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30

“布鲁斯,”他说,“我恐怕他的目标是我。”他想起自己和小丑的对话,想起那具月色下的尸体。很多事情让他感到困惑,但他来不及思考。

“小心。”他草草说。他努力把思绪拉回,一瞬间担心自己不能做到,但几乎是下一刻,他鲜明地感觉到自己手臂的移动。同时世界猛然坠入黑暗,他和布鲁斯的联系断开了。

 

那感觉首先是.....疼痛。大部分时候克拉克无坚不摧,但对于疼痛他比大多数人有发言权。这绝不是单纯的血流不通造成的酸麻。他试图挪动手指。感觉到了指骨的尖锐警告:他的手指被卡在什么东西之间。手臂在铁链间扭曲,他感到可能有什么骨头已经断了。他吸了一口气,努力伸展手指,忽然,他摸到一根细长冰冷的东西.....然后是又一根。

 

那些手指轻盈地反过来摸了摸他的手指。又像爱抚什么小动物一样摸了摸他的侧脸。“哎呀,”杰克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你的任务执行得顺利嘛?”

“你对我干了什么?”克拉克问,“你的锁链解开了?”

他把这些联系了起来:“你控制我把你的链条撬开。你一开始就想这么干。”怪不得他感觉自己的指骨都断了,这个操作需要的姿势一定非常畸形。

“再有五分钟,”杰克说,“等我把你的骨头卡进栏杆里,我们就能把门也打开了。”

“别担心,”他又假惺惺地说,“我会把你也弄出去的。”

 

如果不是全身疼痛,克拉克简直要笑出声:“你花了这么大功夫,就是想撬开笼子。”

“你的力气没有你吹嘘得那么大啊,超级男孩。”小丑不高兴地说,“我就知道这年头的街头绰号都不靠谱。”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克拉克说。

“这时候还说什么大话。”小丑说。 “

“我明白了。你也只是被抓到这里。他自己抓了我们两个。”克拉克说。

他又想了想,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

 

大概他的态度太冷静了,小丑居然没回答。

“你根本不能建立真正的链接。”克拉克说,“你只是能潜入外层,探听到一些零碎的想法,然后用这些信息去吓唬别人,找机会控制他们......”

“不是说这不恶心。”他真的松了一口气,“但比我预期得好多了。”

 

黑暗中突然穿来一声轻笑。一阵新产生的摩擦造成的疼痛。克拉克屈起的膝盖自己缓缓移动起来,抵住了他的口鼻。他想要移动,想要抬头,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见鬼。”他只能在脑子里说,“停下。” 

“链接。可笑的东西。”小丑说,他的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地从黑暗中传来,像一曲错乱的圆舞。克拉克朦胧地体会到了一点他绰号的由来,“我不能看透你混乱的小脑瓜。但是我可以把它碾碎。”

“从我脑子里出去!”克拉克大喊道,窒息感开始让他眩晕,同时意识深处产生了另一种疼痛。像是直接作用于精神的撕裂感。千万颗尖牙一齐撕扯着他的脑子。

“这不好玩吗?”小丑说,仿佛被这狼狈挣扎的画面中取悦了,咯咯地笑了起来。 

“出去!”克拉克厉声命令道。他的焦灼和怒火升腾到了极限,后脑因为精神上的疼痛而滚烫。集中。集中。他在缺氧的混乱中用力地想。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意识深处绷断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升腾而起,瞬间充塞了他。

撕咬停止了。

小丑在他脑子里叫起来。听起来又惊讶又愤怒。“那是什么!”克拉克不知道,但他知道这对他有利。

“从我脑子里出去!”

“放开我!”小丑叫道。

 

“出去!”克拉克大吼道。力量咆哮着裹住了他。突然,从旁观者的视角,他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精神图景。他的意识核心如同缓缓旋转的金色圆核,小丑的意识像一个不起眼的绿色小球,伸出密密麻麻的带吸盘的触手,缠绕着他,往他的意识深处挖凿。克拉克的意识被牢牢束缚,无力抵抗——但他现在是一股新的力量,有了新的臂膀——克拉克发出了嘶吼,从它背后俯冲上去,抓住了那团涌动的触手核心,把它凶猛地向外拉扯。

小丑再次尖叫起来。这次是出于惶恐。那些触手被抽离出来,暴露出上面锋利的倒钩和尖刺。克拉克咬紧牙关,忍受着脑海深处撕裂的疼痛。他产生了一种分裂感:自己既在拉扯小丑,又在被小丑拉拽。

“滚开!”小丑叫道,“救命!救救我!”

“从我脑子里出去!”

“放开我!”

克拉克用力撕了下去。

 

小丑发出一串真实世界中的尖利惨叫。他的精神小球被撕扯成了两半,大片触手从主体身上断裂了,纷纷从金色核心上脱落,掉进黑暗的虚空中。他被摧毁了,克拉克清晰地意识到,他再也不能复原。他一瞬间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该这么做,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他感到身体颤抖,血流在耳畔轰鸣。然后—— 

什么尖利的东西一下抓进了他的眼球里。

 

克拉克也在现实中大叫起来。他感到滚烫的血液一下子流满了脸庞,随之产生的是一阵火辣辣的麻痒——他的身体在再生,来自身体内部的血浆把留在他眼睛里的氪石粉末冲刷了出去。而那是这些危险物质真正停留在他体内的部分。他感到眼球在眼眶里发烫,好像一炉跳动的岩浆。小丑的手指还在他逐渐变得坚硬的面孔上无力地抓挠着。他猛然转过头去,脖颈上的铁链狠狠拽了他一下,断裂了。这只牵制了他一瞬,但就在那一刻热视线喷薄而出,带出一连串炙热的尖啸。

他喘息了一声。抬起手,锁链无声地掉落,他直接从地上站起身,铁笼和木板像纸片一样在他身边溃散开来。

 

 光明刺目地出现了,他抹了一把发热的脸庞,看到手掌上是混着绿色粉末的黑红色血液。他单手伸进小丑的笼子,把小丑从笼子里拉出来。一个苍白、瘦削的年轻男人,双手的关节古怪地弯曲着,指尖上带着淋漓的血液,脑浆汨汨流出被穿透的颅骨。他的眼球翻向空中,嘴里流出涎水。克拉克一脚踹开遮挡在两个空间之间的货箱和隔板,向吧台走去。

 

 当超人真正行动起来时,时间几乎随他停滞。他像飓风一样撞进大厅。布鲁斯和杰森仍然在吧台边。他不知道在真实的时间中刚刚过去了多久,一分钟?二十秒?两个人都站了起来,防备地转向他。整个晚上他终于看见了布鲁斯的面孔,他没带面具,脸上带着难得的震惊。他把小丑的尸体丢在地板上。砰地一响,钟表再次走动起来。

 

克拉克抬起头,布鲁斯和杰森都盯着他,他大概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外套撕裂了,新生的肌骨上辐散出蒸腾的血水。他双眼中的新鲜血液还在往下滴落,眼周带着高热发光的裂纹。

而且他真的非常生气。

“他想控制我的身体。我炸了他的脑子。”他言简意赅地说,从布鲁斯看到杰森。“你们今晚还有什么计划吗?”他们都知道杰森今晚有不止一个计划,但谁也没提。

杰森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小丑。后者身上的各色液体在地面上淌成了一滩。年轻人脸上露出讥嘲的神色,他抬起头,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好像要说什么。克拉克看了他一眼。他的视域中仍然蒙着一层血色的阴影,暴戾与搏杀的欲望在他的鼓膜中隆隆作响。

 

“他们在老房子里。”杰森说。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把它带走。”克拉克说。

杰森啧了一声,单手拎起小丑的后领,把他拖走了。大门报复式地轰地一声关上了,寒夜里只留下一串花色的血痕与木板摇动的吱呀声。

 

克拉克向吧台转过身,抓过一个金棕色的方玻璃酒瓶。酒精对他没有什么意义。但此刻他需要一种属于人类的镇定方式。玻璃似乎在他指尖凹陷,他慢慢地找回力道。他一口气喝掉了里面所有的液体。把空瓶顿在一边。然后他抬头去看蝙蝠侠。

 

布鲁斯的目光从晃动的大门边回转到他身上。他看起来……完好,吐息平静,心脏沉稳地跳动。他收起了战斗姿态,倾身近前,神色流露困惑与担忧。他的黑发被面具压乱了,不再那么一丝不苟。惨白月光下那具死尸碎裂的尖耳和凝固的眼球倏然从思绪中闪过。克拉克产生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想要触碰他,想要投入到他的精神源泉,蹚入那彩色的河流,逐一分辨出冲刷过他的所有情感——在同时体会过精神上的极端亲密和殊死搏杀之后,两人对坐的几寸距离遥远得难以置信,横亘其中的空气寒冰一样空洞又冷漠。 

 

他找到布鲁斯的眼睛。布鲁斯的眼睛眨了一下,他说话了。

“我向你道歉。”他说,“这是我的私事,不该把你扯进来。”

     

 

tbc

我写完一半了!【尖叫



评论 ( 43 )
热度 ( 2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