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26

“这里是肯特家。”克拉克说。

“哈喽?”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声音,他听起来相当意外,“你是?”

克拉克这时候才想起,理论上他自己还死着。但他还没有想好合理的自我介绍,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模糊的私语声。

“天啊,不是玛莎!”那个年轻人飞快地说,他大概把听筒捂住了,声音听起来沙沙作响,“那是超人本人吗?他接电话?”

“他在家?”另一个远一点的声音说,“那直接问他。”

“我我我问什么?”

克拉克咳嗽了一声。

“你好!”那个年轻的声音马上回来了,“你好,我是巴里,巴里·艾伦。”

“你好。”克拉克说,“我知道你。”

“真的吗?”巴里说,“哦,那很好,抱歉我打来这里......呃,你正在做什么?”

“苹果派。”克拉克老老实实地说,电话那头发出被噎住了似的声音,似乎闪电侠被这个事实惊呆了,让他有点好笑,“你是找我吗?” 

“呃,是。也不是。”巴里说,“我是说,是找你,但没想到你真的在。”

“我并不总在月亮上。”克拉克自嘲地说。

闪电侠没有明白这个笑话。

“好,”他说,听起来自然了一些,他声音里另一种隐藏的紧绷从底层浮现出来,“是这样,你能联系上蝙蝠侠吗。”

“几小时前戴安娜想要一个数据,但是布鲁斯没有回复。她当时没在意,但是之后蝙蝠洞也没有回应我们的链接请求。”巴里又解释说,“其实这事也不少见。大伙隔三差五会失联一次,累极了睡过了头,把通讯器挂在海豚身上,之类的。但是布鲁斯从不掉线,他和他的管家,他们像是靠充电工作的。尤其是最近,你知道......而且现在刚入夜,这个点他很少不在工作状态,所以我们想,他也许来见玛莎了......”

“我几小时前刚见过他。”克拉克说。

“啊!”巴里说。

“我可以找到他,但是他刚刚要我别这么干。”克拉克说,“你们一般会听取这个建议吗?”

“你是指‘警告’吧。”闪电侠干巴巴地说,“嗯,伙计,一般在任何问题上,我会劝你最好听他的。但是,如果你能确定他没事儿那就再好不过啦。”

 

半小时后克拉克站在哥谭警察局第十二分局的楼顶上向下俯视。含着化工气体的夜雾稠黏地粘在他的脸颊上。现在是深夜,但整栋建筑灯火通明。两个疲惫的警察从走廊上小跑过去,手指上带着匆忙掐灭的烟灰。克拉克选中了正确的办公室,他跳下去,在空气中轻巧地转身,打开窗户滑落进去。里面没人,墙面贴满了各种内容可怖的尸检报告。桌上摆着一大叠类似的文件和一个烟斗,台灯下压着一张照片。下一秒,有个人推门进来。他随即后退了一步,克拉克听到保险栓弹开的声音。他转过身去,把连衫帽往后推了一点,让自己的面孔出现在灯光下。

“嗨。”他说,“警长。”

詹姆斯·戈登瞪了他几秒钟,把门关上了。

“你是那个空中飞人?”他说。

“我猜那是在说我。”克拉克说,“我在找蝙蝠侠,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找他?”戈登粗声说,他的枪仍然在手里。“你们有个兴趣小组,我见过那位女士用耳机和他说话。”

“他掉线了。”克拉克说,“我去了他的地方,有人破坏了安保系统。我试着追踪他的心跳声,但是他可能用了什么干扰装置。”

戈登的眉毛挑了起来,他的嘴唇古怪地抿着。

“‘追踪他的心跳’。”他模仿说,把枪收回了枪套里,“二十年来哥谭市民一直认为太阳升起时他就会化成烟雾。但你们好像还等着他给新年派对祝词呐。”

“我猜那对他也是是小菜一碟。”克拉克说,这只是句玩笑,但也许含有什么不必要的人物特征,戈登阴沉地盯了他一眼。

“在哥谭,要么公之于众,要么什么也不说。”警长说,“我看蝙蝠侠并不想要你们的帮忙。二十年来他都能处理自己的事情,超人,我建议你还是打道回府吧。”

“我听说哥谭人说‘建议’的时候,最好把它听成‘警告’。”克拉克说。

“他们说的对。”戈登说。

“那和你手里的越狱报告有关吗?”克拉克说,“中间那一张,关于‘小丑’的?”

戈登瞥了一眼,厚厚的文件卷成一卷抓在他手里。他啧了一声。

“几天前我遇到一个大麻烦,”克拉克说,“他帮了忙,让事情变得轻松多了。但在他开口之前,我说的是‘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我很抱歉我当时那么说。”

戈登的神色动了一下。

“他不会在意的。”他说。

“我知道。”克拉克说,“但我那么说,并不是看不起他,也不是知道怎么摆脱困境,只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有多么关心……如果他也陷入这种处境里,我希望我能帮上忙。”

 

几分钟后。克拉克降落在城郊一个废弃的化工厂建筑群旁边。这是很大的一片区域,但已经像哥谭的无数衰败地区一样被长草覆盖。主楼是一个十层以上的大楼,楼层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豁口,撕裂式地贯穿了上下所有楼层,像是多年以前被炸弹从内部炸出来的。他走进昏暗的建筑内部,石壁上画满了丑陋的涂鸦,堆积的破碎砖瓦上长满了黑黝黝的青苔。一个锈迹斑斑的铁质扶梯伸出扭曲的肢体来,引向黑暗深处。

扶梯边上的石块被人挪动过。他沿着扶梯往上走了几步,它吱呀晃动,在寂静里发出响亮的声音。他又抬头看去,穿透摇摇欲坠的楼板,看见五楼的爆炸中心像一个裸露的胸腔一样狰狞地敞开着,几条铁索从缝隙里伸出来,把什么东西悬空吊在中央。一线月光从开裂的楼层缝隙里照进来,给那个东西拉出一条长长的晃动的影子。

像是个没有生命的人形,披着一条长披风。

下一秒,克拉克已经出现在那具尸体的旁边。死人穿着暗色的皮革制服,带着一副面具,一个尖耳粘在碎裂的颅骨上。脑浆从糊状的骨头碎片里滴落出来。克拉克伸手把那个面具剥开,看到一双凝固的棕色眼睛。有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然后,突然,尸体的颅骨爆开了,一丛深绿的气体直直地喷射到他脸上。克拉克叫了一声,从空中摔落下去,重重地砸落到地面。尸体的锁链被扯断了,随之跌落到他身上。爆裂的血浆在他身上糊成一团。克拉克挣扎着咳嗽起来。那种气体让他在虚弱的同时后脑剧痛,双眼模糊。无头的尸体紧紧压在他身上,断裂的脖颈里持续地排放出有毒气体,他抓住它的胸口想把它扔走,又犹疑了。那一线月光现在正照在他们身上,但他的视力飞速地下降,几乎只看到阵阵闪光。在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他猛地把尸体拉近,想要看清上面是不是写了字,因为在某一瞬间,他好像是看到上面出现了字迹。

是真的,制服的前胸用化学溶液写了字,当爆炸的血浆淋漓地流淌下来以后,那一片黑色皮革上出现了蓝紫色的闪闪发光的字母,在绿色的气体映衬下显得格外轻佻。

它们用夸张的大写字体说道:

哈哈哈

和你开玩笑的

超人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2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