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 25

“我至少听出一句谎话。”阿尔弗雷德说,“因为每件事确实都和超人有关。”

“你不可以,”布鲁斯说,“去钓个鱼吗?因为你最近真的非常暴躁。”

“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走不开。”阿尔弗雷德说,“我忙着想给理查德少爷准备晚饭呢。”

“别傻了。”布鲁斯说,“你知道他不会和我回来的。”

他把U盘插进电脑,桌面上冒出一堆红红绿绿的交易记录和地图图纸。

“你不试怎么知道?”管家说,“你为什么不试着……”

“如果他真的想和我谈,他会留下的。”

“他当然想和你谈!”

“你为什么给他发邮件?”布鲁斯突然问。

“什么?”

“那个晚上。”布鲁斯说,“我带着长矛出去以后,你给他发了邮件。”

“说来奇怪,老爷。我一直给我养大的孩子发邮件。”

“你给他发了蝙蝠洞的密码。”

“……”

“我不需要。阿福。他也不需要。”布鲁斯说,“他不需要继承蝙蝠侠的东西。他也知道我这么想。”

“你在这里消耗了你的一生。”管家说,“但你什么也不想留下。”

“这又不是我的酒窖,看不出为什么一定要传承下去。”布鲁斯说,“我们现在有一个联盟,他们会接替我的工作。”

“那不一样。”

“不。”

“你太极端了。”管家说,“如果当初杰森——”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说,“不。”

“……”

“我知道了。”管家缺乏感情地说。

好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冷寂的空气回荡在岩洞里。布鲁斯用轻松的语气打破了沉默。

“迪克主动和我联系是因为超人。”他说,“搞不好你应该感谢他。”

“没问题,你可以请他吃饭。”阿尔弗雷德说,“哦,等等,你把超人也气跑了。”

“你这次又站在他那边了?”

“我总是试图站在对我的小主人友善的人那边,”管家说,“但不幸的是我总能遇到一个强大又顽固的敌人,他自己。”

布鲁斯对着密密麻麻的数据翻了个白眼。“客观点,我今年表现出的真诚友善大概超过了四十年的总和。”

“隐藏秘密的能力也日益精进。”管家说,“链接到底在不在,你不是告诉我它被烧毁了?”

“我只是猜测,我知道的并不比他多。”布鲁斯说,双眼紧盯着屏幕,飞快地拖动着地图数据,“我已经竭力坦诚相待了,阿福。”

“那为什么超人说你在说谎?”

布鲁斯移动的眼瞳停滞了一下。

“啊哈,”他说,把地图上的一个点放大在屏幕上,“我们又回到这里了。”

管家往屏幕上瞥了一眼。

“我听说你是个‘向导’,这还算是和卫星导航有关。”他说,“但看起来你还负责当了那个‘哨兵’呀。”

“我需要我的制服。”

“哪一套?”

布鲁斯思考了一下。

“银色条纹的。”

 


——

“我喜欢你的西装。”卢瑟说,“在这个鬼地方,你真是拯救了我的审美,布鲁斯。”

“长话短说。”布鲁斯说,“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

“很难忽视。”卢瑟说,“我可是因为谋杀入狱的,你认为这个结果会影响我的刑期吗?”

“你可以和你的律师讨论。”布鲁斯说,“我得到情报,有大量的氪石碎片正在通过黑市流入哥谭。”

“合情合理。”卢瑟说,“有熊出没的时候,哪个好汉会不准备好猎枪呢?”

“其中大部分来自你的实验室。”布鲁斯说。

“这是污蔑!”卢瑟夸张地说。布鲁斯严厉地逼视着他,这位穿着褴褛囚衣的罪犯毫不在意地回以微笑。

“拜托,我试过这个计划了。”卢瑟说,“用最强的人类去狙击超人,看看我的成果如何?你觉得我是吃回头草的人吗?这未免有点侮辱人了。”

“我觉得你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布鲁斯说,“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手里会有针对超人的武器?”

“好问题,我想想——你?”卢瑟说,点着他的手指,“你把你的长矛放到哪里去啦?”

布鲁斯摇了摇头。

“你大可以自己去检查。”卢瑟说,“要我说,你的消息来源恐怕有些过时了。”

布鲁斯评估地看着他,卢瑟无辜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快五个月了。”布鲁斯突然说,“你说的外星威胁仍然没有来。我知道你没有撒谎。它到底在哪里?如果你真的关心地球的安危,你应该告诉我。”

卢瑟越过冰冷的栅栏看着布鲁斯,他英俊的脸上露出一点神经质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别担心,蝙蝠。”他柔声说,“它会来的。”

 

布鲁斯从阿卡姆监狱走出来。他坐进了车里,皱眉思索着。

他调出了车载系统里的资料,零散的绿色线条从各个不同地区汇聚入哥谭。他看着那些弯曲的曲线,面色越来越迷惑。

“阿福,”他说,“你能把文件再传一次吗?”

他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回复,他伸手调高了通讯频道的声音,里面传出一阵安静的机械的嗡鸣声。

“阿尔弗雷德?”他又说了一遍。

仍然没有回答。

布鲁斯输入密匙,系统没有重启。他又尝试了几种方式,都只得到冰冷的机械的忙音。

他和蝙蝠洞的通讯被切断了。


评论 ( 27 )
热度 ( 2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