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29

【加了一点内容】

久违地——或者只是过了三天——克拉克感到彩色的情绪涡旋从自己意识中流过。本质上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触碰这些,就像之前他警告布鲁斯的一样,这些是私人的东西,但是他并不知道怎么把它们隔离出去。他体会到了模糊的恼怒,微弱的不安,鲜明的尴尬,然后是一种他难以辨别的强烈情绪,它体会起来很不熟悉,但似乎似曾相识——然后,刷地一声,阀门合上了,彩色的河流消失了。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又把墙建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在小丑的脑子里待过以后,这种对待让他有些失落。

 

“你误会了。”布鲁斯说。克拉克一开始以为布鲁斯在对杰森说话,随后他发现,布鲁斯在同时对他和杰森说话。

“我不知道怎么隔离其他人的精神,我所做的只是冥想和集中注意力。”他对克拉克“说”。接着他对现实中的杰森说道:“我只是很惊讶你这么问。”

 杰森嗤笑了一声。

 

“你们在哪里?”布鲁斯又对克拉克说,“我能做什么?”

“……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他刚才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克拉克说,“他说他能碾碎别人的精神,让他们失去理智,甚至控制他们做不想做的事情。你认为这是真的吗?”

"为什么提到超人?"他听到布鲁斯又对杰森说,“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不确定。”他随即“切换”回来,几乎毫不停顿地说,“在这之前我从没把精神攻击当作真正的东西看待。据我所知他只控制过哈莉,而她是主动向他敞开自己的思维的。”


"你会发现的,老爹。"杰森说,“在今晚的某个时候吧。”


“他和我提到一个叫哈维·丹特的人。”克拉克说。

布鲁斯在意识里和现实中同时沉默了。

今晚……”他无意义地重复道。克拉克感到一阵担忧。即使隔着一层帷帐,他也能感到布鲁斯的情感深处强烈地震动了一下,他担心他没法处理这两场平行的通话了。


“在今晚的某个时候,”布鲁斯对杰森说,“我会知道这些年你在什么地方吗?”

“我以为你不会问了呢,”杰森几乎立刻回答说,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怎么,你从来没有关注过那些墓穴吗?”


布鲁斯没说话,过了一秒钟,他回答了克拉克的问题。

“这解释了很多事。不过如果他真的能到处施展这个本事,哥谭的疯子至少要多出十倍。”

“也许只限于某些特殊的对象?”克拉克马上问,“这个丹特,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一瞬间有点后悔,担心自己的提问再次影响了布鲁斯的情绪。但是布鲁斯再没有什么波动。他先回应了杰森的问题。


“你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没有死,是吗?”杰森说,他的声音里有种清晰的恶毒,“你觉得这是什么巧妙的障眼法?你是不是松了一口气?你不用承担因为错误的判断炸死十一个人的责任了,数字下降了,别人死了,但是杰森·陶德一直是个不听话的罗宾,他一直讨厌蝙蝠侠的条条框框,小家伙只是逃走了!”

“……”

"我死了,蝙蝠侠,死得透透的。"杰森说,绿眼睛紧紧盯住布鲁斯的双眼,几乎像魔法一样有威慑力。“有人把我从你的墓园里挖了出去。你连一具尸体都保护不了。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的。”


克拉克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过了一秒,他才意识到那不是来自自己。布鲁斯的屏障被削弱了,痛苦像野火一样在洪流中蔓延。克拉克试图屏蔽自己的思想。他像布鲁斯说的那样,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个其它东西上。他想到了堪萨斯,想到了月球,想到了黑暗的墓穴。想到海啸中蜷缩在贝壳里的一尾磷虾。过了几秒钟,他感到那一波强烈的感情平息了下来。他小心地伸展出自己的存在,惊讶地发现布鲁斯已经重新开始对他说话。

“我不会说哈维是个软弱的人。”布鲁斯缓慢地说,“但是,他当时属于一种特殊的状态……我想小丑能攻击的是本身心灵存在漏洞的人。”

“他让我来控制你。”克拉克说,“他要去控制杰森,想让你们自相残杀。用他的话来说,‘看一场好戏’。”

“他告诉你怎么做了吗?”

“不太明白。”克拉克说,在此情此景下这让他有点惭愧,他不由解释起来,“他让我钻进精神的空隙……但是我直接来找你了。他说只要我看到,肯定会明白…你说他这样做……”

他意识到布鲁斯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身上。


他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对面的年轻人。杰森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像真的刚从墓穴里爬出来一样地苍白,双眼下带着阴影。眸光像石头一样坚硬无情。克拉克犹豫地看着他。

他的精神状态如何呢?小丑的思想难道已经悄悄渗入那一双冷硬的绿眼睛里了吗?

又或者,他不由想,这是个计谋,小丑真正的目标是蝙蝠侠呢?因为,如果这里有所谓的精神操纵大师能利用的空隙......它无疑已经出现了。

“我很高兴你活着。”布鲁斯轻声说。他同时在现实和意识深处说了这句话。他的目光在年轻人的面孔上逡巡着,“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亲眼看着你杀了他。”杰森说,他望着布鲁斯,他的声音也变低了。“我自己可以杀他,但是我需要你为我做这件事。”

“所以你把他劫出了阿卡姆吗?”布鲁斯仍旧轻声说,“他会在那里关到死为止。”

“我请求你。”

“你不能这么做。”

“布鲁斯。” 

“不。”布鲁斯再次说,一种金属般的坚硬从他的声音里流露出来。

杰森啧了一声。他眼睛里闪现的情感褪去了。

“我本指望你能坚持得更久一些的。”他说,“我出门时格雷森对我大呼小叫,说你最近好说话多了。可怜的跟屁虫,据我所知你们上次见面时他自己忍不住揍了你。”

布鲁斯没说话。

“我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我听过无数遍了。战场和刑场意义不同?义警不是处刑人?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你不能自命为法官?”

“杰森……”

“可是你执行过谋杀。你难道不是杀死了超人吗?”

 

克拉克清晰地感知到布鲁斯正在牢牢把持那堵被巨浪冲击的高墙。这一刻他非常抱歉,他完全不想把布鲁斯置于这样的处境里:即使在内心深处,也不得不竭力自制。但他来不及抽身,那些苦涩的情感顺着精神的链接灌进他的脑海。悔恨,愤怒,无力,以及……这体会既陌生又熟悉,不久前刚刚接触过,他终于辨识了出来。

是羞愧。

 

“我猜那比杀死一个哥谭罪犯要难得多,”杰森说,“还是你有更好的理由,嗯?你认为那是为了大都会死去的人?为了未来的威胁?看来你是愿意这么做的,只是十一个人不够有价值?你的价码是多少,蝙蝠侠?”

“我犯过很多错误,”布鲁斯说,“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

“比如让自己的双手沾上疯子的血?”

“比如相信谋杀可以让人获得平静。”

“我不是来向你要求平静的。”杰森说,他的声音危险地压低了,绿眼睛里闪着火光,“我是来要求复仇的。”

 

克拉克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个年轻人的声调让他感到熟悉:他见过他,以一副略有区别的面孔。就在这天下午,在那个雨天的小咖啡店里。当时布鲁斯说这是理查德·格雷森。但是克拉克当时几乎没有正眼看他,因为他引发了一场出奇尴尬的对话,出于社交礼仪,他一直选择避免直视他。

在那个闹剧般的小插曲以后,格雷森留下一个U盘匆匆离开了。布鲁斯说那是给他的资料,也许就是里面的内容瘫痪了蝙蝠洞的电脑。他后知后觉地想到,也许那些尴尬的对话是有意为之。杰森·陶德了解蝙蝠侠,也知道超人是什么人。他也许对如何应付布鲁斯做了精心准备,但超人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他不能让一个有非人洞察力的人有仔细观察他的机会,所以他用最快的方式结束了对话,离开了。

 

突然,他感到一阵针扎般的寒意。一种可怕的危机感笼罩了他。

 

杰森知道克拉克和布鲁斯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是他故意胡搅蛮缠,因为他要转移超人的注意力。

小丑不能远程控制别人的脑子,除了那些本身脆弱或主动向他敞开的人。

他让克拉克去控制蝙蝠侠的大脑。他知道克拉克做不到。

但他还是那么做了,这没有意义。

除非——

除非这就是他的目的,他只是想让克拉克把注意力集中到其它地方,让他乘虚而入。

他想让他的头脑对他敞开。

 

小丑想控制的不是曾经的罗宾,也不是蝙蝠侠,而是超人。

 

 

 


评论 ( 27 )
热度 ( 2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