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
爱发电地址 https://afdian.net/@lemontea

© 伯爵茶
Powered by LOFTER

Feel Him16

阿尔弗雷德走进客厅时,布鲁斯和克拉克正对坐在茶几两边,两人都凝视着玻璃几面上金色的绳索。

“先生,我早就提醒过你,绳子不是什么健康的爱好。”

布鲁斯略带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这是戴安娜的套索,”他说,“我们正试着开诚布公。”

“哦,”阿尔弗雷德说,“这倒是很新鲜。”

布鲁斯阴沉地看了他一眼,但老人视若无物。他走上前去,和超人打招呼。

“你好呀,肯特先生。我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克拉克站起身来,和他握了握手。阿尔弗雷德打量了他一会儿。

“你对食物有什么偏好吗,先生?我正要去准备午餐。”

“别让他做英国菜。”布鲁斯嘀咕说。

“我吗?”克拉克有些意外地说,“我,事实上我可以飞回去……”

“你是打算在大白天飞越两个州吗。”布鲁斯说。

“哦,”克拉克说,“呃,那么请随意,谢谢你,我什么都可以的。”

“请随意:一个厨师最不想听到的建议。”阿尔弗雷德评价说,克拉克看起来有点惊讶,“祝你们一切顺利,先生们。”

 

“阿尔弗雷德是我的……”阿尔弗雷德离开以后,布鲁斯说,“雇员。”

他没有解释潘尼沃斯隐约的敌意,克拉克也没有问。

“你真的要用这个吗?”他只是说。

布鲁斯用动作回答:他一下拿起套索,系住自己的手腕,把绳索的另一端扔到了克拉克手上。

一种略微眩晕的感受,好像减弱版的、持续的电击枪。这不是第一次布鲁斯领教它的威力,但却是第一次,他觉得它像是一种活物。他任凭绳索勒紧皮肤,感到一阵温暖、有生气的脉动,伴随着有节奏的微微起伏。在一个奇妙的时刻,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与绳索的起伏是重合的,好像这件神器锁住呈上的不是他的手腕,而是他胸腔里搏动的心脏。

克拉克握住它,表情有些微的诧异,好像他也发现了布鲁斯体会到的东西。他能听到,布鲁斯意识到,他刚刚听过。

“如果这样,”克拉克犹豫地说,“你也应该拿它问我——这样会好一点?”

“不需要。”布鲁斯简洁地回答。

“可是……”克拉克说,这时套索发出一阵浅金色的光芒,布鲁斯的眉毛蹙起,下颚绷紧,试图压抑出口的话语——这东西过于敏锐地生效了,它正在逼迫布鲁斯详细地解释上一个问题。

“抱歉。”克拉克马上说,把绳索丢下了。

 

这个中途停止的命令像是一个急刹车,把高高牵起的心脏随着那段被丢下的绳索一起摔入云端,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浪费时间,”他不由怒视对方,“我不会每天坐在这里让你折腾。”

克拉克摇了摇头,把双手摆在一边。

“我不会这么做。”

 

“你——”

“你不觉得使用这样的东西很没有诚意吗?”克拉克说。

布鲁斯眨了眨眼睛。

“什么?”

“你想让一个魔法道具为你的可信度担保,”克拉克说,“我相信它,然后我就相信你——这未免太轻松了。”

“你是说你并不相信它?但是——”

“我是说,感觉像是你在把工作交给这个东西代劳,”克拉克皱起了眉头,“这感觉像是……你并不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你对努力的定义真是相当苛刻。”布鲁斯尖刻地说。

“我是来交朋友的,布鲁斯。”克拉克说,“但是你好像只是想把我介绍给这个绳子——”

“你并不是来交朋友的,克拉克·肯特。”布鲁斯打断了他,现在他的语气里是有真的怒意了,“你在这里是因为你不想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为此又急着要我们在三天之内像一对天杀的美人鱼一样相信对方。我做不到这样,肯特。我不擅长与人交心,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面前有一个未知的敌人,这是我建立联盟的初衷。但我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到来。我们随时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你拒绝做回超人。你想要解除链接。这些事情挤在一起让我无法思考。现在我们唯一走运的是看在毁灭日的份上我已经愿意为你把自己放在火上烤了,所以我们可以用这个该死的‘没有付出努力’的工具。如果还有什么办法能减轻一点负担,我很乐意这么做!”

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没有拒绝做回超人。”

“你有。”布鲁斯毫不留情地说,“我知道这样听起来很苛刻,但是就是这样。你花了三天徘徊在地球上的无人区,你没有在第一时间和玛莎联系。这都不对劲。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只是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对我来说很正常。”克拉克说,“我曾经花了好几年时间流浪。你并不了解我。”

“我知道你一直愿意帮助他人。”布鲁斯说,“而我想帮助你。”

克拉克没有说话,布鲁斯等待着。

“你差点杀了我。”克拉克说。

“我感到抱歉。”布鲁斯说,他的面容很冷静,但是眼中出现了一丝疲态,“可道歉并不能解决问题。我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克拉克。我想让你相信我。”

“可你自己并不相信我。”克拉克说,“我说我没有见过玛莎,你认为我在隐瞒你。”

“我没有。”布鲁斯说,“我认为你忘记了,这可能是你表现异常的一部分。”

“哦,”克拉克讥讽地说,“你相信我。但你认为我是错的,你是对的。”

这回布鲁斯笑了一下。

“这大概没法儿改变了。”

 

又是一阵沉默。克拉克看着桌面上的绳索,布鲁斯看着他。

“你说的那个敌人是谁?”克拉克问。

“不知道。”布鲁斯说,“我从卢瑟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他说敌人将来自外星。但是他也并不了解更多的东西。”

“也许他只是没有告诉你。”克拉克说,“他获取了氪星技术,足以改造佐德的身体。他知道的一定比我们想象得多。”

布鲁斯没说话,只是注视着他。

“我身上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布鲁斯,别再研究它了。”克拉克说,他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隐约带着一丝疼痛,“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穿上制服。我想……也许是某种阴影,我总感觉胸口还有个大洞。”

他停顿了一下。

“但是如果你们有需要,我会出现的。”

“这不够。”布鲁斯平静地说,“如果你想有所帮助,你必须参加联盟的训练,你必须知道如何在团队中作战,这样我们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

克拉克与他对视了一会儿。

“发给我时间和地址。”他简短地说,“你有我的电话。”

然后他站了起来。

“我想我得先走了。”他说,“请转告潘尼沃斯先生,我不留下来吃午餐了。”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2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