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 15

 

15

“真是她让你向我借的?”

“别多问。”布鲁斯说,“你把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

“向亚马逊人索要武器是这么简单的吗?”戴安娜扬起了眉毛,“相信我,你可不想在我离开五分钟以后哭着打电话向我询问操作指南。”

布鲁斯揉了揉额角。

“你说过你会无条件支持我的。”

“是呀,”戴安娜说,“可我还说了有时你的神秘主义惹人生气。”

“这儿没有什么神秘主义……”布鲁斯说。这时,客厅门响了一下,克拉克走了进来。看到戴安娜和布鲁斯一起站在落地窗前,他有点惊讶。

“这是戴安娜·普林斯,”布鲁斯介绍说。“你们见过一次。”

“我还未曾向你的英勇致意,”戴安娜庄严地说,走过去向他伸出手,“你让我想起这片土地上曾经失去的荣光。”

克拉克犹豫了一秒钟,然后他托住她的手腕,弯腰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

戴安娜忍俊不禁。

“用不着这样。”她说,抓住克拉克的手把他拉起来,“看看你的表情!一定是布鲁斯的错,他都带你去什么地方了?”

“那是湄拉!”布鲁斯在她身后抗议说,“你知道那些亚特兰蒂斯人!”

“哦,”戴安娜说,仍然看着克拉克,“所以是她让你们向我借绳索?”

“什么绳索?”克拉克问。

戴安娜瞥了布鲁斯一眼。布鲁斯啧了一声。

“戴安娜有一件……工具,”他对克拉克说,“像是一个加强版本的测谎仪,拿着它就不能说谎。”

 

“第一步永远是沟通,”湄拉说,“你们必须相信彼此的坦率,怀疑与不确定是共鸣最大的屏障。”


戴安娜看了看克拉克,又看了看布鲁斯。

“布鲁斯,我想你搞错了她的意思。”她谨慎地说,“你知道真言套索,它是一件武器,而共鸣并不是……那么生硬的东西。湄拉一定不是想让你们互相逼供吧。”

“他不用。”布鲁斯说,“我用。”

这回另外两个人都看着他,布鲁斯不耐烦地叹了口气。

“湄拉说这是单向的,所以我能碰到他的脑子,但是他不能反过来碰到我。”他说,“也就是说,我相信他,但是他不相信我。在这种情况下,套索难道不是最直接的方式吗?”

“你怎么能肯定?”克拉克突然问,“如果我不能碰到你的脑子,难道不是说明你不相信我吗?”

布鲁斯瞪着他,好像他长出了另一个脑袋。戴安娜咳了一声。

“除了沟通,她还有什么建议吗?”

 

“培养默契。”湄拉说,“试着不用语言感知对方的想法。你们的步调越合拍,链接就越容易形成。”

 

戴安娜笑了一下。

“抱歉,”她嘀咕说,“可是一般用语言也很难感知你的真实想法。”

“谢谢你了。”布鲁斯说。

“还有吗?”她问。她的提问很自然,但是两位男士面面相觑。

“你的操作指南呢?”布鲁斯说。

戴安娜摇了摇头,把一串金色的绳子递给他。布鲁斯伸手去接,戴安娜突然反手套住他的手腕,攥住了一端。

“你曾经养过宠物吗?”

“没有。”布鲁斯脱口而出,“因为——”

戴安娜把另一端放下了。布鲁斯缄口接过。

“小心些,别握得太久。”她说,“真言的力量比你想象得强大。你可能不喜欢它告诉你的东西。”

 

戴安娜走了,布鲁斯和克拉克留在客厅里,他们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布鲁斯走到一边,在椅子上坐下了,他把金色的套索丢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向克拉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来吧,”他说,唇角带着一点微笑,“现在我是你的了。”

 

克拉克走到他对面,但并没有坐下。布鲁斯向后靠在椅背上,坦然仰视着他。他面色平静,手指松弛,看起来很放松。

“你知道我不会用它的。”克拉克说,“你只是在以退为进,让我相信你的坦诚。”

“是吗?”布鲁斯反问。

“我们可以试试。”克拉克说。

他伸手去拿套索。布鲁斯注视着他的动作,但是他的手停下了。

“你心跳加快了。”克拉克说,“你感到紧张。我停下时你松了一口气。”

布鲁斯没说话。

克拉克拿起套索,再次俯身靠近他,布鲁斯仍然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动。

“你的瞳孔缩小了,你肩部的肌肉紧绷,想要后退。我能看到你的血液加快了流动,如果你没有努力抑制,这会让你的手指颤抖。”克拉克说,站直了身体。

他转身坐下,把套索推到了一边。

“我没有怀疑你,布鲁斯,你尽可以有所保留。”他说,“但是不用和我玩这一套。要是我愿意,我自己就是个测谎仪。”

“哇哦,”一阵沉默,布鲁斯干巴巴地说,“令人印象深刻。”

 

他伸出一只手按住眼睛,好一会儿没说话,克拉克看到一点血色慢慢侵染了他的面颊——被超人当面指责不诚实居然让布鲁斯·韦恩尴尬到脸红了。

“我,确实,”布鲁斯说,又顿住了,“但是,如果……”

他摇摇头,放弃了。他把发热的面孔转到一边,自暴自弃地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他生硬地说,“你想知道什么?”

 

克拉克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事,但是很难说其中哪些会有助于沟通。他想了一会儿。

“你看到了什么?”

这说得很简略,但布鲁斯显然明白他在指什么。

“一些场景。”他说,“大部分只有你一个人。在一些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所以我最初以为只是一个不错的梦。”

“梦?”

“在海里,”布鲁斯说,“鱼群在头顶游过。海面上全是火光,可能是燃油泄漏。发现这和你有关以后我查到了新闻报道,那是在佐德出现之前的事,对吧?”

“你觉得那是个美梦?”克拉克古怪地问。

“你会惊讶于人类想象的丰富和残酷的。”布鲁斯干巴巴地说,“是啊,我觉得精疲力尽地在海底飘着挺不错。”

“不过我终于意识到我自己做不出那样的梦。”他又说,“人类总是想飞翔,但是我们并不知道真正飞行的感觉。我有滑翔机,练习过跳伞,使用钩爪,我经常梦见自己飞跃过哥谭上空。我曾经梦见……但是你——你要壮丽得多。”

他笑了一下。

“有时我还是可以理解卢瑟的心情的。”

“那是什么?”

“他嫉妒你,”布鲁斯说,“显然。”

“喔。”克拉克说。

“别惊讶,”布鲁斯说,这时他终于正面看向了克拉克,“嫉妒转化为怨恨,这是很自然的。或许我曾经的愤怒也有一部分来自嫉妒。你太完美了。我们想把你从空中拉下来。”

“我并不完美。”克拉克说。

布鲁斯又笑了笑。

“比我们中的大多数要好得多。”

他深吸一口气,又把视线转到一边去了。

“我确实不希望你用到套索,克拉克。我可以说我害怕它。”他说,盯着虚空中的一角,“但是我没有想要骗你。如果我们用它的话,事情会进展得顺利一点——我真的不是那么擅长实话实说。”


——————

ww电影里一开始她显然不知道握手,别人向她伸手她都视而不见。但是到酋长向她握手时她已经懂了。学得真快。敲可爱。

这个故事的蝙真甜啊。

评论(30)
热度(202)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