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茶

Feel Him14

看了WW,想念他们,写一点。我知道你们不记得了,我也回想了半天。
————————
他们的目的地在一个僻静的私人港口,两人下车时,月色下的波光一阵搅动。突然,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从水面里浮现出来。随后,亚瑟一跃落在满是青苔的木头台面上,像一条飞鱼一样溅出一阵清亮的水花。
“晚上好啊,伙计们!”他热情地大声说。他这回穿着一身布满深色纹样的青色铠甲,张开臂膀,意图给他们一人一个带着金属锯齿和海水咸味儿的拥抱。但蝙蝠侠和超人显然都对此接受不良。克拉克在他的手臂间僵硬地回应了一下,蝙蝠侠直接侧过身躲开了。
“你们已经见过了。”他说,侧头示意了一下两人,视线都没有落在克拉克身上,“亚瑟,你把她带来了吗?”
“马上就到。”海王说,歪着头,用一种莽汉的狡黠打量着他们,“你一定把他气得不轻,”他突然对克拉克说,“我认得这副‘大蝙蝠非常生气’的样子,看他的下巴你就知道了。”
克拉克没回应,他扫了布鲁斯一眼。于是亚瑟恍然大悟:“哦,他把你也惹恼了。”
“这很正常,”他亲切地说,拍拍克拉克的肩,“头回见面我差点掐死他,我知道这家伙有多恼人。”
克拉克没来及说话,又是一阵波光,一道身影悄然从水面落到路面上。这是位娇小的女士,穿着和亚瑟样式相似的青色铠甲,一头红发间点缀着闪光的金色发饰。她向三人走来,步态轻盈,面容冷淡,眼中有一种野生动物似的疏离又警觉的神气。
“我的王后,”亚瑟骄傲地介绍说,把这美丽的生物揽到怀里,“湄拉。”
湄拉在他颈边依偎了一下,露出一丝微笑。但当她转脸看向蝙蝠侠和超人时,那双非人类的、带着浅金色的眼瞳微微竖起,看起来毫无暖意。
“你好。”克拉克说。湄拉无声地向他抬起一只纤细的手来,克拉克想要接过,蝙蝠侠跨上前一步,虚托住对方的手腕,微微倾身,浅色的双唇在苍白的手背上轻轻碰了一下。
他直起腰来,退到一边,克拉克感觉到他的视线刺了自己一下。他跟着上前,如法炮制,这位海底女王的皮肤冰冷得如同白瓷——但是他敏锐的感官在凛冽冰寒中体察到一点微末的暖意。克拉克不由愣了一下。
“关于已经逝去的时代,亚特兰蒂斯人仍然保留着最多的传统和知识。”他重新站直身体时,蝙蝠侠介绍说。“所以我请教了湄拉,关于哨兵和向导的种种方面,她知之甚详。”
“而你的要求是对神圣关系的亵渎。”湄拉说,她的声音比克拉克预想得低沉,似乎带着潮汐般的水声。“但你是亚瑟的朋友,蝙蝠侠。既然这是你的请求,我会帮助你们。”
她又转向克拉克,目光专注又飘渺,似乎正透过他的身体注视其中另一些东西。克拉克没来由地感到一阵躁动,似乎真的有躯体之外的一副灵魂感到被窥视的不安,他张嘴想询问,湄拉却已经把目光转开了。
“你们并没有形成链接。”她对蝙蝠侠说。
即使隔着面具,克拉克都感受到蝙蝠侠吃了一惊。
“可是我们......”
“你触碰到了他。”她说,“但是他没有触碰到你。我能感觉到他与你的意识之间存在着一重单向的阻碍,你们的链接是不成熟的。这其实很常见。即使共鸣来自天赐,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马上习惯的。心怀警惕的一方很容易为自己铸造高墙,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接受它。”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这应该更有利于我们去掉它?”他问。
“正好相反。这让我无法帮忙。”湄拉说,语气几乎没有波澜,“我只能根据亚特兰蒂斯神殿的记载,主持去除它的仪式。但共鸣本身是人与人之间的事,依赖于灵魂的互通,这也是为什么,哨兵与向导中的一方意外去世意味着漫长至死的折磨。除了两个人自身,再没有人可以为他们选择携手或分离。”
“他死了一阵子。当我察觉到时,这就是单向的。”蝙蝠侠说,“你觉得和这有关系吗?”
“也许。但我从未听说过死而复生的人的故事。”湄拉说,“我需要回亚特兰蒂斯询问长者,或更年长的长者。也许我们会了解相似的案例。”
“我并不是死了。”克拉克提醒说,另外两个人都看向他,好像忘了他还站在这儿似的。“而且我说过,我是氪星人......也许这才是,引起,还是没有引起,你们说的那个,共鸣的原因?”
“我也没有见过氪星人的案例。”湄拉安然地说。
“嘿,宝贝。”亚瑟突然说,他一直保持沉默,几乎也让克拉克忘了他在那儿,“他们恐怕不能一直等待你访问长老们。那可能要好几年。你知道陆上人的耐心,还不如筑巢的企鹅。”
他的语调变得低沉,仿佛也带上了海潮声,湄拉再次露出微笑,克拉克有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与亚瑟的交流让她从另一个世界降临在了他们面前。她因此看起来真实多了。
“陆上的人,”她柔声说,“赤手空拳,却想得到鱼。”
亚瑟挤了挤眼睛,似乎在和她分享什么亲密的玩笑。克拉克转眼去看蝙蝠侠,后者站在阴影里,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但是克拉克几乎可以肯定地看出他正焦躁不安。也许真像亚瑟说的那样,蝙蝠侠光靠他紧抿着的唇线,就足以辐射出大量不愉快的情绪。
“或者你们可以尝试另一个角度,”这时候,湄拉结束了和亚瑟无声的交流,说道,“你们可以先试着形成完整的链接。然后再解除它。”
克拉克发出一个疑问的声音。
“链接不成熟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是形成的步骤大体一致。然后我能提供消除它的方法。虽有岔路,但它是顺遂的。”湄拉说,“想手握珍珠,首先要收集泥沙。想必陆上有相似的说法。”
当然是有的,但是克拉克没有兴趣和她探讨人类的修辞。
“如果这样,”他问,“会需要多长时间?”
“链接形成后,共鸣的力量十分强大,只要你们一直坚定,去除它只需要一个仪式——虽然很少有人这么做。”湄拉说,“至于完善它就不一定了。这就像两个人排演一首乐曲。取决于你们的努力。”
“一般人会花费多久?”克拉克问。
“我和亚瑟,”湄拉说,“我在第一眼就意识到了我们的链接,但它真正形成在第三天的晚上。”
“不。”蝙蝠侠说。
湄拉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我不喜欢这个主意。”蝙蝠侠说,“你能肯定链接结成后可以去除吗?”
“共鸣是诸神的恩赐,但以逆叛为乐的人从来不在少数。珍惜远比毁弃要难,你会发现背离一个人的心灵比想象的要容易得多。”湄拉说,“虽然我不赞同你的意图,蝙蝠侠,但我不会扭曲你的目的,甚或哄骗你们接受亚特兰蒂斯人的想法。”
显然她不高兴了,但蝙蝠侠不为所动。他站在原地久久没做声。
“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形成它。”亚瑟说,“如果不行,那么也许像超人说的一样,是他的体质原因。我和湄拉会继续为你们寻找方案。”
“我觉得可以试试?”克拉克说,“既然她这么说了?”
“不。”蝙蝠侠再次说。
“为什么?”克拉克问。
蝙蝠侠猛地转向他,目光扎在他身上,像火光一样又尖又利。“你不会感到高兴的。”他沉声说。
“现在是你在入侵我的思想。”克拉克说,“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我才是那个忍受现状的人。”
“哈,”蝙蝠侠说,他的牙齿咬紧了,“你觉得不公平了?”
“我是在努力解决问题。”克拉克冷静地说,“是你自己叫我过来的。如果你不想配合,那至少要给一个除了保护你自己的隐私之外的理由。”
他们冷冷地互相瞪视了一会儿,蝙蝠侠主动把视线转开了。在他向湄拉开口之前,克拉克看到他胸口起伏,仿佛无声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做?”


tbc

评论(37)
热度(224)
©伯爵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三巨头什么姿势都能吃