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 17



克拉克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
这让他感到一阵奇异的心悸,好像他认得这黑暗,黑暗中隐藏着什么,而他曾经与它搏斗过。那是一场苦战,他不记得结局。
他从那阵恍惚中清醒过来,用力眨了眨眼睛,开始看见一些模糊的大面积的黑色和灰色。从脚下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而那尽头是一些模糊的光点,和更深沉的黑暗。他想看得更远一点,但是这似乎已经到他视力的极限了。
我在哪里?他迟钝地想。然后他想了起来。
他慢慢地站起来,感觉有些昏沉,可似乎并没有大碍。他踏前一步,试图起飞,几乎被不熟悉的重力绊了一跤。他徒劳地在虚空中抓挠了一会儿,终于似乎得到了一种窍门,成功站稳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
好吧,克拉克。他对自己说。看来月球并不喜欢你。
他往四处看看,每个方向都是一片漆黑,但在某个方向高耸的环形山轮廓上,似乎有一点模糊的辉光。当他落在这颗荒芜的卫星上时,触目都是冷冷的银灰。太阳走了。他想。希望我没有睡着太久。
他又起飞了两次,仍然失败了。月球的规则居然比地球更难把握。这回他真的感觉有点惊慌了。他停下来思考了一下。
冷静。克拉克。你不会把自己流放到月亮上的。这太丢人了。
就为了一顿没吃到的午餐。他又想。蝙蝠侠得为此负责。是啊,韦恩先生,都是你的错,现在超人把自己困在月亮上了。
那张面孔仿佛在虚空中浮现出来。布鲁斯的眉毛紧蹙着,双眼专注地瞪着克拉克,他的声音坚定又低沉,说:“我只是想帮忙。”
“谢谢你。”克拉克翻了翻眼睛。然而这里并没有声音能够传播。他只感觉到自己声带摩擦,说出了这个词。
然后他咳嗽起来。
这感觉非常奇怪。从十岁开始,他就没有生病过。但是此刻他感到粗糙的颗粒在气管里摩擦,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勾起了一阵遥远的回忆,他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他吸进了氪石气体的时候。当时他感觉到了肉体凡胎的脆弱。气体……氪石……呼吸……
太阳走了。
克拉克猛地站直身体,向着黑暗月海尽头的那抹光辉走去。
他走了好一会儿,但是地平线似乎没有一点移动。不能飞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是件值得沮丧的事情,但超人确实因此感觉自己身有残疾,而更糟糕的是,他觉得身体变得更虚弱了。
也许下一次登月时人们才会发现我。克拉克想。寻找月球上的生命之类的。“克拉克,你就是答案。” 可这种形式未免有点好笑吧。
也不至于那么糟。克拉克又想。我好像并不那么容易死。
但是,他又想到,上一次发生了什么?
……在黑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阵困惑、动摇与隐约的恐惧再次击中了他。他闭上眼睛,试图镇定思绪,提醒自己专注在眼前的路途上。这是个维持多年的习惯,在他的超能力刚开始显现的时候,玛莎就教他这样隔绝那些不愿意看到、不愿意想到的事情——想象在无边的大海之中,有一座小岛,在那座小岛上……
“嗯?”
克拉克把眼睛睁开了。他好像听到有人说话。而这在真空环境里是不可能的。
但是声音再一次出现了。
“克拉克?”是蝙蝠侠——是布鲁斯的声音,带着他韦恩状态下特有的一点儿漫不经心的尾音,自言自语地说,“他又在哪儿?”

“布鲁斯?”克拉克忍不住说。他一张嘴,气管中的疼痛再次涌了上来,他赶忙停住了。
显然,蝙蝠侠不可能出现在月球上,但他还是忍不住往四周看了看。
“集中注意力。”他脑子里的布鲁斯自顾自地嘀咕说。他的声音变得响亮了点儿,似乎转而在对周围的其他人说话。克拉克几乎是在某种幻觉中听到了细微的纸张翻动声和人声。
“把这个拿到克雷格那里去。”
“布鲁斯·韦恩?”克拉克提高声音说。他的句子徒劳地落在真空里。不了解的身体机制又开始作乱,他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他感到在遥远的虚空中传来一阵疑惑,好像他无声的呐喊确实砸到了39万千米之外某个人类的耳廓里。但是那种感觉随即淡去了。
“先生们,”布鲁斯说,用的是相当郑重的声调,显然——虽然在月亮上想到这点显得着实离奇——他正在对一打西装革履的、也许是围坐在昂贵的实木圆桌边的业界精英们说话,“关于上周我们讨论过的方案——”
克拉克终于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他能在真空中把那几个单词喊得多响亮的问题。
“布鲁斯·韦恩!”他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认真尝试了一次,“蝙蝠侠!”
什么小东西撞击的声音,好像是一只钢笔撞在了桌面上。
寂静。
然后一个清晰了许多倍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如有实体的讶异和困惑,突然出现在克拉克的脑子里。
“克拉克?”



————————

(保佑我能写到把伏笔拉起来的时候(。

评论 ( 40 )
热度 ( 2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