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SW】【莱娅&维达】Perhaps She Will 1-4

1-4

“你反抗不了他,你觉得我也反抗不了你。”莱娅·奥加纳说。

她说的对,而且比她所知的更贴近事实。她清澈的眼睛倒映出他丑陋的面具。维达看到她在原力里的存在,像一团跃动的明亮月光。勇气,决心,蓬勃的意志焕发出勃勃生机。把她碾碎和把她拽入黑暗的欲望同时撕咬他。他等待因为他屈服于更黑暗的渴求。他要看到晨星塌缩成黑洞,朗月毁灭为星尘,明亮的月光渲染成怨毒的火焰。他要看见仇恨血染她的双眼。他要体验的是从精神上毁灭她的快意,因为这世间本不容许光明的存在。在某一刻,他想到年轻的安纳金·天行者是不是也曾激发希夫·帕尔帕廷心中同样的嫉妒与渴欲。

他想到帕尔帕廷的双手覆上天行者低垂的头颅时,感受到的是怎样的满足与狂喜。

“你想尝试吗?”他问。

他知道她会,因为越是勇敢的人越是如此。勇气发自欲求,欲求导致恐惧,恐惧引向黑暗之门。结局早已注定。他走进会议室,塔金告诉了他又一个他早已知道的消息:莱娅供出的信息是假的,丹图因星球上的基地早已被撤走了。

随后他说了一个新消息:一艘走私船被死星基地的引力抓取了,里面的成员混进了基地里。看起来这伙人是来解救莱娅公主的。

“我有个主意,”塔金说,“我们可以把这个公主当作诱饵。在他们的飞船上装上发信器,让这伙叛军把她救走,我们就可以顺势追踪到他们真正基地的位置了。”

“不行。”维达果断地说。

塔金的眉毛挑了起来,大概是因为维达一直在他的辖区内表示了适度的退让。

“如果他们根本没有去基地,或者他们中途发现了你的追踪技术。”维达说,“那你就放跑了重要的犯人。”

“反正这个犯人也是要处决的。”塔金说,“试一试又未尝不可呢?”

“我们不能把这伙人放走。”维达说,“与其指望着他们飞到哪里,不如抓起来讯问一番。我猜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颗行星愿意牺牲吧?”

塔金似乎还打算反驳,维达突然抬起头。他望向金属墙面,一瞬间好像看透了无数障碍,看到了这个庞大基地的深处。原力中的独特波动像遥远的钟声一样在他心头轰然鸣响。

“我认为这些犯人不会有什么线索……”塔金还在他身边说,他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只存在于一个浅薄得多的纸上世界。

“他们会有重要的线索。”维达打断了他。

“噢?”塔金彬彬有礼地说,“维达大人,愿闻其详?”

“其中一个是欧比-旺·克努比。”维达说。

复仇的渴望在原力中波动,光剑发出嗜血的嗡鸣。他丢下那群在震惊中面面相觑的军官,大步跨过会议室,走出去了。

 

 ***

 

欧比-旺老了。而且老得令人吃惊。绝地们往往能维持漫长优雅的寿命——如果他们没有在战斗中被杀的话。但欧比-旺的苍老,看起来像是他不但已经放弃了绝地的力量,还在普通人最困难的生活条件里度过了几十年似的。

两个人的剑锋隔着一寸空气僵持着,两个人都没有动作。在常人看来这情景似乎很怪异,但这是两个原力大师正在隔空暗暗地较量着。过了不久,一丝汗水从欧比-旺脸上流淌下来,他的眼皮艰难地眨动了一下。

“你的力量大不如前了。”维达冷酷地宣告说,“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岁月不饶人啊。”欧比-旺坦然地说,“不过我有个问题。我感到这颗卫星上有不止一个绝地,你又在戕害我们哪位没有死去的老朋友吗?”

他还妄想着自己能从维达手里救出什么人,维达几乎觉得好笑。

“别做梦了。”他说,“你的骑士团没有一丝灰烬留下。只有黑暗的力量在增长——那是我的学生。” 

欧比-旺微微睁大了眼睛。维达感到原力中的担忧和焦虑,西斯力量的增长让这个绝地害怕了。

“按照西斯的陋习,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想要吞噬你的师父了?”他评价说,“多大的野心呀,你在黑暗里越陷越深了。”

“但我在你的原力里感到怯懦。”他又说,“你真的有勇气杀死达斯·西迪厄斯吗?还是你只是在毁掉你看到的光明的东西?多么可悲啊,维达。”

“我建议你在死前闭上你的嘴。”维达说,“那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也许你在骗我。”欧比-旺安详地说,“我感觉到的原力并不黑暗,我可从来不觉得你是个有说服力的人呀。”

“我想你认识她,”维达说,“把你叫来的那个女孩。”

欧比-旺惊呆了。他双眼瞪圆,原力一阵激荡。维达顺势劈出了第一剑,欧比-旺向后连撤了几步。就算维达现在砍掉他的手,他大概也不能表现得更诧异了。

“你——什么?”

他大概误认为把他引到此地是西斯的计策。这倒出乎意料。但维达很高兴看到这个误会产生。他很高兴知道有任何信息可以伤害欧比-旺。他保持沉默,进行了一系列突刺,欧比-旺勉强拦下他的剑,站住了阵脚。

“你在骗我。”他终于说,“奥德朗女王夫妇都是高尚的人。不会那么教导她。”

“别太自以为是了,欧比-旺,我为什么要骗你。”维达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欧比-旺举着剑观察他,好像要从他的面具里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奇怪地,听了维达的话,他倒好像松了一口气。

“那你就是在骗她。”他谨慎地说,“她不了解原力,不知道绝地和西斯的历史。她不知道黑暗面意味着什么。”

“我向她提供她想要的东西。”

“那就是欺骗。”欧比-旺说,“与原力共存需要自我约束,向力量索取一切只会引向灭亡。”

“那是绝地的谬论。”维达说,“原力引向自由,原力让我们随心所欲。”

“是吗?”欧比-旺冷淡地说,他的语气里出现了嘲讽,打量着维达裹在机械中的身体,“你现在感到自由吗?达斯·维达?”

“那是你的错!”维达被激怒了,“你毁掉了一切!”

“是你毁掉了一切!”欧比-旺厉声说,“那是你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剑锋危险地交错了。两人默契地同时后退了一步。

“那也是她的选择。”维达说,“她选择毁灭她的行星。她选择做我的学徒。”

他说的确实都是实话。原力能证明这一点。

欧比-旺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看着他,面色灰败,那双疲惫的眼睛显得更加苍老了。

“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维达。”他说,“有朝一日你会后悔的。”

他的面容已经苍老斑驳,被时光侵蚀。但是这里面有一种熟悉的东西。他看着他的方式,好像他仍然是学生,而他仍然是一位备受信赖的师父。那目光充满谅解与同情,仿佛全知全能,仿佛他真的关心,仿佛他真的能提供帮助——

维达几乎忘了这目光有多么令他憎恶。

“你才是那个从来都一无所知的人,欧比-旺。”维达说。他挥剑向安纳金·天行者的老师砍去。

 

 ***

 

很好,莱娅想,这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天。多么典型的讽刺。在所有敌人面前坚持尊严到最后一刻,然后在狼狈逃亡的过程中被压扁在一个愚蠢的自动化垃圾箱里。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瘦身方式。”那个叫韩·索罗的走私船长说。他们已经把所有大件的金属横梁搬到了两堵墙壁之间,但是垃圾舱里的空间仍然在以恒定的速度继续缩小。这稳定而无动于衷的死亡预兆令人既恐惧又恼火。

“再试试那个舱盖。”莱娅焦虑地说。她听见索罗叹了口气,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那扇门没法儿从内部打开。但他们又试了一次。

没有奇迹发生。两堵不断靠近的墙面之间只剩下了两臂长的空隙,所有人都伸手撑住冰冷的金属,试图在被压缩成宇宙垃圾之前做一点徒劳的抵抗。

“毫无价值的死去。”莱娅脑子里闪过这句话。她不由惨淡地笑了一下。不论如何她至少一直尝试了。但是,突然,不久前维达说的另一句话也在她意识中重现出来。

“你身上有强大的原力。” 

但我该怎么做?

莱娅盯着那道半掩在垃圾中的舱门。显然她迫切的注视不能把任何门打开。她闭上眼睛,把手放开了。

“公主!”天行者在她身后惊慌地叫道,在狭窄的空间里往前扑腾了一下,试图帮她撑住更多墙面。

“殿下!不要放弃!”索罗也叫道,伍基人也在嗷嗷叫,莱娅努力集中精神。

维达是怎么说的?

“仇恨是我们的能量来源。” 

他说到过。而那时莱娅做到过。她拿到过他的剑。她应该知道怎么做。

“你可以通过愤怒和恐惧呼唤它们。”

她深吸一口气,放任自己的思绪滑进她努力逃避的部分。妈妈的冠冕。爸爸的勋章。塔金恶毒的笑脸。你是奥德朗的公主。囚室的灯光。黑色的皮革手套。响彻黑暗的尖叫。

宇宙中星辰爆炸的光芒。

那回忆是如此近在咫尺。熟悉的恐惧和愤怒轻易地充塞了她,在黑暗中她用同样的焦灼向外搜寻。空虚中她触摸到了什么,一个无形的漩涡,能量在其中流动,攀附在她的身体上。

原力回应了她,但她如何使用它?它们盘旋着,迅速地从她紧握的手指间挣脱了。更深的恐惧充斥了她的意识。她会死在这里,因为她没有抓住它们,就像她没有抓住每一个选择。

“你曾有那么多机会。”维达在她耳畔低语说。

“你是奥德朗的……”爸爸说。

“莱娅!你必须撑住!”天行者喊道。

纷乱而来的声音在她的头脑里同时说话,意识深处的尖叫是永恒的背景音。人们尖叫着,尖叫着,奏出一个可怕的和声。

没有奥德朗了!没有奥德朗了!

“莱娅——”

“给我安静!”莱娅尖叫道。一种迸发的痛苦支配了她。她猛地睁开眼睛,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困在一潭深黑的湖水中,挥动手臂,奋力把沉重的水波向外猛击出去。

她把手掌砸到了墙上,那很痛。咫尺外的舱门也毫无动静,并没有被什么神奇的宇宙力量打开。莱娅苦笑着吐出一口气。接着轰地一声震响,仿佛有无形的浪潮撞在了向他们压来的两堵合金墙壁上。一时似乎时间停止了。随后墙面内部传来一系列尖锐的齿轮折断声。合金面板向两侧缓慢地滑出一大截,停住了。

咔擦一声,墙面上出现了两道隐约的裂纹。

尖叫的余波在她耳畔隆隆作响,让她眼前发黑。莱娅从滑落的金属垃圾里落到地上。墙壁两侧失去支撑的金属废物噼里啪啦地倾倒下来。她又回头看了看,索罗,天行者和伍基人都站在原地。举着手臂,呆若木鸡地看着她。

天行者的通讯器里传来叽里咕噜的R2说话的电子音。他浑然不觉。

“你是个绝地!”他望着莱娅,惊喜地说。

“我猜……也许吧?” 莱娅干巴巴地说。

他们两个顶着一头的泥水面面相觑,索罗大步走过,把通讯器从天行者手里夺了过来。

“打开366—117891号装置的保压舱盖。”他查看舱盖上的编号,对另一头的机器人们说。

吱呀一声,舱门开了。索罗把手指向门口。

“快走吧,神奇小孩们。”他不客气地说。

然后他小声咒骂了一句。

“信不信由你,”莱娅走出门时听到他对伍基人说,“现在我认识三个巫师了。”

 

***

 

维达和欧比-旺都感觉到了那股波动。她在原力中像一颗璀璨的新星突然爆发,散发着愤怒和恐惧的热焰。没有什么更不可动摇的证据了。维达自得地看了欧比-旺一眼,绝地叹了一口气。

“也许你说的对。”他心灰意冷地说,“我总是后知后觉。”

他意志消沉,维达一次针对他手腕的精准攻击几乎让他跌倒。

“你没法阻止黑暗面的力量增长。”维达说。

“并非担忧这个,”绝地说,“只是我不知该如何向这孩子的父亲交代。“

他们围绕着对方缓缓走了几步,彼此都知道欧比-旺不可能赢得这场斗争。绝地已经老了。他的技巧生疏,他的原力在消逝。他只是在用生命拖延时间。

甬道尽头传来密集的追击声,战斗的空隙里维达看见几个人影正穿过通道向船坞跑去。一个人类,一个伍基人,一个金发男孩,维达发现他身上也有一丝原力波动。

——还有莱娅,紧跟在那个男孩身边,在穿梭的飞弹中紧张地回头看着他们。

是塔金!他真敢实施他那个该死的追踪计划。维达发出一声暴躁的怒吼。他一剑逼开欧比-旺向外走去。绝地横跃过来,用回光返照般敏捷的一阵攻击把他堵了回去。

两个年轻人已经跑到了那艘走私船的舱门口。维达愤怒地转身回了他一剑。既然欧比-旺想要,那么他就先杀了他。

“你这个愚蠢的老头。”他森然说,“你只是延缓了他的死期。我会杀了你,杀了你的徒弟,然后我仍然会得到那个女孩。我会追击他们到银河尽头。”

“让这孩子走吧,现在还不算太晚。”欧比-旺要求道,“让她用谅解而不是仇恨来消解自己的痛苦。西斯之道会毁灭她。”

“别再垂死挣扎了!绝地注定要灭亡!”

“我不是在为绝地说话!”欧比-旺喊道,“我在为她!我在为你!听我说——安纳金!”

维达突兀地退了一步,这次是欧比-旺持剑向前。两个人的剑芒顶在了一起。两种颜色的光线照亮了两个人的面孔。

“放过她吧,我的兄弟,不要沉沦至此,不要用你的愤怒侵蚀另一个年轻的灵魂。”欧比-旺说,真诚地盯着他面具双眼的位置,好像要从这个金属躯壳里找出一片熟悉的碎片。他看起来十足地可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喋喋不休,以己度人,指望着所有人都听信他关于正义与平静的伟大教诲,“我知道你为什么选择她。但这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她让你想起帕德梅——”

他竟敢提起帕德梅,维达想把他撕成碎块。

“不!”他咆哮说,光剑上的光束倏然暴涨,把绝地逼退了。

“你错了。”他说,“她注定是个西斯。我选她是因为她让我想起天行者。”

欧比-旺欲言又止。光剑在他手中动摇。他神色痛苦,好像维达的话烫着了他的喉咙。维达抓住这个机会向他递了一剑。

 

***

 

卢克老远就看到了绝地和西斯的对决。欧比-旺·克诺比和达斯·维达正一边斗剑,一边向船坞的方向退来。光剑相交发出炫目的光芒。他看得出欧比-旺正在试图阻止维达追上他们。但他也看到老人正陷入劣势。

“快走!”韩说,“他在争取时间!”

但是又一队士兵正在向欧比-旺逼近,如果他来不及撤退呢?

突然,卢克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话,正是欧比-旺的声音。

“快走,卢克,离开这里,改掉你的姓氏。”欧比-旺说,“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不要让维达发现你。”

“等等,什么?”卢克喊道,“本!你先赶快上船!” 但他脑子里的欧比-旺好像根本没听见。

“你是最后的绝地了。”这个绝地大师叹息说,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卢克看见远处的缠斗中,维达的剑刃正危险地从他胸前掠过。

“还有,”欧比-旺说,他听起来非常悲伤,“小心莱娅。”

 

下一秒,达斯·维达的红色光剑劈中了欧比-旺的身体,他的袍子委顿在地上。

卢克悲叫起来,他向维达跑去,对准那个凶手不断开火。韩咒骂了一声,转身开火支援卢克。一次能量光束击中了隧道防爆门的保安释放器。器械断开,沉重的防爆门轰然向下坠落。维达后退一步,被隔在门后面。

“太晚了!卢克!”公主叫道,“他已经死了!”她抓住卢克的手把他往飞船的方向拖去。卢克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但他知道这是个事实。他最后瞄准几个士兵开火,窜上了飞船台阶。追击而来的能量光束被制偏盾引向金属地面,在他面前暴雨般灿烂地炸响。飞船向舱门直冲而去,自动感应门应声打开,千年隼裹挟着硝烟和死亡的碎片,一头扎进黑暗的宇宙。 

 

Part1 END

 

 


*请和我讨论一切除了原力理论。

*老父亲虽然把学生弄丢了,但光凭orientation meeting就传授了核心概念,是很出色的教授了【。

*第一章居然有一万六,可是我计划有十章,前途渺茫,May the force free me。

*老王好惨啊,我心疼老王【。

 

 


评论 ( 38 )
热度 ( 1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