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DC】【SWB/三巨头】情理之中 1-7

必读:

 

1.SDCC预告片衍生。配对为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确认后再进入,楼主不接受关于CP的批评
2.限制级语言,没有肉

3.灵伴梗:每个人类出生时身上的某一部分有个特殊标记,当你和你的真爱接触时,它会提醒你这是对的人。

 

【我就是这么一个有冷CP就萌冷CP,没有冷CP就自创一个的人【。

 

情理之中

0.
    “情理之中。”布鲁斯说。
    “一派胡言!”凯尔说,勃然大怒。
    “看在赫拉的份上,布鲁斯,”戴安娜说,“在所有的选择之中,你非要选让所有人都痛苦的那个。”

1.
    认真地说,这个故事的开端滑天下之大稽。即使是毫无修辞地叙述出来,也兼为一篇有价值的新闻报道与三流小说。因为里面集合了任何一个故事想要耸人听闻该有的亮点:超级英雄,极端暴力,灵魂伴侣。
    就好像这些还不够一样,这是一个该死的百年难遇的多重羁绊。

    蝙蝠侠去找超人,想要见识见识这个毁誉参半的超级人类,以蝙蝠侠的标准来说,“见识见识”的意思就是“带着能致对方于死地的武器去,躲在暗处窥视,并且在被发现的时候拒绝解释”。显而易见,他们大打出手,因为如果这样都不发怒,超人也就不至于给他自己招来那么多麻烦了。在战斗的中途,随着一个凶狠的投掷,蝙蝠侠装甲坚硬的外壳终于裂开了,外星人想把他从金属的保护层里拽出来,而他猛地向一边翻滚想跳出去——

    “就在那一会儿,装甲的腕部脱落了,他扯掉了我的手套,”布鲁斯干巴巴地叙述道,他头发湿漉漉的,脸色苍白,盘腿坐在转椅里捧着个马克杯,肩上披着一件沉甸甸的大衣,“我们的皮肤碰上了一下,我发现了。”
    “您的标记有灼烧感。”他的管家说,给他的捧着的杯子里续了另一杯热气腾腾的饮料,“这说明他是那个——”
    “传说中的灵魂伴侣,世界上唯一会不离不弃,陪伴你,爱你直到你挂掉的那个人。”布鲁斯毫无起伏地说,瞥了一眼他的杯子,露出厌恶的表情,“我说了我不要牛奶。”
    “每一个在糟糕的情境下与真爱相识的人都该好好喝一杯姜汁热牛奶,”管家说,“这能赶跑那些在爱情运势中捣乱的小妖精,去除你的坏运气。”
    蝙蝠侠发出一声可以吓退魔鬼的冷笑。
    “那我也许得喝完整个沃尔玛柜台。”

    但是,因为,蝙蝠侠是蝙蝠侠喽,所以他当然没有大叫一声“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真爱”然后停止把对方揍到泥浆里。恰恰相反,他几乎向外星人扔出全部的武器库,得承认这纯属反应过激,因为他有点吓着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外星人的反应证实了这也许真的不是真的,从他几乎毫不停顿地再次向蝙蝠侠迎头撞来就可见一斑。蝙蝠侠判断到了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那一刻,于是他启动了装甲备用能源的氪石燃料。强烈的辐射让外星人当场就跪了,蝙蝠侠走进一步,打算看清他的脸——不,打算逼问他跑到地球来到底有什么邪恶计划。

    “然后他妈的神奇女侠从大概十五层楼高的地方跳了下来。”布鲁斯继续说,一边又喝了一口牛奶,“正砸在我的盔甲上,那冲击力让我怀疑她有多重。我没有当场被砸死多亏了福克斯劝我多加的一层弹性材料。整个装甲彻底报废了,我和超人一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这女人像演舞台剧一样站在那里大声地说:‘朋友们,以我之见,你们该当握手言和’,然后她一点不讲理地把我们拽起来想让我们握个手。看在见鬼的稻草人和毒藤和随便谁的份上,我又碰上了她的手——”
    “然后您感到标记又灼烧了一次。”管家说,“不过我必须得提醒您,不管从灵魂伴侣还是陌生女士的角度,您的措辞都太不得体了。”
    “谁还管的了这些。”布鲁斯说,把牛奶一饮而尽,愣愣地握着杯子把手,“阿尔弗雷德,我简直天杀的惊呆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管家柔声安慰他,“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是啊。”布鲁斯说。
    “然后呢,”管家耐心地问,“既然你们已经不打了,您和他们说清楚这件事了吗?”
    “哦,”布鲁斯说,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我想我当时坚定地认为一定是装甲受到损坏漏了电,于是我开启了应急设置,给他们每人一下然后乘滑翔翼飞回来了。”
    “哦,”管家平静地说,把杯子从他手里拽出来,把他的大衣也扯走了,“怎么说呢,先生,我想这也是情理之中。”

 


 

2.
然而管家的不满毫无道理。因为这个事件的真相无疑是,装甲漏了电。
“别说傻话。”管家说,“一个人绝不会连自己的灵魂伴侣都察觉不出来。”
“技术上说,”蝙蝠侠客观地指出,“都只是被‘电’了一下。我不觉得差别体现在哪里。”
“哈,”管家说,“您会说笑话了,这很好。但是我想蝙蝠侠先生一定不会接受您认为他是个感觉迟钝得连物理接触和生理信号都区分不出来的人。”
布鲁斯停了三秒钟,似乎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
“我们要尊重事实,”他对管家说,语气有些无奈,“灵魂伴侣是双向的,或者,在这个案例里,得是多向的。但是他们两个不管是和我,还是对对方,显然都没有这种反应。”
他阻止管家再说下去,打开了洞穴里巨大的屏幕,调出一个包含数个角度的录像。它应该是几个不同方向的监控频道合成的,背景非常暗,但是画质显然被尽可能地提高了,管家先生一眼就看出,它拍摄到了一个穿着重甲的蝙蝠侠。似乎只是光影一闪,就看到超人把他按进了身后建筑的墙面。他们在极近的距离上纠缠了几秒,蝙蝠侠挣脱出去,砸出什么东西,随着一阵闪光,超人横飞出去数十米。他在空中一个倒翻刹住车,转头又向灰色装甲撞来。
布鲁斯选择了一个最接近超人的频道,把速度放慢到二十倍,捕捉那个人间的神祇被击飞出去,停住,再倾身向前加速的半秒,在一个合适的时刻,他暂停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超人面部的图像。那是张英俊而锐气的面孔,但是看起来令人心惊,因为那紧绷的面部轮廓和燃烧着红色光点的眼睛无不说明他正处于专注的愤怒之中。
“看。”他头也不回地对管家说,又点开了另一个屏幕,显然是这段战斗的后续部分。估计是没有人会在监控里装仰角摄像头的缘故,所以画面里只能从数个角度看到蝙蝠侠的装甲突兀地崩裂开来,有一个镜头应该是蝙蝠装自带的,离得最近,位置尴尬地仰视了一双挺直健美的长腿,然后是抖动的装甲碎片、混乱夜空、和一副突然靠近的女性面孔——接着是又一阵烟雾和闪光。
布鲁斯放大这个频道,把录像倒退回去,在那美丽的面孔上定格了。这张脸上的神情平和的多,然而……
“她也没有反应。”布鲁斯说,“这甚至不需要微表情的数据来支持。而她当时握了我们两个的手。”
管家望着那两张停滞的、英气逼人的特写,又去看布鲁斯。布鲁斯只是随意地点点头。
“即使我真的有反应,也许只是和他们特殊的生理结构有关。”他说,“也许地球人碰到外星人和亚马逊人都会有这样的反应。我会做一些调查。”
“我知道了。”管家说。
他的小主人回头看他。
“阿福?”
管家摇摇头。
“今晚有个市政府主办的宴会。”他说,“记得您要在十点钟的时候露面一次。”
“阿福,”布鲁斯有点犹豫地说,“你……很失望吗?你知道,如果这真的是个多重羁绊……即使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事情都会变得很尴尬而且麻烦。”
管家摇摇头。
“我的老家有句话,”他说,往蝙蝠洞长长的石阶走去了,“两匹癞马总比没有的强。也许不是很适合这个场合,不过意思大抵如此吧。”

3.
“你出现得比预期早。”超人说。
是啊,因为我今天调班。有个宴会得去,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蝙蝠侠说。
——不,开玩笑的,蝙蝠侠什么也没说。他向阴影里退了一步,以确定离开的最佳方向。
“我都要怀疑你是哑巴了,”超人说,语气轻快得像在聊天,但他仍然悬停在几座建筑的间隙之间一个非常进攻性的位置上,在这个夹角,光是热视线就可以切割到蝙蝠侠每一个预期的落脚点,“你昨晚什么都没说。这可不太友好,对吧?”
呵呵,是啊,好像你的行为很友好一样。蝙蝠侠在面具低下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没有回答,但是这外星人似乎自己也能聊得起来。
“反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说,“无非就是那一套,滚出去外星人,这个世界不欢迎你,你不知道人类需要什么——好像只是因为你们是人类,就有资格为六十亿人代言了一样。我敢肯定,你们自己之间的差异,比起我在生理上和人类的那些差异要大得多了。”
“但是我不是来和你讲理的。”蝙蝠侠一言不发,而他毫不在意地说下去,“我已经知道你们这种人都固执得无可救药。你们宁可咒骂着世界不公掉进悬崖下面,也不愿意有比你们强的人来拉一把,就因为那伤害了你们的自尊心。我来这里,只是要告诉你,蝙蝠侠,你可以找到我,我也可以在任何时候找到你。如果你明智的的话,我们还能做到不互相妨碍。”
他放下了这句威胁,见蝙蝠侠没有回答,就略一转身,似乎要腾空而去了。
“你会流血吗?”蝙蝠侠问。
超人停住了。
“你不会。”黑暗骑士继续说,“你太强大了,你不会受伤。你不用为生计发愁,也不担心如何自我实现。当你看到人类是多么脆弱无助时,你会同情,但你无法感同身受。有一天你会感到厌倦,有一天你会觉得惊奇,你会发现你热忱的利他主义收效甚微。也许那时你会有别的更有趣的事情要做,或者有别的更有效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可怜的小生命们遇到的奇怪问题。”
“我们并不是担忧你的强大,超人。”他说,整个人仍然隐藏在阴影里,“我们担忧的是你感受不到脆弱。是这一点把你与人类分离了出来。”
他没有从任何一个方向后退,而是消无声息地落下了狭窄的檐角,当超人终于转身去看他的时候,蝙蝠侠已经被吞没在楼宇间的幽深裂口中了。

4.
“你错过了所有有趣的部分。”奥利弗·奎恩说,给了布鲁斯一个大大的拥抱,布鲁斯和他分享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脸,“好东西都被吃光了,美人也都有主了。”
“那你为什么还孤零零地在这里?”布鲁斯笑道,伸手从身边侍者的托盘里把一个郁金香杯提起来,“哥谭的美人都如此具有慧眼吗?”
“也许只是我在等待更好的。”奥利弗冲他调侃地挤挤眼睛,又一耸肩,“也许是因为我舍不得和她竞争。”
他戏剧性地把手往大厅的中间一摆,指引着布鲁斯去看一位被众星捧月般环绕着的华服丽人。那女士黑发上带着标志性的头饰,露肩长礼服腰侧还系着一串闪闪发光的金索。
“你在逗我。”布鲁斯说,几乎没握稳他的杯子,“那是真的吗,还是只是个角色扮演?”
“那样侵略性的美貌,我只能说如假包换。”星城的鉴美名家这样告诉他,“她在华府和军方达成了什么协议,看来白宫觉得她是最没有危险性的一个,打算把她打造成吉祥物了。”
“美国女队长。”布鲁斯嘀咕道,“他们该给她出一套漫画。”
“真好笑。”奥利弗对他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是真不关心,但是如果政府对这些ET们的态度变了,你得回去提醒你的董事们,尤其是,我劝过你好几次了,别在新闻上和蝙蝠侠对着干,那——”
“那让我开心。”布鲁斯无所谓地说,“而且你太高看我的价值了,如果福克斯想要知道什么,他自己会知道的……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去去和那位公主殿下打个招呼。”
奥利弗懒洋洋地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她不喜欢男人。”他颇具内涵地说,堪称邪恶地一笑,“我可提醒过你了。”

————————————————————

 

5.
蝙蝠侠对哥谭地下的血腥晦暗了如指掌,而布鲁斯则象征着灯火繁华处所有的纸醉金迷。当蝙蝠侠在阴影中现身的时候,罪犯渣滓仓皇而去,可当布鲁斯微笑着缓步踱出时,软玉温香却纷纷向他靠拢来了。
“布鲁斯!”一个娇俏的金发女孩儿挽住了他的胳膊,布鲁斯认出是这任市长的某个侄女,“你又迟到啦。”
“我要看一看缺了我,哥谭人们是不是也能找到乐子。”布鲁斯说,“看来我要心碎了。”
“大可不必,”一位装饰雍容的女士搭上他的另一只手,是最近享誉全城的女高音歌唱家,“缺了你我们都还能过活,但是有了你,就像在伴奏里加入了旋律音,整个曲调都活泼起来啦。”
布鲁斯朗声大笑,他像一位骄纵的王子一样往前走去,把达官贵人吸引到自己的冠冕之下。即使是心里默默鄙夷着他的人,也不得不把目光向他投来——包括正站在几位神情严肃的官员身边,显然正在商谈着什么市长女士。
纵使另有目标,布鲁斯也要先向她致意,而这位令人尊敬的好夫人露出不堪其扰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布鲁斯,”她说,伸出手来,接受了哥谭王子一个热情的拥抱,“好久没见到你啦,最近在忙些什么呢?”
“无所事事。”布鲁斯回答她,“有日子没发现好玩儿的事情啦,即使是最逗趣的小报,都在连篇累牍地谈着无聊的审讯——”
“关于超人!”他带着的那位脸颊通红的女孩嚷道,她的市长姑妈给了她一个严厉的眼神,她立刻讪讪地降低了声音,“大家都在讨论,他是不是要为大都会的巨额损失负责……”
“还有哥谭的损失。”市长说,“布鲁斯,说实话,我觉得你也该关心这个话题,你的企业损失惨重——”
“是吗,”布鲁斯说,“我好像听到过——”
“数十名韦恩企业的员工在建筑倒塌中身亡,”一位年轻官员插话说,布鲁斯不认得他,但看他造型奇怪的领带夹,应该是来自大都会的,“而你作为这个企业的掌舵人,居然完全不关心超人在其中的责任吗?”
他显然既不了解哥谭,也不了解韦恩。布鲁斯身边的人都露出了“这是在干什么”的神情。
“哦。”布鲁斯说,挑高了眉毛,“既然你这么说了,我明白我收到的那些恐吓信的逻辑由来了。但是,您看,除了签些抚恤金,我还得怎么做?亲身上阵捉住那个飞人吗?一点提示,他会飞诶。”
没等那年轻人回答,他就兴致缺缺地摇摇头,转向市长了。
“我来是因为我被提醒今天必须出现,”他说,显然脾气任性,这一扫兴就不乐意待下去了,“玛吉,把高音部分介绍给我,我就可以下场了。”
“你说你收到了恐吓信?”市长问,“那是怎么回事?”
“老调重弹。”布鲁斯说,“不值一提。”
“别掉以轻心,”市长提醒他,“如果有需要,我会让戈登局长关注……诶,好吧好吧,你跟我来——这儿,普林西斯小姐!”
布鲁斯礼貌地微笑着,看着亚马逊公主循声向他望来。她穿着一袭轻薄的暗红色长裙,黑发优雅地盘起,那衣饰的颜色非常浓烈,但丝毫没有压过她嚣张的深刻眉目。市长带着布鲁斯走近几步,伸手介绍,“这位是——”
“你的眼睛非常美丽。”亚马逊人对布鲁斯说。

7.
饶是布鲁斯·韦恩,也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噢,”他微笑着说,难得真心地觉得有些好笑,“我想您是抢了我的台词了。”
“是吗?”对方问,用专注的深蓝色眼睛盯着他,“这是真心话还是恭维?”
这……是什么文化差异吗?布鲁斯诧异地想,他下意识地用余光瞥了身边的市长一眼,但这位女士表情也颇为震惊。
“单用美貌来形容您太失礼了,”他只好对正看着他等待回答的亚马逊人说,“我听说您是位了不起的战士……摩根女士还没告诉我您来此地有何贵干呢。”
“我也不知道我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女战士直白地回答道,“就我看来,他们只是想让我出现在这里摆摆样子,让人们看个热闹,并不想和我谈什么话。”
这下子,布鲁斯也真的接不上话了。他看看这位公主,又看看之前环绕在她身边的达官显贵们——他们看上去不像是经历过类似的对话啊。
“普林西斯小姐?”他小心地问,直视着那双美丽的蓝眼睛,“您是不是……觉得无聊了?你要去阳台上散散心吗?”
“这儿是挺无聊,我喜欢露天。”对方若有所思地回答,“你也想出去吗?”
她伸手过来,想拉起布鲁斯的手,指尖相触的瞬间,布鲁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把她甩开了。
亚马逊人慢慢眨了眨眼睛,她露出一种类似于如梦初醒的表情。
“哦,”她说,脸上浮出薄薄的红晕,又马上转为尴尬,“抱歉……我突然……我是说……我得走了。”
她扫都没扫布鲁斯一眼,转身一阵风似的离开了——说真的,她的速度好像是用飞的。
布鲁斯站在那儿发愣,指尖仍然残留着电击般的酥麻感,直到市长拍拍他,他才反应过来。
“她平时就是这个样子?”他问。
“就我的观察不是。”市长说,“她是有些率真,但是显然了解怎么和人类打交道——谁知道呢,也许就像她说的,她有些厌烦了,忘了她在哪儿,而他们在老家都这么说话。”
“当然啦,”她又说,露出揶揄的笑容,“也许这位公主殿下对你一见钟情了。那我们可就省了不少麻烦了。”
布鲁斯僵硬地笑笑。
“我也去……欣赏一下露天,或者什么的。”他说,“有什么要我付账的,送到庄园里来吧。”

7.
他当然没打算在阳台看星光,他直接就打算离开了。可惜也许是走得有点匆忙的缘故,他居然被堵住了。
“韦恩先生。”之前和他顶嘴的那年轻官员说,在走廊里他显得比开阔大厅里高得多,布鲁斯竟觉得不便硬抗,“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天哪,我以为你是哥谭市政府邀请来的,”布鲁斯勉强地说,“怎么,你居然是个用假证件混进来的记者?”
“没人混进来,”那人反驳他说,“这是一次联合了五个城市名流的晚宴,本来就邀请了各个城市的记者。如果您稍微关注了你付出的赞助账单的话,您就不会这么惊讶。”
“如果今年记者行业的关键字是胆大包天加蛮横无礼的话,我就明白多了。”布鲁斯说,“你和路易斯·莱恩是一个报社的吗?她采访过我,也是这口气。”
“但是请注意,”他继续说,“她那样提问题却还能得到回答,是因为她长得辣。再见,男记者。”
他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想从VIP通道出去,结果不知那家伙怎么挪腾的,居然又转到了他前面。
“韦恩先生,”他说,似乎是受了骂,语气反而陈恳起来,“我是想知道您说的恐吓信是怎么回事。”
“你比写在报纸上的血书吓人多了。”布鲁斯烦躁地说,“离开,不然我要叫保安了。随你编排我怎么恶劣对待媒体吧。”
他一侧身,直接闪进过道和那人手臂的空隙里,心里是真的有三分火气,所以他毫不怀疑这鲁莽的记者要被撞倒在地并且连续一周在网络上写时评骂他。但在他们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他的意识里突然出现两种可怕的疼痛:腹部受到捶打,或者心脏受到电击——这让他倒吸了一口气,身体条件反射地做了保护性的动作,猛地抓住那只手臂做了一个过肩摔的起手式。
然而这副身体比他想象得沉重的多,甚至超过许多最强壮的罪犯,布鲁斯在电光火石间修改了计划,把对方的上身拽出平衡点,然后脚下发力踹在他的脚踝上。
一声相当吓人的闷响之后,布鲁斯把那人仰面绊倒在地上,他随即敏捷地滚身而起,整个人都压住对方的身体以防备可能的反抗——而这时,他才从本能里清醒过来,并且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刺痛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他说,在昏暗中瞪着那个脑壳狠狠撞在地上,却仍然好好地眨着眼睛的记者,他该说点别的什么掩饰过去的,但是他几乎是脱口而出,“你他妈是超人?!”

——TBC——

 


评论(13)
热度(169)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