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SW】【莱娅&维达】Perhaps She Will 1-3

1-3


数百层的议会大厅里,她的名字被数千种语言同时翻译出来。

明亮的灯光打在她身上,还有来自星际的无数种族的眼睛。

“接下来发言的是奥德朗代表,莱娅·奥加纳。”

她深吸了一口气,侧头看了一眼。

父亲坐在她旁边,礼服上的勋章现在戴在了她的身上,贝尔·奥加纳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去吧。”他说,“要勇敢,莱娅,你是奥德朗的公主。”

她站起来。

“我是——”她大声说。

“叛徒!”突然有人尖叫道。

“刽子手!”

“帝国的帮凶!”

她惊恐地四处看,议会雪亮的灯光随着她的目光扫射,照亮的每一处都是尖叫的死人。妈妈,侍女,老师,曾在节庆时向她挥手的市民。她扭头去寻找爸爸,贝尔的座位上摊着一具枯骨。她尖叫起来。

尖叫,尖叫,尖叫。死亡的浪潮淹没了她。熟悉和陌生的疯狂尖叫撕裂着她的身心。这尖叫是她故土最后的残骸。没有奥德朗了。没有奥德朗了。

我们的家园毁灭了。

爸爸,我辜负了你。 

……

她可能有几分钟失去了知觉,但她朦胧的视野再次清晰起来。她感受到了双膝下冰凉的地面,脸颊上刺痛的泪痕。她看见面前自己颤抖的手掌,光滑的金属地板,看见一双黑色的高筒军靴。

莱娅抬起头,达斯·维达俯视着她。像一个漆黑的噩梦把她拉进现实。

“比我想得脆弱。”他居高临下地说,“不过你确实有一个特殊情况。”

莱娅的心头涌过一阵混乱的咒骂和咆哮。血液冲击着她的鼓膜,她想要痛骂他,殴打他,想要扑上去咬断维达的脖子。但她知道这是徒劳无益的。而她不会在临死前再让敌人欣赏自己的失败。

要勇敢,莱娅,你是最后的奥德朗人。

她沉默地再次在维达面前爬起来。不是作为最年轻的参议员。不是作为公主。是她自己。她的身高不到这架死亡机器的肩膀。但她还是抬起头来直视他。空气中只有维达沉重的机械呼吸声在回响。他打量着她,好像正在做一个审慎的决定。

但是这都无所谓了。

“银河会记住你们的暴行。”她平静地说。

和我的罪责。她痛苦地在心里补充说。

“我不是来处决你的。”维达说。

莱娅看了维达一会儿,那副面具上当然没有表情。

“如果你以为你还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也比我想象得要蠢。”她沙哑地说,“你还能拿什么威胁我?整个宇宙里我只剩下我自己了。”

“那正是我想要的。”维达说。他搓了一下手指,两声机械的脆响应声传来。莱娅下意识地抬头,看见囚室天花板上的两个监视器被碾碎了。

她花了一点时间理解这个情景。那黑洞洞的金属面具俯视着她,在能控制自己之前她开始后退。维达像一团涌动的黑云一样跟了上来。莱娅咬牙遏制住自己喉咙里的尖叫。她用余光四顾,光滑的囚室里没有武器。而她早已知道祈求不能改变任何东西。随便是什么,她绝望地想,愤怒和恐惧充满她的意识,疯狂地向外搜寻,给我随便什么,至少让我骄傲地死去。

噌地一声。一样金属制品突然跨过虚空落进她的手里。她的双眼被一道红光点亮了。奇异的嗡鸣声充满了狭小的空间。莱娅看着手里的东西。

维达的光剑。

她还没来得及把这神奇的武器指向对方,维达伸出了手。光剑从她手里飞出去,在主人手中熄灭了。

“不坏。”他说,在几步之外停住了。他的机械音听起来居然有一种诡异的赞许。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喊道。

短暂的沉默,莱娅有种荒谬的错觉,好像这个冷酷的谋杀者在思考如何措辞。

“很快塔金就会发现他被你耍了,你会死在今天。”他说,“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新的提议。”

“我拒绝。”

维达啧了一声,光剑剑柄在他手中暴戾地弹动了一下。莱娅置之度外,她几乎感到厌倦。

“你还没玩够这个游戏吗?”

“听着——”

“尽管用你能想到最残忍的方式杀死我吧!”她激烈地说,“我不会向你求饶哪怕——”

砰地一声,她被向后击飞了出去,跌落在房间另一头。 

“不要打断我。”维达说。

莱娅没反驳,纯粹是因为她疼痛的肋骨让她一时无法出声。她受过足够的战斗训练,可并没有比常人更扛打击。但是维达也没有继续做他那不容打扰的重要发言。他在原地踱了几步,又猛地掉头向她走来,黑披风像一幅沉重的黑翼,在躁动的气流中跟随着他。

他走到她面前,粗鲁地把她拽起来,把一只冰冷手套按在她前额上。莱娅还没来得及挣扎,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仿佛什么沉重的东西一下子灌进了她的脑子。

一股强烈的怨恨。

莱娅倒吸了一口气。那强烈的情绪在她意识中翻卷着,嘶吼着,带动她全身的感官去体会。她感受到肢体在仇恨中灼烧,她感到心脏在怨毒中跳动,她咬着牙,忍受着屈辱、不甘和恐惧,把隐忍的目光投向一张隐藏在兜帽下的苍白面孔……那是……

维达把手放开了,莱娅茫然地看着他。

“你怕皇帝。你恨皇帝。”她喃喃地说,“你想杀他。”

“我发现你是一个有潜力的合作对象。”维达回答。

莱娅后退一步,从他放松的抓握里挣脱。她的气势被压倒了。她的心脏还因为那阵来自他人的强烈黑暗情绪而狂乱地跳动。那刻骨的怨恨把她镇住了,她无法质疑,也无法对抗。即使刚刚经历过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她也无法聚集起更加激烈的情绪。

“所以,”她结巴地说,又退了一步,“你自己杀不了他,你想找——我?”

这是什么荒唐的帝国诡计吗?需要达斯·维达本人来对她进行反间?

“仇恨是我们的能量来源。”维达说,“你有强大的原力,你已经意识到了。你可以通过愤怒和恐惧呼唤他们,我加上你,我们的力量可以杀死他。”

“那是你的……力量?”莱娅喃喃说,体味着那股贯穿胸腔的怨毒,“你认为我和你……我看起来是那样的吗?”

“不。”维达不以为然地回答,“你的力量远远不够。”

莱娅几乎松了一口气。

“但我可以教你。”他又说,“只要你学会如何使用它,整个星球的怨恨和恐惧,将是你取之不尽的能量来源。”

“噢,”莱娅说,“看来你还记得你刚参与毁灭了我的整个星球。”

“找别人听你的故事吧,维达。”她说,找回了自己的冷静,“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会和你合作的。只要我能拿起武器,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你。”

“你理应如此。”维达波澜不惊地说,“保持你对我的仇恨,仇恨是好的。如果你足够强大,你就可以杀死我。但如果在那之前动手,你就要承受失败的代价。”

“你疯了。”莱娅摇着头,“你——”

 “十分钟前在控制室。”维达说,“如果你是个强大的武士,如果你有一柄光剑,你就可以杀死在场的所有人,拯救你的星球。但是你不是。你是个凡人。一个只能倒在地板上哭泣的女孩。”

“……”

“要么毫无价值地在今天死去。”维达又说,“要么加入我,你会有机会为你的星球报仇,也会有机会杀死皇帝。”

“你有珍贵的天赋,宇宙里我是唯一可以教导你的人,我们有共同利益,这是个双赢的选项。”他面具下的机械声音流露出冷酷和挑衅,“问题只是,小公主,你能克服你傲慢的自尊,让你的仇人做你的老师吗?”

莱娅瞪着他。一瞬间,她感觉维达和自己都疯了。

“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她试探地说。

“你已经证明自己赢得了这个权利。”维达森冷地说,“但你的基地会被找到的,无论有没有你。”

“我会把你身边我知道的一切信息传递出去。”

“你尽可以尝试。”

“也许我该找到皇帝,向他报告你的计划,让你们自相残杀。”

“在两人之间他永远只选择强者。你至少应该变强再考虑这个计策。”

莱娅哑口无言。

“我们这根本不算共同利益。你只不过想取代他,自己成为皇帝。”她终于说,“那对我想要的局面能造成什么不同?”

“我相信你会做这个算数,奥加纳议员。”维达讥讽地说,“而到那时,也许你会有能力杀死我。”

莱娅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显然并不觉得我真的能杀死你。什么让你觉得你在这段关系里稳操胜券呢?”

维达的面具摆了一下,听起来几乎是在笑了。“你觉得你能杀死我?”

“这是两回事。”莱娅冷冷地说,“我不了解原力,但我听得出陷阱。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你觉得我不可能反抗你。”

“我已经给你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维达说,“你在它和死亡里别无可选。”

“你真的还在用死亡威胁我吗?”

维达看着她,她和那个毫无表情的面具对视着。

“二十年前皇帝成为我的师父(Master)。”维达说。

莱娅听明白了。

“你反抗不了他,你认为我也反抗不了你。”

“你想尝试吗?”

 一阵沉默。莱娅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

“好。”她说。

  维达点了一下头。

“我会派人把你接到我的船上。”

“我猜这是个秘密计划。”莱娅讥讽地说,“我是要在你的货舱里学剑直到出师吗?”

“你会知道的。”

突然,莱娅从那个毫无变化的盔甲里感受到了真实的情绪。一种阴暗的愉悦和自得蔓延过她周身的空气,让她打了个激灵。

“你应该叫我‘师父’。”

“别想,”莱娅毫不客气地说,“我们顶多是合作关系。”

 维达不悦地哼了一声,他身边黑暗的涡流翻涌着。有一瞬莱娅觉得他即将使用暴力来回应这段新关系中兑现的第一次反抗。但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个好时机。

“你会的。”他说,然后他转身向牢房门口走去。

 即将打开门时他回过头来。莱娅仍然站在房间另一边的角落里,警惕地看着他。

“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银河是不会为你记住任何事的。”这个高大的黑武士说,“只有你活着,你才能为自己记住她。”

 

他走出去了。莱娅跌坐在地上。

你在做什么,莱娅?她想,大胆,莽撞,自命不凡,和兰科兽讨论扒掉他的皮。你觉得你自己能利用达斯·维达。你就是他们指责你的每一句话。

但是你还能做什么呢?她看着自己颤抖的手指。做点什么好让你的死不那么毫无意义,做点什么能补偿因你死去的生命的亿万分之一?

门突然响了,莱娅猛地抬头。该死,他怎么动作这么快。还是这是塔金派来杀她的人?她现在几乎无法判断哪边更好一些。

门开了。一个白色制服的暴风兵,端着枪站在门框里。他看起来傻乎乎的。莱娅估量着自己有没有可能夺过他的枪。

“作为一个暴风兵,”她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太矮了一点?”

这个暴风兵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然后他恍然大悟地摘下了头盔。他看上去完全不像个帝国士兵,灿烂的金发和蓝眼睛几乎把整个囚室都照亮了。

“嗨,”他腼腆地说,“我是卢克·天行者,我是来救你的。”

莱娅茫然地看着他,他马上解释起来。

“我们,我和欧比-旺·克诺比,我们收到了你的求救信息。”

莱娅跳了起来。

“看在月亮的份上,”她叫道,“那你还在等什么?”

 

tbc


新希望里是维达放莱娅跑掉的,这里会有另外的解释。

老父亲要气死了【。

以及大家请和我说话!!!!不然这个又冷又长又可怕的故事我就写不下去了!!!!

评论 ( 29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