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Perhaps She Will 2-1

Notes

1. 按照独立事件来划分章节,之前的部分都归为第一章了,估计全文八章;

2. 星标对话来自迪士尼漫画《天行者出击》,后续剧情会采用这系列的一些事件背景,没看过也无所谓因为用得比较随意;

3. 我今天有点乱我搞不好都没连上剧情……有什么不对以后修吧【。

  

PART 2 赛蒙一号

 

Summary: 莱娅想拒绝原力的召唤,但是这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

 

2-1

莱娅在做梦。卢克和她在明亮的金属走廊里奔跑。一开始,这场景看起来像死星的监禁区,但是一重重不同的金属门在他们面前打开,她意识到这是一个她尚不熟悉的地方。

他们来到一扇新的金属门前,莱娅把手中攥着的卡片按在感应锁上。门没有开启。警报器发出红光,滴滴地叫起来。

“他们发现我们了。”卢克果断地说。光剑在他手中点亮。

莱娅一枪打在门锁上。

门开了。他们闯进一段新的走廊。那应该是他们的目的地。一扇厚重的大门镶嵌在尽头。莱娅模糊又确凿地预感到它通向外界。他们试着打坏门锁。但是这扇门纹丝不动。

灯光一阵闪动,顶灯忽然熄灭了。

她转眼看向卢克。卢克的表情变了。

他们一起转身盯着来处的走廊,入口是一片黑暗。

“我感觉到……冷。”卢克困惑地说。

他说的对,她也体会到了那种感觉,冰冷的气息盘桓在空气里,让她脊背发寒。但是那不只是冰冷……

“我感觉到……”莱娅喃喃说,她好像知道了答案。

“卢克!莱娅!”断断续续的焦虑声音,好像是韩的声音,伴着尖锐的电流噪音从她的耳机里传来,“我知道他们派谁来了!那是——”

 

世界猛然翻转了。

 

一片炙热的黑色土地。地面上无数敞开着的深深裂口,金红色的岩浆在其间奔涌不休。在刺目的火光中隐没着一片暗影般的岛屿,上面坐落着一座高耸的黑色堡垒。莱娅站在那黑堡之下的礁石边,她的目光向下,透过蒸腾的烟雾,她看着一个人。

是卢克。他披着斗篷,手里拿着光剑。他脚踩着一根颤抖的金属锁链,它连接着莱娅所在的堤岸与一艘正在熔岩中下沉的飞船。锁链危险地摇动,岩浆在他脚下几寸饥渴地迸发。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惊慌。他看起来悲伤。她见过悲伤的卢克。但那完全不同。他的眼中没有少年似的被无情命运袭击的茫然,而是流露一种预知结局的苦涩。

她看着他的剑和他的面孔。那种梦中的朦胧预感再次出现,她知道他已经是一个强大的绝地武士了。

卢克仰头对她说话。他的神情恳切,听起来在恳求。但是莱娅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请你……”那些句子模糊地从她耳畔流过,“爱……不要……”

她想问他在说什么,但是梦中的她已经回答了。

“不。”她听到自己说,她的声音清晰,冷静,决绝,“太迟了。”

卢克向前走了一步,他的斗篷和金发在火海中拂动。踏着危险的锁链,隔着奔涌的岩浆,他向她伸出手。他看上去像在请求帮助,又像是在提供救援。

她也抬起了手,但是不是为了回握。光线照亮了她的眼睛,莱娅看到了自己横举在胸前的东西。

一柄红色的光剑。

 

莱娅·奥加纳惊醒了。 

她从伏在桌面上的手臂间抬起头。来自梦中的悲伤让她胸口疼痛,双眼模糊。她无目的地盯着黯淡光线下的桌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发现上面散乱的纸笔、通讯设备、卢克早先丢下的剑术训练用的小机器……都在缓慢地移动。

莱娅盯着那个金属小球,咔哒一声,它停在原地不动了。

通讯器响了起来。加密路线的通话请求,来自蒙·莫。莱娅坐直身体,她伸手理一下额发,按了接通。

“口令。”通讯机械地说。

“雅文。”

一阵弧光,曾经的帝国参议员,义军的领袖和创始人之一,蒙·莫思玛的全息影像在她面前出现了。她一如既往地穿着白衣,神情平静。

“你好,议长。”

“你好,公主。”她柔声说,然后她上下端详了她一眼,“你看起来很疲惫。”

“足以执行任何任务。”莱娅说。

“我相信如此。”莫思玛说,她的手指在光屏上点出了一系列坐标和时间,莱娅身边的R2发出滴滴的声音,把信息转录下来,“但也许你的团队也需要喘息的时间。你仍然坚持执行游击任务,而不是回基地来吗?”

“我身上有帝国的悬赏。”莱娅说,“我担心我频繁回到基地对你们并不安全。”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帝国的悬赏。”议长露出一点微笑,“当然,也许你和拉尔斯指挥官的数字让其他人都嫉妒了。”

“我和卢克经常讨论如何举报对方。”莱娅说,这个笑话的效果转瞬即逝,她陷入了犹豫。

“你看起来还有话想说。”议长温和地说。

“每次我和接应队伍接触,所有人都称呼我为公主殿下。但是他们没有义务这样做。”莱娅说,“我想请求总部给我一个军事上的正式职务。奥加纳队长,中尉,或者是士兵。”

议长用洞彻的眼神看着她。

“这很容易,但这恐怕不能解决你真正的困扰。”她说,“在人们的心中,你就是莱娅公主。”

“但我——”

“我并不是在奉承你,莱娅。”莫思玛平静地说,“你是奥德朗最后的皇室成员。你是受害者,是反抗的旗帜。银河每一个角落都知道你承受的悲剧,也知道你带着希望逃生的故事。人们同情莱娅公主,敬爱她,需要听到她的声音。也许提起她让你痛苦。但在此时,维持她的存在是你的职责。”

莱娅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残酷。”莫思玛说,“但背负你的荣誉也是战斗的一种方式。”

“谢谢你,议长。”莱娅说,“我明白了。”

议长点了点头。有一瞬间,她眼中流露出温柔与爱怜,她好像在等待莱娅再说些什么。莱娅没有说话,于是她说了那句著名的祝福。

“愿原力与你同在。”

“你也是。”莱娅喃喃道。

通讯黯淡下去了。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说那句话?”有人在她身后问。

莱娅回头瞪他,韩·索罗举起手来。

“我只听到了最后一句。”他无辜地说。

“你是我团队的一员,你有权参与任务通讯。”莱娅没好气地说,R2滴滴地叫着,从她脚边划过,把数据板递给她,“但是下次让我知道你在场。”

“遵命,”这位曾经的走私贩子拿腔拿调地说,“公主殿下。”

莱娅瞪着他,心里一阵恼怒。桌边的那个金属球突然弹跳起来,冲着韩砸过去。

韩敏捷地一把接住了,诧异地看着她。莱娅的双手仍摆在桌面上,与他面面相觑。

“我……”

“我会注意不要在厨房和军火库惹到你的。”他说。

“我会想办法控制它。”莱娅说。

“我觉得你需要的是训练。”韩说,把小球放回到桌上,“卢克也这么想,他难道不是故意把这东西放在这里的吗?”

“哦,”莱娅愣愣地说,“是这样吗?”

韩对她翻了个白眼。

“我是整条船上唯一一个读得懂暗示的。”他抱怨说,莱娅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我来分析一下。你看起来很需要练习,但是不知为何他不好意思开口问,于是把这个东西放在这里提醒你你还有一种选择。”

“他问过我了。”莱娅说,“我不想参与他的训练。”

韩的眉毛挑得老高。

“哦,那就说得通了。”他语气奇怪地说。然后他沉默了一下。手掌压着小球在桌沿上滚动着。莱娅看出那隐藏在欲言又止之后的困惑与担忧。

“是因为别的原因。”她首先说,“我没有在和他闹矛盾。”

韩松了一口气。

“我想也是这样。”他说。他看起来仍有怀疑,莱娅担心着他的提问。但韩换了一种揶揄的口气,“你们两个总是不分场合地眉来眼去。”

莱娅也扬起了眉毛。

“那让你嫉妒了吗?”她故意蛮横地说,从桌前站起身来,向主舱走去。

韩啧了一声,跟在后面。

“得了吧,”他反击说,“你们看起来像一对互相舔毛的小动物。”

 

这让你觉得有义务留下来照看我们吗?莱娅想问,但是她没说。

“还是担心任务吧。”她说,“我们有一个帝国兵工厂要潜入去炸毁。”

她又扫了一眼数据板。

“帝国最大的兵工厂。”

“小菜一碟。”韩自信地说,“我对此有种很好的预感。”

 

 ***

 

在所有大胆对未来做判断的人里,韩·索罗的预言绝对是最不靠谱的。

40小时后,当莱娅和卢克在熟悉的金属走廊里狂奔时,她不由恼怒地想起之前的对话。死星爆炸后帝国显然陷入了军需困境,正在与外环的军阀进行材料交易。他们成功冒充赫特人的使者潜入这个兵工厂并设置了炸弹。但是不知为何整个星球的戒备等级突然上升了。离出口只有两扇安全门的距离。莱娅把出入卡片按在感应锁上。门没有开启。警报响了起来。

“他们发现我们了。”卢克果断地说。光剑在他手中点亮。

莱娅一枪打在门锁上。

门开了。他们闯进一段新的走廊。厚重的大门镶嵌在尽头。从这里出去他们就能和千年隼汇合。莱娅冲着门锁射击。这扇门纹丝不动。

灯光一阵闪动,顶灯熄灭了。

莱娅的心脏狂跳。她转眼看向卢克。和她梦中发生的一模一样。卢克的表情变了。

他们一起转身盯着来处的走廊,入口是一片黑暗。

“我感觉到……冷。”卢克困惑地说。

 

她认得这个场景。她听过这段对话。她也体会过那种寒冷的气息。但是在梦中她没有明白那到底是什么。熟悉的不安涌了上来,寒冷包围了她,在她耳后危险地低语。

“我感觉到……”她也喃喃说。

 

阴影深处传来有规律的、嘶哑的呼吸声,一个比黑暗更深的高大影子逐渐浮现出来。莱娅屏住了呼吸。韩的声音穿过断续的电波在她耳边响起,又在脑海中远去,她几乎无法理解那些词语。

“卢克!莱娅!我知道他们派谁来了!那是——”

 

达斯·维达从黑暗中走出来。沉重的披风垂在金属身躯之后。他的黑色面具正对着莱娅的双眼。

“啊,公主殿下。”他低沉地、几乎饶有趣味地说,“我们又见面了。”

他黑色的金属头颅没有移动,但莱娅能感觉到具有压力的视线在她身上逡巡着。

“我提醒过你。你不会想让我失望的。”他说。

莱娅后退了一步。

她曾认为自己不会再害怕。但一种内心深藏的恐惧突然攥住了她,鲜明如同昨日。黑色皮靴、金属地面、逼仄的阴暗空间在她眼前闪过。无尽的尖叫,刺痛的泪水,爆炸的刺目辉光从记忆深处袭来。爆能枪在她僵硬的手指中颤抖。她说不出话来。

卢克上前一步,横剑在他们面前。

“你离她远点。”他坚定地说。

“这是你选择的策略吗?”维达问,仍然面朝着莱娅,“躲在一位骑士的后面?”

莱娅没有说话。维达又向她踏前了一步,卢克也迎着他迈开一步,蓝色的光束稳定地横在他们之间。

“我看出你想要更多注意了,男孩。”维达警告说。

“也许你是该注意,”卢克冷冷地说,“你杀了我父亲。”

“那你需要说得更具体一点。”维达说,“我杀过很多父亲*。”

但这句话起作用了。他的黑色面具转向了卢克,血红的剑刃从他手中倏然滑了出来。

 

三剑之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场对决的结局。维达几乎在戏弄这个年轻的对手,让他体会悬殊力量带来的绝望感。卢克坚强地战斗着,步履歪斜,鲜血从被光束掠过的伤口中崩裂出来。

莱娅手里拿着爆能枪,内心被无力感充斥。她试图瞄准维达,但无法确保自己不会击中卢克。她的目光疯狂地在地面上搜寻,但是封闭的走廊里空无一物。这几乎让她体会到在死星上一模一样的绝望感。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中她似乎看到维达的面具转向了她。然后他的动作停顿了一瞬。他向后退了一步,身体倾斜,好像要向后跌倒。卢克抓住机会探前向他的双腿砍下去。

那一瞬间他们同时意识到不对。

“不!”她大喊道,“那是个陷阱!”

卢克匆忙后撤。红色剑锋惊险地擦着他的双腕劈下。他失去重心,向后跌去。与此同时维达若无其事地直起身来。他一挥手。卢克向后飞出去撞在墙上。年轻人砰地落到地面上,不动了。

清脆的一响,蓝色的光剑掉落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

 

莱娅咬牙注视着这个场景。维达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向卢克走去。红光在手中一闪。莱娅俯冲上前,惯性几乎使她在地面上滑倒。爆能枪脱手而出,她一把抓起地上的剑柄,旋身把那道光刃架住了。

 

双剑交错的瞬间,她整条手臂都因震动而麻木。她吃了一惊。没想到这种轻灵的武器在实战时居然这么沉。

她在意识里听到西斯尊主发出一声与冰冷的机械音不同的喑哑的轻笑。

然后他说:“错了。” 

莱娅来不及思考他在说什么。沉重的力道让她的腕骨颤抖,咫尺的高热在她脸颊边燃烧。她不敢回头:“卢克!”

“别担心他。”西斯尊主慢条斯理地说,“担心你自己。”

莱娅完全没有看见他收剑的动作,只听见光束在空气中像闪电般倏然逼近。莱娅本能地再次回剑接住。那几乎像接住一阵劈面的暴雪,炽热的碎冰让她睁不开双眼,滂湃的力量冲击全身。当维达轻松地向前迈步时,她的双脚不受控制地在金属地面上向后滑去。

“错了。”维达又说了一遍。

红光骤起,又是无法预料的当头一击。她高举双臂,惊险地捕捉到光束的末梢,两支光刃在毫厘之间架住了。但她的鞋跟撞到了墙根,膝盖颤抖地滑向地面。她能感觉到卢克躺在她脚边。电流火烧一样传击过她麻木的腕骨。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接住另一下攻击。光剑脱手时她会倒下,红色利刃将会无情地连着墙面把她和卢克一起劈开。维达在交错的光刃后俯视着她。莱娅突然明白了他在说什么。红色的剑刃灼烧她的视线。黑暗大地上的岩浆在她心头涌过。她紧咬牙齿。他等待了三秒。莱娅没有动。

“还是错了。”维达平静地说,语气预示着终结。

他们将在这里一起死去。莱娅提前看见血液从卢克的身体中喷出的图景,视线在幻觉的鲜血中变红。愤怒和恐惧让她浑身发烫。在这炙热的温度中,她感觉光剑在她手中变轻了。它失去重量,变成了她肢体的末端,奔涌血流的一部分。世界倏忽远去,新的视域骤然开启。莱娅忽然看清了维达抬剑的动作。他的斗篷被气流掀动,剑锋缓慢地扬起,一寸寸抬高,暴露出胸前的空档。

 

莱娅猛蹬着墙壁,抓住这个空隙,举剑直刺出去。光刃眼看要贯穿黑武士的胸口。维达优雅地侧身闪过。黑袍翻飞,他转身朝向莱娅。莱娅滑落在房间另一侧,余势未尽的光束在地面上灼烧出一道黑铁长痕。她猛地抬起头,横举起光剑,剧烈喘息着,凶狠地瞪着他。

 

“啊,”西斯尊主说,“这次对了。”

 

你这个怪物!”莱娅尖叫道,愤怒、屈辱和黑暗力量在她的身体内部咆哮出更低沉的嘶喊,构成奇异的和声。她持剑向他冲过去。

 

tbc

————

西斯教学现场2.0【

请给我留言!!!!!!!我需要安慰!!!!!!

评论 ( 31 )
热度 ( 122 )
  1. Lucille de Bonnefoi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ky's the limit
    这篇真的好吃,配合我前面发的这本Infinities漫画的画面看也特别妙。期待大佬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