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SW】【莱娅&维达】Perhaps She Will 1-2

1-2

如果原力不能撬开一个人的脑子。那么任何其它的酷刑也都不能做到。但威尔赫夫·塔金是不能理解这一点的。塔金,他不是个绝地,也不是个西斯。对维达来说这基本上意味着他是个低等动物。但塔金本人显然不这么觉得。他不害怕维达,在他被升职为总督后更是如此。有时他表现得好像他知道维达面具之下的本来面目,并因此洋洋自得。但即便他曾与天行者共事过,他也对维达一无所知。有很多次维达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但皇帝不喜欢这样。皇帝,令维达难以理解地,十分器重塔金。“我们三个,”他对维达说,“都出身贫贱,来自广袤星域里相邻不远的三个默默无闻的外环星球,却成为银河的执掌者,这不是某种命运的暗示吗?”

显然不是。西斯尊主维达并不诞生在沙漠星球塔图因。

争夺猎物是一种低级的斗争方式,何况是与一群根本没有西斯之力的平庸之辈,维达对此毫无兴趣。但皇帝并非如此。恰恰相反,他喜欢看到维达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而与对手们展开竞争。皇帝喜欢看到维达为他对总督们的格外关注表现出嫉妒,鼓励他努力表现去证明自己。他乐于给他嘉许,但似乎更乐于对他偶尔的失败做出惩戒。无论如何,破坏这种竞争——比如在塔金有可能赢得比赛时杀掉猎物——是要受到责备的,维达把公主放下来。 

她被丢在地上,痛苦地呛咳着。她马上想要站起来,在擦肩而过的死亡余波中仍想维持拙劣的风度。维达做了个手势,重新按住她。她仰头怒视着他,又一次让他感到略微的诧异。也许那种姿态并不是做作的,她虽然是个养女,但天然地像个公主。在她愤怒的注视里有一种高贵的怒火,既像个皇室成员,又像某种倔强的野生动物。

好吧,小公主,维达说,看来你有了第二次机会。

她看着他,又看了看周边,那个带话的守卫站在门口紧张地看着他们。 

“这到底是什么邪术?”她充满敌意地大声说。

维达抬起手,她尽可能迅速地爬起来。

“我以为你们的反叛小团体把原力挂在嘴边上。”维达说,“给你个小提醒,公主殿下,塔金总督并不会比我好说话。你仍然可以选择现在招供。”

她讥讽地笑了,立刻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事件的本质。

“皇帝最宠爱的猎犬也需要争食吗?”她傲慢地说,“我以为混到你的位置上会免于这种可悲的苦恼呢,维达大人。”

真是该死的一针见血,维达把她推到那个战战兢兢的暴风兵身上。难得有一回,他倒愿意看看塔金如何审讯自己的囚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窘境都将足够取悦他。

 

公主走到塔金面前时已经重新表现得斗志昂扬,好像十分钟前那个在囚室地板上瑟瑟发抖的人不是她。维达冷眼旁观她和塔金唇枪舌剑。在辩论上,出身腐肉高原的塔金总督也敌不过这位在暗涛汹涌的帝国参议院里成长起来的年轻议员。不过这一次,塔金确实有个出乎意料的招数。

“既然你不愿告诉我们叛乱基地的位置,我们不如用你的故乡星球奥德朗来代替它。”

有一会儿,莱娅公主的表情像是她认为塔金在虚张声势:奥德朗是一颗富裕的内环星,历史悠久且资源丰富。把它炸毁是难以估量的财富浪费。但她马上意识到塔金真的有那么疯狂。恐惧的浪潮从她身上辐射出来。

“你不能这么做!”她扑向塔金,维达不得不抓住她的肩膀,“奥德朗是一个和平的星球,我们连常备军也没有,你不能——”

“那就给我一个军事目标!”塔金尖锐地说,“用一个武装基地来替代它!”

他步步紧逼,鹰隼般逼视着她。她踉跄地后退,撞上了维达坚硬的盔甲。

“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他平静又危险地说,“叛军基地在哪里?”

公主的胸口剧烈起伏着,茫然地瞪视着舷窗外美丽的蓝色星球。过了一会儿,她的头垂下了。她娇小的身躯向后瘫软,几乎被维达撑着才能站住。看得出来,她那无坚不摧的意志被恐惧击垮了,她决定屈服了。

塔金脸上露出一丝狩猎者的笑意。有那么一刻,维达对他产生了一点敬意:为他进行星球灭绝的魄力,也为这一出单刀直入的逼供戏码。但随即他觉得这有些可笑:两个银河帝国军政系统顶端的男人,气势汹汹地前后夹击一个十几岁的贵族女孩,实在算不上什么成就。

虽然莱娅·奥加纳也算不上普通的贵族女孩。

“丹图因。”她低垂着眼睫说,“他们在丹图因。”

“看吧,维达大人,”塔金倨傲地说,“她还是能讲道理的。”他从公主面前踱开了,去看攻击仪表里的奥德朗星球。公主垂着头,一动不动地靠在维达身上,好像在极度恐慌中失去了行动能力。但维达能听到她的心脏忐忑地砰砰跳动,原力里跃动着她竭力抑制的不安、庆幸、罪恶感和愧疚。

哈,她说谎了。

“操作继续进行,”塔金对旁边的军官们说,“准备好就发射。”

“什么?!”莱娅尖叫道。

“你太轻信了,公主殿下。”塔金轻蔑地说,“丹图因是个贫瘠的外环星球,要把新基地的威力传遍银河系,我们需要一个更有轰动性的毁灭目标。不过你别担心,我们回头就会对付丹图因的。”

“送她上主观察台,”他对她身后的士兵说,“让她毫无遮拦地看个清楚。”

 

在那两个暴风兵跨步的时候,维达就预见了原力中的征兆。原力赋予使用者神秘的视域,让他看见瞬息间可能展开的未来。他看到白兵的身体弹飞开来,看到基地的地面崩出闪电般的裂纹。看到这女孩扑向塔金,试图用她自己也不了解的力量进行最后一搏。他看到光剑的剑柄滑到自己的手心里,血红的量子光束迸射出来。

愤怒与恐惧。

维达伸出了手。

他把手掌按在她肩膀上,强大的黑暗力量弥散开来,笼罩着她,扼制着她。于是那初生的力量被压制,未来被消抹,一切都在瞬间被平息了。在普通人的视角里,维达尊主只是出奇主动地听取了塔金的命令,领走了这个囚犯。

莱娅动弹不得,愤怒又茫然地瞪视着他。

“来吧,小公主。”维达说,把她向观察台推去。莱娅踉跄地移动着,不由自主地跟他走上平台。

离引擎启动还有几个标准分钟。我可以让塔金阻止它。他在原力里轻声说。你是个好演员,公主,但你不是个武士。既然你没有力量拯救她,不如考虑一下诚实吧。

这次她回答了。你在说什么?

丹图因有多少人口?几万人?维达说,奥德朗有多少?

他把她推到那颗蔚蓝星球面前。公主瑟缩了一下。他攥住她的肩让她保持不动。

奥德朗有多少人?

二十一亿。她的原力脱口而出。

所以这是个数学题,不是吗?维达说,还是那颗遥远星球上人命的价值比不上你美丽富饶的家乡呢?

她的身体颤抖起来。

在你心里我看到了阴暗的部分。你觉得那些原始住民不如你的人民值钱。现在没有耍小聪明的余地了。你可以再确认一遍:你的基地比母星更重要吗?

不……

星辰也会消亡。一旦她毁灭了,就是一切的终结。没有什么可以挽回她。但你的基地也许还能再建起来。

你……

我可以阻止塔金。现在。维达说,只要你给我一个简单的名字。

他在舷窗的倒影里盯着女孩的面孔。她咬住嘴唇,面孔痛苦地扭曲起来。

你已经做过一次了,殿下。他轻蔑地说。你没有那么干净。你已经为你的家乡出卖过一个素不相识的外环星球。那你肯定也可以为她背叛一个小小的基地。

这话起了反效果,莱娅在他的钳制下剧烈地挣动了一下,爆发性的力量几乎成功把他挣开。他惩戒地把她撞在舷窗上,发出沉重的一声闷响。

好好想一想,绝地!他嘶嘶地说,面具几乎贴在她耳边。为了她你能放弃多少?那些虚伪的教条真的有你所爱的人重要吗?

莱娅睁大眼睛,透过舷窗注视着那颗逐渐被死亡射线笼罩的星球。慢慢地,她混乱的喘息平息下来。

“她会消亡。”她哑声说,“而我会杀了你。我会杀了你们所有人。”

 

“噢,”塔金在他们身后故作惊讶地说,“真迷人。”

“你可以对她温柔一点,维达大人。”他又装腔作势地说,“这是个悲剧的时刻。”

 

这是个失败者的时刻。无论是两个争权夺利的帝国长官,还是这个顽强的囚犯,在场的人里没有一个获胜。百倍聚焦的强大射线击中了远方的星球。绿光照亮了整个基地。亿万平凡的生命在毫无预兆的死亡面前迸发出震动原力的惊恐哀鸣。但这些垂死的呼号在下一秒就随着主人的生命一起消逝了。整个星球的纷繁声音气泡般塌缩,转瞬间,原力里只孤独地回荡着一个人痛苦的尖叫——莱娅·奥加纳。

“精彩的演出!”塔金拍了两下手,“带她走吧。”志得意满让他失去自持,他本无权对维达使用这样的口气。但维达懒得和这个蠢货计较这些,沉寂已久的征服欲望撞击着他残损的胸腔,高涨的愤怒与快意将他充塞——因为她竟敢拒绝做出那个选择,因为她遭到了即刻的报复。他飓风一样席卷过基地的长廊,拽着失魂落魄的公主就像一头恶狼把猎物叼进洞穴。他松开手,莱娅失去支撑地倒在他的脚下。这一次她没有试图爬起来。她挺直的脊背彻底被打垮了,浑身颤抖,大睁的双眼里满是碎裂的迷茫和恐惧。

“看看你,”他恶意地说,“那么多机会,你本可以救她。”

他没有说出隐含其后的那句话。但他知道它会回响在她耳畔。就像曾几何时,它也回响在安纳金·天行者每个无眠的矇昧之夜中那样:

如果你不能救她,做个顽强的好人又有什么价值呢?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1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