他,“就像我说的,你要对人类有一些信心。我们和外星人存在一些明显的不同,我完全可以控制我的试验品。”
“哦?”蝙蝠侠冷笑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也想知道。”有个低哑、尖锐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说道。
轰然一声巨响,屋顶坍塌了,一个身影重重地坠地,落在卢瑟昂贵的实木沙发上,把它砸成了两截。
星光顺着屋顶的空洞倾泻而入,照出他一张惨白的诡异面孔。
他穿着一身破烂的黄风衣。



——————————————
专门回去看了一下预告,卢瑟的画风让我彻底产生了一种错乱感,写的时候简直就随便来了。
没粮吃,你们也懒得回复我,伐开心。
不过我理解……一开始我也没料到这文有剧情= =
其实这章有个我非常喜欢的私设 写的时候觉得又高兴又羞耻
 
 
总算到关键剧情(之一)了,写得好慢,不开心

评论(8)
热度(103)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