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群岛(2)

 谢谢大家看我的流水账。我诚实地说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2.

一小时后,他们对坐在一块较为凸出的岩壁下,各自穿上了晒干的制服,把阔叶搭在头顶的树干上。火堆里燃烧着某种刺鼻的驱虫草,衣料里凝结的盐粒重新在皮肤上融化,水流从树冠间滴落下来。草叶里爬行动物的鳞片折射出暗淡的光斑。布鲁斯·韦恩盘腿坐在这个半开放的洞穴边一块虬曲的树根上。他的黑发支楞着,眸光警觉,像暮色里一只被骤雨打湿、仍然精神抖擞的鹰。而克拉克觉得昏昏欲睡。

他对此感到有点惭愧,但还没等到他第三次努力眨眼驱走浓重的倦意,蝙蝠侠就说话了。

“你非常疲惫。”他说,“也许这也是能力丧失的后遗症之一。也许这说明我们遇到了更糟的情况。”

“什么情况?”克拉克问,“我在不知名的魔法作用下慢慢地衰竭而死吗?”

蝙蝠侠瞥了他一眼。

“也许吧。”他说,“但也许只是我需要想办法在一个荒岛上喂饱一个饥肠辘辘的睡美人。”

他的幽默和他的语气一样又冷又淡,但克拉克对那个描述中的场景兀自笑了一会儿,直到蝙蝠侠转过头来不解地注视他。

“巴里提到那件事的时候。”克拉克说,“他说悄悄把我的棺材抬上货车,感觉自己是七个小矮人。”

蝙蝠侠回答:“那他的数学可不怎么样。”

这好像本该是个笑话,但是蝙蝠侠脸上并没有表情。气氛在尴尬中重新滑入沉默。过了几分钟,克拉克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差点睡着了。

“我来守夜。”蝙蝠侠说。

克拉克没法儿推却。他裹紧披风,靠在潮湿的岩壁上,迅速地掉进黑暗中去了。

 

凌晨时克拉克醒了。来自梦中的一些似真似幻的场景推挤着他。堪萨斯的参议员,一位老态龙钟的男人,正在读一个夹着彩色便利贴的文件夹里的问题。“……我们怎么知道您的日常行为不会对普通民众带来危害呢?”“我想说,我喜欢堪萨斯。”克拉克说,“实际上——”“好的,先生。”议员头也不抬地说,“下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信息安全。”超人还想要说话,但是主席说:“现在是俄亥俄州的——”。他逐渐意识到自己不在那里,因为他感到灼人的饥饿感。然后有人抓着他的胳膊。“慢慢来。”一个低哑、谨慎的声音说,他听出是蝙蝠侠。他给了自己混乱的脑袋一点时间,然后坐起身起来。一时间,他只能看见昏暗中一团团明灭的火光。几秒钟后,他的眼睛习惯了黑暗,看见火光后面有一些闪动的绿色圆眼睛。

“嗨。”克拉克低声说,“你们好哇。”

黑暗中的食肉动物们回应以低沉的嘶吼,而蝙蝠侠在他身边发出一个不满的鼻音。

“我猜他们吃不掉我们。”克拉克说。

“他们会尝试。”蝙蝠侠说,“不要小看杀不死你的东西。”

“是啊。”克拉克说,“毕竟,它们可能真的会杀死你。”

蝙蝠侠看了他一眼。克拉克没有理会他,他坐直身体,在火堆里翻检了几根燃烧的树枝。

“那我们打算吃它们吗?”他问,“我对那也没意见。”

“主动进攻不是最好的主意。”蝙蝠侠说,“一,血腥味。二,群居动物可能会报复。”

他抬起手。克拉克看到一道金属的弧光在火光中闪了一下。

“除非你真的很饿。” 

“那还是算了。”克拉克说,“我确实有点想吃它们……但是也许这种魔法把我变成了什么碰到鲜血就发狂的怪物呢。”

“……”

“这是个玩笑。”

“……”

“你这样沉默让人很紧张。”克拉克说。

他并没有期待回应,但是蝙蝠侠回答了。

“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克拉克。”他说。克拉克回头望去,火光拉长他们的影子,布鲁斯·韦恩平静的面孔一半没入暗面,“你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噢。”克拉克说,“这个评价还挺新鲜的。”

“你知道吗?”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再次扭过头说,“我会觉得——”

蝙蝠侠猛然推了他一把。克拉克向侧面摔倒了,后脑磕在平地上。他回过头,看见一团巨大的毛绒绒的黑影压倒在他们原本坐着的位置。一声犬科动物的嚎叫,那团毛发向后蹿了出去,伏低身体咆哮着,和仰面倒在地上的蝙蝠侠对峙。后者一条手臂挡在面前,露出弹出的刀刃和刃尖上的血光。克拉克翻身爬起来,那巨大的头颅猛地转向他,张嘴发出嘶声——蝙蝠侠几乎在瞬间弹跳了起来,抓起一根燃烧的树枝,一下打在这匹动物的胸腹上。那头狼嚎叫了一声,被击飞出去。它沉重地落在数尺外的黑暗里,着火的皮毛滚动了一下,激起一阵海浪般的嘶鸣和尖声。

“我知道,”蝙蝠侠说,抖落臂甲上的血珠,把树枝焦黑的一段重新放进火堆里,“你觉得我才是不好相处的那个。”

克拉克上前一步,也捡起之前挑中的一根树枝。

“你要说我是错的吗?”他反问说,“每次我和你说点什么,你都是一幅忍辱负重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蝙蝠侠尖刻地说。在他们几步之外,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尖长的嚎叫声,简直像在应合他。克拉克几乎被惹恼了。

“真的吗,”他嘲讽地说,“指点指点我。”

一阵带着腥臭味的风将火焰吹得上下摇摆,两头狼谨慎地凑近了。 

“你对待我就像你对待人类,这态度傲慢自大。”蝙蝠侠说,双眼盯着那些野兽,“你是这样说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是个好人’,所以你可以和我合作。”

“这是事实——”

“你不需要和我合作。”蝙蝠侠森然说,那些狼突然窜上前的时候,他手中的武器斜挑,把它们一起横扫了出去。那根树枝发出不堪重负地咔嚓一声。黑骑士把它扔进火堆里,重新提起了一根。另外一圈眼睛从黑暗中涌现出来。

“你不需要忍受和你讨厌的东西在一起,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正确的。”

“听听是谁在说这话。”克拉克说,他吸取了关于重量的教训,当两个敌人一齐向他扑来时,他先闪过一只,把另外一只击飞出去,然后把第一只扫进了火堆。那只动物的脊背上着火,惨叫着向外奔去。“据我所知——”

“你爱人类。”蝙蝠侠说,一只狼从侧面跃出来攻击他的颈部,他的臂甲下划割断了它的脖子。血液溅到两个人身上。更多的野兽靠近了他们,他忽然一脚把火堆踢散,着火的木材在他们面前散乱地滚落,画出一道更宽的屏障,星火四溅,散发出刺鼻的油脂和毛发燃烧的味道。“你爱人类。”他又说了一遍,“你救人类。但是你不指望他们爱你?这是你想要的关系吗,超人?我们的关系凭借着你无私的爱与奉献而存在?你不是一个殉道者。你比那些东西自由。”

“这是你的猜测。”克拉克说,一匹瘦狼险些咬住他的小腿,他千钧一发地回身,利用树干上分叉的枝丫抵住它的喉咙,把它卡在地面上。

“‘我对人类抱有最深沉的尊敬和爱。’”蝙蝠侠说,挡住了另一次袭击,他后退几步,从背后递给克拉克一样冰冷的东西。“我听了你的讲话。你不要求回报。你应该要求他们。”

“让我整理一下。”克拉克说,一边勉强单手压住那只动物,一边摸索着那个道具,“你生我的气,因为我在政治发言里过于礼貌。”

他摸到了那个礼物的轮廓,是一柄折叠刀。克拉克迟疑了一下,瘦狼猛一翻身窜了起来,扑向他的手臂。蝙蝠侠一棍把它扫飞开去。

“我感到愤怒。”他回答道,“你对人类如此地缺乏信心。”

他们斜对着彼此站着,看着更多的狼在火焰中尖叫着后撤。一只巨大的狼从阴影里走出来,背上有一绺灼伤,耳朵上淌着血。

“有人爱我,”克拉克说,“不劳你费心。”

“那太少了。”蝙蝠侠说,“当你为这个世界而战的时候,你需要让自己相信更多的东西。”

那只头狼扑了上来,带起一阵沙尘,克拉克一棍子打在它的脊椎上,它猛然回头咬住了那支树干。蝙蝠侠紧跟着打在它暴露出来的脖颈上,它发出凄厉的一声狂叫,再度掉头——克拉克果断地一跃上前,坐上它的脊背,双手勒住这头野兽的头,用全部体重把它抵在地面上。

“所以你是在指责我,竟然认为没有几千万人能理解一个外星人吗?”他讥诮地问,用力按住那只挣扎的野兽,难得地感受到手臂经脉暴起。那动物在他膝盖下面凶暴地空合着利齿,唾沫乱飞,“看看是谁在教育我,侦探,也许会有很多人认为我做得比你好些呢。”

“我是个失败者。”蝙蝠侠说,他向克拉克走近,右手里寒光一闪,出现了刀刃,“但是你比我走运,你会拥有能把你的感受坦诚相待的人——”

“每个人都是孤岛。”克拉克说,“没人能真正坦诚相待。”

“联盟对你坦诚相待。”蝙蝠侠咬牙说,“我对你坦诚相待。”

“哦,”克拉克冷冷说,“那可有点难以察觉了。”

他们互相瞪视了几秒钟。直到那只动物突然在他们的膝盖间发出一声呜咽。然后他们一起低头去看它。头狼的嘴半张着,睁眼看着他们,用舌头喘着气,它看起来并不像要咬人。

“你还要杀它吗?”克拉克问。

“你还想吃它吗?”蝙蝠侠问。

克拉克把力道放松,大狼从长吻里发出一阵婉转的鼻音。克拉克看了蝙蝠侠一眼,对方放低了手里的刀。于是他撤开绷紧的手臂和大腿。头狼一个翻滚站起来。转身冲进了黑暗里。它发出一声长长的鸣叫。随着一阵长长短短的沮丧的应和声,星星点点的绿色光斑一个个地消失了。

黑暗树冠的边缘似乎出现了一些星光,一片狼藉的洞口分撒着尸体、火焰和余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阵风里平复呼吸。然后蝙蝠侠转向克拉克,他的头发更乱了,眉头紧缩,嘴唇狂怒地抿着,侧脸上还带着几抹半干的血痂。

“你还觉得累吗?”他突兀地问,“那种不自然的疲惫感?”

“还行。”克拉克说,捏了捏拳头,“我想我之前只是很久没有休息了。”

蝙蝠侠点了点头,他把血迹斑斑的树枝扔进余烬里,越过克拉克,走进了洞穴。

“那你可以守夜了。”他说。然后他靠着岩壁坐下,把手臂环在膝盖上,头裹在披风里去了。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2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