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19

19

“我总结一下,”布鲁斯在这时候说,“你需要……太阳能,但是现在……天黑了。”

“差不多是这样。”克拉克承认说。

“你需要太阳。”布鲁斯重复了一遍,他听起来真实地感到困惑,“我在晚上见过你,对吧?当时还下着雨?”

“堪萨斯不怎么下雨。”克拉克说,察觉到布鲁斯更加茫然了,“我是说,在地球上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许是太空环境不一样。”

“欢迎你来哥谭。”布鲁斯嘀咕说,他好像分散出精力去鼓捣别的什么东西,“我不是专家,但是月球上的夜晚……长达320小时。”

克拉克吃了一惊。

“它的白天也应该有相同的长度,”布鲁斯说,“你不可能一觉把它睡没了。”

“我亲眼所见。”克拉克干巴巴地说,“现在一片漆黑。”

布鲁斯“咦”了一声。

“你应该还是能看到地球。”他说。“即使在夜晚。除非你在月球的另一面上——像赛博坦人那样。”

“你确定吗?”克拉克怀疑地问。

“谷歌说的。”布鲁斯庄严地说。

“你是不是应该,”克拉克说,试着听起来不那么像指责,“更有把握一点。”

“我了解很多领域,但是不包括月球日照。”布鲁斯恼火地说,“下次你决定进行外星旅行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做个规划?”

克拉克叹了口气,拒绝讨论这件事情。他的情绪很明显地被对方感知到了,布鲁斯改变了话题。

“如果太阳在半个月后才会到。”他说,“你觉得你能支持那么久吗?”

“我觉得不需要那么久,我能看到远处有光,我在试着赶上它。”克拉克诚实地说,“但是我的体质变弱了,不知道会不会恶化。”

他一边说一边再次试着起飞,这回他窜出了不短的距离,但是沉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他爬起来,感到皮肤刺痛,他抬起手臂看了看,手掌上划出了几道不浅的纹路,细小的圆形液体一点接一点地冒出来。

“哇,”他不由说,盯着漂浮的血珠,“我……流血了。”

布鲁斯没说话,克拉克模糊地感知到他在计算什么,好像虚空中有一张白纸,不同国家和政要的名字飞速地闪过,细小的数字在上面相加减,过了一会儿,一个数额巨大的数字醒目地在中央出现了一下,随即被划去了,一个几乎翻倍的数字再次浮现出来。

“那是什么?”克拉克问。答案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好像是布鲁斯的思维自动地回答了似的。

“登月?”他诧异地说,“你这都能做到?”

“我做不到。”布鲁斯说,“七十年代以后美苏都叫停了载人登月的计划。金山也不能在两周内堆出航天器。但是我们可以看一看是不是有可以重启的工程。”

“毕竟,”他又说,“如果太阳并不能帮助你恢复,我们还是要做相关的打算。”

他的话像一块沉重的冰块,落进克拉克的胃里。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哇,”他干巴巴地说,“这真是鼓舞人心啊。”

“在那之前,我只能去找个懂行的人,算算你到底得等多久。”布鲁斯说,听起来很严肃,“你向我保证过你是不朽的,对吧?”

他说的是他们在北极时的谈话,那可算不上一个保证,克拉克勉强一笑。

“也许吧,”他说,“但如果你的飞船登陆是在两年后,我可能已经变成了压缩饼干之类的东西。”

“如果你有个神秘手镯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这下克拉克真的笑了。

“人们以为你会喜欢更高雅的东西呢,韦恩先生。”

“经常需要挤在一群中学辍学的黑帮混混中间打听消息,”布鲁斯说,“你就会发现紧跟流行文化还是蛮重要的。”

他的声音几乎要消失了,也许他真的找研究月球日照的专家去了——但克拉克还是忍不住回应了一句:

“那是二十年前的电影了!”



布鲁斯·韦恩确实对月亮上发生的事情无能为力,但是他的计划——和他可怕的“要是变成木乃伊怎么把你找回来”的后备计划,还是让克拉克感到不少的支持。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整理出了一点思路,而且也不担心自己消失后没人告诉玛莎。

他又磕磕碰碰地练习了一会儿,挫败地承认飞行大概真的是不可能的,但好歹能避免在掉下来时摔得不那么糟糕。现在看起来,远处模糊的光辉似乎靠近了一点。他估算了一下自己的速度,好笑地想起乔纳森如何评价他那台农用拖拉机:平均水平也就那样了,但努把力还是可以令人大开眼界的。

大概在这个时候,他意识里的某一部分——隐约让他明白自己并非孤单一人的那个部分,轻轻动了一下。

“请讲。”他说。

“一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布鲁斯说。

“拜托。”克拉克说,“按顺序来吧。”

“好消息是,还有一个现代国家没有放弃他们的月球计划,”布鲁斯说,“你头顶一百公里,现在有个装有立体相机的绕月探测器。空间分辨率到了十米以内。②”

“他们拍到了我?”

“没有,”布鲁斯说,“这是坏消息的一部分,不过你也可以往好处想:你并不希望自己在月球上迷路的图片登上明天的国际新闻吧?”

“是啊,”克拉克说,“不。”

布鲁斯叹了口气。克拉克感到一阵微弱的失望从幕墙边滑落。

“一个探测器不足以覆盖月球,”布鲁斯继续说,“不过根据它的路线和你描述的情况,我们大概可以判断你在哪儿。我请教的那位专家,她认为你在月球自转和公转轨道的交脚上。这样就符合你描述的情况:你没有走出很远,但是太阳和地球都消失了。”

“你真的找了一个天文学家?”克拉克忍不住问,“你怎么解释的?”

“我认识她有一阵子了,”布鲁斯说,“跟踪宇宙里另一些奇怪的现象,相信我,有人掉在月亮上对她来说不够离奇的。”

“哦,”克拉克怀疑地说,“那挺不错。”

“总之,”布鲁斯说,“第二个坏消息是,我们认为你走错了方向。”

“什么?”克拉克问。

“你告诉我你追着远处的光走。”布鲁斯说,“但是根据我们推测的你的位置,你看到的不是太阳,是地球。即使你追上了地球,它也不能帮助你恢复力量。它只能让你更深地走进那320个小时的黑夜。克拉克,你要往反方向走。”

他停顿了一下,试图向克拉克传输能占满几个黑板的公式和图表。但是也许和情绪相比,这些数字太干瘪了,它们只是在克拉克脑海中飞速地掠过,一个也看不清楚。

“你的时速是多少?”布鲁斯问。

克拉克给出一个数字。

“现在调头,”布鲁斯说,“也许在地球的黑夜来临之前,你还能赶上太阳。”

克拉克向前望去,在几个小时的路程之后,环形山轮廓上隐约的辉光看起来更清晰了。他慢慢转过身去,前方是一片浓重的,几乎无法穿透的黑暗。他提起一步,又停下了,被削弱的身体感知似乎一下子涌了上来,他后知后觉地感到反复摔打后身体内外的酸痛。


“布鲁斯,”他不由再次问出了几个小时前的问题,“你确定吗?”




——————

①《木乃伊》系列中唤醒法老王的法器。

②嫦娥二号。但是其实它在2010年完成探测任务以后就在月球着陆了。


请不要深究这篇文中的科学知识……

这章好无聊啊!请给我留言!不然我就要写不动了!

评论(65)
热度(249)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