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群岛(1)

写给牡蛎太太,谢谢她请我喝咖啡,祝她八岁生日快乐。


标签:流水账;糟糕的后JL关系;凶巴巴的蝙蝠侠。

 

开始时一切都正常得令人生厌。蝙蝠侠和超人共同执行任务。他们有一场简短而十分糟糕的对话。超人飞走而蝙蝠侠走进他的飞机去往下一个汇合点。他压抑着暴躁与狂怒的脑子里闪过一些非常黑暗又毫无意义的念头,比如用武器系统瞄准飞在前方的红披风——然后他的飞机掉了下去。

虽然他的电脑数据库里已经搜集了半打以上关于超人的新兴宗教,但是离说服布鲁斯相信腹诽超人会导致毫无征兆的系统失灵还差着三头毁灭日。他在通讯频道里给出一些短促的指令,阻止超人来救驾,心知这是白费口舌。他们是一对尴尬的搭档,在任何日常交往积累出的幻象之前就已经对彼此的灵魂知之过深。那惊鸿一瞥的暴露使他们无话可说,又使他们无需再讲。他系好降落伞,用手动应急设置把自己弹射出机舱。在下落的过程中他的余光看到红披风正折返回来迎向那架失去生机的飞行器,看起来像蔚蓝色海洋与珍珠般群岛上方一面张扬的小旗。他预见自己即将在五分钟后裹在湿漉漉的紧身衣和降落伞里接受超人风格的礼貌嘲讽:“你知道如果你留在里面,就不会这样了。”

“但是我们有经验的人不那么做,钢—铁—之—躯。”他嘀咕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一个预料外的状况背后是一件什么——”

他今天第一次惊呆了,他大叫了一声,竭力伸长脖子仰视。考虑到他24小时内泰然处之的事件包括目睹一群西装革履的议员在华盛顿画像旁边公开争论氪星人的生殖系统,这真的很值得一提。但是他还是没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飒飒风声里,数千米高空中的一切看起来像一幅荒诞的简笔画:超人迎向那架失控的飞机,钢铁之躯和真实的钢铁像两只纸飞机一样轻巧地撞在一起,然后轰然一声,裹挟着熊熊火焰一齐向汹涌的海面砸落下来。

 

布鲁斯把超人从海水里拖上沙滩。他沉重的披风差点把他勒死,划痕和盐水刺得他浑身发痛,他喘息着丢下外星人的手臂。超人仰躺在沙地里,紧紧地闭着眼睛,细小的浪花一阵阵冲击他大理石一样的面孔。布鲁斯俯视着这座凝滞的完美雕像,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恐慌突然袭击了他。硝烟,火焰,怪兽皮肤的腥臭。残破城市的尘土模糊他的视线,爆炸后的嗡鸣贯彻耳膜,他听到风笛声。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是金灿灿的白沙和过度锐化的红蓝阴影,风里是海水的盐味,赤道的阳光火辣辣地打在他的后颈上。

这时候,地上的人晃了一下脑袋。他的眼睛半睁开了,透出一点神奇的亮蓝色。

“蝙蝠……”这个外星人含含糊糊地说。

“去你的。”布鲁斯回答,把嘴里的沙子啐出来。他拽开湿透的面罩走到一边,途中毫不客气地踢到了超人的小腿上。

 

克拉克·肯特醒过来。他先看到了黯淡的天空和云块,然后闻到一阵草木汁液和油烟味,接着他感到浑身酸痛,好像谁字面意思地把整座大楼推到了他身上。他支撑起身体,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浓荫下面,面冲着一片平缓的沙地和海面,他用发胀的脑子努力回忆了一下。

“哦。”他说,“飞机。”

“很好。”另一个人说,“至少这次没有失忆。” 克拉克回过头,看见蝙蝠侠站在他后面的树荫里。他的打扮看起来很奇怪。等他走得更近一点儿,克拉克发现他把头罩和紧身衣脱掉了,用腰带斜裹着他的黑披风,健壮的小臂在晃动的阴影里闪闪发亮,皮靴不伦不类地套在赤裸的小腿上。这提醒了他自己手掌下奇异的触感,他下意识地往下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正用同样的方式穿着他空荡荡的披风。

“什么——”

“不用谢。”这个古希腊学院风格的、扒掉了他衣服的布鲁斯·韦恩面无表情地说,居高临下地递给他一个半满的塑料水壶,克拉克茫然地盯着那个器皿看了一会儿,“以防你脱水。”

“谢谢你的考虑。”克拉克尽量礼貌地说,“但是,老实说,我掉下过火山……”

蝙蝠侠抬腿踢了他一脚。克拉克嘶了一声。他先是震惊地看了看对方冷静的面孔,然后震惊地看了看自己的脚踝——沾着沙子的皮肤上泛起了一道红痕。

“我们遇到了点麻烦。”蝙蝠侠说。

 

“什么也没剩下。”克拉克得出结论说,“我现在是个普通人。”

“以我之见,那可还剩下很多。”蝙蝠侠乖戾地说。他在海滩上鼓捣一堆升起的篝火,往里面扔了一些植物,注视着冉冉上升的黑色烟雾。阳光毒辣,几乎能感觉到汗水在颈后结出盐粒,几粒火星溅落出来时克拉克后退了一步。蝙蝠侠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回过头。

“怎么了?”

“没什么。”克拉克说,屈伸着自己的手指,“我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这不会持续很久。”

“你找到原因了?”

“我的设备全部失灵了,而你的能力消失了。”蝙蝠侠简洁地说,“那肯定是这个地方有什么古怪。”他向他们面前的烟雾示意了一下。克拉克眯起眼睛向上望去,袅袅的烟雾在岛屿上方的某个位置转向了,像被一阵特定高度的风吹向陆地。

“某种磁场?”

“更像是某种魔法。”蝙蝠侠说,他啧了一声,似乎又一次从背后看见了克拉克的表情,“是啊,超人,魔法是存在的。”

他在‘超人’上加了一个讥讽的重音,克拉克决定不予理会。

“至少这解释了我在国会遇到的奇怪提问之一。”他说,“我以为是那个议员有点异想天开……看来只是我错过了很多新闻。”

“你错过了很多新闻,而他确实是个傻蛋。你说的也没错,也许它们只是我们不了解的另一种科技。”蝙蝠侠说,“但是不管怎么说,根据我的经验,那些称自己为魔法的东西往往有一个中心,我们可以找到它,把它毁掉。”

“你遇到过很多次吗?”克拉克随口问。

“两次半。”

“呃,”克拉克说,“那如果这个经验不管用呢?”

蝙蝠侠阴沉地扫了他一眼。

“那么我猜,不管这个岛上有什么障眼法,”他不高兴地说,“到了明天这个时候,戴安娜总该找到我们了。”

 

“可能说这个有点奇怪。”他们背着各自的简易包袱在热带植物的根须中走了大概一个钟头,超人打破沉默说,“不过我好像饿了。”

他思量地盯着他们身边长着的一丛果皮鲜艳的热带水果,而布鲁斯从腰带里抽出一条能量棒。

“唔,”超人失望地说,“我以为你会是野外生存大师呢。”

“我确实是,”布鲁斯说,“而我的建议之一就是有选择的时候不要乱吃东西,尤其当你正在寻找这个岛上的魔法痕迹的时候。”

超人接受了这个建议。他嚼掉了能量条。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可能还需要吃一点。”布鲁斯默不作声地又递给他两个。一分钟后,氪星人说:“我感觉还是很饿。”

“作为一个普通成年男性,你应该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补充了。”布鲁斯说,“这种饥饿感应该只是你能力消失的后遗症之一:你的身体习惯有更多的能量。”

“有道理。”他的同伴回答,“我今天确实也吃了早饭。”

布鲁斯扬起了眉毛,他扭头去看超人。

“你可以吸收太阳能量。你可以起死回生。你可以从眼睛里喷出射线。”他说,“我以为培根在这里面的贡献不值一提。”

“也许吧,但是做饭让我感觉好。”对方回答,“我就是这么被养大的。而且,隐瞒自己不需要午休比接受午休难得多。”

“让我总结一下,你吃一日三餐,不是因为你需要,而是因为你应该。”布鲁斯略带嘲讽地说,“而我们还说道德是唯一自律存在的东西呢。”

超人耸了耸肩。

“‘人是自己的立法者。’”他说,“但我是个外星人。”

“我不是在抱怨。”他随即说,似乎打算在布鲁斯开口前把话说完,“我是说,我已经得到足够多的东西了。我甚至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这时候来强调异类的孤独,好像有些过分了。”

“只是我猜这种感觉总是存在,对吧?”他又说,“不只是我,不只是从太阳还是从蛋白质上获得能量。当我意识到这点以后。接受世界就变得容易很多。他们不理解我。但他们又何尝理解彼此呢?莱克斯·卢瑟在人类中间,也许比我还要觉得孤独。”

“我可没想到,”半晌,布鲁斯终于说,“在所有人中间,你会选择理解卢瑟。”

“我也理解你。”超人说,“你是个好人,布鲁斯。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过糟糕的误会。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我知道也许让我复活并不是你的第一选择。我知道可能我的存在仍然让你很担忧。但是你是个好人,你愿意牺牲自己去帮助别人,我非常尊重你。”

他们沉默地又走了一阵,直到热带灌木上明亮的斑点被斜照的夕阳拉进了暗影里。布鲁斯在一棵垂满气根的巨木前停了下来。

“看来死而复活真的能让人想明白不少事。”他说,“我不能指望这里面还包括野外露营技术吧?”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3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