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 16.5

写一点过场。我想写一个对大超意见很大的管家侠很久了。
——————

“我以为你又要开始絮叨了。”布鲁斯倚在厨房里的岛状吧台上说。虽然刚刚和超人不欢而散,他看起来倒并不特别生气。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把一部分腌好的羊排放回了冰箱。他如此沉默,倒让蝙蝠侠露出一点孩子般的窘态。
“我太着急了。”他自我检讨说,“但也不是没有进展,我下次会试着慢慢来。”
他的长辈、朋友和助手“碰”地一声把冰箱关上了。布鲁斯抬起头来,阿尔弗雷德举着带血的塑料手套,紧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没有什么好改进的。”阿尔弗雷德严厉地说,“让超人见鬼去吧。”
布鲁斯的眉毛快扬到了天上。
“呃。”他说,“嗯?”
阿尔弗雷德瞪了他一眼。布鲁斯无辜地看着他。
“从我这么大开始,”他比了个高度,“每次要来吃饭的人跑了都是我的错。”
“哦。”阿尔弗雷德说,“那你可真得好好琢磨琢磨。”
他把手套丢掉,取出刀子来开始料理一堆小胡萝卜和芹菜。看得布鲁斯欲言又止。
“你不觉得分量太多了嘛?”蝙蝠侠终于说。
“是啊,现在你要吃掉超人份的蔬菜杂烩了。”
“我比较乐意吃掉他的羊排。”
“走开。”他的“雇员”恶声恶气地说。
布鲁斯笑了起来。
“拜托,阿福。”他说,用了一个儿时的昵称,“我今天已经够摸不着头脑了。”
清脆的一响,阿尔弗雷德把刀子顿在了台板上。他转过身来,凝重地看着布鲁斯。考虑到他手上沾着芹菜梗,脖子上挂着一条围裙,这情景还有点儿好笑。
“你是个傲慢自大、固执己见、即使用棒子追着打也很难注意到他人感受的混球。叫你去主动接近别人不如叫你去打蜡地下室的地板。”
布鲁斯摸了摸鼻子。
“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苛刻了?”
“但是我宁可你维持这个状态,”阿尔弗雷德说,“而不是跑去对人掏心掏肺,还被扫地出门。”
“客观说,”布鲁斯说,“是他出了我的门。”
阿尔弗雷德没有笑。
“好吧,”布鲁斯说,又摸摸颈后的头发,“我理解了,你觉得我有点丢面子。但是,怎么说,我险些捅穿了他,他有理由不那么客气。”
“在爱情和战争里,”对方引用了一句名言,“没有什么好愧疚的。”
“当初我说‘这是一场战争’时,某人可是很激动地反驳了我啊。”布鲁斯说,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像是要扭头把蔬菜刀拿起来,他连忙息事宁人地举起双手,“你看,他最近状态不好,我挺理解的。”
阿尔弗雷德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
“你总说他的复活有什么问题,”他说,“现在你不那么想了吗?”
“我没有说他有什么问题,”布鲁斯露出一点头疼的表情,“他……挺原汁原味的。”
他停下来寻思了一下。
“但是,”他说,“是啊,我总觉得有点担心。我想肯定有什么事情他没有告诉我。”
“你‘担心'。”阿尔弗雷德重复,“你又不是超人的保姆,你自己还需要保姆呢。别傻了,他能飞,一拳打翻一座楼,扔进火山都死不了。你呢,还有三块骨头没长好,这操的是——”
他没说完,布鲁斯忽然扶住前额,好像他被什么东西迎头撞了一下。
“又怎么了?”
“共鸣,”布鲁斯低声说,“他……出了大气层……”
“他在月亮上。”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他很不高兴。”
“他把你逼进了厨房,你把他气出了地球。”阿尔弗雷德辛辣地说,“哇,看来下周我就可以订婚礼蛋糕了。”
“这样不行。”布鲁斯说,“我得屏蔽它。”
“是啊。”阿尔弗雷德说。
“他已经够生气了,”布鲁斯低声说,“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不去感觉......我还是得问问亚瑟。”
他转身往外面走去。管家叫住了他。
“布鲁斯老爷。”他郑重其事地说。布鲁斯不明所以地回过头看他。
“你完蛋了。”阿尔弗雷德说。




评论(28)
热度(212)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