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28

28.

 

“你担心的就是这个吗?”蝙蝠侠的同伴说,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好像也使用了变声器。“有人闯进了你的基地,你的管家不见了,你的养子失踪了。而你只关心小丑?”

“不然呢?”蝙蝠侠说。咔哒一声轻响,他也许关掉了变声器,或者直接取下了面具。布鲁斯原本的声音低沉地流淌出来,他听起来平静,甚至算得上温和,“你会伤害他们吗,杰森?”

 

似乎蝙蝠侠和这个人并不是敌人,克拉克又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呼救,但这次是因为他好像需要一个自己狼狈出场的理由。杰克拉了他一下,他没有理睬。几秒种后,他感觉到杰克在他身边抖动,他突然意识到那是杰克在发笑,接着他更惊讶地发现,他知道他在发笑是因为他听到了笑声。然而那笑声——是在他脑子里出现的。

“你好呀,杰克记者。”杰克在他脑子里说,“现在我们可以聊天啦。”

“你……”克拉克差点发出叫声,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做。他像之前和布鲁斯通话时一样,用力摒除杂念,在脑子里“说出”他的回复。

“你怎么进来的?”他问。

“我都请你进了我的屋子了。”杰克假模假式地说,“礼尚往来嘛。”

他的声音停顿了,但是存在感并没有消失。克拉克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在他的意识里慢悠悠地转着圈。他一直觉得杰克的触碰给他什么不安的联想,现在他想到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正滑溜溜地爬着一条蛇。这条蛇闯进了他的屋子,一点一点紧紧地缠绕着他。布鲁斯和杰克都曾经向他关闭过头脑,克拉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集中精力,努力地想:“出去!”

“这很不友好,你太粗鲁了。”杰克说,“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嗯?克拉克?超——级人?”

 

“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在我面前假冒迪克?”在酒吧的另一头,布鲁斯继续平和地说,“即使是对我来说,也有些伤感情了。”

“杰森”哼了一声。一声脆响,他好像也摘下了面具,撂在吧台桌面上。

“那可难说,”他说,“谁知道你有多少年没在白天见过格雷森了。”

 

克拉克能听到房间另一头的说话声,但是他此时已经无法冷静的思考那个新的声音他曾在哪里遇见过。作为一个坚不可摧,曾经死而复生的人,他今晚第一次感到了惶恐。或许那些停留在他身上的氪石在削弱他身体的同时也削弱了他的意志力,他感到冷汗从鬓角淌下来。

“你在说什么?”他假装平静地问。

“别装啦,健美先生。”杰克说,“你的脑子现在在我手里,我可以把它戳爆,也可以像翻书那样把你搅个遍。只是看我乐不乐意。说实在的,‘超人’是我听说过的最蠢的外号之一,你怎么能带着它走在街上,还没有被韦利·琼斯*咬死的?”

克拉克一动不动,思维飞速地运转着。成为“超人”以来第一次,他感谢了自己无所不至的声名。

“你想要什么?”他问。

“你找到那两个圆圈了吗?”杰克说,“对,乖,就是那里。有一个红色的,一个蓝色的。”

“我刚才已经答应你了。”克拉克说,“你没必要威胁我。”

“哎呀,克拉奇,你不说我都忘了。”杰克说,他又在克拉克脑子里咯咯笑了,他的声音突然降低了,变得滑腻而低沉,“我还没有威胁你哪。”


“而且你见我可不是因为我装作自己是飞翔的格雷森。”杰森说,他的声音里有着鲜明的恶意,“你是对另一个空中飞人感兴趣,是吧?我说我手上有能弄死那个外星人的线索,你就忙不迭地跑来了。看起来你在你的新家庭里如鱼得水嘛。”

一阵沉默。蝙蝠侠再次开口时,听起来有些无奈。

“你想要干什么?”

 

“记得我和你说过吗?”杰克说,“人们很容易发疯,这里面有个秘密。只要我抓住了你的脑子,再把它戳破——哗,你的理智就烟消云散啦。”

“如果你真的这么厉害,”克拉克说,“还需要我做什么?”

“你有没有情趣呀,我的朋友。”杰克说,他滑腻的声音仿佛在克拉克的颅骨里回响,克拉克有一种栩栩如生的错觉,仿佛自己的大脑整个地裸露了出来,被冰冷的手指上下轻柔地摸索着。

“看看,多么难得的一幕。老蝙蝠和他失而复得的小鸟坐在一起,经历一场敞开心扉的谈话,最后抱头痛哭——如果只是突然弄死一个,未免太无趣了。”

 

克拉克在黑暗中寻找着。他慢慢地看见了两团旋转的意识的图像。一团像是冷冽冻结的冰棱,一团像是缓慢燃烧的火焰。他能感觉到杰克有压迫力的目光盯在他的颈后,感到他自己的意识里盘踞着冰冷的阴影,感到他自己紧贴着链条的心脏紧张地一下下跳动。

近距离看,这些意识的形状出奇地优美,远非一个简单的圆圈可以形容。克拉克看着那图像中央的黑洞,想要钻进去似乎是一件很顺遂的事情。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选择中间的空洞,而是一头扎进了那团金红的火焰里。

 

像一条鱼猛然扎进流动的河水。他突然看见了光。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存在。这感觉……自由。克拉克几乎要在现实中喘出一口气。他毫不犹豫地说话了。

“布鲁斯!”

“克拉克?”布鲁斯过了一秒才回答。听得出他诧异得不得了,希望他的神色没有什么明显波动,克拉克能透过他的视角看到一张年轻人棱角锋锐的面孔,一对阴沉的绿眼睛正牢牢盯着他。看来杰森刚才问了蝙蝠侠一个问题,但刚才克拉克完全忽略了精神世界之外的事态展开,没有听到。

“你,是怎么,”布鲁斯似乎仍处于震惊状态,他没有像上次一样收敛自己的情绪,克拉克感到一阵阵纷乱的情感冲刷过全身,“克拉克,现在不是时候。”

“事态很严重。”克拉克说。

“我抽不出身。”布鲁斯飞快地说,“相信我,就算你这次在太阳上——”

“小丑钻进了我的脑子里,你以前和我说的猜测是真的,他是个超级诡异的哨兵。我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克拉克说,“现在他要挟我帮他控制你,不然就爆掉我的头。我猜他不知道我们之间的链接,这给了我时间,你必须告诉我你以前是怎么把他从脑子里弄出去的。”

即使是对蝙蝠侠,这信息量似乎也过于大了。布鲁斯一句话也没说。

“你肯定对付过他,你说你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大脑。”克拉克说,“布鲁斯,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故意隔离我,我们现在时间——”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来自现实世界的声音具有穿透力地扎了进来,杰森在他们对面说话了。他扬着眉,唇边带着轻蔑的冷笑。

 

“真可悲,你居然真的迷上了那个外星人。”




 

*韦伦·琼斯:杀人鳄

 

————

人生最尴尬的暗恋被戳穿的场合:被儿子指出来的,对象还刚好在自己脑子里。


评论 ( 29 )
热度 ( 2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